datasheet

EEWORLD总编随笔第七期:谁给电子大赛披上了“皇帝的新装”

2010-08-02 16:44:56来源: EEWORLD 关键字:电子大赛

      名目繁多的大学生电子大赛已沦为一场“拼老师游戏”,在这个赛场上,“没有不黑,只有更黑”。

      如果你是用人单位,会因为某学生曾获得某电子大赛x等奖而对其青眼有加吗?现在最明智的做法是忘掉这些奖项,重新考察,因为你眼前这个得一等奖的学生可能实际水平只相当于三等奖,而这位三等奖的学生可能根本就什么都不会。

      前一段时间和几位大学老师聊天,当话题偶然转到“电子大赛”时,突然变成了声讨控诉大会。那些遍地开花的电子大赛,国家级的、省市级的、某机构的、某厂商的……就像是打开的潘多拉魔盒。

疯狂的赛场

      事实上,之前我这个局外人也隐隐感觉到不对劲儿。我在关注某全国大赛时,诧异地发现其组委会所在地的那所高校每年都能拿到不少奖项,其中当然高奖项必不可缺,而北大、清华表现远没有这所高校耀眼。联想到大赛组委会主任也出自这所高校,我就算再愚钝也能明白是怎么回事。

      一位老师的亲身经历则证明了我对东道主的便利的猜测。某电子大赛的答辩现场,一位老师突然闯了进来,冲着评委大吵大嚷,“他们做得一塌糊涂,什么都不是……”他的宣泄持续了10分钟,而答辩时间总共只有15分钟,但没有评委将其请出去。被人指着鼻子大骂的这组学生一下子就懵了,事后才知道原来这位老师的学生做的项目和自己的非常类似,但是按照规则,这位老师不可能知道他们的情况。虽然事后他们对这种明显违规的情况向大赛组委会进行了申诉,但结果是他们只得到了二等奖,一等奖则属于这位“闯关”老师的学生,秘诀就在于这位老师即来自于大赛组委会的所在高校。

      “我们学校要求参赛必须拿奖”,可想而知这种不合理的要求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压力之下必然带来弄虚作假。有些大赛过分到会有人直接把国家项目拿来参赛,现在已经越来越难区分哪些部分是老师做的,哪些是学生自己做的。

      从国家级到本土厂商的小范围的大赛,所有级别的比赛结果都在经历暗箱操作。我本以为厂商自行组织的比赛会好些,但老师们告诉我的事实打碎了我的幻想。某外企的大赛中,一支没有进入复赛的队伍竟然出现在决赛中,而某本土厂商的比赛,出现了按照参赛队购买板子的价值给奖的情况。就像国家组织的比赛中,老师的关系网和活动能力决定了学生的比赛结果,在厂商组织的比赛中,老师同样至关重要,取决于这位老师是否是厂商想要扶持的对象。

      这样的事情,在早些年还稍好些,但现在已经愈演愈烈。

输家

      当大赛背后蕴含着巨大的利益时,这种变味似乎是一种必须。对于学生来说,得奖意味着推研、好工作,带队老师是待遇和资本,学校看到的则是荣誉和政绩。

      正因为如此,有些老师即使本身不求名利,但迫于学校把参赛作为“政治任务”来下达,也只能参与到这种被“取消”一等奖角逐资格的比赛中。他们的安慰是,“如果真做得好的话,一等奖拿不到,三等奖总归是要给的。”

      只是如何安抚学生成了一个问题。老师们当然不敢在赛前直接跟学生说,怕打击积极性,于是就会说“参赛不是为了拿奖,最重要的是过程,学到了东西”,“结果不重要,得奖会有很多因素作用,只要尽力就行了”,相信鲜有雄心勃勃、不谙世事的学生能在当时读懂这些隐晦的话。

      一位老师在经历过多次“事件”之后,已心灰意冷,他对大赛已再无兴趣,他最难以承受的是学生那不服气的泪水,他不想让学生受到打击。因为每次大赛后都有作品展示,谁做得好,谁做得不好,大家都一目了然。前几天一个国家级赛事询问他为什么没有学生参赛,他就随便找了几个学生,让他们组队报名,当学生问“老师,我们参加比赛吗?”时,他的回答则是当然不参加了。

      相对于二、三流高校对电子大赛的热心,清华已经率先不组织学生参赛,而是让学生参加校内比赛,并给予学分。“清华看不上这些比赛,要去争取更高级别的奖项”,一位老师的话引来大家会意的笑声。

      当所有的老师都明白了电子大赛的游戏规则并调整心态来面对时,一级级的学生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投入其中。在还没有进入社会之前,就已经体会到了黑暗与不公,对于他们来说,是不幸,但也是幸运,可以提前“变黑”来适应社会。

      同济大学的朱大可教授曾撰文指出,“一场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在中国涌现。它分布于人与物、人与人之间,囊括了食品和物品、司法与执法、银行与股市、足球及其体育、教育和医疗、学术与专家等几乎所有领域,深刻摇撼四种基本信用结构—政府信用、人格信用、货币信用和专家信用,并最终完成由信仰危机、信念危机到信任危机的历史演化,把中国送入‘信用资源匮乏型国家’的行列”。

      我想电子大赛只是中国整个社会的一个缩影,当人们以名利为人生的最终目标时,这些都是必然。对于那些满怀希望参赛的大学生们,我这篇文章过于残酷,但我是真心希望能够早日触底反弹。对于这一段热议的“学历门”,我认为唐骏的愚蠢在于他花钱买了一个假文凭,他弄个真的不就没事了吗?在这方面,很多人都比唐骏聪明。

关键字:电子大赛

编辑:汤宏琳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iangnong/2010/0802/article_33.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EEWORLD总编随笔第六期:TI对Cortex M3的决心
下一篇:EEWORLD总编随笔第八期:不平静的半导体豪门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网友正在学习IC视频

推荐阅读
全部
电子大赛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东芝在线展会——芯科技智社会创未来
东芝在线展会——芯科技智社会创未来
2017东芝PCIM在线展会
2017东芝PCIM在线展会
TI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音视频解决方案
TI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音视频解决方案
汇总了TI汽车信息娱乐系统方案、优质音频解决方案、汽车娱乐系统和仪表盘参考设计相关的文档、视频等资源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产业新闻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8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