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必达前社长坂本幸雄:“社长3年更换制”搞垮日本企业

2015-12-22 08:12:37来源: 技术在线
    以荷兰恩智浦半导体(NXP Semiconductors)收购美国飞思卡尔半导体(Freescale Semiconductor)为开端,安华高科技(Avago Technologies)收购博通(Broadcom)、英特尔(Intel)收购阿尔特拉(Altera)、西部数据(Western Digital)收购闪迪(SanDisk)——在2015年,半导体行业接连不断地出现收购金额超过1万亿日元的大型企业收购项目。

随着中国的政府背景投资公司紫光集团注资西部数据、收购美国美光科技(Micron Technology)的消息传出,2015年成为了“中国半导体”存在感快速提升的一年。

将目光转向日本,作为日本国内的半导体翘楚,东芝正因为会计造假问题而动荡。瑞萨电子当前的业绩虽然有好转趋势,但中长期的前景并不明朗。

对于半导体行业今后的势力平衡、日本制造业的未来等问题,曾经叱咤风云的经营者作何看待?记者采访了尔必达存储器前代表董事社长、现咨询公司“WIN Consulting”代表董事的坂本幸雄。(采访人:大下淳一)




——坂本先生怎么看半导体行业现在的动向?


我从很早以前就一直在说“挤不进世界前三就无法生存”。现在的情况是“只有前两名能够生存”。尔必达虽然进入了三甲,但还是不够的。

能够在今后生存下去的半导体企业,应该会分成4种类型。分别是像美国英特尔和美国高通一样“拥有强大IP的企业”,像TI(美国德州仪器)和索尼(SONY)一样“拥有自主技术经验的企业”,像韩国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一样“拥有低成本制造技术的企业”,以及像台湾台积电(TSMC)一样“拥有压倒性产能的企业”。

再就是拥有低功耗技和TSV(硅通孔)等尖端封装技术、提供一站式服务等差异化要素的企业。

在世界半导体市场上,日本的份额曾经超过50%。现在估计只有15%左右。今后5年内有可能跌破10%。

展望未来的10年,在日本的半导体行业中,能够生存下去的估计只有索尼的图像传感器。除此之外,就要看东芝所采取的行动了。

——东芝不仅受到会计造假问题的打击,在NAND闪存业务上长年合作的闪迪还被西部数据收购了。

我觉得现在东芝的处境最艰难。关于NAND闪存,英特尔正准备在中国投产。英特尔采取的战略,应该是放弃通过NAND盈利,使NAND完全沦为大路货。如果不是如此,他们就不会进入中国。



对英特尔来说,只要能通过NAND周边的控制器、应用处理器和IoT(Internet of Things)维系经营就可以了。这与撤出DRAM市场时采取的战略是一样的。

三星和韩国SK海力士(SK Hynix)在中国已经有了生产基地,随着英特尔的加入,将会形成3家大型NAND制造商在中国生产的格局。NAND是各种技术经验的集合,也就是说,这些技术经验将会流入中国。闪迪也可能会(通过注资其母公司西部数据的紫光集团)向中国投入技术经验。

倘若果真如此,NAND的价格自然会大幅下跌。而DRAM还没有在中国正式投产的迹象。因此,相对于DRAM,NAND的价格会暴跌。东芝没有DRAM,如果不提前采取措施,估计处境会非常艰难。

半导体市场预计将从2016年开始走下坡路。因为发挥带动作用的中国和智能手机市场一直在走低。杀手级产品、杀手级国家现在是空白的。

——中国不仅接纳外资企业,而且准备在政府的扶持下,实现半导体的内制化。有消息称紫光集团正在注资多家半导体企业,还计划收购美光。据说液晶面板巨头中国京东方科技集团(BOE Technology Group)也将投产DRAM。

我认为中国的战略首先是向其他国家的企业购买(半导体业务和技术),如果买比较难,就把人才挖过来。

当中国实现半导体内制化的时候,成为巨大优势的不是人工成本,而是折旧成本。半导体和FPD的折旧成本在总成本中所占的比重非常大。如果政府帮助减轻折旧的负担,企业将会取得丰厚的利润。

但在中国,这种方法适用于BOE等企业的液晶生产,但并不适合半导体生产。(中国的大型半导体代工企业)SMIC的实力还太弱。SMIC因为过度建设半导体工厂,现在这些工厂成了烫手的山芋。

三星是在少数网点集中生产,英特尔的网点虽然分散,但产品的附加值足够多。中国如果不对生产基地进行集中,继续维持现在的情况,前景恐怕不容乐观。

尽管如此,中国在半导体行业的存在感今后肯定还是会增加的。


——日本的半导体行业令人堪忧。电子行业也继续着苦战。问题出在哪里?

社长换个不停是一个大问题。如果换社长是以3年为单位,就不可能制定出放眼5年、10年之后的战略。而公司的战略不坚持5年是不会发芽的。

社长的报酬也比欧美少太多。欧美的经营高管尽管拥有庞大的资产,但依然活跃在第一线。

由现任社长指定新社长的做法也很奇怪。这样一来,反对社长的人绝对当不上社长。话说起来,日本企业也就没有罢免社长的严密机制。

在当今的日本半导体和电子行业,几乎没有令人眼前一亮的经营者。像(软银的)孙先生、(优衣库的)柳井先生那样的梦想家在日本太少了。

——坂本先生领导的尔必达存储器在破产后被美光收购了。之后,尔必达的管理有没有大的改变?

自从阿普尔顿(2012年2月因飞机事故去世的美光前CEO史蒂夫·阿普尔顿)去世后,过去那种经营高管大包大揽的做法似乎从美光消失了。通过设置大量的中层管理职务,业务的责任划分变得模糊不清。

我在尔必达的时候,量产时间比三星晚半年左右。现在差距拉大了。这是不是因为无谓的工作增加了?对此我感到有点担心。或许有人会反对,但我觉得,半导体企业还是需要能够以强烈的个性带动员工的领导。

关于阿普尔顿,我想到了一件事,在尔必达破产后,当时的美光高管曾对我说:“坂本先生,我们差一点也要破产”。当时,阿普尔顿似乎想要投资工厂,但CFO说:“现在不能支出现金”,没有同意。当时正是因为留下了现金,美光才得以死里逃生。

CEO、CFO,以及CTO能否独立发挥作用——这对企业经营具有重要意义。CEO可以不是技术专家,但重要的是能不能与CTO、CFO认真进行讨论。

——在日本的半导体和电子行业出现的动向,今后是否也会延伸到其他行业?比如现在实力还比较强的汽车行业。

汽车必然也会出现同样的动向。你坐过特斯拉(Tesla Motors)的汽车吗?我有机会坐过,感觉就像是“奔跑的计算机室”。丰田能够制造出那样的汽车吗?那种内饰和外装都充满了想象力的汽车。

美国谷歌(Google)开发出了汽车,美国苹果(Apple)应该也会开发。如此一来,三星也会跟进。到那个时候,就要看丰田怎么做了。

在某些领域,日本也是有机会的。比如说保健和医疗。我们可以构建在家中监控健康状态的机制,向海外出口这种机制。这其中隐藏着商机。再就是机器人。

——在两年前的采访中,您曾经说“想在日本产业界和海外之间发挥桥梁作用”。现在,您以顾问的身份关注行业的发展,今后会不会重新参与企业的经营?

这个可能性应该是有的。我现在接到了很多的邀约。

关键字:日本企业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article_46903.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日本企业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