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sheet

上演第二梯队大逆袭 武汉存储产业隐现“国家队效应”

2018-01-18来源: 电子产品世界 关键字:集成电路  DRAM

  武汉东湖高新区未来三路与高新大道交汇处,一个被称为“黄金大道”的T字形结构的芯屏组合的产业聚集区已悄然形成。而这其中的“1号工程”正是在中国存储器产业已掀起“巨浪”的长江存储科技责任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江存储”)。下面就随手机版想小编一起来了解一下相关内容吧。

  2018年1月17日,阴冷两天的武汉再度放晴,而长江存储的一期工厂已经竣工,已然组建的研发团队正在东湖高新区(以下简称“高新区”)的另一处办公地址加紧推进研发工作。

  “最初,武汉竞争长江存储项目的时候,国内与武汉竞争的省市并不多。”1月11日,武汉东湖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半导体产业办公室谢齐威感慨地说道,如今,国家大基金二期募资启动,诸多地区开始争抢申报相关项目,通过大基金和大项目拉动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局面终于被打开,而产业也将呈现出蓬勃发展的局面。

  作为存储器领域唯一“国家队”代表的长江存储,正在按照自己的研发节奏逐步推进,而在高新区内,也正谋求形成由点到线再到面的存储器产业格局。“我们要将现在的几棵参天大树,培育成广茂森林。”谢齐威表示,也正是因为如此,东湖高新区已设立了半导体产业办公室。

  “谋划”良久的巧合

  在全国很多地区看来,长江存储落户武汉是一个偶然,但在很多产业专家和熟悉光谷的人眼中,这并不是一个巧合。

  2001年,东湖高新区被原国家计委、科技部批准为国家光电子产业基地,即“武汉·中国光谷”,而当时高新区的产业以激光和光通信为典型代表。

  时任高新区管委会主任的唐良智带队在全球范围内考察,欲开启高新区的“二次创业”之路,如何确立高新区在21世纪的发展思路?这是一个需要全盘思考的课题。

  彼时的美国已进入移动互联时代,“这会代表中国未来的发展方向”,基于这种判断,高新区也计划朝此领域开拓,“移动互联有四个产业链,即芯片、面板、智能终端和通信,”湖北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当时高新区在这一产业是一穷二白,最终的思路是:每个链条引进一个龙头企业形成龙头效应,拉动产业发展,最终串起移动互联的产业链条。

  在这种布局下,高新区引进台资企业富士康,后续成立武汉新芯。

  “自己做存储器产业,我们没有团队。”上述人士说,2005年前后,经过谈判后高新区出资成立武汉新芯,引进中芯国际对前者进行托管。并明确武汉新芯以代码型闪存和图像传感器作为发展方向。

  发展思路确定后,武汉新芯在2006年正式开工建设,经过了厂房建设、进设备、爬产能周期后,2008年,产品才正式上市。

  但生不逢时,按照存储器行业的摩尔定律,此时的全球存储器行业进入低潮期,当时的武汉新芯也被市场环境拖累,难以开拓市场。

  此时按集成电路产业的分类,全国的产业格局呈现“三超多强”。即北京、上海、深圳为“三超”,苏州、无锡、成都、西安、武汉为“多强”。上述人士回忆,当时北上深依托“中芯国际”和“海思”成为三强。而无锡、上海一带则有908、902工程作依托,成都有封测产业,西安还有三星的制造业基地,武汉则凭借着武汉新芯成为多强之一。

  在国际竞争格局上,无论是内存还是闪存产品,基本均被韩国、日本、美国等国垄断。其中在DRAM领域,三星、海力士及美光(它于2012年兼并日本的尔必达)为行业龙头,在NAND领域,也由三星、东芝、新帝,海力士以及美光、英特尔共同掌握全球产品的话语权。

  反观中国,企业在存储领域既没有技术优势,也没有生产规模,每年进口的芯片金额高达2500亿美元,在主流与DRAM和NAND Flash芯片的制造上是零。“在存储器产业中,韩美日厂商几乎垄断了全球存储器市场。”上述人士也表示无奈。

  存储器行业内流传的让人印象深刻却又百般难受的段子是:在中国3C领域风光十足的国内智能终端厂商也受制于三星,“这些厂商领导人曾亲自前往韩国采购芯片,但最终只拿到少量订单,有的还拿不到订单。”上述人士回忆,中国存储器产业长期受制于人的局面一直无法得到改善。核心技术的落后成为产业发展的桎梏,无论是产业需求还是军事战略,存储器产品的国产化迫在眉睫。

  大基金项目角逐始末

  2014年,这种局面终于有了突破。

  当年6月,《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公布,中国计划彻底改善在半导体产业的被动局面。同年9月,国家大基金成立,首次以基金来推动半导体产业发展,其中存储器产业基地是大基金的一个重要投资方向,而培育至少一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存储器项目的目标也已经明确。

  此时武汉新芯的局面虽未大幅改善,但湖北省和武汉市仍在坚持,这也为国家保留了一个自主知识产权发展存储器产业的“火种”。全国范围内,当时符合大基金投资存储器产业基地的省份也并不多。上述人士也表示,“最初,参与报名竞标大基金项目的省份并不多,湖北算是很积极的一个,但竞标的关键在于方案。”

  为了争取这一项目,“湖北省、武汉市和高新区均成立专班,各级政府也将该项目列为一号工程,每日跟进项目进度。”作为其中的参与者之一,谢齐威也亲历了这一过程。

  但方案的修改和调整则是一个高强度、周期长且反复的过程。

  “2015年年中,全国多地也列入候选名单。”谢齐威说,2015年8月18日晚上6点左右,就这一项目的申报,湖北省召开省委常委会,其中有6个省委常委参会,这在湖北省的行政办公体系中十分少见。如此高级别的会议的结论是:必须以年产30万片产能的方式予以申报,“只有达到这个产能,才能具备参与全球竞争格局的基础”。此外,还确定“国家战略、湖北申报、武汉实施、高新区执行”的落实措施。

  一个多小时的会议开完后,湖北省政府分管领导亲自带队赶赴北京,准备递交方案。“方案需要先报给部里,部里征集的集成电路专家组对方案进行审核,经通过后才能上报国务院审核。”谢齐威说,当时的专家组成员就有10人,在2天的时间里,申报团队跑了4个相关部委,此外,还逐一拜访了专家组成员。

  高强度的上门拜访,让方案先后经历了30多轮的修改,到2015年年底,方案正式递交给国务院,而此时,其他省份陆续放弃了申报。前期工作的准备到位,让这一决策更加高效,到2016年2月,武汉的申报方案即正式获批。

  此后的落实过程中,效率仍然十分重要。时隔4个月后,即2016年8月,国家大基金、紫光集团和湖北省政府担纲股东,就共同出资成立长江存储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国家存储器基地项目实施主体。

  当前,国家大基金已启动二期募资,计划募集资金1500亿-2000亿元。其中,存储器产业仍然是一个重点的投资方向。“如今,全国各地对集成电路产业的投资热情明显提速。”谢齐威说,长江存储的成立已带动了全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也掀起了各地投资热潮,投资热潮的背后,则承载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弯道超越”的期望。

    以上是关于手机便携中-上演第二梯队大逆袭 武汉存储产业隐现“国家队效应”的相关介绍,如果想要了解更多相关信息,请多多关注eeworld,eeworld电子工程将给大家提供更全、更详细、更新的资讯信息。

关键字:集成电路  DRAM

编辑:李强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article_2018011879867.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华为/OPPO/vivo/三星等大厂2018均有计划推屏下指纹,汇顶或受益
下一篇:面部模块缺口大 部分新iPhone不搭载Face ID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推荐阅读

宁波北仑区向两家集成电路企业拨付扶持资金1026万元

   宁波北仑区向宁波联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和智坤(浙江)半导体有限公司拨付两家企业扶持资金共计1026万元,用于项目落户和研发补助。两家公司均于今年5月在宁波北仑区设立完成。宁波联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集成电路EDA工具平台及全局型整体解决方案的软件设计公司。智坤(浙江)半导体有限公司是从事开发物联网核心芯片及产品解决方案的芯片设计公司。
发表于 2018-09-26

别被假象蒙蔽!中国集成电路现在还很脆弱,再有5年能站稳

近年来,中国对集成电路的投资巨大,全国兴起造芯潮,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中国集成电路繁荣的假象。中国集成电路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紫光集团董事长对中国集成电路的发展发表了一些自己的看法。在今天举行的“2018中国芯片发展高峰论坛”现场,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表示,5G的到来,给中国集成电路发展带来了大的机遇,但是挑战也是前所未有。  在机遇方面,近几年来,从中央到地方,以及各个行业,对集成电路发展一直关注,这两年集成电路的热度在中国超过任何一个行业。在挑战方面,一方面,欧美国家始终在集成电路领域保持领先地位;另一方面,中国集成电路发展大部分围绕在低端水平,由于资本规模、市场热点等,中国90%以上的芯片设计公司都不
发表于 2018-09-20
别被假象蒙蔽!中国集成电路现在还很脆弱,再有5年能站稳

从《集成电路产业全书》发布看未来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

陈春章,《集成电路产业全书》编委会副秘书长,第二章副主编和责任编委以及撰稿人、审稿人,附录\索引整理编写。 从事集成电路设计、管理、销售与市场20多年,科技研究10多年。曾经发表科学研究文章30多篇,已编著、翻译出版技术专著两本。2008年,第一作者,《数字集成电路物理设计》,科学出版社;2015年,第一译者,《混合信号设计方法学指导》,科学出版社。 陈春章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近代物理系,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硕士和物理学博士。现为中国科学院大学兼职教授(2014年~),深圳市微纳(集成电路与系统应用)研究院兼专家及顾问(2018~),工信部CSIP兼职顾问(2018~)等。曾在美国Cadence 公司
发表于 2018-09-19
从《集成电路产业全书》发布看未来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

回顾世界上第一个集成电路,见证Jack Kilby的伟大

导言1958年9月12日,基尔比和助手谢泼德(MShepherd)给阿德考克和组里的其他同事演示了他的实验。基尔比紧张地将十伏电压接在了输入端,再将一个示波器连在了输出端,接通的一刹那,示波器上出现了频率为1.2兆赫兹,振幅为0.2伏的震荡波形。现代电子工业的第一个用单一材料制成的集成电路诞生了。一周后,基尔比用同样的方法成功地做出了一个触发电路。基尔比的电路和后来在硅晶片上实现的集成电路相比,样子非常难看。但是,它们工作的非常好。它们告诉人们,将各种电子器件集成在一个晶片上是可行的。基尔比因为这个发明,2000年,他获得了诺贝尔奖。仙童也涉足集成电路,1959年1月底,仙童半导体(Fairchild 
发表于 2018-09-12
回顾世界上第一个集成电路,见证Jack Kilby的伟大

投资热潮对集成电路是好事还是坏事?

CEO贲金锋提到,为了防范出现欺诈的情况,相关机构管得过细,已经将由市场决定的定价、交易结构等等全都打乱,这样成功与否都已经成了概率论,是非常不利的,因而这方面应该加强建设,从而为半导体行业提供一个比较良好的资本市场环境。 而多少半导体企业回归A股之路漫漫也让业内诟病。台湾半导体企业上市频频绿灯,大陆半导体企业却一路红灯。苏仁宏指出,其实大陆半导体企业水平与台湾半导体企业(除了台积电)水平趋于一致,基本没有差别,在上市方面证监会应给予同等的支持。 
发表于 2018-09-12
投资热潮对集成电路是好事还是坏事?

无锡集成电路的隐形冠军

在无锡20余万家企业中,隐藏着一批极具核心竞争力的中小型企业。它们的产品质量精良,“专精特新”,在产品、技术和客户需求层面,目标明确。这些企业因为不和终端消费者产生直接联系,所以不为人所知。但它们却是产业链上不可或缺的部分,被称作“隐形冠军”,或是潜在的“隐形冠军”。回溯无锡的产业发展,物联网从无到有,迭代演进,蓬勃向前。但“应用碎片化”、高端芯片核心技术被国外公司把持等一直被认为是物联网产业发展的瓶颈。为引导制造业企业专注创新和质量提升,无锡市政府通过有意识地引导,构建了强大的产业“生态圈”,其中包括应用物联网的融合产业,也包括物联网的基石—集成电路产业。他们当中,一批“隐形冠军”企业在内所构建起来的产业集群正是无锡经济无可比拟
发表于 2018-09-11

小广播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8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