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sheet

比特币监管“内紧外松” 多处“矿场”已停机

2018-01-15来源: 经济观察报 关键字:比特币

   年初以来,一场针对比特币矿场的监管活动正在多地陆续推开,这显示了目前中国监管层正在以一种更加“内紧外松”的策略对待虚拟货币中的监管难题。

  目前中国多个省份,特别是比特币矿场集中的四川地区已经在清查中,清查工作由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领导工作小组牵头。一位四川地区的比特币矿主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该地的一些矿场已经进入停机的状态,正在等待政府的下一步监管政策。

  这一政策在各地的推动步调有所区别。山东、江苏省内两城市地方金融办相关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表示,目前,两地均未接到相关的通知。其中一位地方金融办人士表示,此次清理主要是针对中、西部一些矿场集中的区域。

  一位知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对于比特币矿池的监管,早在2017年9月ICO政策落地时就已经进入了监管层的视野中。该人士同时表示,目前监管层对于比特币采取了“内紧外松”的监管策略,对于矿场的监管只是整个监管链条中的一环。

  经济观察报也从三个独立信源处了解到,目前包括湖南、黑龙江、河北、广东等多个省均出现了对涉及虚拟货币投资、虚拟货币矿机投资银行账户的冻结,其中两地已知的冻结总金额超过6亿元。

  目前,全球70%的比特币矿池算力集中在中国,对于比特币矿场监管政策的趋严,预计将会对比特币挖矿市场带来巨大的冲击。1月12日,全球第四大比特币矿池ViaBTC发布公告,其中表示“由于政策原因,国内矿场资源十分紧张,部分与ViaBTC有长期合作关系的比特币矿场甚至面临关闭的危机,矿池的云合约维护成本也突然骤增。因此将一款矿机的管理费由6%临时调整至50%。

  一位比特币矿主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政策的落地还在延续之中,预计未来影响将会逐步放大,因此,一些大型矿场已经开始在海外布局。但是中小型矿场,“出海”的成本恐难以负担。“无论是资金层面,或者资源层面,‘出海’对于我们而言,并非一个可选择的道路”,该矿主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矿场迎来监管潮

  2018年年初,一份由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办工作领导小组(以下简称“互金整治办”)牵头的文件陆续下发至各地的金融办。在这份文件中提及要积极引导辖内企业退出“挖矿”业务,并要求各地统计从事“挖矿”企业有关情况,其中包括企业基本情况、营收情况、享受优惠情况等,自此始,一些省份对于比特币矿场的监管开始日益趋严。

  比特币“挖矿”实际上是对比特币交易“打包”的过程,一定量的比特币交易需要进行打包,成为一个区块,在被确认后,与此前的区块进行链接,形成所谓的“区块链”。在这个过程中,负责打包的“矿主”可以获得系统产生的比特币奖励,这也是比特币“发行”的过程。

  由于有奖励的存在,会形成对于“打包权”的竞争。竞争采用了工作量证明机制,其中决定性因素是计算能力。在比特币挖矿设备趋于标准化的情况下,增加算力投入的主要渠道是投放更多的“挖矿”机器,因此动辄上千台的大型矿场不断出现。这些矿场需要大量电力,因此多部署在中国四川、内蒙、云南等电力丰富的区域。

  一位比特币矿主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自2017年比特币价格开始攀升以来,矿场成为了一项高利润行业,一台矿机一天可以产生200元以上的净利润,因此比特币矿场的数量开始不断增加。

  在监管政策逐渐推进的过程中,某些矿主已经感觉到了“恐慌”。一位四川地区的比特币矿主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在近期已经由政府部门来了解情况,为了应对检查,一些矿主已经关停了自己的矿场。

  电力“原罪”

  由于比特币“挖矿”的难度会随着整体网络算力投入的增加而增加,因此这种正相关关系会导致各家矿场持续投入巨大的算力。

  算力的投入意味着电力耗费的不断增加,实际上,电力成本也已经成为比特币矿场的主要成本。根据行业网站Digiconomist的数据显示,挖矿产业已经占全球电力消耗总量的0.17%。

  巨大的耗电量成为了监管关注的原因之一,在下发各地金融办的文件中,即提及目前存在的一些生产“虚拟货币”的所谓挖矿企业,在消耗大量资源的同时,也助长了“虚拟货币”投机炒作之风。

  上述矿主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由于挖矿需要耗费大量电力,因此获得更廉价的电力成为了比特币矿场运营的核心所在。鉴于此,一些矿场布局在了电力资源较为丰富的地区,甚至有矿场依托建立在水电站或者火电站的附近。

  “有些矿场在入驻的时候获得了地方政府提供的优惠条件,相当于招商引资的项目。他们往往会以大数据中心的名义进行建设,然后享受一些电力方面的优惠政策”,该矿主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根据经济观察报此前采访的信息,有一些矿场为了节省成本,用了一些非正常渠道的“廉价电”——电力产生后,会统一输送入国家电网,再由国家电网进行分配,但这些矿场会绕开国家电网,直接与一些水电站、火电站进行协议,以极低的价格使用电力。

  “比如一些矿场有1万台矿机,其中5000台用正规的国家电网价,工业用电是1元左右;另外5000台就用一些协议电,价格可能只有3毛左右,整个成本就会降低。”此前,一位矿主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这些协议让一部分电厂选择优先供应比特币矿场,从而导致入冬后一些居民用电不足的问题暴露。

  “内紧外松”的监管链

  进入2018年,多个针对比特币市场的监管消息不断传出,其真实性也各有不同,这些传言涉及比特币场外交易、比特币矿场等各个领域。

  一位知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目前监管层对于比特币监管采用了一种“内紧外松”的策略,尽管在2017年9月监管政策落地后,在新一轮的币价上涨潮中,监管层始终没有动作,但是对于这一市场,监管层一直保持着关注和警惕。

  在对比特币矿场监管的同时,经济观察报也从多处信源获悉,2018年年初以来,黑龙江、湖南、河北、广东等多个省份均出现了比特币场外交易、比特币矿机交易相关联银行账户被冻结的情况。一位刚刚进入比特币投资领域的人士在第一天购买了比特币后,第二天账户即被冻结。

  2017年12月初,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曾经发布了一份比特币场外交易监控报告,这份报告中提及自10月来,比特币场外交易平台加速上线,其中一些平台“通过打通C2C场外交易与币币场内交易资金账户之间的虚拟划转通道,部分该类平台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人民币与比特币的变相场内交易。”而按照2017年9月,由央行等部门颁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中曾经明确表示“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

  上述知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此次对于比特币矿场的监管也是对于比特币监管中的一环。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目前对虚拟货币采取的监管手段较多的运用了“堵”的方式,但是鉴于虚拟货币本身的特性,“堵”的方式在长期恐难有较好的效果,因此黄震认为,下一步应该采用“疏导”的方式,比如建立中国自己的数字货币体系。

  2017年7月,央行挂牌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用以从事数字货币的技术和应用可能。该所所长姚前曾经在多个场合提及数字货币理念,他将数字货币分为“(类)私人数字货币”和“法定数字货币”,并提及“货币的数字化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动态的、不断演进的东西。有些属性有可能我们看得很清楚,还有一些属性很可能现在还没有完全看清楚,还需要完全展开,这就是我的破题。”

关键字:比特币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article_2018011579587.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阿里AI阅读能力首超人类 如何落地将成研发重点
下一篇:美国新提案:谁用华为中兴的设备,就该封杀谁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推荐阅读

区块链和比特币共同的耻辱:华住会员信息泄露的交易筹码

:对于民众来说,区块链的认知门槛实在太高,看都看不懂,何谈监督呢? 小巴今天就用几个故事,来解一解区块链之谜。 区块链1.0:数字货币2008年,程序员中本聪发表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标志着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区块链技术诞生。 在这个阶段,区块链技术主要反映为一种货币,其场景包括支付、流通等货币职能,但也为人们勾勒出了一幅理想的远景——全球货币的统一。 为了买单这份远景的,比特币价格飙涨。 故事①:四川一场雨,全球没算力。论文上线三个月后,中本聪亲手挖出了第一笔50枚比特币。 为了镌刻这个日子,他秀了一把理科生的浪漫,将当天《泰晤士报》的头版标题刻在了诞生比特币
发表于 2018-09-01
区块链和比特币共同的耻辱:华住会员信息泄露的交易筹码

三大比特币矿机制造商欲从香港IPO融资数10亿美元

    据国外媒体报道,全球最大的三家比特币开采设备制造商计划在香港通过首次公开招股(IPO)融资数十亿美元,尽管市场数据显示,市场对制造比特币所需芯片的需求大幅下降并且比特币的价格已经降低了一半。加密货币价格去年的飙升,引发了对专业的挖矿芯片和开发“矿场”的需求激增,所谓的“矿场”指的是配备了数千台机器的设施,通过解决复杂的数学难题来制创造比特币。然而,美国芯片制造商英伟大(Nvidia Corp)本月曾表示,第二季度向加密货币开采设备制造商的销售额仅为1800万美元,远远低于分析师之前的1亿美元预期数字。英伟达首席财务官科莱特?克雷斯(Colette Kress)表示,她预计未来几个月来自加密货币
发表于 2018-08-28

Watts Miners​宣布已开发出针对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挖矿技术

Watts Miners,一家开发和销售配备ASIC芯片技术尖端加密货币矿机的公司,隆重宣布现已推出了针对比特币(BTC)、以太坊(ETH)、莱特币(LTC)、达世币(DASH)和门罗币(XMR)的系列矿机,由于采用了先进的ASIC芯片技术,其算力空前强大。 这些矿机具备工业级算力,可供矿场及零售家庭消费者使用,且目前价格低于市场价格。此外,Watts Miners还开展新品上市买三送一的优惠活动,活动持续到2018年8月24日。 推出的矿机包括Watts Mini、Watts Miner及其顶级产品----Watts Rack,比特币(BTC)的算力可达 1000 TH/s。 这些旗舰级矿机的当
发表于 2018-08-17

比特币大跌 “钱”途不明 矿机巨头加紧上市忙变现

    今年的港交所很忙,科技企业扎堆上市,以至于有时候港交所的锣都不够用了,只能几家凑在一起图个喜庆。不过,对于前来上市的企业而言,这仅仅是途中的一个小插曲,产生不了丝毫影响,反而平添了几分热闹的气息。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比特币大火之下,国内的几大矿机巨头,诸如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等,似乎也不愿错过这难得的场面,于近期加快了上市步伐,频繁奔走在投行与律所之间,忙着处理对内与对外的关系。  纷纷为上市做准备  有消息显示,8月7日,比特大陆得到了腾讯和软银担保,再次融资10亿美元,公司估值达到150亿美元。此次融资,也早被业界认为是比特大陆在为上市做最后的准备。  有投资人称,比特
发表于 2018-08-12

再发矿难 柯达比特币挖矿机竟是骗局

   在CES2018上,一台柯达比特币挖矿机出现在观众眼前,受此消息鼓舞柯达股价连续多日上涨,接近原股价的3倍。然而在时隔半年之后,柯达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该挖矿机没有获得柯达官方授权,换言而之这是一场骗局。  在今年1月拉斯维加斯举办的CES2018上,柯达在官方展台上陈列了一台名为Kodak KashMiner的挖矿机。按照计划,KashMiner不会对外销售,而是以3400美元价格租赁给用户两年时间,期间全部挖矿收入归用户所有,预计每月收入可达375美元,而在位于纽约罗彻斯特的柯达总部将安装数百台KashMiner,利用当地廉价电力挖矿。  但是主导Kodak KashMiner并非柯达
发表于 2018-07-23
再发矿难 柯达比特币挖矿机竟是骗局

58%的比特币矿厂在我国存在“关键人风险”

这次四川洪水影响全球比特币算力似乎是杞人忧天,但有业内人士表达了更深层的担忧。  有分析者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果四川比特币矿池遭到任何重大打击将影响到全球的哈希率。其进一步表示,中国矿工仍主导着加密货币,而中国的比特币挖矿行业对整个比特币行业而言存在一种“关键人风险”(即失去一个关键人物将对集体存毁灭性打击的风险)。  目前,中国近乎垄断着比特币挖矿行业。据艾瑞咨询报告,全球比特币矿机制造市场由比特大陆、嘉楠耕智和亿邦国际三大生产商主导,且这三大生产商均为中国企业,2017年,三家的合计总销售收益及已售算力占全球90%。  剑桥大学2017年4月的一份比特币行业研报显示,全球58%的比特币矿厂位于中国,而排名第二的美国仅占
发表于 2018-07-13

小广播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8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