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asheet

真实赛龙:曾在“辉煌期”被诉欠债 被法院强执77次

2017-10-31来源: 新浪科技 关键字:赛龙

  新浪科技 韩大鹏

  “赛龙之死”的报道引发舆论强烈反响,业内一片哗然。

  文章讲述了一家曾冉冉升起的明星科技企业——赛龙以及“掌舵人”代小权的不幸遭遇。

  然而,新浪科技查询了一些民事裁定书,发现早在当地收紧贷款前,赛龙的资金链或已断裂。其曾在“辉煌期”作为被告拖欠了某家公司760万元。不仅如此,多年来,共青城赛龙涉及自身的风险信息高达123条,未履行合同被法院强执占比62%,因买卖合同纠纷被起诉占比13%,多家企业曾以“拖欠贷款”为由将其告上法庭。



近年来,共青城赛龙因合同纠纷被诉16起近年来,共青城赛龙因合同纠纷被诉16起

  两种声音

  报道称,因共青城政府抽贷,共青城赛龙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共青城赛龙)资金链断裂,企业陷入困境,代小权则因逃税339万被逮捕。而这家企业,曾是共青城市纳税第一大户,创汇第一大户。代小权因出色的商业贡献,甚至获选当年九江市政协常委。

  这样一家明星企业,却在2013年10月遭遇变迁。当地金融机构以赛龙公司订单缩减为缘由突然收紧贷款,随即还遭遇了整改,导致赛龙公司陷入瘫痪。

  然而,代小权并未放弃,在当地政府官员“威逼利诱”下,仍五次尝试重组。

  报道对五次重组的过程进行了详细描述,当每次重组刚有眉目之时,均因两位“元凶”的干涉导致失败。其中一人是前九江市委常委、共青城市委书记黄斌,另一人是前共青城副市长詹政。

  遗憾的是,这篇文章多为代小权自述,尚无当地政府“声音”。

  一时间,文章被疯狂转发,很多人对代小权的境遇表示同情。很快,网上却出现了截然不同的声音,有人称与赛龙有业务往来,当年地方政府为招商引资,为企业提供优厚条件,众多企业跑去圈地贷款,当政策收紧时,很多企业资金链断裂甚至倒闭,“赛龙的遭遇就是如此”。



悦虎电路与共青城赛龙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悦虎电路与共青城赛龙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

  多份裁决

  新浪科技通过天眼查系统,查阅了共青城赛龙以及法定代表人代小权,发现赛龙自2010年8月注册以来,在2013年前后就出现了债务问题,资金链或已断裂。

  据统计,共青城赛龙具有246条风险信息,其中涉及自身的有123条。

  在2016年3月28日的一起诉讼中,原告方为至卓飞高线路板(曲江)有限公司,被告方为共青城赛龙,民事判决书中写明:原告按约交货,被告迟迟未付货款,原告催讨未果,故诉至法院。法院最终判定,原告所提供证据有效,要求被告支付货款175万元。

  而在2014年9月22日的诉讼中,被告共青城赛龙同样因拖欠贷款,被法院判处偿还原告。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3年底的一场诉讼中,原告为悦虎电路(苏州)有限公司,被告为共青城赛龙。原告指出,2011年11月30日,双方签订《主要品质协议》,约定了被告向原告定作产品的具体品质、技术要求,而后被告陆续向原告发出订单,截止2013年6月30日,被告结欠原告定作款760万元。

  这一时间点在《深圳赛龙突死之谜》报道中也有提及,“景象”却截然相反。报道称,从2010年10月开工运营到2013年6月,共青城赛龙生产并出口的各类型智能手机创汇3.3亿美元,实际完税近6000万元人民币。

  创汇3亿多美元的企业,为何还会拖欠760万元,尚不明晰。

  此外,代小权在不同公司担任法人、高管期间,共有128条风险信息,其中123条信息来自共青城赛龙,占总风险信息数量的96%。

  其中,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高达77起,执行法院遍及共青城市、九江市、吉安市、深圳市等。共青城赛龙曾因买卖合同纠纷而被他人或公司起诉多达16起,其中多起涉及到共青城赛龙拖欠贷款。

  附:报道中五次重组失败原因

  第一次重组自救失败:台湾信亿

  为解决公司资金和债务问题,代小权找到了台湾信亿洽谈债务重组事宜,信亿开始投入人财物介入赛龙经营管理。在这个过程中,副市长詹政与信亿公司董事长刘至圣就赛龙公司管理权问题发生激烈冲突。

  第二次重组计划失败:互联网公司合资

  为盘活奄奄一息的共青城赛龙,曾短暂暂获自由的代小权继续寻找重组方。国内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之一也曾进入视线。

  第三次重组计划失败:内蒙古发展

  在詹政和资本家周铭磊运作下,内蒙发展(000611)对赛龙的并购提上日程。

  第四次重组计划失败:同洲电子1.5亿投资款不知去向

  这次重组结果诡异惨败,直接导致1.5亿元来自上市公司同洲电子的投资款不知去向。

  第五次重组计划失败:四川发展

  重组方案又是与有案底在身,被同洲电子董事长袁明追债1.5亿元的周铭磊合作。鉴于之前的教训,代小权断然拒绝。

关键字:赛龙

编辑:冀凯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article_2017103175193.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共青城市政府:将针对赛龙创始人离奇被捕案出澄清公告
下一篇:谷歌引领搭载AI的智能手机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公众号
快捷获取更多信息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关注eeworld服务号
享受更多官方福利

推荐阅读

代小权无罪释放背后 拆解共青赛龙迷局

    2018年2月11日,代小权被江西省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无罪,当庭释放。  沸沸扬扬的共青赛龙事件告一段落,很多谜团却依然没有解开。这家明星企业到底因何而死?巨额的财政资金最终流向了何方?代小权、詹政、前任地方领导,谁又该担起主要责任?  经过1个月的追踪梳理,野马财经注意到,在这场筹谋与巧合并存的棋局之中,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目的和苦衷,但真正的受害者,只有纳税人。  前传:谁的赛龙  在之前一系列的媒体报道中,代小权被冠以“深圳赛龙”创始人的头衔,成立于1999年的赛龙,也被称为“赛龙集团”。  其实,这段看似不重要的时间线,以及诸多差异细微的企业名称背后,包含了一个并不简单的故事。  1999
发表于 2018-02-23
代小权无罪释放背后 拆解共青赛龙迷局

江西共青城赛龙创始人代小权无罪释放

2月11日,江西省九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共青城赛龙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共青赛龙”)创始人代小权一案。该院当庭宣判:原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代小权偷税罪名不成立,无罪释放。  该案二审还宣布共青赛龙公司的偷税罪名不成立。导致改判的根本原因是,二审法院邀请了“专门知识的人”到庭,就上诉方与公诉方争议的焦点,应税总额中是否包含出口退税额,做出了专业解释。  该江西省国税局的专业人士称,出口退税额应该计入应税总额,这就意味着,此前代小权在2011年、2012年、2013年的偷税占总应税总额,一下由12%左右剧降至1.14%、1、59%和3.56%,远远达不到相关法律条款规定的,偷税总额超过应税总额的10%才追究
发表于 2018-02-11

共青赛龙闹剧六大疑点追踪:代小权的“悲情面具”

  济美姐姐本文头图:2010年11月10日,江西省九江市共青城工业园区,赛龙通信公司的工作人员在进行手机芯片生产作业。(视觉中国授权)  2017年10月30日,盛会刚过。钛媒体一篇《创始人离奇被捕,深圳赛龙突死之谜》(下称《赛龙突死》)的研究员文章刷爆朋友圈。文章以作者在江西省共青城四个月调查作为背书,向人们描述和展示了一个欠发达地区对民营企业家“JQKO”的招商引资模式(一钩二圈三K四殴),一个中部落后省份小城政府强权的暗黑和无道,一个利用公权力谋取私利、巧取豪夺的官员形象,一个锐意进取、不设防备而陷入圈套的悲情企业家。  在《赛龙突死》一文中,代小权被描述为一位明星海归技术创业者,他所创建、拥有和经营着的共青赛龙,是一家
发表于 2017-12-07
共青赛龙闹剧六大疑点追踪:代小权的“悲情面具”

赛龙式宿命:背后是手机行业与地方招商大背景

   编者按/来自江西省多个部门的调查人员,正在为赛龙与共青城的“争吵”寻找一种答案,某种意义上,也是一次“政商”关系复盘。一个是刚刚从上一次“死亡”中“复活”的企业,一个是新近建市并雄心万丈的政府,二者从2010年通过招商“闪婚”,到2013年陷入困境,蜜月期结束。此后重组过程复杂,细节众多,双方关系趋于紧张,并最终崩裂。但这一切,若置于手机行业与地方招商的主线条与大江湖中,一切似乎又如同命运般难以逆转,充满隐喻。  一线调查  赛龙在共青城的复活与死亡  究竟是“绑架”还是“营救”,是“正常死亡”还是“谋杀”?江西共青城,一家名为赛龙的企业之死,引发各方针锋相对的“阐释”,造成舆论漩涡,也给招商构建的“政商
发表于 2017-11-13

“赛龙事件”再追踪:同洲电子1.5亿注资款谜团

    表面上看,争论已一周有余的“赛龙事件”,已随卷入事件的各方缄默而趋于平静,但事实并非如此。  近日来,第一财经1℃记者辗转共青城、南昌和北京等地的调查显示,时至今日,“赛龙事件”背后仍暗流涌动,关注此事的群体,无论从地域或者行业来分,也远远超出了网络上能够观察到的范围。  记者接触到了与“赛龙事件”存在千丝万缕联系的受访者,综合各方表述来看,这一事件之所以引发广泛的讨论,在于它的空前复杂性和典型性。  共青城赛龙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共青赛龙”)生死之间,跨越的不仅是长达数年的时间和它错综复杂的股权关系变化,更是在经济转型期,人们对北、上、广、深之外小城市发展未来,乃至招商引资环境的思考
发表于 2017-11-11

媒体评共青城赛龙公司事件:守住政商边界才是根本

明哲保身不应该是一个贬义词。孔子说“危邦不入,乱邦不居”,他周游列国却能全身而退,不能说没有明哲保身的功夫。明哲保身不是胆小怕事,而是谨守边界,不乱作为,于人于己都是负责任的。个人要有边界意识,政府更是如此。个人在“身”外还有“家”,政府身上还有契约和承诺,岂可任性?最近争议热烈的赛龙公司事件,就是一个警告。10月30日,钛媒体发表题为《创始人离奇被捕,深圳赛龙突然死亡之谜》的报道,引发轰动。报道称,海归技术创业者代小权创办的共青城赛龙通信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经营倒闭,原因是“地方政府换届”导致的共青城政府突然抽贷和当地官员强势介入。报道还质疑导致代小权被捕、判刑的逃税罪名是否成立。10月31日,共青城政府发表声明称,赛龙2013
发表于 2017-11-05

小广播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8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