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米CEO黄汪:3次归零才有了10亿美金的华米

2016-09-21 19:45:47来源: 雷锋网
    编者按:在华米之前,黄汪开过3家公司,赚了很多钱,也悉数赔光。如今,华米成了最成功的小米生态链公司之一,迎面而来的却是更多的不确定性。
(华米CEO黄汪)
  一
 
  22岁时,黄汪有些纠结,考研还是去华为?
 
  按原计划,他会选择考研,在中科大读了4年的微电子,他想转去读本校的计算机研究生,导师也已经联系好了。可计划赶不上变化,当他看到华为在学校打出“年薪10万”的广告时,他犹豫了。
 
  临门一脚是同学踢的,“他拉我说一起去面试吧,我们关系挺好,一想我也去试试,然后手写了一份简历,又找导师写了推荐信,说这个同学干这个事儿这些工程什么挺好的,就去面试了。”
 
  后面的剧情很烂俗:黄汪上了,同学被刷,而他拿着这份不菲的offer,想法也变成了“先工作,然后再考研也可以。”
 
  虽无法考证,但与黄汪有相同心路历程的人显然不在少数。
 
  “加入华为的一个部门,会发现隔壁的人是清华的,这边是北大的,那边是交大的,这边是复旦的,这边是南大的,有点像高考刚考到大学里面,这是哪个省的状元,这是哪个省的金牌银牌。华为当年基本上把中国所有一线高校的毕业生都招过去了,我们在华为的时候就是这种感觉。”
 
  黄汪把这种工作经验比作另一次求学,
 
  “同事关系都非常好,有点上下铺的感觉,我说我想出来开个公司,干这个、干那个,他们就帮我出主意,大家都挺有梦想的,只是有些人觉得自己不适合创业。然后到了1998年年底,我就觉得不能老想啊,先出来再说吧。”
 
  这时候,黄汪给导师打了个电话,
 
  “我觉得在这儿每年拿10万块钱没什么意思,还是想出来,觉得创业比较有意思。我跟他描述,每天早上,我记得那个时候是8点半上班,晚上8点半到10点半之间不定期出来,每天都见不到太阳,我说这好像不是我想要的那个样子。”
 
  “导师怎么说?”
 
  “他也没说什么,就说你再想想,打了电话不久我就已经冲回合肥了,出现他面前的时候他很惊讶,问我你离职了吗,我说我离职了。”
 
  二
 
  黄汪是广西人,更喜欢南方的饮食习惯,之所以回合肥,有两个原因。
 
  “合肥的生活成本低,工资成本也低;又靠近母校,可以招很多兼职,原来的老师、师兄也在,相当于依靠高校创业。
 
  那时候没孵化器,也没有那么多的VC,如果在深圳创业,第二天交不起房租就得睡街头。在合肥如果实在不行,同学还在学校读研,我去蹭学校宿舍都没关系,学校食堂吃饭一顿就几块钱,这种是没问题的。”
 
  创业的动机也很简单。当年求伯君做的WPS,以及史玉柱开发的汉卡,对黄汪来说就像可以触及的Facebook和Google,所以能不能像他们一样,“干一款产品,影响很多人”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不过显然,他低估了这件事情的难度。
 
  “对我来说最大的冲击是,一开始觉得创业只要把产品干好就能干得很好,顶多应付一下工商税务。但是当你组一个团队的时候会发现,事儿干得差不多的时候大家各有想法。”
 
  第一次是负责销售的合伙人出走,说要回深圳:
 
  “当时就傻了,我没卖过东西。只能坐在卖东西那小姑娘旁边,她一边跟客户打电话,我一边给她递小纸条,听客户怎么问,我就写你应该怎么说。”
 
  第二次是负责硬件的合伙人出走,说要去读研:
 
  “这个更惨,我想可能一个月都不知道怎么办。后来有个师弟,我发现他原来是搞软件的,怎么也能画电路图,也能做板子,然后我想我也不比他差,就咬牙从画电路图开始到做电路板出来。”
 
  经历了两次“高层动荡”,黄汪觉得应该感谢母校,“中科大有这个传统,很多课都得学。电路设计、软件,还有基础的物理课程,包括量子力学这些。”
 
  而最后他发现,“软件、硬件、销售自己都干过,一个人也能做这个公司。然后公司就开始赚钱了,开始招人,各种招人。”
 
  三
 
  “第一个公司做得很好的时候,所有的包括全球Top5的芯片公司全找到我们。
 
  第一个是摩托罗拉半导体,当时我们已经是他亚太区最大的合作伙伴,我们所有的工具都用到了它的芯片和处理器,他们会基于我们整套东西加速他们客户的研发,中兴、华为、联想,还有全中国所有的电子专业、通信专业、电子工程专业都用到了这套工具。”
 
  对产业造成的影响让黄汪很有成就感,不过他也为自身的局限感到困扰,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第二家公司。
 
  “第二家公司是帮OPPO、蓝魔、魅族做MP4的产品设计,基本上也卖火了,OPPO投了这么多电视广告都为了这一个产品。
 
  那时候也很舒服,每年几千万也赚到了,但这种成功都是在一些细分领域上的成功,我总觉得怎么就做不大一个很好的呢?到第三家公司的时候就想干一票大的。
 
  其实也是很自然的延续,MP3没有屏幕,有的是一块小屏幕,MP4屏幕更大,那个时候你就发现很多用户说能不能在MP4里加个蓝牙连手机,或者做成一个PDA,搞个音乐视频都能看的。
 
  我们是第一个真正在这么小的数码产品里,能够解码各种播放格式的。开始是Flash格式,后来各种格式的大家都在下着看。我们把这个技术给了OPPO,然后就自己开始做平板电脑。
 
  2009年开始做平板电脑,业内非常震惊,我们出第一款产品时iPad都还没出来,我们自己有整套基于Linux图形界面的系统,然后从2010年开始就转向 Android。
 
  当时小米还出过一个叫小米司机的软件,那个软件可以查你违章多少次,我们找小米谈,说你能不能把软件预装在我们这儿,我付钱给你。
 
  就觉得自己很牛逼,很赚钱。到2010年最赚钱的时候,还投了电影的贴片广告。那个时候电影的贴片广告整个市场还在尝试,也不贵。”
 
  人是有惯性的,两次扶危楼于将倾,两次账面上成功的创业,黄汪并不认为外力是解决问题的必要条件。直到平板市场急转直下,他发现自己根本没那么多钱去做品牌转型,或继续投入。
 
  换句话说,“2011年、2012年开始下滑的时候,前10年所有的积累都搭进去了。一夜回到解放前,你发现自己还是玩不起。”
 
  四
 
  谈到第三家公司时,黄汪多次用了“悲惨”一词。
 
  “我们发现在平板上做了那么多技术创新,最后都没什么用,一个产业不行的时候,你怎么弄都是大势所趋,都是不行,就这么一个情况。
 
  每天晚上只要想一下,会发现自己花了几千万,就这么两年,所有的这些坑,都千真万确地影射到脑子里面,所有的东西都一清二楚。”
 
  公司离倒闭最近的一步,黄汪走到了拖欠工资。
 
  “我们分批次的,越是基层的员工越立刻发,比如说当月或者是第二月就发了,然后中层干部就谈话,说迟两个月再发,核心高管我给你2000,你别想了,就这么熬,分层次熬。”
 
  那时候,平板电脑市场的衰落是可被感知的,最明显的信号便是,iPad成为了苹果所有产品线里唯一不增长的。而在那个点上,黄汪决定了要转可穿戴
 
  “2013年1月,我从CES回来,立刻组了个队,最核心的那拨人就干手表去了,分一点人继续卖电脑,也不能停,因为这是当年的现金流水,我们自己的品牌渠道都还要靠平板电脑。
 
  转可穿戴,才有了当年9月份的Zwatch。
 
  在合肥创业就有这个好处,相对一个稳定的封闭的环境,还能熬到那个时间点,在这么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下,把智能手表做出来,卖出去,还赚了一些钱。
 
  但是转可穿戴,我们有一个害怕的地方,可穿戴在2013年非常热,而且Fitbit,Jawbone那个时候融到的钱非常多,所以我们想我们又是一个小本经营的方式继续做,会不会做着做着又不行了?
 
  其实在做第一个公司的时候,我们就跟IDG谈过,IDG没搞懂这个东西,当然他们的判断也是对的,这个东西做不大,但是这个公司可以在一个专业领域活得很好也是对的,我就说你爱投不投,你不投我们也做得很成功。
 
  然后继续做第二家公司,又做大了。
 
  我形成了思维定式,干嘛找人投资。回过头你看我们这个圈子的公司,包括魅族找什么投资,最后找马云去了,为什么要找马云,不还是缺钱嘛,你跟更大的巨头PK的时候,会发现不在同一个维度。
 
  所以到了2013年下半年,我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融资,没找小米,但最后恰好是小米投我们了,这个很有意思。”
 
  五
 
  “其实在2013年我们找投资人的时候,都问我如果小米做了你怎么办,我后来回答这个问题,干脆说小米投我们做,这就不是问题了。
 
  不过还是看不同的投资人,像再之前,人家问腾讯做了你怎么办,同样的逻辑嘛,你做APP的话或者一个互联网业务,腾讯做了怎么办,总有办法。你只要是这个行业里面真正玩过这个产业,很熟的,你就知道该怎么办。
 
  反正我觉得,小米什么都有可能会做。
 
  MIUI的初创人员孙鹏是我校友,也是中科大的,那次我记得他是到科大讯飞出差,在我公司附近,就顺带到我们这儿来转了一下。
 
  我那会刚做手表,说给你一个吧,回去试试,如果你觉得好看能不能在小米商城上卖一卖,他说行,我回去戴一下。结果戴几天给雷军,雷军戴了靠谱,就说谈一谈吧,我觉得雷总都有意思谈,上小米商城应该没问题,我说那我们谈谈看。
 
  中科大的个性都是这样,不会跟你说半天,就说雷总说这个挺靠谱的,你跟他聊聊吧,也不说聊什么,我说聊聊就聊聊。你知道在那个点上,大家还是很想跟他聊的,而且我当时其实也挺牛逼的,拿的是魅族手机。
 
  那次雷总跟我说,你们那个阅读器做得挺好的,我说你在网上搜的时候,你看看我们的智器阅读器(APP),带PDF功能,口碑比别人的都好,各大Android市场评价,我们4星半,你们是多少?还在说这个事儿。
 
  所以基本上我们当时对自己的产品能力还是很有自信的,但是说起互联网真是傻眼。
 
  印象很深的是我们交换名片,我就给他报我的邮件地址,发现特长,雷总听了说你这个,你就不是做互联网的,这么长谁能记得住。我说这有什么,我们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别人搜一下智器就出来了,现在还要域名干什么,然后他在那叹气。
 
  那次聊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但没谈到投资,他就直接跟我说,我给你介绍个人,刘德,你跟刘德聊聊那个事儿。”
 
  六
 
  2013年,小米的主战场还是手机、电视、路由器,如何不错失IOT这个风口?当年6月,雷军在内部提出了“小米生态链”,意图用投资的方式卡位,而当时他的口号是——抢公司。
 
  “我们是在2014年的1月成立的公司(华米),成立之前其实已经在做(小米手环)了,双方一边谈产品,一边谈投资,并没有说要等钱到了我才开始做事,我们不是这样的。
 
  那时候,核心团队停掉了2015年所有的平板电脑,和智能手表的研发,雪藏了‘智器’品牌。阻力并不大,第一是公司的压力挺大,第二我觉得大家也比较相信我。
 
  唯一需要我背书的就是,我们不干自己的品牌,大家感觉又回到第二家公司帮人家贴牌。以前是给OPPO,蓝魔干这个事,现在是给小米干这个事,整个团队肯定从情感上有一些抗拒。
 
  他们肯定不敢直接跟我这么说,但是我能够感觉得到,因为配合的时候,他们会问咱们也出个手环什么的,还会说一句,小米手环又不是我们的‘孩子’。
 
  从2009年一直到2013年,4年把一个品牌从零到有做起来,这种感情一定是有的。其实从这个公司成立开始,也就是做小米手环以后,大家一直在说我们什么时候推自己品牌的东西,我一直安慰大家说,你们好好把小米手环做起来再说,我们聊可以聊,但是现在没有到时间点。
 
  到了2015年3月,苹果开始正式发货(Apple Watch),我们觉得这个事有点神,苹果手表一发,我们当月的销量就开始猛涨,到了3、4月就涨到了1个月100万只,真是疯了,我们也没法解释,其实想想就是去年,去年感觉是过了5年都不止的时间,感觉有点遥远。
 
  一开始我们内部估计,小米手环卖个几百万只,应该是能做到的,以当年小米的流量和影响力。但是我们的确没想到能干到1000万只,最后卖了2000万只。
 
  就是那个时候,我觉得这个事应该启动了,开始真正要落到行动上来,说我们怎么去做,怎么定义这个产品,怎么做品牌,就开始了。”
 
(高圆圆代言华米自品牌Amazfit)
  七
 
  “在2014年年初,小米生态链的公司很少,宁宁在主导工业设计,其实基本上就是她亲自在干。这个过程中我们有很多的交流,也包括冲突,最后我跟宁宁说,我们要找一个很牛的工业设计师。我们是创业公司,不能永远依靠小米,你还干自己的品牌,这是不可能的事儿。
 
  她最早帮我介绍了(于)澎涛 ,说澎涛在硅谷,也想加入一个好的创业公司。德哥是这个圈子里的老大,她说要不你找一下德哥。我就缠着德哥,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去小米找他,说你找澎涛了没有,你要帮我背书,他怎么反馈的,你再跟他怎么说。
 
  那年国庆节,澎涛还没加入公司的时候,我又跑到美国去找他,然后带着他去谈下一轮融资,让他感受一下。后来他成了我们硅谷第一个员工,找房子,租办公室等等都是他干的。在这个过程中你会发现,随着很多牛人逐渐加入,慢慢地这个团队新的核心竞争力和理念就形成了。
 
  团队在不断扩张,我们对市场判断也很简单,就是整个手环市场其实已经都是小米手环了,机会在哪呢?我们做一个产品怎么去讲一个故事?后来我们定了一个特别高冷的调,就是时尚。
 
  我们有做过品牌的经验,所以我们在想开场不一定很大,内部也不要说这个东西能卖多好,因为时尚本身就是高冷的东西,我们要让大家都知道华米开始做品牌了,然后给整个供应链、媒体、投资人、政府很多支持过我们的伙伴传递这么一个信息,至于量出多少不是我们最关心的。
 
  我感觉品牌就是一个小孩,刚出生的时候你得让大家知道,知道的越多越好,然后赋予他第一个调性就是时尚,接下来我们又发了一个运动手表,高科技的因素进来了,运动的感觉就有了。
 
  在这次发华米手表之前,张小龙可能是唯一看过我们手表的外面公司的人。他说我觉得你们这个还挺好的,大概想做运动手表,智能是附送的。这句话是他总结出来的,我心里想很牛逼啊。
 
  所以这个小孩成长的过程当中,或者说这个品牌成长的过程当中,它的个性就会越来越丰富,它就不再是时尚高冷了,它品牌的内涵会慢慢地丰富起来。”
 
  八
 
 
  作为唯二营业额突破10亿人民币,估值突破10亿美金的小米生态链公司,一直有人揣度华米与小米的关系。据小米生态链产品总监刘新宇透露,那些空穴来风的‘决裂’,一直让黄汪感到苦恼。
 
  “其实我跟我们内部的骨干们说过,我们最希望的状态就是京东跟腾讯的关系,华米在一个领域做得特别好,小米是我们一个重要的股东,我们反过来也支撑小米在某一个领域的影响力。
 
  我一直认为华米是一家人体数据公司,小米不可能是一家人体数据公司,他是一个以硬件为中心的,或者说现在以手机为中心,连接一切的公司。所以我们跟小米本质上并不一样。小米还持有我们很多的股份,它干嘛还要单独做一块,除非我们做得不好。
 
  德哥也说过了,在整个生态链当中,不可能所有的公司都能等到上市的那一天,总有一些要不就卖掉了,要不就合并了,或者彻底失败谁也不要了,这是常态。
 
  我觉得到现在为止,华米也不一定说就能走到上市的那天,这里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很多的仗要打,所以这个过程谁也说不好,我只能说,我们的方向大概就是这样,如果成功,一定是票大的。”

关键字:华米  CEO  黄汪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article_2016092157212.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华米
CEO
黄汪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