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机战争:华为与OPPO、vivo为何成了赢家

2016-08-11 20:41:36来源: 《财经》杂志
    华为一路高歌猛进,但智能手机领域黑马在今年上半年出现了。

  IDC统计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球手机出货总量约6.78亿部,同比增长仅0.2%。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几无增长的大局下,OPPOvivo挤掉联想和小米,大增143%和125.2%。

  至此,全球前五智能手机公司依次为三星、苹果、华为、OPPO、vivo。格局依旧在调整中,三星出货量小幅增长,为2.3%,苹果大减15.7%,华为稳健增长26.8%。

  这个局面和2015年的市场格局截然不同。虽然前三名的格局不变,但苹果大幅下跌和华为高速增长,令二者之间差距缩小;此外,智能手机市场寡头化格局越来越明显,三星、苹果、华为三家瓜分了全球智能手机45.7%的市场份额。

  如果回溯至2014年,智能手机格局更加不同。当时,智能手机群雄并起,除三星和苹果外,联想、华为、LG、Sony、酷派、中兴和其他厂商几乎平分市场,市场份额均维持在4%上下。



  智能手机寡头化,这个趋势符合华为消费者业务总裁余承东在两年前的预判。余承东当时预判,手机市场将寡头化,主流厂商的市场份额不能低于8%,剩下的将被吃掉。

  余承东给内部定的生死线是8%,“如果2014年和2015年不能顶住这条线,华为将会死去”。今年上半年,华为市场份额为8.8%,达到余承东预期。

  在这个市场集中化的过程中,OPPO、vivo跑赢其他竞争的原因对手也十分值得研究。今年上半年,OPPO和vivo市占率分别为6.6%和4.8%,TrendForce分析师吴雅婷分析,渠道能力是它们上半年强劲增长的主因。多家分析机构预言,两家下半年出货量还将再创新高。

  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行业人士分析,小米和联想是这场智能手机洗牌战中的输家。小米输在渠道,联想输在产品。未来智能手机市场将进一步向拥有产品、渠道综合能力的竞争者集中,如果不能解决这些问题,它们将被抛得更远。

  7月底,华为半年业绩发布会上,余承东曾说:“(OPPO和vivo)有值得华为学习的地方,但别人能做的未必华为能做,华为需要找到自己的模式。”

  步步高系另辟蹊径

  OPPO和vivo在三大巨头之外的中外数百家智能手机公司中跑马胜出,有其特殊背景和原因。

  归根有两点:其一,和主流打法背道而驰,押中大势;其二,两家公司竞争默契,共同做大了市场。

  过去三年间,在所有智能手机公司顺应电商潮流猛攻互联网之时,这两家公司反其道而行之,在不被关注的三线城市以下大建渠道。目前,两家在全国的门店将近40万家,这是华为线下渠道的20倍,更让包括小米在内的其他智能手机公司无法望其项背。

  此时回溯一段往事颇有意义。1989年,江西人段永平当上了广东中山怡华集团一家亏损200万元的小厂厂长,他决定做电子游戏机。三年之后,这家小厂产值已达10亿元,其就是当时盛极一时的小霸王公司。

  1994年,段永平向集团公司提出对小霸王进行股份制改造,但很可惜没被通过。段永平第二年离开,到东莞成立了步步高电子有限公司。

  当时有六个人跟随他一起离开了小霸王,其中就有现在的步步高教育电子老板黄一禾、OPPO老板陈明永、vivo当家人沈炜等。

  段永平很快就将小霸王的成功模式复制到步步高上。到了1999年步步高的业务范围不断扩大,先后进入了视听、通信等行业。段永平此时却作出了分股拆分业务,让兄弟们各自独立发展的决定。

  段永平成立了三家相互独立的公司,共用步步高的名号和销售渠道。黄一禾执掌教育电子业务,主打点读机和学习机;陈明永执掌试听业务,侧重VCD、DVD、MP3和蓝光DVD;沈炜执掌通信业务,主攻无绳电话和步步高音乐手机。

  此后,陈明永直接买断了OPPO品牌的权限,开始独自发展,创立OPPO品牌。沈炜掌管通讯业务,智能手机慢慢从“步步高音乐手机”过渡到了“vivo”新品牌。段永平淡出,仅挂帅步步高集团的名义,越来越少管理三家公司的具体业务。

  尽管都出身于段永平系,但在产权归属上,OPPO和vivo其实是完全独立的公司。

  鉴于以上渊源,虽然两家公司是竞争关系,在产品、渠道和营销模式上极其相似,但在战术上形成了默契。

  从2014年开始,一二线大城市用户在过去三年间形成了线上购买手机的习惯,这让所有智能手机几乎将主要精力花费在电商渠道的布局上。

  这也令开创了互联网模式的小米迅速起家,并成为当时中国最大的智能手机公司,2014年,小米在中国出货量超越苹果和三星,占据中国14.6%市场份额。

  小米在线上模式的成功被广泛复制。从2014年到2015年,通过电商渠道卖出的智能手机从9%迅速上升到22%。与电信运营商渠道、线下渠道几乎三分天下。

  当时,包括华为、联想、中兴在内的传统智能手机巨头主要采取两条腿走路策略:一方面学习小米,拓展线上销售;同时也在一二线城市线下市场鏖战。

  步步高在消费能力更弱、渠道建设更难的三四五线城市乃至农村市场有20年的积累。多方权衡之下,OPPO创始人陈明永和vivo总舵手沈炜决定不放弃优势,并做大这个市场。

  他们的思路十分清晰——瞄准三线城市以下最庞大的年轻人用户、利用湖南卫视等传统媒体密集营销,主打中端精品产品。并成功树立了“低端市场上的高端手机”的市场形象。

  “不是我们去抢,而是没人去,我们去了,没有对手当然就是老大。”vivo全球副总裁兼首席市场官冯磊说。三年间,vivo的线下卖场从5万家猛增到20万家。vivo有95%的产品通过线下销售,线上渠道只占5%。OPPO线上比例稍高,但也不超过10%。

  有趣的是,两家公司产品和战略几乎完全相同,普通消费者常常混淆两个品牌。

  两家公司的全国省级代理商几乎都是一个公司,在市县乃至镇村,也有不少销售商由同一个渠道上同时代理两个品牌。

  按照正常逻辑,理论上,这种模式很容易形成正面竞争,渠道需要为主推哪款手机做选择题,双方也会为获得首推权大打出手,形成内耗。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两家公司的旗舰主打机型一般交叉推出,代理商这个月主推OPPO的旗舰机,下个月可能就主推vivo的一款在各地卫视热门综艺节目上正在大力宣传的新款手机。

  同时代理OPPO、vivo的广东一家省级手机分销商告诉《财经》记者,这让渠道商在阶段性上的节奏控制得很好,两家虽然也会在合作条件和市场资源上竞争,但从大面来说,轮流坐庄的方式最大程度避免了内耗。

  分销渠道通常代理销售多个智能手机品牌,OPPO和vivo只是其中之二。为了在卖场获得最好最多的销售位置、配备最有经验的销售人员,两家公司采用了最简单粗暴的方法——给与渠道商最大的利润空间。

  迪信通的一位高层人士测算,迪信通每卖出10台手机中,4台是OPPO和vivo。他告诉《财经》记者,卖出一台小米手机,只能挣10元,但卖出一台OPPO或vivo手机,轻松数百元。

  高利之下,大型渠道商甚至主动为OPPO、vivo托盘和管理渠道。

  2010年到2012年,在vivo从“步步高音乐手机”转型为vivo的艰难期,所有一级代理包括公司,拿出了巨额款项来补贴。河南市场拿出900万元去补贴,让零售商代理商不亏钱。

  矛盾难以避免。在市县镇以下,两家公司时常发生为争抢客户资源恶性竞争、甚至销售团队打架斗殴之事时有发生。

  湖南某省级代理商则告诉《财经》记者,省级代理商处理和控制下级代理商的这种纠纷已经轻车熟路。一方强势会扶持另一方,谁也打不倒谁,也不希望另一方垮掉。无论是OPPO、vivo高层,还是省级代理渠道,他们都认为“竞争产生销量”。

  而对于陈明永和沈炜来说,给予分销渠道高额利润回报是可以接受的,因为足够大的销量和足够高的产品定位可以带来宽阔的盈利空间。

  通过多年磨合和布局,OPPO、vivo不仅在事实上牢牢掌控了这个更加下沉的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并向一二线大城市和周边国家渗透。还在中国智能手机公司普遍不盈利的情况下赚到了真金白银。

  有接近OPPO、vivo的人士为《财经》记者估算,两家智能手机的利润点至少在8%左右。它们也因此被称为“隐形冠军”。

  华为升级下沉渠道战略

  如果不是中国智能手机市场迅速饱和,OPPO和vivo的增长还不至于如此爆发。

  2015年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首次出现了季度环比下跌,自此之后总量开始一蹶不振。全球市场也开始步入微增长时代,今年上半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仅同比上升0.2%。尤其到了2015年底,手机厂商们很快发现,无论是电商、运营商还是门店,一二线城市开始卖不动了。

  手机厂商设定了两个突围思路:一是学习OPPO、vivo,向下沉;或者向外走,去东南亚等邻近国家。

  几乎只有线上渠道的小米受到了最大冲击。小米2014年出货量为6112万部,比上一年几乎增加了两倍。但2015年小米只卖出了7000万部智能手机,没有达到雷军1亿部的预设目标。

  小米手机在此时遇到了两个难题:完全没有线下渠道基因,向下走需要从零开始;技术专利储备薄弱,向外走的第一站印度就出师不利。

  有人测算,其实从2014年一季度开始,T4-T6(城镇和农村市场)市场就已经开始快速增长,占到整体市场容量的50%,与T1-T3(省会、地市)持平。

  小米在今年初就开始尝试和第三方线下渠道合作。但基本宣告失败。小米的互联网手机营销模式特点是成本极小的营销模式,零售价与成本之间没有太多空间。

  这让小米和渠道商的关系变得很差。如果加价,消费者不干;如果渠道拿不到足够多的利润分成,就不会尽力推销产品。

  其他厂商也在下沉渠道拓展中遇到了各种难题。因为这个市场不仅分散,而且杂乱、低效。

  vivo副总裁冯磊的观点是,线下渠道涉及物流、效率、分销,尤其是县城、乡镇(四、五级市场)店面维护相当复杂。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困难。

  他说,“一些公司浅尝辄止,只说不做。”

  华为也经历了这样的过程。最开始,华为直接复制OPPO、vivo模式。通过更高的渠道利润,占据店铺更好的位置,更高效的促销模式。这相当于与OPPO、vivo在零售卖场短兵相接。

  这么做也没什么问题,毕竟华为无论在品牌认知度还是溢价能力上都更能吸引渠道商。

  华为还自建渠道,今年初提出的面向三级城市到镇的“千店计划”,余承东称,目前已经完成了超过300个,年底可以实现1000个以上。

  但有华为内部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这种方式的特点是大投入长周期,不可长期维系,要快速切入下沉市场,华为需要更高效的方式。

  华为消费者业务总裁余承东在发布上半年业绩时强调,渠道进一步下沉是下半年的重点。

  于是,华为内部对“渠道如何下沉”的具体模式进行激烈的探讨和论证。

  荣耀总裁赵明在今年7月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提到“渠道众筹”的不成型战略。这个想法的核心是绕开重资产长周期的传统模式,利用华为的品牌影响力和资源,调动第三方渠道商共同完成渠道下沉的过程。

  一个新的尝试是联合也在下沉的大型渠道分销商。

  华为加入了迪信通近期对外公布的“云聚”战略。这个战略打算用化整为零的形式整合全国底层手机零售商,打造一个购销物流平台。

  这个平台向这些加盟店输出专业的产品和销售技巧、厂家最低价格直供手机、运营商优惠政策、物流平台、售后、电商引流等多项能力。

  双方一拍即合。华为需要用最快最精准的方式布局下沉渠道;迪信通需要爆品吸引渠道。另一战略参与方京东线上优势巨大,但在新的格局下也在探索线下线上相互引流的全新模式。

  配合渠道下沉战略,华为还做好了产品准备。

  余承东分析,相对OPPO、vivo,华为在小城镇没有产品优势。“它们占的是1000元-2000元的档位,我们占的是3000元-4000元的档位,太贵。”

  “国内就它们两家在做,我们都在袖手旁观,我们要去抢占那一块。”余承东表示,在这场渠道下沉战中,华为要补位2000元价位的中档旗舰手机。

  余承东透露,华为将在9月的德国IFA展上发布这款手机。“我们的产品性能明显优于OPPO和vivo,所以我有信心。”他强调。

  和其他智能手机公司不同,华为2015年1亿部智能手机销量中,一半来自海外。国内销量其实不如小米。这意味着华为在国内市场开发不足,但也意味着它在国内还有巨大潜力。

  华为的模式还有待验证,这也为OPPO、vivo的未来上升空间打上一个问号。毕竟市场围墙不高,先发者优势无法保证长久的竞争力。

  微妙的市场

  手机市场的竞争和上升规律并非无迹可寻,前期百花齐放跑马圈地,遵循的是长板理论,后期优胜劣汰,考验的是综合能力,适用短板理论。

  今年7月,vivo的一位高层人士告诉《财经》记者,vivo决策团队每天如履薄冰,在渠道和品牌营销之外,决策团队在技术开发能力、原材料、上游联合创新等方面感受到更多压力。尽管,vivo依然在高速增长。

  OPPO、vivo凭借下沉渠道的巨大优势成为今年上半年的最大黑马,这在本质上和当年小米凭借互联网思维取胜是一个故事。

  但最终谁能否留在金字塔尖,考验的是一个公司在产品创新力、渠道、市场、供应链等方面的综合能力,缺一不可。

  市场分析机构IDC预测,苹果三星等主流厂商将在下半年集中发布旗舰新机,因此下半年智能手机市场规模将有望小幅反弹。

  这对OPPO、vivo和其他国产智能手机厂商来说并不是太好的消息。从规律来说,苹果每年9月发布新一代iPhone都会或多或少影响其他智能手机公司的销量。

  如果不出意外,苹果将在9月后发布新一代智能手机iPhone7。但从目前流出的iPhone7工程机照片来看,iPhone7外观很有可能与现有的iPhone 6和6S机型相差不大。

  美国新闻网站Quartz针对iPhone用户的一项调查显示,如果iPhone7当真在设计上没有明显革新,超过90%接受调查的美国iPhone用户表示不会购买。

  结合三星2015年凭借新一代曲面屏手机力挽狂澜,重回全球头把交椅的经历,二者生动说明了持续创新的产品能力是一切战略的基本底线。

  华为在智能手机领域研发投入每年三四十亿美元之巨。这些研发投入不仅有照相机、处理器和算法,还包括新材料、新工艺、新技术、芯片、软件等。余承东说,这些创新投入期少则三五年,多则八年十年。

  余永东认为,这是华为的脊梁,“随着能量不断释放,我们会越跑越快,让对手追不上”。

  OPPO创始人陈明永在今年3月谈到OPPO的未来时也清晰提到,要让OPPO产品研发始终走在前端,并且线上线下同时攻堡,只有这样OPPO才有未来。

  未来上述各方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排名,还需由这些战略是否能够有效释放来主要决定。

  其他的智能手机公司也并未放弃对新产品创新的持续投入和努力。

  以已经跌落谷底的联想为例,联想在产品创新方面的发力虽未释放正面效应,但其在下一代智能手机,如积木手机、柔性屏手机上的积累为联想的未来背书,联想能否重回智能手机主流厂商序列,还取决于它在战略、产品创新力、渠道、市场、供应链等诸多方面的综合潜力。

  比赛,刚刚开始。

关键字:智能手机  华为  OPPO  vivo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article_2016081156400.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智能手机
华为
OPPO
vivo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