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运算装置式微 PC/平板出货持续下滑

2016-06-29 08:26:00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随着和乐视协议签订,酷派大股东易主,曾经作为中国手机行业风云人物的郭德英,终于接近于退居二线。做出这样决定的郭德英,是出于无奈的妥协,还是甘愿放手让酷派迎接另一种新生?

  吴丰恒

  [2015年7月20日,DataDreamland向LeviewMobileHKLimited出售780,380,000股酷派股份;2016年6月17日协议签订后,LeviewMobileHKLimited持有的股份将增至1,448,804,386股。通过这两次股权出让,郭德英家族可套现38亿港元以上。]

  郭德英低调但清晰地规划了其淡出酷派(02369.HK)之路,随着和乐视协议签订,这位曾经站在手机行业一线多年的风云人物,终于接近于退居二线。

  6月17日晚间,酷派(02369.HK)发布公告,称获大股东DataDreamland和买方告知,DataDreamland将出售11%股权给该买方。该协议实施后,郭德英家族持有的DataDreamland将仅持有酷派9.23%股权,而该买方共持有28.9%酷派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2015年6月28日,酷派与乐视旗下公司LeviewMobileHKLimited签订协议,向后者出售了18%股权,随后郭德英辞去酷派总裁一职。郭德英目前仍担任酷派董事长一职,而在最新协议实施,乐视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后,郭德英已经不太可能继续留在酷派,或继续担任拥有实权的职务。

  从1993年辞去深圳大学的工作,正式下海创办深圳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以来,郭德英从事通信行业已超过20年,作为“中华酷联”时期代表人物之一,也深度影响了国产手机的发展。

  郭德英和运营商绑定,有评论称之为“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不过,这一次绑定乐视、拥抱互联网,能否让酷派迎来新生也未可知。

  关键抉择

  酷派是宇龙通信的香港上市公司,最早从事BP机、编码器、寻呼台基站发射机、无线固话PDA等业务。2004年郭德英转向手机领域,到2005年,手机收入已经成为酷派营收主要来源。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连累全球金融受到冲击,在香港上市的酷派股价最低时跌到了一毛钱。但同时,2008年国内电信业第四次重组,从五家电信运营商变为三家运营商,郭德英在危机时大刀阔斧决定,为运营商生产定制手机,绑定运营商。此举让酷派成长为3G时代四大国产手机品牌“中华酷联”之一。

  在各种行业会议上,郭德英经常作为电信运营商产业链合作伙伴代表出现。

  “记得2011年有一个也是全球前十强品牌,它要回来做国内品牌,它的创始人当时说OK,我要的商业模式就是像酷派那样的,我也去跟运营商捆绑,这就是他当时跟我说的话。”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回忆,可见酷派模式当时对行业的影响。

  转眼到了2014年,电信行业再次进入改革政策密集推出期,其中,国资委要求运营商削减20%的营销补贴,并且3年内连续降低。补贴削减及运营商的补贴方式调整,意味着手机厂商长期维持低毛利的硬件定制模式难以持续。

  连锁反应中,2014年酷派积压了大量手机库存,并被多位分析人士认为可能是酷派2015年营收出现超过40%大幅下滑的直接原因。“当年酷派一直在清库存,我感觉它和运营商合作真的没什么希望了,整个市场都改变了。”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同样是在行业变革关键时刻,郭德英再次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2014年底,郭德英主导酷派根据渠道进行品牌和业务分拆,将酷派品牌分拆为面向运营商渠道的“酷派”、面向社会渠道的“ivvi”以及面向电商渠道的“大神”。

  “ivvi虽然做得也不错,但真的去追赶OPPO、vivo还是比较难。”王艳辉评价道。

  郭德英对拥抱互联网公司也投入了极大热情。虽然出货量巨大,但在传统行业的酷派,手机毛利率长期维持在12%左右的水平,赚一分钱都不易。而一些同样维持低毛利、拥有大量出货量的互联网手机企业,却可轻松获得数百亿美元的高估值。

  酷派的互联网初恋——大神和360组建合资公司,但合作的结果算不上愉快。

  “大神和360合作,其实当时双方谈的时候是美好的,就是说共同做一个品牌把事情做大。”王艳辉说,而酷派在投向乐视怀抱之前,也曾首先征求过360的意向,“郭德英想退出,也找过周鸿祎,但周鸿祎对酷派的控股权没有兴趣,他是想借助酷派的研发做自己的手机。郭德英后来找到贾跃亭,一拍即合。”

  历史何其相似,先有段永平退出,成就了OPPO、vivo。在新的关键时刻,传统制造业出身的郭德英,先是大刀阔斧推动酷派向社会渠道转型及绑定互联网企业的改革,后是退出江湖,这一举动或许更能帮助到酷派的转型也未为可知。

  非退不可?

  “酷派就是郭总的孩子,是他亲生的孩子。这个时候对方给出任何代价,都不能成为他卖出酷派百分之百的理由,应该说很多原因我们不得而知。”手机渠道商迪信通总裁金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这个品牌大家都做了这么多年,我在这里面都待了差不多二十年了,所以肯定还是希望它做好的。”一位酷派高层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从酷派将18%股权卖给乐视起,郭德英应该说已经做了决定。因为他的股权也只有20%多一点,已经缺少掌控力了。通过公开市场上,乐视也有能力争夺主导权。”王艳辉评价说。

  关于郭德英向乐视让出大股东地位,业内存在几种观点:

  套现说:2015年7月20日,DataDreamland与LeviewMobileHKLimited第一次股权交易完成,这次交易DataDreamland以3.508港元/股出售780,380,000股酷派股份;2016年6月17日协议签订后,LeviewMobileHKLimited持有的股份将增至1,448,804,386股。通过这两次股权出让,郭德英家族可套现38亿港元以上。

  经过简单计算,郭德英家族公司DataDreamland,平均以超过2.6港元/股向乐视下属公司出售了股权。去年宣布大神和360合资后,酷派股价大涨,一度达到接近每股3港元,而在经历去年普遍的股市大劫难后,酷派股价回落到约每股1.5港元。从历史股价波动情况来看,乐视开出的价格对郭德英家族吸引不可谓不大。

  而经过股权转让,郭德英家族不仅手握数十亿元现金,也不用再在12%左右低毛利的业务上投注太多精力。同时,乐视控制酷派以后,能否带来贾跃亭口中的“跨界化反”资本增值效应,也犹未可知。毕竟,乐视并未全资收购郭德英家族股份,仍持有酷派9.23%股份的郭德英家族,未来也可能享受到绑定乐视、酷派获得新生后的投资收益。

  健康原因说:“(郭德英的)身体状况我们比较确认,有萌生退意的感觉。”一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关于郭德英身体状况,过去一年业界的确有诸多传闻。部分人士认为,郭德英身体状况欠佳导致其整体操盘酷派较为困难,加上面临行业形势风云突变、渠道改革如火如荼,内外交困、心力损耗较大。与其苦苦支撑,不如将机会留给后来者,既成全了自己,也成全了酷派和乐视。

  而对于郭德英身体状况欠佳传闻,也存在不同的说法。

  “这个外界是猜测的,没有这个说法的,”上述酷派高层回应说,“他只是说话嗓子有点哑,喉咙有点发炎,不过没有关系。”金鑫也表示,郭德英身体没有问题,“我看他身体挺好的,挺健壮能喝酒。基本上在各种场合,运营商场合、新品发布会,他都亲自去演讲。”

  2015年,或许是酷派在2008年之后最困难的一年。不过上述酷派高层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作为一个集团没有出现那么大的问题,毕竟去年和前年不太好,今年做得还可以。”因为向360出售大神品牌,放大了酷派2015年营收下降幅度,而在行业渠道变革方面,新的结构也渐趋稳定。

  对于郭德英而言,或许最艰难时刻已经过去。

  不过,酷派上述高层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郭德英淡出的主要原因,还在于对乐视模式的认可,“他看到了互联网模式,也看到两个企业具有比较强的互补性。实际上做了这么久,还是希望重新回到增长。”

  “走到今天为止,专靠做硬件发展不是很好,我们坚持做的话想出现大的增长不太现实,而依托互联网带来的新的商业模式,有望互补一下做得更好。”酷派上述高层解释说。

  事实上,酷派长期维持着高出货量,但由于低毛利盈利较为困难。而乐视并不需要通过硬件盈利,而是通过“生态补贴硬件”方式,通过视频等生态业务获得互联网收入。和乐视绑定后,酷派硬件无需考虑盈利,而乐视能迅速提高出货量获得更多互联网用户,同时获得酷派的手机研发能力和供应链管理能力,补齐作为新进入厂商的短板。

  “乐视成为酷派最大股东,未来将用生态模式全方位推动酷派的转型和变革,一起迈入ET(Echotechnology)时代。”这是收购DataDreamland股权协议签订后,贾跃亭在个人微博上的表态。

  近日,《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也通过微信联系郭德英,不过郭德英对此仍保持沉默。

  郭氏印记

  “被收购后,郭总会不会退出,确切的消息我还不知道。但如果退出,我觉得还是一个蛮可惜的事情,行业就会少了一个非常踏实、能干,我觉得任何褒奖对他都不为过的领袖级人物,我觉得这的的确确是一个损失。”金鑫说。

  “另外一个方面,也折射出手机行业竞争的残酷,非常残酷。像我们这个行业的,你说干到七十、八十都不太现实。因为体力透支、精力透支、思想透支,这些会让大家有时候真的非常辛苦。”金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感慨道。

  郭德英经常出席各种行业论坛,但公开接受采访的次数不多。2015年底,在迪信通宣布进军海外战略的一次会议上,郭德英和迪信通董事长刘东海一起接受了媒体采访。在这次采访中,郭德英反复表示,从手机设计、制造上,酷派产品并不输给任何行业竞争者,但他也流露出,作为传统制造业一员的不易和辛酸。

  郭德英忧患意识强烈,去年7月酷派启动内部合伙人机制的发布会上,他曾预言,未来5年之内全球手机市场将以中国手机品牌为主导,并预言在未来5年内,全球市场“能够活下来并且活得很好的估计只有4~5家厂商”。

  “十年前,有一次接受酷派邀请,我去他们公司做客,晚上他特意从香港赶回来和我见了一面,我当时印象蛮深刻的,他也多次提到当年的情景。从这点上,我感觉他是一个非常好的老板,一个非常敬业的老板。”金鑫回忆道。

  金鑫认为,正是因为郭德英的勤奋、敬业精神和对客户的重视,带领酷派成为了“中华酷联”四大巨头之一,从郭德英带领酷派的经历,也能看出他是一位积极求变和勇于面对现实的人。

  “郭总经常身体力行,对工作要求非常高,不管在产品管理方面,还是对下属方面要求都很高。”上述跟随了郭德英多年的酷派高层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在2000年后的中国手机行业发展历史上,留下了郭德英的许多印迹。因为其坚持推动,双SIM卡手机、大屏手机、双系统手机等或多或少影响到了行业发展,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是郭德英开创了中国的大屏手机。

  对其同样鲜明的和运营商绑定的色彩,外界评价不一。“酷派最大成功是和运营商捆绑,最大的错误也是和运营商捆绑。”孙燕飙说。

  金鑫则认为,运营商补贴模式只是酷派乃至中国手机行业发展过程中的中间产物,“但必须承认的是,运营补贴时代真的已经结束了,所有事情都在回归理性,回归事物本质。”


  郭德英同样也是一个“铁腕”人物。2010年,同洲电子(10.030, 0.00, 0.00%)进入手机行业,并挖走了酷派业务骨干,酷派随后起诉同洲电子“窃取商业机密”,事件中这几名骨干曾遭警方逮捕。

  郭德英对下属的有意培养也给外界留下深刻印象。“酷派以前管销售的是李旺,管后台生产的是李斌,郭总把两个人位置互换,后来我也问他为什么做出这个大的调整,他说,觉得自己这手下两名大将,希望他们不要只熟悉一端,而是能够全面地发展。”金鑫说。

  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郭德英成全了周鸿祎的手机梦想。360一直想做手机,但360的研发团队事实上来自于和大神的合资。在双方合作过程中,虽也有风格导致的摩擦产生,但郭德英最后放弃了对和360合作平台的主导权,成全了周鸿祎。

  “昨天(6月20日)他也提到,他本人还是会做一番新的事业,还会做一些新的事情出来,”上述酷派高层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我跟着他干了18年了,对他是了解的,他不可能做一些轻松的事情(指投资)。当然酷派这边,他还是会花很多精力关注和支持,毕竟这么多年的积累和个人感情还在这里。”

关键字:PC  平板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article_2016062955218.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PC
平板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