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华为五六十年内不会上市

2016-03-12 23:12:09来源: 网易财经 关键字:任正非  华为
    在2月底的巴塞罗那通信展上,任正非向外界澄清,华为终端光芒闪耀,很容易被别人注意,但不是公司的重点,终端就是要把管道撑大。而华为管道业务的世界领先地位,短时间内是不会被颠覆的。苹果、三星做错一件事,就波及到坐标的底线了,但是华为终端做错一件事没关系,我们允许终端有冒险精神。

来源微信公众号:管理智慧

以下为任正非接受采访的问题实录,网易财经对原文做了删减:

任正非:欢迎大家。我认为发展应该是循序渐进的。突跃会产生,但需要很长的酝酿过程。怎么能创造价值呢?我们认为是循序渐进。欧洲其实也是发展几千年才进步的,也是一点一点进步来的,欧洲几千年前是中世纪的黑暗时代,GDP的增长不到千分之一。我们那时是唐宋文明,清明上河图的时代。有时候我们看欧洲的昨天,觉得怎么这么傻呢,其实我们是以今天的眼光在看昨天。我不相信大跃进可能成功,所以我们公司没有大跃进。

问题一:我问郭平什么时候上市,郭平说一千年以后。

任正非:当然,不用一千年,但五、六十年内也许不会吧。

虚拟经济是实体经济的工具,我们不能把工具变成了目的,我们用锄头去种地,不是说我有好多把锄头就创造了好多财富。锄头就是工具,目的是拿来种地的嘛,如果我们玉米不丰收,啥也不种,就没有创造直接价值,锄头永远就没有意义。虚拟经济是实体经济的工具,它不是一个目的,如果我们把虚拟经济变成目的了,这个迟早会有一些挫折。

首先我们要抓住货源要保持高质量,供给侧一定要保持高质量。第二,产品要高质量,有了就会有客户群。

供给侧改革中核心是质量。质量的关键是要提高成本。低成本就不可能有高质量,低成本必然带来地沟油、假冒伪劣。高质量为什么不能卖高价格呢?卖不了高价格,政府就要减负,企业才能有余钱投入创新。我在达沃斯讲的我们坚决不走低价格、低成本、低质量的道路,这会摧毁我们二十多年后的战略竞争力。

任正非:我们今天不批判别人。我们是想听听你们批判华为。

问题二:两年前你开蓝血十杰大会时,有句话讲得很有意思,你说华为内部很多管理变革,像最早的IPD这样的,在这之后很多管理变革都是郭平等高级领导去搞的,你都没有具体参与。但是我发现其实在重大战略机会这方面您经常都有重要的讲话,像管道战略、最近终端的品牌战略等。您主要管什么事?为什么大的战略您还是把握得这么有前瞻性

任正非:我讲一个故事给你听。肖钢到我们公司来访问,他那时还是中银董事长的时候,我们面对面坐着,我旁边坐个徐直军。徐直军就跟肖钢说,老板懂什么管理,我们的变革IPD,他就知道那三个英文字母。肖钢下面坐了一群人,都吃惊了,你们怎么这样说老板?本来就是这样,那也不是我要做的事情啊。我主要关注方向要正确,所以我不是要做很多事。蓝血十杰这个大会,你们没有注意我的讲稿和蓝血十杰大会主题不一样,我在蓝血十杰大会上的讲话是反蓝血十杰的,蓝血十杰是关注内部管理,我就告诉他们要关注以客户为中心,不能以关注内部管理为中心,我那个讲话稿你们再回去比一下,我是反蓝血十杰的。但是我们要纪念蓝血十杰,我们有很多精英能人不能因为我们讲这些话,他们的历史就被否定了,对吗?我们要肯定他们的贡献,但是也要叫他们抬起头来,要以客户为中心。

问题三:你的战略洞察是主要来自于跟客户的交流吗?

任正非:与所有人交流、包括高层、客户,我们心声社区经常在炮轰华为,也从这些帖子中吸取营养。也包括在互联网上的阅读……。有空就把这次市场大会的跟帖和正文全部发给这几位专家,让他们看看,我们的跟帖全都在炮轰华为,这些跟帖是什么?一代将星在成长。我不知道是谁,但我知道这些年轻人将来一定会走向我们高层的管理者。

田涛:普通员工带着马甲,反正也不认识。

任正非:可以不带马甲,大多都带马甲。所以我认为方向的来源其实还是一种聚集,而不是哪一个神仙能感悟出来的。我们的APP全开放的。我们有员工说外面专家的评论文章写错了,为什么呢?你们不关注,我们公司整个战略在第一段,第二段终端、企业也要讲,因为他们为公司做了很大贡献,也要为他们说两句话,但根本不是公司的重点,公司的重点就在第一段话。第一段话,我们一定会在管道领域走在世界前面。

问题四:终端业务与传统业务不同,要怎么考虑风险问题?

任正非:终端光芒闪耀,很容易被别人注意。但是我们在管道业务上,世界领先的地位,短时间内是不会被颠覆的。我们一杯咖啡吸收宇宙能量,我们包容了许多科学家,支持世界许多卓有见解的专家,与他们合作、资助,这咖啡杯中吸收了许许多多的人才,即使出现黑天鹅事件,也是在我们的咖啡杯中飞翔。用咖啡这个词,代表要与世界沟通。所以终端一旦有风险,它退下来,我们也有七、八百亿美金管道底线支撑着它,它还可以东山再起。所以华为终端做错一件事没关系。但是苹果、三星做错一件事,他们就波及到坐标的底线了,他们要东山再起的困难较大一些,但是我们没有,我们就允许终端有冒险精神。

问题五:您每天的生活状态能给我们描述描述吗?大家很好奇,有人说你很注意锻炼身体,有人说你还自己开车,也有人说你还在学外语。有人说你不见媒体,但是要见客户,跟各种各样的客户交流。你每天是怎么样的生活状态,让我们感受感受。

任正非:第一点,媒体关注公司,公司是开放的,谁想见媒体谁就去见,每个员工都可以接受采访,只要求实事求是,你别编就行,不一定要我去见,我有精力多研究一些方向、思想问题。第二,和媒体相处,我就希望媒体转载我的文章的时候别改,标题也别改,里面的内容也别改。你可以写批判稿,想怎么写怎么写。因为是你改了以后,不是我的意思,还假以我的名字,这个东西影响很大。当然不会影响我们公司,我们公司内部文件都很精准的,外面的文章回传不进来,但是很可能曲解我的意思,这个不好。

开车这件事,我就喜欢速度,没有速度就好像不舒服。滑雪我也不行了,我现在右膝盖不好了,小回转提不起来,大回转也只能是初级水平。其实我的生活还是比较简单化的,没有那么复杂。

问题六:这一两年关于企业和政府的关系,柳传志就说在商言商,王石说企业做的举足轻重了就有风险,需要国资来规避风险,类似的观点。你怎么界定华为与政府的关系,你把握的尺度和分寸是什么?

任正非:政府要企业做的就是依法纳税。我们每年交四、五百个亿的税,政府应该很高兴啊。去年,我给深圳市政府缴的税,深圳政府分到的部分,平均到政府卖给我们的土地,每一亩地每一年交税七、八百万,前年是每亩六百八十万。我们和政府的相处就完成了。为什么我们不赞成政府补贴企业呢,政府的补贴如果给国内企业还可以,但如果要给全球化企业,我们就违反了国际贸易准则,会被发起国际贸易案件,被反倾销,付出的代价还要更大。所以我们做事情还是要靠自己努力,靠市场经济。

问题七:我看到欧洲市场已拥抱了华为,华为也拥抱了欧洲。

任正非:我们在欧洲的份额也不能太高,我们也要给竞争对手留有生存的余地。所以有时别人说我们定价高,我们定价不得不高,我们如果定价低就把别人都整死了。把别人整死不是我们的目的,那么钱多了我们怎么办,我们就加强对未来的科学研究投入上,去年我们全世界科学家有700多个,要增加到1400多个。

问题八:你们是吸引过来,还是挖过来的?

任正非:我们现在不是挖过来的问题,大学里的只要方向与我们一致,跟我有关无关的教授,我们都支持他们搞科研。我们不占有他的成果,不占有他的专利,不占有他的什么,我们给他就是沟通,全球有数百个大学跟我们合作。他们与我们沟通,我们就先理解了这些成果的意义,能力转换要比别的公司快和强。你想做什么我们就支持你什么,成功与失败都不重要,失败了你就告诉我你怎么失败的,这也是我们的支持“成功”。我们有人去理解聚合这些东西。现在我们对美国的科学家也要支持了,美国大学在通信这一块,缺钱搞科研。

问题九:刚才说欧洲市场,我还想问其它市场。

任正非:日本市场更好,你只要没听到哪个市场的声音,哪个市场就是好得不出声音了。全世界名牌汽车都装了我们的电子系统,你看我们什么时候讲过汽车了?

问题十:马云最佩服的人就是你,他和你也差不多,主要管战略和文化问题。你心目中,华为的文化是什么样的文化?

任正非:华为的文化某种意义上讲不就是共产党文化嘛,以客户为中心不就是为人民服务嘛;为共产主义理想冲锋在前,享乐在后,不就是奋斗者文化嘛。董存瑞和黄继光都是光荣的,共产党不是长期艰苦奋斗嘛,共产党没有大起大落,豪华生活。我们这个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有什么区别呢。也是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同仁堂说童叟无欺,不也是以客户为中心嘛。然后说大家要努力,中国人说的勤劳,不也是奋斗者文化嘛。所以没有特殊的地方。

问题十一:华为现在的这个覆盖面很宽,其实有IT啊、比如说CT啊还有终端嘛,在里面也有很多的竞争对手,那你怎么评价华为的一个目标?或者说中国公司都喜欢说我要成为中国的谷歌?我要成为中国的什么。华为要成为世界的什么?或者华为怎么去看待这些竞争对手?

任正非:他都是要有一个奋斗,终端也是奋斗,奋斗的目标朝着的方向就是为管道提供服务,终端就是要把管道撑大,没有离开我们的主航道。

他们的口号就是为了卖东西吆喝的,我们怎么可能在世界上取代很多重要的地位呢?如果说管道领域里面我们暂时领先这个世界,可能是,别的方面怎么可能呢?唯有管道这块,我们28年来几十人往这个城墙口冲锋、几百人冲锋、几千人冲锋、几万人冲锋、十几万人冲锋,不怕流血牺牲,英勇奋斗,还是对准这个城墙口。而且现在我们轰炸这个城墙口的这个炮弹,每年是两百亿美金(研发500~600亿人民币,市场与服务500~600亿人民币),轰炸同一个城墙口28年之久,所以就在大数据的传送上我们领先了世界。我们也很艰难,我们领先以后就有了更好的经济状况,有了好的经济状况我们就把世界更优秀的人才都吸引进来,我们就保持我们这种研究、这种领先的状况暂时不落后,但不能说永远不落后,只是暂时的。

问题十二:华为当年这个刚搞轮值CEO制度的时候,那时候的媒体都觉得挺不可思议,或者觉得会不会出什么问题,现在都觉得非常好。

任正非:法国大革命,自由平等博爱,但它没有讲清楚谁来做蛋糕,没有蛋糕,怎么会有自由平等博爱呢?法国大革命讲的口号非常美好,死了几百万人,流血啊,没有实现美好。所以你看英国的光荣革命,英国大权不在女皇掌握,是在议会掌握。所以英国350年没有战争、没有死人,而且把世界版图也拥有了很大一部分,那英国这个东西也很好,就是世界不能只有唯一的一种方法。第二,一个公司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优秀人才身上,万一飞机掉下来了呢?怎么会就摔别人不摔你呢?对吧。这个时候我们实行的这种制度就是离开谁,公司都得转。

问题十三:我看到有的书里提到这个华为的管理模式,如中国式管理。那你觉得华为的管理模式是什么?

任正非:没有模式。有人问我们,华为的商道是什么?我们就没有商道,我们就是以客户为中心,就要让客户高兴,把钱给我。你哪个客户给的更好,我就给好设备。氮化镓是一种功放效率很高的
[1] [2]

关键字:任正非  华为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article_2016031252192.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中芯国际汤天申:造梦中国“芯”
下一篇:原尔必达社长将在合肥主导建大型半导体工厂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任正非
华为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TE工程师帮助将不可能变成可能,通过技术突破,使世界更加清洁、安全和美好。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7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