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产业死亡榜:看小米华为脚下的累累尸骨

2015-11-14 18:46:00   来源: i黑马网   

关键字: 手机产业  死亡榜

      刚过去的双十一天猫京东虽然又卖出了创纪录的手机销量,但2015年中国的手机产业并不好过。中国的智能手机市场在经过几年的快速增长之后已经进入存量市场,随之而来的是本已产能严重过剩的手机供应链进入市场清洗阶段。大批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纷纷宣告倒闭。

  2015年初,手机供应链行业由东莞手机代工厂兆信通讯董事长高民的自杀开启了寒冷的一年,10个月后,为中兴、华为等手机厂商供应手机配件的深圳明星企业福昌电子发出倒闭公告的新闻将惨淡的中国手机供应链行业的生存状况推到了众人面前。

  之后,东莞京驰塑胶科技有限公司紧接着福昌电子倒闭,与福昌电子主营业务类似的京驰塑胶也发出债务清算公告信,这家成立于2013年,主要为TCL、海尔、酷派等手机厂商供应手机外壳、模具等配件的公司因拖欠数百名手机壳材料供应商超过3000万元的货款宣告倒闭。

  10月15日,拥有5000名员工的触摸屏大厂惠州创仕停产,其在向员工发布的通知中称“因公司目前没有资金支持运营,放假两个月,请各位员工暂时先找工作。”惠州创仕此次的停产直接导致了被其拖欠货款的6家供应商资金链断裂而倒闭。

  上述这些倒闭企业都属于规模较大、在业界有一定名气的公司。它们或是因技术落后被市场需求抛弃,或是扩张之后资金链断链倒闭。他们拖欠供应商、银行和员工的资金也更多,对整个产业链带来的影响也更大。而那些在媒体报道里看不到名字的“手机供应链倒闭潮”中的如潮水般的小企业,倒闭已成常态。

  触摸屏生产商深圳领信光电业务经理陈国衍告诉i黑马,仅10月份做触摸屏业务的工厂就有19家倒闭。专门关注手机供应链的微信公众号“唐伯虎烧膏香”在其10月20日发布的文章中列出了一批付款严重不良的触控厂商名单,这个名单上公司的名字有32个。而这只是触控厂商在10月倒闭的数字。

  整个手机产业链条很长,从诸如苹果、小米的手机厂商,到为其做代工的富士康、比亚迪等,再到生产手机一系列组件如芯片、电路板、模具、触摸屏、摄像头、外壳等的厂商,这些厂商的上游又是为其提供原材料的供应商。一个如惠州创仕中等规模的厂商倒闭,都会影响到和其合作的上下游数百家企业。

  i黑马选取了福昌电子、领信光电和大可乐三家倒闭公司做为案例分析原因,希望从中窥探曾经喧嚣一时的珠三角手机供应链厂商为何出现倒闭潮。

  【案例一】福昌电子:一家技术落后公司的死亡喧嚣

  深圳福昌电子技术有限公司,这家1997年成立的以精密塑胶模具制造、3C和木塑产品开发设计制造为主的企业,在其公司官网显示的信息,福昌是华为、中兴等的合作伙伴。根据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2014年报告显示,2014年福昌电子营业收入4.59亿元、净利润1905万,资产总额7.25亿元,负债5.8亿元。

  而随着福昌的倒闭,这家曾经深圳的明星企业如今已成为全国媒体报道里倒闭公司的“明星代表”。而它的两大合作伙伴中兴和华为听闻其倒闭的第一反应是派员工到厂里把生产设备拿回来降低损失。

  中兴在给i黑马的回应中强调:福昌电子仅为公司终端结构件供应商之一,占终端采购比例极低。公司有完善的供应链体系以保证突发情况下的持续性生产。公司现已紧急切换供应商,以尽快消除福昌突然停产带来的交付影响。

  在福昌电子法人代表陈金色的口中,压倒福昌的是8000万的资金缺口。其欠供应商债务达2.7亿,在今年8月被十家供应商集体起诉。

  虽有消息称福昌所欠巨额债务有公司股东转移资产之嫌,但福昌被华为中兴快速抛弃的原因是福昌本身技术能力的落后。

  福昌的主要业务是生产手机塑料外壳。但随着近两年金属机身逐渐替代塑料外壳成为手机产品的主要设计材料,福昌一直满足于加工生产被市场抛弃的塑料外壳而没有转型的行为无异于主动远离市场。

  在上市公司怡亚通供应链中心总经理刘云秀看来,福昌的倒闭是应该的。“(福昌生产线的)模具不是它的,模具是华为的。…它没有任何技术含量,而且华为的帐期比供应商的帐期要长,那么它的资金链就要断裂,这是很正常的。因为它没有任何的核心技术,没有话语权,这种公司严格来说都不应该叫电子公司。”

  如福昌一样主要生产手机塑胶外壳的两家公司东莞京驰塑胶科技和深圳鸿楷兴塑胶制品有限公司先后在10月拖欠供应商货款大笔后倒闭。在手机设计进入金属外壳为主流的阶段后,依然抱持原有的客户和订单,从而面临客户流失和订单量减少的困境,是这类技术产品落后于市场而被淘汰企业的通病。

  【案例二】领信光电:扩张之后的小企业被大市场拖垮

  何谦在10月21日凌晨四点接到经理的电话被告知自己的老板跑路了。而就在4小时以前,他还在盯着仓库出货。等他和其他同事赶到位于深圳宝安区固戍南昌第一工业区的生产车间时,大门紧闭,上面贴着一份对员工和债权人的歇业清算通告。

  通告上写着:“由于市场不景气,2015年以来,深圳市领信光电有限公司股东竭尽全力、借资垫付数百万元,仍无法保证公司正常运作,公司生产经营已经发生严重困难,目前公司私人借款已经超过600万元,拖欠供应商货款超过1600万元,拖欠工人工资已超过250万元,已经严重资不抵债,现公司正式宣布歇业清算。”

  领信光电2009年成立,是生产手机用触摸屏的企业。公司倒闭时员工将近250人,分为TP触摸屏和全贴合触摸屏两个事业部,客户主要为优购、波导等智能手机市场里的小品牌手机厂商。

  在领信光电的官网上有一栏写着这家公司老板黄良镖为领信设立的十年发展规划。领信光电的起步阶段是在2009年至2011年间“专注电阻触屏研发、生产……在市场上立足”;2012年至2015年的定位发展阶段要“低成本高质量扩张……做大企业规模、做强市场和管理”;未来5年领信的目标是“推动公司上市”。

  领信光电的起步阶段是顺应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起步时间的。顺着这波大潮,领信光电的公司规模从2009年3月份到2015年翻了70倍。但在发展阶段的最后3个月,领信光电没有如设想中“做大企业规模、做大市场和管理”,而是死了。

  原因就是扩张。

  根据领信光电业务经理陈国衍的介绍,领信光电经历过两次大的扩张。第一次扩张是在2011至2012年间,领信光电扩张到触摸屏制作的前端,缩短了供应链。这次扩张使领信光电在那两年的年利润达到了1千万。

  第二次扩张在2013年至2014年,领信光电转换产品从TP到全贴合,投入1000万增加了设备、员工和厂房。但这次扩张并没有带来利润。全贴合事业部负责人王江(化名)向i黑马介绍,全贴合生产线以前是领信光电没有做过的,在2014年刚开始做的时候生产细节与工艺对接不上,却大量接单。结果是当时的订单量很大,最后却因经营不善变为了亏损。

  1000万的投入和生产前期的亏损使得领信光电的资金链从第二次扩张开始就一直紧张。从2013年下半年开始,领信光电出现拖欠员工的现象,用来买原材料的资金也开始紧张。

  应对的办法就是借款。领信光电的老板黄良镖以公司名义和个人名义四处借款。但2014年至今,整个市场做全贴合工艺的工厂竞争激烈,利润开始大跌,毛利润从40%降到了不到10%。较低的盈利水平难以弥补此前造成的资金链漏洞。

  领信光电开始裁员、拖欠员工工资和供应商货款。员工人数从2014年10月最多时的400多人减少到200多人。在其倒闭时拖欠生产线员工4个月工资、管理层人员6个月工资。供应商也频繁上门追债。

  最终,公司老板黄良镖在生产车间的门上贴了一只倒闭通告后跑路。

  在可查找的倒闭供应商企业中,以触摸屏制造为主的中小企业占据了名单的大部分。这些企业在2013年手机市场猛增的情况下也大肆进入市场不断扩张。而后续没有丰厚的利润支持,资金链紧张的问题在2014、2015两年间加剧。倒闭就随之而来。

  【案例三】大可乐手机:除去互联网营销以外还剩下什么

  大可乐手机被人熟知是两件事情:一是2014年12月在京东做的大可乐手机3众筹创造了25分钟内众筹1650万的众筹记录。另一件就是在2015年10月被曝出破产消息。

  大可乐的死亡原因是其投资方停止再向其注资。细数大可乐手机身上值得注意的因素,模仿苹果、终身换新机和起了一个互联网的名字。而这三点里没有一个是真正关乎手机产品本身的。

  在中国手机市场洗牌、用户向少数品牌聚集的背景下,只靠制造互联网营销事件是没办法在竞争惨烈的手机红海里存活的。大可乐的倒闭是市场清洗的正常结果,这个借用可口可乐名字和模仿苹果的手机厂商不是第一个倒下的互联网手机品牌,更不是最后一个。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推荐阅读

编辑:北极风
本文引用地址: 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5/1114/article_45594.html
[发表评论]
[加入收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RSS订阅]
小广播
每日新闻
最热点击
本周热门资源推荐
EEWORLD独家
论坛精华
精选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