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章放手:除产品外不关心公司琐事

2015-08-22 09:57:52来源: 中国企业家 关键字:黄章  公司琐事
      导语
 
  中国手机市场失去了最后一个“小而美”,特立独行的魅族也开始冲量,融资,抱大腿,交朋友。但是,可供它选择的空间和时间并不多了。
 
  文_本刊记者 李亚婷 编辑_王琦
 
  “换双皮鞋更好”,拍照的时候,我建议老白把脚上的酒店拖鞋换掉,皮鞋更正式一些。“我只带了运动鞋来北京,公司规定发布魅族手机是黑色裤子配皮鞋,魅蓝手机就是牛仔裤配运动鞋”,他的回答还真让我有些吃惊,魅族居然已经这么标准化了?
 
  白永祥是魅族总裁,大家都叫他“老白”,来北京是为了第二天的新品发布会。上次给我留下这么较真印象的还是小米创始人雷军,只要是手机发布会,他都会是衬衣、牛仔裤再加一双帆布鞋,看上去年轻。
 
  第二天下午,7月30日,老白为魅蓝2的发布站台。魅蓝是今年1月份魅族新成立的子品牌,主打年轻人的千元机价位,这已经是魅族今年的第三场品牌发布会,确切地说是两个月以来的第三场。
 
  一年以前,魅族和现在截然不同。在那之前,魅族每年9月份在水立方发布一款手机,任凭外面互联网手机世界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魅族像是个安静的美男子,有着自己固有的节奏和调性。
 
  改变从去年9月开始。在过去整整一年的时间里,魅族发布了七款机型,这意味着平均不到两个月,魅族就会在国家会议中心举办一次上千人的发布会。发布的新机中,除了MX4和MX5是固有机型,魅蓝都是新的子品牌。
 
  在资本层面,魅族接受了阿里巴巴5.9亿美元的投资,也开始了与海尔的战略合作,前者在互联网领域的地位毋庸多言,后者也算得上是智能家居的先行者。
 
  更直观的数字是手机出货量,2014年是500万部,2015年预计达到2000万部,在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总体下降的背景下,魅族的增长意味要去争夺其它手机厂商的既有市场。
2015年上半年其他品牌手机出货量
 
  配合销售数量的上升,魅族还拿出4亿元布局全国的线下维修店,4月底的时候,全国就已经有100家魅族维修店。
 
  作为最早的一批智能手机公司,魅族一直粘着创始人黄章的标签,固执,封闭,笃定,追求完美。这一轮转型释放出的开放显然与黄章性格南辕北辙,显然是公司不得不变的悲凉选择。大开大合的背后可能有些伤感。中国手机市场失去了最后一个“小而美”,特立独行的魅族回归了平庸俗气的商业世界,冲量,融资,抱大腿,交朋友,而且,可供它选择的空间和时间并不多了。
 
  一夜惊魂
 
  2014年春节前的一个傍晚,老白、还有李楠、杨颜等几个魅族副总裁,齐刷刷跑到黄章家里,这是一场形式散漫气氛紧张的摊牌。三人把公司面临的内忧外患一条条摆给自己的老板。黄章当时已经多年不去公司,除产品外,对公司琐碎的事情不感兴趣。
 
  从晚上六点一直到第二天凌晨六点,几个人费尽了口舌,但黄章的注意力还是在手机上,他坚定地认为,如果接下来能做一款好产品,目前的所有问题就都可以缓解。显然,这是一场“然并卵”的对话。
 
  几天之后,魅族爆发了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魅族原副总裁、UI设计总监马麟曾带着一部分总监和高级经理跳槽加盟乐视,双方“不欢而散”,一时间仅UI部门就有十位以上骨干离职。“软件部门一个星期左右人就走光了”。迈过那个坎之后,老白觉着“没必要捂着盖着”。
 
  2014年的春节,杨颜在珠海每天都在打电话、接电话,都没怎么好好过年。黄章也被接连不断的坏消息震惊,在迫不得已面对外界时,“天都变了,早就不是他熟悉和能掌控的世界”,杨颜回忆魅族一度濒临危险的边缘。
 
  黄章对产品极致的追求成就了魅族,但是也把这家公司带到另一个极端,他对除产品之外的任何事情都毫不关心。离职潮之前,公司已经发出了不少危险的信号。
 
  MX2是魅族在2012年11月份推出的产品,但是到了2013年年中的时候,手机还没有打开市场,在全国各地出现了几十万的库存,而MX3又将在2013年9月份推出,留给魅族清理库存的时间非常有限。李楠在这一年刚入职,花了半年多的时间梳理国内销售渠道,尤其是线下。
 
  销售不是他擅长的事情,但这个问题不解决,新款手机就无法继续销售,公司也需要持续的现金流。李楠请教了好多人,“每个人说的都不一样,有人说增加渠道,有人说砍渠道”,请教一圈后,李楠还是得自己琢磨。
 
  当时魅族线上销售渠道包括京东和专卖店已经不出货,线下社会渠道价格混乱,“线下价格比线上低,所以线上不出货,但是线下很多都是社会渠道,而不是专卖店,所以管理起来非常复杂。”李楠说。
 
  员工的士气也出现了问题,很多员工来到魅族是认为它是一家互联网公司,到头来却发现,公司的产品其实是以老板为中心,而不是用户,产品经理认为用户有需求的想法根本实现不了。
 
  更重要的是,魅族仍然是被黄章绝对控制的一家家族企业,包括副总裁在内的高层都没有任何期权等激励措施,员工更不会有什么归属感。
 
  这些黄章都不知道,或者在他潜意识里,这些都不如产品重要。追求极致或许确实能出好产品,但却不一定能运营好一家公司。此时,成就了魅族的黄章把魅族带到了悬崖边上。
 
  痛失良机
 
  魅族和小米就像从一个点画出的两条方向反向的曲线。
 
  老白不避讳讲黄章和雷军的恩怨,“雷军爱喝可乐,黄章会专门在办公室冰箱给他冰着可乐”。2010年前后,两人的交往非常密集,在老白他们看来,甚至有些“神秘”,黄章会把魅族的设计手稿拿给雷军看,让他提意见,两人也会讨论论坛的BBS怎么做。看上去这更像是一个英雄惺惺相惜的故事,但猜中了开头,还是没能猜中结尾。
 
  如大家所知,两人关系不久后彻底崩塌,黄章对外界表态自己拒绝了雷军投资魅族。2010年,雷军在北京成立了小米,黄章则在不久后彻底隐退,不问公司任何事情,也不来公司,潜心在家研究各种产品。老白猜测黄章当时受到的刺激很大,“他认为雷军有点耍小聪明,嘴巴上说我不会做手机,后来他就开始做MIUI”。
 
 
  他并不否认小米的崛起震撼了魅族。魅族内部没人否认魅族错过了智能手机的井喷时期,“智能手机这个行业不能支撑小而美的产品”,老白总结,魅族就这样不知不觉掉了队。
 
  “魅族是中国智能手机发展历史上的第一支标杆。”老白说,“我这样说不过分吧。”
 
  白永祥今年四十五岁,长的有点着急,不算高的个头,身材偏瘦,发际线稍稍靠后,大家都叫他“老白”。老白不是口若悬河的那种总裁,做产品出身,由于创始人黄章从不抛头露面,逼得他一次次出现在闪光灯下,尽管老白的云南普通话实在不敢让人恭维。
 
  作为公司联合创始人,他2002年就认识了黄章。在2003年魅族成立之初,他就跟着黄章一起做DVD,后来又做了MP3。M6是魅族在2006年5月推出的一款产品,被视为当时国内最好的MP3,迅速为魅族积累了知名度。虽然依靠MP3赚了不少钱,但黄章认为未来视频和音频会统一到手机这个终端,他决定再次转型,砍掉所有与此无关的业务线,把全部精力花在智能手机上面。
 
  M8一出便一炮而红,不过,M8在两年的时间里卖了不到100万部,公司也没怎么赚到钱。时隔两年之后,2011年,魅族推出第二款手机M9,也借此成为国内最早推出触屏手机的厂商。虽然是一款成功的产品,但对于如何营销,如何把手机出货量做上去,黄章考虑甚少,“现在一年用于营销的费用是几个亿,当时每个月只有几十万,简直是开玩笑啊。”老白感慨。彼时,智能手机已是大势所趋,但是国内大部分手机厂商仍主打运营商定制渠道,机海战术是当时的主流打法,魅族虽然在体量上难以与“中华酷联”抗衡,但却走的是一条“小而美”的智能手机道路,即便是到了今天,外界也不会吝啬对当时魅族的赞美。
 
  杨颜把当时的魅族称为“小作坊”。公司并没有什么规章,也没有人规定过每周一小会,每月一大会。相反,碰到问题需要商量了,这些人就会冲到黄章家里,开个红酒,或者泡个茶,边喝边聊,黄章搬过一次家,但都离公司很近,走路也就十分钟。
杨颜
 
  2011年,小米像横空杀出的一匹黑马,在互联网手机领域快速站稳脚跟,虽然M9提前小米第一款手机米1半年多的时间,但最终被小米占领了自己的地盘。
 
  在魅族最先创造出粉丝经营、高性价比的互联网手机概念之后,小米却先其一步将这些发扬光大,并引入了荣耀、一加等竞争对手。黄章没有带领魅族投身其中,而是选择退回到以产品为中心的小世界中,远离外面的世界。
 
  “将公司命运系在一个人身上,风险会不会太大?”我问。
 
  魅族的高层在这个问题上统一给出了肯定的回复。
 
  解除心魔
 
  2014年2月8日,大年初九,黄章在公司五楼会议室开了第一次会,一两百名员工参加,不少近几年入职的员工还是第一次见到老板。
 
  黄章穿着红色上衣,蓝色牛仔裤,依然是一副屌丝范儿,拿着话筒的感觉像是上世纪不入流的小歌星,话筒把高高的撅着,说两句话还会把话筒放下休息一下。突然,他扬着头承认,“有一点点遗憾,大彻大悟得有点迟”。现场安静了。
 
  两个小时的讲话中,黄章一直烟不离手,用大量的“鸡汤”和“大饼”,以及丝毫不加掩饰的野心安抚员工。他告诉自己的兄弟们,魅族要做三方面的改变:扩大产品线、引入外部投资、拿出20%的个人股份启动ESOP(公司员工持股计划)。
 
  五天之后,2月13日,黄章又召开了一次高层会议,这次只有十多名公司高层参加,他又明确了公司即将开放的心态。老白他们明白,魅族是真的要变了。
 
  黄章的手机圈内好友是周鸿祎,他和老周都算是手机圈的另类:狂妄、倔强、爱憎分明、不会违背自己的内心。要改变公司被动的局面,黄章要克服的是心魔,他要先学会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黄章对用户一直是既爱又恨。在这之前,他把魅族定位为“灯塔”,意思是“用户并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所以我把我认为重要的都给他们”。对于无法接受的用户,黄章会直接说,“不喜欢就滚”。
 
  现在他竟然已经会去看微博下的留言,看看魅友(魅族的粉丝)有什么意见。他在5月份发了条微博评价MX3的银翼版,“这两天一直把银翼版拿在手里玩。还是觉得以前的设计是我心目中最好的设计。现在前面的黑色面板加了银边框,破坏了正面全黑一致感,还是不太喜欢。”
 
  两千多条的评论改变了他的看法,两天之后,黄章又发了一条微博,“以前我一直在为自己做手机,但是今天我愿意用更开放的心去面对世界:适当放下一些个人判断,去听听用户的声音。既然有很多用户喜欢,我们就为你们做一批银翼版”。
 
  在这之前,黄章对产品过度插手让杨颜非常抓狂。他讲了一个例子,黄章一度强烈要求在照片中设置“一键添加到邮件”的功能,黄章的逻辑是自己经常使用手机发邮件,频繁的会添加手机中的图片到邮件中,所以这个功能需要在页面上单独显示出来。但是杨颜知道,黄章的需求并不能代表大多数的用户,即便二人吵了无数次,最终也只能是杨颜妥协。
 
  “他是个希望能够掌控每一个细节的人。可以想象一年前当他让我大刀阔斧去做,把他排除在外的时候,他内心会有多焦虑”,杨颜并没有直面问过老板一年前的心态,但他总觉着,黄章这一年多应该非常痛苦。
 
  杨颜是Flyme的总设计师,来之前是魅族的“乙方”,在做M8、M9的那几年,他和黄章一个在北京、一个在珠海,沟通的方式就是打电话,“多的时候一天能打五六十个,把我手机打停机会给我充话费继续打。”杨颜笑说。2011年他从“乙方”跳到“甲方”,操刀魅族软件方面的设计。
 
  现在黄章和杨颜的通话从“一天五六十个”变成“一个月也不联系一次”,有时候黄章也会提一些修改意见,杨颜会再把一次关,“原来都是为了满足他,他说怎么改就怎么改,但是现在工作的目标和标准都变了,他对产品的影响力自然也就弱化了”。
 
  不变的是,黄章来了两次公司之后又消失了,顶多一个月来一次。“要是哪天突然在电梯里看见老板,还会吓一跳,他怎么来了?”一名魅族员工开着老板的玩笑。公司年会黄章也不会露面,而是让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作为代表参加。
 
  开放
 
  忙得晕头转向的李楠没时间打理自己,见到他的时候,胡子都快赶上了寸头的长度,头发堪称飘逸,“我刚来的时候75公斤,现在100公斤了,”他给自己开脱,“根本没有时间运动”。
 
李楠
  回到办公桌前,他又端起同事送过来的盒饭,由于最近太忙,他下班时间经常推迟到凌晨一两点。李楠在来魅族之前一直在日本工作,是加入魅族最晚的一个副总裁,“13年决定来的,跳进了一个火坑,”他开玩笑说。
 
  花了半年多的时间把渠道搞定之后,李楠马不停蹄的寻找融资对象,“我先谈,差不多定了黄章再去见”。几个月的时间,但凡是能投资5000万美元以上的风投,他全见了一遍,“总共得有上百家,讲魅族的故事都要讲吐了,一开始我能讲俩小时,后来十五分钟就能讲完,不用对方开口,我就知道他们对什么事情感兴趣”。
 
  黄章也在紧锣密鼓的见产业投资人。去年2月10日,黄章与董明珠在珠海会面。“双方企业文化不太一样,格力是一家传统企业”,老白告诉记者。魅族的抱大腿之路上还有腾讯,但是接触后魅族认为,腾讯并没有像阿里巴巴一样认识到终端的重要性。“当时腾讯还是一家很轻的公司,今年它才开始做Tencent OS。”李楠告诉我。
 
  与阿里巴巴的合作是去年魅族的大事件。双方高层第一次见面是去年10月2日,阿里巴巴CTO王坚带队来到魅族,与黄章等高层谈了一整天。不久后,双方第一步合作便确定,首推一批基于YunOS操作系统的MX4。
 
  外界曾一度猜测双方的合作并不平等。阿里巴巴想推YunOS之心已久,这是它自己研发的一套手机操作系统,但是国内几乎所有手机厂商都是在安卓上优化一套自己的操作系统,阿里巴巴找到魅族是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终端品牌合作。
 
  王坚否认与魅族合作意在推动YunOS,但是后者基于YunOS的Flyme研发却一直没有停下来。杨颜也承认,之所以MX4只是部分建立在YunOS上,是因为当时时间紧迫,未来将会有更多的魅族手机采用YunOS操作系统,而非之前的安卓。
 
  在这次合作中,阿里巴巴的“性价比”显然更高,它会在魅族手机中植入大量应用,换句话说,魅族会成为阿里巴巴在移动端的入口。
 
  老白没有承认双方存在出货量的对赌协议,魅族今年2000万的目标是公司内部高层的决定,“2000万是我们给自己提的目标,阿里巴巴对这个数字也满意”,今年上半年魅族出货量已经近900万部。
 
  如果每年依然是几百万部的手机出货量,魅族就很难引入外部资本,尤其是战略投资,毕竟作为手机终端,出货量是最直接、也是最有吸引力的数字。最快能提高出货量的方法就是增加产品线,尤其是中低端定位,这也是为何魅族在去年12月底和今年1月先后推出魅蓝note和魅蓝两款新机型,这两款手机的最低配置的价格分别为999元和699元。
 
  今年1月26日,双方最终敲定了5.9亿美元的投资。4月1日,黄章带领老白、李楠、杨颜等高层奔赴杭州与马云首次见面,“见之前我还想马云会不会提什么具体数字,但其实都没有,他讲了很多品牌和市场操作的事情”,老白笑称马云和黄章见面是“高手过招,谈论的都是道”,具体合作和投资细节在之前就已经敲定。
 
  阿里巴巴作为国内引擎级的互联网公司,在外界看来,抱上了它的大腿,魅族未来的发展会更加顺利,当然这是单纯的说公司发展。因为要知道,面对强大的投资者,稍有不慎,“大腿”就有可能变成“炸弹”,但除了阿里巴巴之外,魅族的选择还有什么呢?
 
  相比于国内其它手机厂商,魅族曾一度跑得最快,但却因为封闭而偏离跑道,等到重新回归的时候,留给它选择的空间小了很多。倔强和高冷没能挽救“小而美”的魅族,反而将其逼上转型的道路。现在,魅族的商业模式少了许多猜测,与其它手机厂商都差不多,也要将出货量、上市、智能家居战略布局这些名词挂在嘴上。这很难说是黄章的初心,他或许也想在哪还能流露出一些与时代并不完全一致的调性。在魅蓝2的手机发布会上,魅族请了两支乐队,一支通俗的流行乐队筷子兄弟,一支小众的民谣乐队“好妹妹”,“好妹妹”大概就是黄章调性在魅族剩余的隐喻。

关键字:黄章  公司琐事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5/0822/article_44338.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芯片高不高端也许并不取决于用在什么手机上
下一篇:印度4G智能机出货爆冲!联想、小米乐 苹果独垂泪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黄章
公司琐事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TE工程师帮助将不可能变成可能,通过技术突破,使世界更加清洁、安全和美好。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7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