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引入乐视是卖壳的节奏?周鸿祎知道嘛?

2015-07-03 12:54:24来源: 虎嗅网
    
6月27日,香港上市公司酷派集团(2369.HK)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Data Dreamland将以27.3亿港元出售部分股票(占已发行总股本的18%)。

任何公司在引入重要投资人时(特别是新股东股比高于15%),都会考虑对方是产业投资者还是财务投资者。乐视显然不是财务投资者。

任何一家公司,第二大股东的地位都举足轻重,特别是原大股东股比只有20%出头、只比新进入的二股东高二个百分点的情况下,更不可等闲视之。

酷派这十年

2004年12月9日,中国无线(2369.HK)在香港主板上市。大股东Data dreamland持有上市公司总股本的56.86%。大股东最终的权益归属一个由汇丰(HSBC)管理、以创始人郭德英家族为受益人的信托计划。

中国无线的主营业务是为电信运营商(最大客户是中国联通)提供加强覆盖及增值服务方面的系统方案:寻呼网络无线收发器、呼叫中心方案、无线值服务平台等;同时,研发销售面向消费者的无线终端产品:寻呼机、小灵通和智能手机(终端产品的品牌是酷派)。

中国无线原本是家2B的公司,2001年、2002年来自电信运营商的收入占比分别为99.3%和93.7%。2003年起,2C业务异军突起,打头阵的小灵通当年取得8925万元营收,占总收入的55.3%。智能机则在2004年爆发,前五个月营收4625万,占总营收的54.9%。



2004年、2005年,智能机营收占比分别为92%和94%。然而此时深圳宇龙还未获得GSM、CDMA手机生产牌照,所销手机来自贴牌生产厂。

按理说,2B的公司与2C的公司天然地有基因差异(不必细说,大家都明白)。酷派一夜之间跨过鸿沟,不是因为敦德英1993年创办深圳宇龙做寻呼机起家,而是得益于与电信运营商的深度合作。

2008年,中国电信业重组致订单减少,酷派营收下降并首次出现亏损。而当电信业重组完成后,三大运营商都成了客户,酷派立即搭上了“动车”,一同登车的还有“中华酷联”中的其他三家,即中兴、华为、联想。

2009年,酷派放弃自有操作系统,全面采用Android系统。

2012年,手机销售额突破100亿港元,2014年达到249亿港元。(注:酷派上市后披露财务数据采用港元)

就这样,酷派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贴牌厂商,一跃而为出货量全国第二、全球第七的智能手机品牌。

尽管销量保持高速增长,但在市场与非市两种力量作用下,酷派净利润的增长忽快忽慢,难以捉摸:2007年同比增长211%,2008年陷入亏损;2010年同比增长100%,2011年同比下降44%;2012年同比增长20%,2013年增长只有7%,2014年突然增至48%。

过去十年,电信运营商成就了酷派,但对运营商的依赖,阻碍了它真正跨过2B与2C之间的鸿沟。

品牌按渠道类型一分为三

最初的手机作为家电,销售渠道只有社会上的公开卖场。后来电信运营商强势介入,以存话费送手机的方式占据半壁以上的江山。

尽管运营商财大气粗,每年数百亿的补贴也是极为沉重的负担。出于利润率方面的考虑,国资委要求运营商逐年削减补贴(目的是避免三大运营商陷入争相补贴的“囚徒困境”)。

经过几年的高速发展,手机市场趋于饱和。根据工信部旗下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在今年1月12日发布的数据,2014年中国手机市场累积出货量为4.52亿部,比2013年的5.79亿部下降21.9%。与此同时,以小米为代表的电商手机品牌异军突起,与两大传统渠道争夺份额。

“蛋糕”与份额同时变小,电信运营商出货量冲高回落,对重度依赖该渠道的酷派构成很大威胁。

2014年9月份,酷派根据渠道类型将品牌一分为三:酷派仍面向运营商渠道、iVVi走零售渠道、大神专攻电商渠道。这样安排是因为三个渠道对产品的要求、定价及营销方式不同:运营商要求在品质过得去的情况下以尽量低的价格拿货、零售商品要求卖相好还要给渠道商留足利润空间、电商渠道价格透明而且不图销售硬件赚钱。不同渠道投放不同的品牌,在设计、制造、营销、定价等各个环节尽可能地顺应渠道特点,非常合理。

其它国产手机品牌也不约而同地采取了多品牌战略。华为、中兴比酷派更早,它们用原品牌与运营商合作,同时各自用荣耀、Nubia去拼小米。

配合多品牌战略,酷派的人员也一分为三,不愿“服从调动”的被解除了劳动关系。这就是2014年9月左右,“酷派裁员10%”传闻的由来。

在2014年报中,酷派简述了三个渠道的进展:“通过运营商渠道进行的智能机销售受到严重挤压”、“大神已进入内地智能手机市场电子商务渠道国产品牌前三位”、“自2014年底起,已与多个省份的一级经销商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关系”。尽管采取了应对措施,但是“下半年智能机销量低于预期”,且“大神在电子商务渠道销售的毛利率减少”。

有分析师认为,由于对4G手机销量估计过于乐观,酷派在2014年初向上游供应商下了大量定单,但市场对4G接受程度不高,因而形成庞大库存。随着4G手机的普及,相关原器件的价格会大幅下降,酷派面临巨大的减值风险。

更名为“酷派集团”、提出“4G超车”、拆分三大品牌,尽管动作不断,把能做的似乎都做了。且不说有多少实质性收获,但拿出最“靓丽”的大神与奇虎360合作,又在上市公司股东层面引入乐视,在相当程度上反映出郭德英心里没底。

酷派可能会卖壳

商场如战场,合纵连横比比皆是。强者可以控股或者参股,给弱者当干爹(参见BAT、京东、携程的股权投资)。势均力敌者之间可达成战略合作,但极少发生股权交易。正因为如此,酷派引入乐视显得非同寻常。

首先,如果仅仅为战略合作,可以通过长期、排它的一揽子协议解决。怕对方反悔,可以把违约惩罚定得高高的(比如赔款1万亿美元)。除非双方价值观、办事风格、企业文化高度一致,在“一个屋檐下”的合作反而不易长久,这与“距离产生美”是同一个道理。

其次,乐视进入酷派集团(2369.HK)之后,持股比第一大股东仅低2.3个百分点。二股东有取而代之的野心,大股东时时提防,都是人之常情。这样的股权结构是典型的“非稳态结构”。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酷派集团引入乐视的方式不是增资扩股而是大股东套现。乐视本来就不“富裕”,宝贵的27.3亿港元不是放到自己当了二股东的酷派集团用于发展业务,而是被郭德英家族拿去“改善生活”,岂有此理?

在香港资本市场,大股东意兴阑珊时常有卖壳之举。有时出于某些原因,交易不能一次到位,买家会先取得第二大股东地位以锁定壳资源。待时机成熟再通过增资或置入资产成为第一大股。例如国美借壳京华自动化就是分两步走的:

2000年12月6日,黄俊烈(黄光裕原名)以2568万港元购买了鹏润大厦B座19层的三个单位(但是只支付了其中的1000万港元)。半个月后,京华自动化以1200万港元现金加代价股收购鹏润物业的两套房。黄俊烈由此取得上市公司16%的股权,第一大股东持有22%。

2002年3月黄光裕通过一家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Shinning Crown以每股0.1港元的价格认购上市公司新股13.5亿股,黄光裕个人持股比率一举升至85.6%。京华自动化易名为中国鹏润,这标志着0493买卖壳交易的完成。

假如郭德英想卖壳,分两步走可以使其利益最大化。当乐视大举注入资产时,酷派集团股价比必然飞涨。有乐视在创业板“炒股”的战绩,有阿里影业暴涨的先例,郭德英所赚会比赵薇多几倍!

尽管从业绩上看不出酷派卖壳的必要性,但把二股东地位拱手相让必有深意。参照以往的一些案例,这可能是卖壳的前奏。

乐视买壳图什么

中概股纷纷私有化,梦寐以求回归A股之际,在创业板“混得最好”的乐视为什么会到香港买壳?

答案是市场化的融资环境。

乐视与小米已经短兵相接,后者仅最新一轮融资就拿了11亿美元。乐视股价虽高,但在资本市场统共只拿到7.3亿股权融资。虽然可以质押股票融资,但利息高、风险大。股价高了可以减持,再把钱借给上市公司,结果大家都看到了。所以,贾跃亭声言乐视最短的一块板是融资能力。

其实,真正阻碍乐视从资本市场融资的是监管环境。早在去年8月,乐视就提出45亿的再融资方案,拖了多半年没有批下来,只好重新提交一个新方案。虽然股价涨了,融资额增至75亿,但什么时候拿到钱还是未知数。对于一个进取型公司,2014年8月拿45亿的价值远高于2015年拿75亿。

在海外资本市场(如果美国、香港),只要上市公司的故事能打动投资人,资金可以“随用随拿”。股价高时售股、股价低时发债。一切遵循市场规律,不需有关部门“恩准”,没有那么多“不可抗力”。

乐视的心比天高,超级电视、超级手机、超级汽车……一笔笔私募或一次次报证监会,都不如在海外有个上市公司做融资平台。

酷派集团引进乐视,老周知道吗?

尽管八卦,这个问题还是值得一问。

就在5月25日,酷派集团与奇虎360完成一宗交易,向后者出售子公司Coolpad E-Commerce的49.5%股权,对价为4.09亿美元。截至2014年末,该子公司总资产、净财产分别为77.6万港元和85港元!(您没看错,是85港元)

在合资公司中,酷派提供的是人才(约有1000名员工)和知识产权(专利或专利使用权),老周拿4亿美元购置设备及用作营运资金。合资公司被周鸿祎命名为奇酷,为此还开了发布会。

问题是:酷派与奇虎360商谈及着手筹办合资公司期间,有没有向老周透露出售部分香港上市公司股权的意向?老周知道不知道老雷、老贾或老马可能会成为奇酷母公司的二股东、甚至大股东?

酷派、乐视、360在微博上的动向颇耐人寻味。

6月30日9:30,贾跃亭发表长微博称:“生态化反,开放共享。乐视移动智能公司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开放闭环的乐视生态将推动酷派快速进入手机生态时代,酷派深厚的产研供销、售后能力与乐视强化反,全流程共生共赢。开放的乐视生态,正在推动传统手机产业进步和变革,希望更多同行携手进入移动互联生态时代,为用户创造全新体验和更高价值。”长微博全文里并未提及奇酷、360或周鸿祎。

6月30日11:44,周鸿祎发了这样一条微博:“我自始至终是一个产品主义者,我是一个产品经理,我相信用心做产品可以改变世界,我相信只有创造用户价值才会有商业价值。任何愿意跟我合作做一流产品做极致体验的人,我都欢迎。任何阻碍我做好产品的人,我都会反击。这就是我的原则”。

6月30日15:45,酷派官方微博帐号发表长微博,里面同时提到乐视和360:“未来,酷派将会对于360、乐视等战略合作伙伴给予大力支持,更好地做大做强企业。”

假如酷派集团“改嫁”,乐视将成为奇酷的控股股东,那可真应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句话。

关键字:酷派  乐视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5/0703/article_43384.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酷派
乐视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