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称高通是全行业公敌:早就想举报但无人敢牵头

2014-10-10 13:01:48来源: 一财网
  高通(74.08, -1.11, -1.48%)遭遇中国反垄断调查始末:为何人人都恨高通?

  据第一财经客户端独家报道:

  高通[微博]公司董事长保罗·雅各布斯(Paul E. Jacobs)和他的整个高管团队今年都不得不频繁奔波于中美之间,中国反垄断调查灼烧着这家全球芯片巨头已达10个月。

  高通的焦躁和不安在2014年9月份得到了体现。9月举行的天津达沃斯论坛上,雅各布斯高调出席了关于互联网经济的三场讨论。随后的9月12日,他的同事—高通公司总裁德里克·阿伯利(Derek Aberle)又赶往北京,与国家发改委会面,商讨高通垄断案的解决。

  在这之前的一天,负责中国反垄断调查的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下称“发改委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在一场新闻吹风会上说,高通案很快会进入处罚程序。

  这场博弈吸引了全球的关注。一方是全球通信专利及芯片研发领域的绝对老大,另一方则是经历了5年蛰伏,进入自信执法期的中国反垄断当局。

  在这个涉及到反垄断与知识产权保护的交叉地带,如何既惩治垄断,又保护创新,是一个全球性的难题。而在这个涉及跨国公司的案例中,如何不被指责为选择性执法,做到让被执法者心服口服,也考验着年轻的中国反垄断部门的执法能力。

  谁举报了高通?

  高通案迄今历时10个月。

  从目前公开的信息来看,发改委于去年11月份,在同一时间对高通中国(北京)和上海公司两个办公的地方进行了黎明突袭调查(dawn raid),调取了相关的文件资料,之后同时对国内外很多家企业,包括手机制造企业、芯片制造企业,以及相关的其他企业都发出了协助调查的通知。

  2013年11月25日,高通公司发表声明称,发改委已经启动了对公司的反垄断调查。

  在今年2月,初步印证了举报反映的一些事实。

  4月3日~9月12日期间,高通的全球CEO率领七八个副总裁分别五次率团到国家发改委交换意见并接受询问,并且拜见了副总理兼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主任汪洋,及总理李克强。

  不过,与华为实名向发改委举报IDC公司不同的是,此次涉及到高通的举报者却一直隐藏幕后。

  究竟谁在举报,便成为调查伊始,全行业猜测的话题。几乎所有下游的行业内人士,都集体对记者噤声。

  发改委反垄断局局长许昆林在发布会上透露,2009年有两家美国企业来举报,当时《反垄断法》刚刚实施没有多久,就一边学习一边执法,其间进行了前期研究、调查。直到去年,举报开始明显集中,加入了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企业,还有国内的企业举报高通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存在收取不公平的高价许可费的问题。经过外围调查掌握信息以后,进行了立案调查。

  北京大学经济法研究所所长盛杰民对第一财经客户端记者回忆说,早在2007~2008年,《反垄断法》刚刚通过,就有不少中外厂商带着各种举报的书面材料,以及研究报告找到他,指责高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但是由于恐惧,当时不论是企业还是执法机构,并没有人敢牵头。

  一位经历此过程的律师对第一财经客户端记者说,由于执法部门也在摸索的过程中,当时对反垄断举报的要求是,要准备好所有证据。但是如果证据齐全,就可以直接去法院上诉,也不用找举报这条路了。

  在发改委调查高通公司之前,用高通一名员工的说法,美国总部还是一片歌舞升平,并不知道亚洲面临的危险;而现在,整个公司沉浸在一种忧心忡忡的气氛里。

  “罚金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商业模式被否定。”上述员工说。

  其它的负面影响也验证了这种博弈的惨烈程度。最近一年,随着发改委调查的进展,高通股票仅为纳斯达克(4378.34, -90.26, -2.02%)大盘涨势的约1/3,并在最近的3个月,出现了股价下跌。在几次公布案情进展的节点,它的股价几乎都经历了剧烈下跌的周期。高通接受反垄断调查给投资者带来的风险。也已有多位美股分析师重点提示。

  多位知情人士透露,高通公司已动用包括美国财长雅克布·卢(Jacob Lew)和美国商务部长等美国高层官员,在中美多双边会谈场合游说。

  美国财政部长卢甚至在德里克·阿伯利与中国发改委会谈之后,致函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称中国近期对外国企业的关注可能降低外国知识产权的价值,并警告说,中国针对外国企业的一系列“反垄断”调查可能给中美关系带来严重影响。

  遭遇中国反垄断调查之前,高通曾分别在日本、欧盟和韩国分别接受调查,最终2009年分别有了结论。其中欧盟终止调查,而日本和韩国则分别做出了行政处罚,日本公平贸易局仅仅要求其纠正垄断行为,韩国则对高通处以2.08亿美元的罚款。

  中国的调查一出,便引发了全球关注。其特别之处在于,中国反垄断当局对高通的调查范围,包含了欧、日、韩的调查范围总和,并触及了高通的核心商业模式。

  鉴于之前发改委处罚的风格,了解案情进展的多位人士透露,外界一直最为关注的罚款金额并不是最重要的。最具杀伤力的地方,主要指向高通过去30年赖以成长、建立垄断地位的专利授权模式。

  令人恐惧的高通

  数据显示,手机应用基带芯片(负责无线通信功能的核心芯片)一年的全球产值约在160亿美元至190亿美元之间,高通就占据了其中50%以上的份额。

  但在数据以外,让第一财经客户端记者惊讶的是,越深入地去了解,越发现全产业链对高通的恐惧之深。这种恐惧不仅包括它的竞争对手,甚至也包括它的下游企业,运营商等。

  前述律师说,我从未见过一家类似高通这样的公司,让我所有客户都如此害怕。而其下游的业内人士们则描述说,业界对高通都已经深恶痛绝了,对它的反垄断调查简直大快人心。

  “我们都觉得它按照整机收专利费的方式太流氓了,整个产业界都有动力去起诉他。但是人家强势,有核心专利。”其中一位下游业内人士描述说。

  高通的主要收益来自于两部分:专利授权和手机基带芯片(负责无线通信功能的核心芯片)出售。

  手机制造商如果使用了高通芯片,要付芯片的钱及专利费;设备商建基站的芯片如果使用了高通专利,则得付专利费。对于中国的三家运营商来说,一方面需要采购手机厂商的定制机(比如iphone);另一方面,还需要采购设备商(包括华为、中兴、诺基亚(8.05, -0.22, -2.66%)等)生产的设备,得间接付出两份专利许可费用。

  强势的供应商,带来了选择性供货的风险。由于质量稳定,在手机行业内,中高端手机几乎都只使用高通的芯片。比如,苹果(101.02, 0.22, 0.22%)和三星[微博]如果需要研发一款新的高端手机,必须要高通来生产这种芯片;一个新的技术产生,如果高通一直没有生产这款芯片,那么这个行业也不会被看好。

  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在3G时代,中国自主研发的TD-SCDMA牌照,交给了当时用户最多,信号最好的中国移动[微博],但是高通对此并不看好,迟迟不生产支持该标准的手机芯片,导致移动定制版的iPhone直到去年末才生产出来。

  “考虑到用户群覆盖,和移动高层的各种补贴让利的谈判,最终高通才同意生产芯片。”一位中国移动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一位国内大型厂商的前手机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说,在中高端机型领域,目前,除了华为、中兴等企业生产的手机仅有部分自主研发的芯片,大部分的手机厂商比如苹果、三星、联想、酷派、小米,都直接购买高通芯片生产手机,其市场占有率有绝对优势。

  这些生产商不得不接受高通价格或者专利费比例。因为,“如果有谁敢挑战它,可能被停止供货,停止合作了,或者其它方式搞你,没有人能承受得起。”

  此外,在中低端芯片领域可以和高通达到分庭抗礼的联发科[微博],也有大量的基础专利来自高通公司。

  市场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ics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高通、联发科与展讯在手机芯片的市场份额分别为66%、15%与5%,英特尔(33.62, -0.65, -1.90%)三年来首次跌出前三。

  前述业内人士所描述的“流氓行为”,则主要表现在高通的核心商业模式,也即专利收费计基础,以及过高的专利许可费。而高通本质上,是一个典型的靠专利权收许可费来盈利的公司。

  这也正是中国发改委与高通谈判的最难点,会造成全球连锁反应的重点所在。

  前述业内人士描述说,一般收专利费的方式是,如果你用了我的专利,就按涉及专利的部分作为计算比例的基数。比如你发明了一种电灯的照明方法,电灯的生产厂商如果用了这个专利,生产了电灯。根据谈判结果,将营业额的3-5%作为专利费补偿给你。如果你的专利是关于灯泡的,那么卖灯泡的时候才会给你付钱,也就是灯泡售价的3-5%。但是,灯泡外面有很漂亮的底座,最终整个灯需要100元。按照高通的方式,是按照100元的整灯基数来收取专利费。

  具体来说,高通的方式是,只生产芯片,芯片如果只卖10美元,把芯片用在iPhone里面,最终手机卖出了600美元,那么需要支付整个iPhone的5%作为专利费。即便苹果手机还包括屏幕、摄像头、内存、GPS等其它功能。

  “随着手机功能越来越强,价格逐渐上涨,芯片还是那个芯片,但专利费也涨价了,就不合理了。”前述业内人士说。

  一个在业内广为流传的真实笑话是,某运营商高管在一个场合遇到高通全球CEO,对他提意见说,我觉得你们收专利费用的方式很不合理。将来汽车里面都需要有通信模块实现车联网,如果宝马[微博]车里面也用你高通芯片的话,我是不是就得把整个宝马售价的5%作为专利费交给你?

  高通全球CEO略有所思,点了点头说,“理论上是这样的。”

  高通公司于1985年成立时,还是一家比较小的创业型科技公司,这家公司研发了一套关键通信技术CDMA(码分多址),由于技术先进,成为了全球三大3G标准的基础。这就像树的根和主干,任何一个只要生产手机基站、手机的公司,涉及到的技术,都犹如这个主干上生发出来的枝叶,都得给它交专利费。

  在3G时代,三个标准都是CDMA的。在中国,联通使用的WCDMA, 移动使用的TD-SCDMA, 以及电信使用的CDMA2000是CDMA的不同方式,都基于这个技术。高通因此蓬勃发展起来。由于手握核心专利,处于通信领域里面非常强势的地位。

http://d8.sina.com.cn/pfpghc/6e63224a78634711bf9fef87f562d0a4.gif
  一位运营商技术负责人对记者描述说, 当4G时代来临,全世界终于意识到,3G时代养了一匹狼,这匹狼太贪婪了。因此,到4G制定标准的时候,全球标准领域很快达成共识,坚决不继续使用CDMA,而换成另外一个技术OFDM。但是高通羽翼已丰,即使不用CDMA,它还是储备了很多其他专利。因此,在4G时代,虽然没有那么强势,还是拥有很多核心专利。

  而且此时,其芯片产业也做大了。

  高通只生产手机芯片,本来手机市场比较小,智能机的市场份额也小。但随着移动互联网发展,2012年年底,高通公司的市值首次超过了Intel。智能手机取代电脑,也成为第一大电子应用行业的基础领域。在中国市场,智能手机的主导地位也愈发明显,根据Enfodesk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 《中国手机市场季度数据监测报告2014年第2季度》 显示,第2季度中国手机市场(不含水货和山寨机)中,智能手机销量为10298万台,占比整体手机市场达到91.9%。

关键字:高通  公敌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4/1010/article_37507.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高通
公敌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