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诈骗日益高发 年涉案金额超100亿元

2014-10-10 12:59:43来源: 央视
  QQ诈骗与电话、网络、短信等电信诈骗案件近年来在我国日益高发,2013年公安部门立案30多万起,涉案金额100多亿元,有一些电信诈骗团伙聚集在村庄里作案,有些地方甚至形成了诈骗村。这些诈骗村与普通的村子有什么不同,是怎么形成的,他们如何诈骗,如何逃避侦查,公安人员又是如何深入险境,将犯罪 嫌疑人一举抓获?

今天我们继续《聚焦网络、电信骗局》。我们从前面几期节目中看到,由于利用了电信和网络等技术,电信诈骗都是跨省区、跨国诈骗,涉及到的诈骗产业链各个环节非常分散,所以给侦办案件带来了很大难度。不过,也有一些电信诈骗团伙聚集在村庄里作案,有些地方甚至形成了诈骗村。这些诈骗村与普通的村子有什么不同,是怎么形成的,他们如何诈骗,如何逃避侦查,公安人员又是如何深入险境,将犯罪嫌疑人一举抓获?我们的节目首先要从浙江海宁的一起QQ诈骗案说起。
“女儿”QQ索要学费 汇款1万9方知被骗
黄女士是浙江省海宁市长安镇的一位教师,一向处事谨慎,但她想不通的是,今年3月25日,她在qq上明明是与女儿聊天,却被骗子骗走了19600元钱。
受害事主黄女士:跟我说这个手机掉水里了,这手机不能打了,她的意思就是叫我不要打她电话了,她就直接跟我说学校里有一个什么培训班,一门课是9800元,两门是19600元。
黄女士说,19600元相当于女儿在大学两年的学费,可不是个小数目。但在qq里,女儿很着急,说当天是交培训费的截止日期。
黄女士:她还让我打电话回复一下,她学校里有个主任,说是要家长确认的。
“女儿”QQ称要报名培训班
为了慎重起见,黄女士立即按照QQ聊天中给她的梁主任的手机号码打过去进行核实。
黄女士:后来这个老师确认说是,确实有这么一回事的。
不过,这么多钱一下子拿不出来,黄女士只好找同事借钱汇款。
黄女士:主要还是望女成凤。
把钱汇出之后,黄女士重新上QQ,没想到对方又开口要钱,称刚才看错了,两门课需要39200元。这时候,黄女士稍稍起了一点疑心,坚持要求与对方通电话,但对方称,找不到电话。黄女士改为要求在qq上视频通话,对方说,“那算了,我就报一门得了”。没多久,黄女士接到了女儿从学校打来的电话。
黄女士:电话过来了,女儿说没有这回事的,她说老妈你上当了。
黄女士如梦方醒,原来是骗子盗取了女儿的qq号,冒充女儿骗走了19600元钱。冷静下来后黄女士发现,整个过程疑点重重,却被自己轻易地忽略掉了。
黄女士:这个电话好像我手机也打过一个,我这个手机有提示是哪里的,显示是济南的。后来我说那你这个电话怎么是济南的,他说是的,我原来在那边的。那我说这个账号怎么会是个人的,一般学校的学费都是对公账号的。他也说是对的,因为这个是培训班,不是学校直接出面的,跟那个主任私人好像一个账号的。仔细分析一下,这些都是疑点。
黄女士说,还有一点,就是骗子冒充她女儿在qq里跟她聊天时,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有些反常。
黄女士:我女儿聊天每次都叫我老妈的,她就是(叫)妈妈,后来想想这个也不对的。
这本来是母女之间交流时细微的语言习惯,但黄女士由于望女成凤心切,没来得及多想就轻易地汇出了19600元钱,她醒悟后立即报了案。
2014年迄今为止,浙江省海宁市警方共立案电信诈骗案267起,电信诈骗案件数量在全市各类案件中高居第二。黄女士遭遇的是电信诈骗中常见的qq诈骗。
浙江省海宁市公安局副局长赵亚峰:它是冒用了熟人的QQ号码,赢得了被害人的信任之后,然后骗取了这19600元钱。
QQ诈骗案有着典型的作案流程和手段。诈骗者上网向木马病毒卖家购买木马病毒,在qq中寻找盗号目标,将其加为好友,与其聊天时将木马病毒发给对方,盗取其qq密码,乘其不在线时登录QQ,查询其好友聊天记录掌握个人信息,冒充qq主人身份与其目标好友聊天,以各种名目要求好友汇款到某个人账号,再由专门的取款人取走。
骗子通过木马病毒盗取QQ号码 再冒充主人对目标好友实施诈骗
赵亚峰:电信诈骗这类案子在中国这么几年,其实发展蔓延的速度是比较快的,它的特点现在也是在升级换代和改头换面。
QQ诈骗与电话、网络、短信等电信诈骗案件近年来在我国日益高发,2013年公安部门立案30多万起,涉案金额100多亿元,但侦破难度大,破案率很低。所以,黄女士尽管报了案,但她对于破案并不抱多大的希望。
黄女士:当时报案的时候,我也是抱着想想找不回来就找不回来了。
仅仅是因为一个QQ聊天,就让黄女士损失了近2万元钱。黄女士的钱到底是被谁骗走的呢?在调查时,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了解到,浙江省海宁市警方今年以来立案的267起电信诈骗案中,涉案金额最少的几百元,最高的被骗去80多万元。在QQ上骗黄女士的究竟在哪里呢?在这起通过QQ诈骗的案件到底该从哪里下手侦破呢?
警方根据监控顺藤摸瓜 锁定嫌疑人
接到黄女士报案后,海宁市公安局立即指示连杭刑侦队负责侦破。电信诈骗案一般都是跨省区和跨国作案,侦办难度极大,尽管黄女士被骗案的金额只有19600元,但是海宁市警方的侦查员们多年的办案经验,还是让他们非常准确地意识到,这不是一个普通的诈骗案。
赵亚峰:这肯定背后隐藏着一个庞大的一个诈骗团伙,或者是一个庞大的犯罪的产业链,所以说我们紧盯了这个个案,可能背后会挖出一个很大的一个团伙。
那么,在这起电信诈骗案中,诈骗者都留下了哪些蛛丝马迹?
浙江省海宁市公安局连杭刑侦队副队长史宏俊:也没有现场,也没有任何痕迹留下来,留给我们的东西只是有一些网络上的,或者电话上的一些虚拟的东西。
海宁市连杭刑侦队同时从QQ轨迹,手机号码和取款账号三个方向寻求突破。但是,与黄女士通过电话的所谓梁主任,其山东济南号码已经停机,那么,他的取款账号开户地又在哪里,户主梁某是否就是诈骗者呢?
史宏俊:就是他登记的信息,是虚假的一个信息,没有这个人的。
手机和银行卡账号开户人梁某的身份都是虚假的,那么,受害人被骗的19600元钱到底在哪里呢?
史宏俊:银行卡,就是他们那个交易发现这笔钱,受害人打到这张工行卡,10分钟不到时间里面,这张工行卡里面的钱,全部转到一张邮政储蓄卡里面,然后邮政储蓄卡马上又到广西取钱,就是马上取出来了。
取钱地的发现,让侦查员们眼前一亮,各条线索都把嫌疑人目标指向了一个方向。
史宏俊:像银行的交易记录,然后它那些QQ轨迹之类的,然后发现这批嫌疑人主要是落脚在广西宾阳一带。
赵亚峰:广西宾阳犯罪嫌疑人,其实他们从我们公安的内部讲,是一个(电信诈骗)犯罪高危的户籍地。
今年4月初,史宏俊带领侦查员奔赴广西宾阳县,首先追查“325”电信诈骗案取款人的真实身份。
史宏俊:到宾阳之后发现,取款可能是一个唯一的救命稻草。
警方根据“325”电信诈骗案的资金流向轨迹很快查到了取款的ATM机,并调取到了3月25日黄女士19600元汇款被取走时的监控录像。在取款过程中,这名男子不断地回头张望,似乎在提防身后有人盯上他,他取走的正好是19600元。很显然,这名男子正是黄女士被骗案的取款嫌疑人。
取款过程中 这名男子不断地回头张望
史宏俊:我们侦查员也感觉到,这个人应该跟实施诈骗行为的人,应该是走得是非常近的一个人。
那么,这名男子究竟是谁呢?这是他走进自助取款大厅之前的监控录像。画面右上角一辆白色轿车慢慢地停靠在斜对面的马路边,一个人从车上下来、走向自助取款大厅,这名取款人正是嫌疑人。取款之后,他驾车驶出了监控镜头视野。由于画面模糊,看不清车型和车牌号。如何找出嫌疑人的身份呢?
史宏俊:首先我们把车子轨迹先做出来,看一下这个车子到底到哪里去了
办案人员立即调取宾阳县相关道路监控录像展开全面排查,终于发现了那辆白色小轿车的踪迹。
办案人员调取监控 发现了白色轿车的踪迹
浙江省海宁市公安局连杭刑侦队队长徐俊杰:这是车子在新桥这个三岔路口,公安监控所拍到的。但是这里看起来,这个白色轿车是后来我们经过分析,是一辆中华骏捷牌的轿车,但是车牌号码是看不清楚的,然后它的行驶轨迹,反正我们一路跟下去它的行驶轨迹都发现了,到最后我们从一张高清的图片当中发现了,这辆车的车牌号码是桂A•RX969,这个信息对我们侦查来说是非常重要,通过这个车牌号码,我们调取这个车辆的登记信息,发现这个车牌就是真车牌,不是套牌。那么这个车牌的车主,这辆车子的车主就是肖日达,就是我们这个案件当中所出来的第一个对象。
经过进一步调查确认,肖日达正是“325”电信诈骗案的取款人,随后警方顺藤摸瓜,查出通过qq实施诈骗者是肖日达的弟弟肖日著。兄弟俩是宾阳县新桥镇科甲村人,而科甲村,是在当地公安部门挂了号的电信诈骗村。
史宏俊:当地的公安局也多次提醒我们,就是你轻易不要到村里面去,因为当地的村民民风是比较剽悍的,因为他们都是在做这种电信诈骗的。
浙江海宁市公安人员经过一个月努力,终于查清了“325”电信诈骗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身份,接下来要实施抓捕,似乎胜利在望,但是麻烦又接撞而至。要进入电信诈骗村里抓人,可没那么容易。浙江省海宁市公安局“325”电信诈骗侦办组对广西宾阳县新桥镇科甲村进行了四次摸底,次次险象环生。
民警藏在田地躲避村民搜捕 侦查科甲村险象环生
史宏俊:当地那个民警也跟我举例,某公安局的民警到(科甲村)里面去调查。调查的时候被一个老太婆发现了,然后老太婆喊了一声之后,当地村民就围上来了就以小偷的名义对他进行殴打。
今年5月6日,两位侦查员乔装打扮,借了一辆当地摩托车初探科甲村。
史宏俊:新桥镇的话,距离宾阳大概有12公里路左右,再从新桥镇,到下面那个科甲村大概有个两三公里路,这里就是科甲村,整个村子就这么一块区域,里面大概住了两千多居民,然后进村他们那个村庄唯一的一条道路,就是这一条道路。
进入科甲村只有一条路
这块白色区域是进入科甲村的咽喉要道,一到这里,侦查员就发现气氛不同寻常。
浙江省海宁市公安局长安派出所民警金景:一进村口,路边上坐了很多村里面的人,然后他们一见我们不是本村的人进去,就有些站起身来了。有些(人)就是说放下手中的活,好像有围过来的意思,都会盯着你们看。
史宏俊:用网络上非常流行的一句话来说,足以用眼神来杀死你。
由于是白天,侦查员们一进村口,就被很多村民盯上,一路围追堵截,史宏俊不敢停车,慌忙逃离了科甲村。虽然安全脱险,但摸底无功而返。此后一个多月,一连三次,摸底改在夜深人静时进行,但屡屡遭遇险情。6月26日,史宏俊得到线索:肖家兄弟的房屋前,种有两棵龙眼树。当晚10点,两名侦查员开着当地牌照的面包车再次进入了科甲村。
史宏俊:刚到篮球场停下的时候,边上就有一辆车发动起来了。
浙江省海宁市公安局连杭刑侦队民警沈杰:我记忆中应该是一辆越野车SUV型的。
史宏俊:我们当时是想车子我们停好之后,先观察一下周围人多不多。如果人多我们再等一下,等到人少了之后我们再去找。
沈杰:既然已经看到我们了,我们总不可能,熄火之后车停在那里。
史宏俊:那我们必须下来了,因为如果说不下来的话,就是躲在车上,他们可能会引起怀疑。
这里是科甲村的篮球场,初看起来并不特别,球场上空空荡荡。但是,只要有陌生人闯入,这里就会立刻凶险异常。
科甲村篮球场
史宏俊:我们当时只能够硬着头皮先下车,然后背对着他们就是往篮球场外面走,不让他们看到我们的脸。
两位侦查员下车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分头往两个方向去找。很快,他们都被人盯上了。
沈杰:感觉越走越不对劲,好象人都在看我。
史宏俊:有一个村民就是迎面走来,突然之间打亮电筒往我身上照。
沈杰:我就趁着没人的时候赶紧,有一户人家正在造楼,我躲进房子里面。
史宏俊:就马上逃,跑到那边一个田里面我先躲起来。
两名侦查员很快遭到了科甲村的全村大搜捕。
史宏俊:反正在那里又是喊,又是叫,然后村上的人也越集越多,然后我看到他们这些人都在那个篮球场上,在那里集中,集中了之后,他们又分头去找。有些人开汽车,有些人开摩托车,有些人就是拿着手电筒,在那里找,就是想把我们找出来。
科甲村的全村大搜捕持续了近两个小时,直到凌晨零点左右,科甲村渐渐安静了下来。史宏俊瞅准机会发动汽车试图离开村子,在村口又遇到车辆横路阻拦,危险中史宏俊冒险冲了出去,躲开了几辆摩托车的疯狂围堵。在增援民警配合下与沈杰双双安全撤离科甲村。根据摸到的情况,几天后,海宁市警方兵分两路,将两位诈骗嫌疑人抓捕归案。
嫌疑人被抓捕归案
浙江省海宁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娄江:他们长期的一个这样运作下来,有一套对付公安的一套反侦查的手段,所以我们要办这个案子必须要一网打尽。
那么,肖氏兄弟是怎么分工,如何实施QQ诈骗的呢?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木马病毒你是从哪儿得来的?
犯罪嫌疑人肖日著:我是从网上买的。
记者:那你在通过qq骗人的时候,这些人物之间的关系你是怎么掌握的?
犯罪嫌疑人肖日著:上面有备注的,比如说叔叔,爸爸,这些都把名字改了,下面标有名字的。
犯罪嫌疑人肖日达:这个我是负责把钱取出来。
记者:你那个取钱的卡,都不是你自己名字,你自己手里的卡,是从哪里来的?
犯罪嫌疑人肖日达:都是从网上买,或者是从我们老家那边搞的。
肖氏兄弟被抓捕归案后,黄女士被骗的19600元钱有没有被追回来呢?
黄女士:追回来了。
记者:给你退了多少钱?
黄女士:全额的,一分也没少。
浙江海宁“325”电信诈骗案尽管只有19600元涉案金额,但当地警方历时三个多月个月,侦查员四次奔赴广西宾阳,四进四出这个小村庄,终于将两个诈骗嫌疑人抓获,目前已经移交检察院进入司法程序。黄女士被诈骗走的19600元钱,经过海宁警方历时三个多月的努力,终于追回了。但这个案子远没有结束,在警方调查时发现,“325”诈骗案只是露出了宾阳县科甲村电信诈骗产业的冰山一角,这个电信诈骗村是怎样的状态,又是如何形成的呢?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奔赴广西宾阳,亲身探访了这个让很多人闻之色变的村子。
记者亲身探访科甲村 进村需要查身份证
记者对宾阳县新桥镇科甲村进行了外围踩点后,租用当地车辆,沿着这条进村的唯一通道,径直开进了这个电信诈骗村的咽喉区域。
刚到时,这里空无一人,但没多久,村民们三三两两从不同方向围了上来,盘问记者从何而来。
记者:从陕西过来的,陕西过来的。
《经济半小时》记者称,是从外地到宾阳来找人,随后走向了科甲村的篮球场。这里停放着几辆车,但空无一人。很快,村民们又跟了上来,而且越来越多,都用警觉的目光打量着记者。看到气氛不对劲,记者准备转身离开,却被一个骑摩托车的青年拦住去路,要检查身份证。
村民:身份证。
记者:我来找个人怎么了,你为什么要我查身份证。
村民要检查记者的身份证
不断有人骑着摩托车赶过来,这位青年还拿起手机,不知说着什么,好像在喊更多的人过来。眼看气氛越来越紧张,记者赶紧想办法脱身,坐车一路狂奔摆脱了科甲村村民的追踪。在科甲村,只要有陌生人进村,村民们都会如临大敌,一起围追堵截。各地前来办案的民警都有过类似的遭遇。
北京市刑侦总队民警孙凯:这个村只有一条比较窄的路,通往这个村,然后村口有一些人在村口望风,进去以后,会有人骑着摩托车跟着你,然后问你要干什么,一直在跟着你。
科甲村虽然地处广西的偏远乡村,却拥有不少名车豪宅。
史宏俊:就是他们有些房子,装修得比较好,比较豪华,然后开的车子也是比较好的,有些我看了一下他们那里面宝马,还有大众CC的车子还是比较多的。
科甲村作为宾阳县有名的电信诈骗村,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和生态系统,肖氏兄弟告诉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在村里,电信诈骗手法人人皆知,诈骗工具到处可买。
记者:就这些方法具体是从哪学来的
犯罪嫌疑人肖日著:就是跟他们聊天,在一起聊天说的,反正基本他们是这样(做)的。
记者:就是你们科甲村,科甲村其他人说的
犯罪嫌疑人肖日著:不是,好多我们那边认识的,稍微熟一点的聊聊天,他们都懂。
在科甲村,诈骗暴富的示范效应,无疑助推了诈骗村的形成。不过,电信诈骗犯罪成本低、查处成本高,同样对不法分子有示范效应。
史宏俊:量刑也轻,犯罪成本也低。但是对他们来说,他们诈骗所产生的经济收入是非常之高的。
肖氏兄弟被抓后,缴获的12张银行卡中,收款记录共20万元,还不包括被毁掉的银行卡。所以,肖氏兄弟诈骗金额远远不止20万元,但他们只承认3月25日诈骗黄女士的一起案子。
记者:你是第几次做?
犯罪嫌疑人肖日达:第一次。
记者:你不知道多少钱?
犯罪嫌疑人肖日达:19000(19600元)
然而,监控录像给出了另外的证据。这是2013年11月14日上午,宾阳县芦圩镇某银行ATM 取款机拍到的画面。这名骑摩托车的男子走进这家取款处,取走19600元,他取款的账号正是肖氏兄弟诈骗黄女士时所用过的。
这是今年1月9日下午,肖日著用同一账号取款录像,他同样取走19600元;而在今年4月13日和4月15日,肖日著两次分别取走19600元,用的还是3月25日骗黄女士时用的那个工行账号。
这些证据看起来铁证如山,但按照现有的刑法规定,对于新型的电信诈骗,在量刑时显得令人无奈。
赵亚峰:就海宁这个案子查了19600元,我们就定19600元这个数额。
史宏俊:认定可能也就是我们这个案件上的19000多元
记者:另外接近20万呢?
史宏俊:另外接近20万的话,因为证据链方面的原因可能因为证据不足,而不能够完全认定,可能这一方面会被他们逍遥法外掉。
在科甲村,很多诈骗者被抓后,由于找不到受害者等因素,最后量刑时都有些偏轻。
记者:(他们)被抓以后多长时间就回去了
犯罪嫌疑人肖日达:半年吧,我们村去年也有几个,资金一般不说,我们一般叫“一万九”。
赵亚峰:出来之后,给犯罪嫌疑人会形成一种很不好的惯性思维,我骗了很多钱,但是查证又查不了这么多钱,然后坐牢又坐了很短的时间,所谓的犯罪成本非常低,所以说会激起他,重新犯罪这种欲望。
半小时观察
据宾阳县公安局公布的公开资料显示,网络诈骗团伙通常分为头目、盗号人、聊天人和取款人。头目负责指挥实施诈骗;盗号人负责散播盗号木马,盗取QQ账号并远程录下被盗人视频;聊天人冒充被盗人向其亲属、好友行骗;取款人则负责取回诈骗来的钱。在这里,我们再次提醒广大网民朋友:第一,当您遇到亲朋好友在QQ上向你借钱的时候,一定要通过电话或者见面确认;第二,不要在任何聊天工具上,透露你自己的个人信息;第三,不要轻易下载网上链接地址。

关键字:QQ诈骗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4/1010/article_37504.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