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垄断的宽恕制度

2014-09-01 12:58:13来源: 中国经营报 关键字:反垄断  宽恕制度
  8月20日,发改委高调宣布:日本12家车企零部件和轴承公司串通投标、协商涨价,多次达成价格垄断,严重违反《反垄断法》,合计开罚12亿元人民币,创下中国反垄断史上最高纪录。天价罚单消息传出,国际媒体争相报道。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两起案件中,第一家“自首”的日立和不二越,免于罚款;第二家自首的电装和精工,减免50%罚款(公司上一年度销售额4%)。其他涉案日企则分别处以上一年度销售额6%到8%的罚款。

  反垄断的神兵利器——宽恕制度,掀开神秘的面纱,露出真容。这一制度最早源于美国,他国纷纷效法。台湾地区学者形象地称之为“窝里反条款”,一语中的。

  美国首创终见成效

  反垄断法的母国美国,1890年颁布“自由企业的大宪章”——《谢尔曼法》,1914年国会制定《克莱顿法》和《联邦贸易委员会法》。两甲子时光匆匆过去,弹指一挥间,反垄断法登上“经济宪法”宝座,动见观瞻。

  美国开全球之先河的三倍民事赔偿,败方承担胜方律师费,集团诉讼制度,让反托拉斯法的私人执行如火如荼开展起来。1962年,私人反托拉斯诉讼2005件,1977年达到1528件。

  自我保护意识和反侦查能力超强的不少企业,使出浑身解数,掩盖卡特尔(协议垄断)密谋。例如:卡特尔协议绝不留下文字记录;篡改和伪造通讯记录;各国竞争者投标价格的最后一位数略有不同。

  极其隐秘、危害严重的卡特尔协议,如何应对?让人员、经费和时间有限的美国司法部反托拉斯司伤透了脑筋。传统调查手段捉襟见肘,再不出招反制,万难力挽狂澜。

  1978年秋,信奉“实用主义”的反托拉斯司,宣布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对于那些主动来坦白其非法活动的法人及其职员,会认真考虑给予宽大处理。反垄断宽恕制度——《企业宽恕方针》从此呱呱坠地。

  原来上世纪70年代最高法院在布朗迪诉美国一案中,正式确认“控辩交易”的合法性。妥协的正义,获得大多数美国民众的支持。可以这样说,美国刑事司法中的控辩交易,孕育了反垄断法宽恕制度。

  主导控辩交易的美国司法部自然想到,为什么不能将宽恕交易的时间,从侦查后提前到侦查前?明文规定第一个告密者完全豁免刑事责任。这样一来,卡特尔违法者肯定会竞相自首,寻求脱罪良机。

  奇怪的是,从1978年到1993年,司法部每年平均受理反垄断宽恕案件只有一件。细究其中原因,里根总统上台,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当道,反垄断政策受到冷遇。加之新生的宽恕制度尚不完善,缺乏透明度和可预测性,反垄断机构保留太多自由裁量权。律师提醒公司客户:“反托拉斯司会自食其言,不可不防。”

  上世纪90年代,全球化大潮方兴未艾,美欧日企业激烈争夺国际市场,刺刀见红。美国司法部立马将反托拉斯执法重点,转向侦查和起诉给国内经济和消费者造成严重危害的国际卡特尔。奄奄一息的宽恕制度复活,重获生机。

  1993年8月,反托拉斯司大举翻修宽恕制度。首先,反托拉斯司开始调查以前,自愿报告的公司可以自动免于刑事起诉;其次,调查开始之后,满足条件的合作者,可以免于刑事指控;最后,如果公司满足宽恕条件,那么协助调查的公司董事、高管和雇员,均可自动获得宽恕。1994年,个人宽恕制度出台;2004年《反托拉斯刑事处罚强化与改善法》出台,自首企业免于民事三倍赔偿,只负担受害人实际损失,最后一张拼图完成。

  实践表明,新宽恕制度逐步为企业了解,并屡建奇功。宽恕计划已成为美国反垄断机构发现重大案件的神兵利器。过去依靠搜查、秘密录音和录像,甚至动用FBI的间谍,也不曾达到如此迅速、彻底的效果。申请宽恕的数量大约是一个月两件,是旧计划的20倍。美国实施宽恕政策破获的卡特尔案罚款,很快超过十亿美元。

  识时务的俊杰

  上世纪90年代,六家公司生产的维生素总产量占全球的80%。瑞士罗氏,德国巴斯夫,法国罗纳-普朗公司,日本卫材药厂、第一医药和武田化学六巨头非法勾结,频频开会,定下高价,牟取暴利。

  随之而来的维生素价格上涨,让全球用户多付出76亿美元。1999年,美国反托拉斯司对参与哄抬价格的公司提出24项指控,罚款7.58亿美元。达拉斯地方法院判处两家美国医药公司和两家德国医药公司违法,罚款3300万美元,两位前总裁锒铛入狱。

  美国司法部部长雷诺痛批:“大公司人为抬高维生素价格,让民众多花了无数冤枉钱,而那些同谋者却赚进了数以亿计的不义之财,岂有此理。”负责反托拉斯司的司法部助理部长克莱因说:“我们将对那些违反反托拉斯法,并给美国消费者带来损害的公司继续给予严惩。”

  欧盟、加拿大和其他国家跟进,涉案企业官司缠身,总共涉及21家企业和200多个人,涉及销售金额300亿美元,罚款总额50亿美元。德国巴斯夫被罚款10亿美元,损失惨重。瑞士罗氏因“价格操纵”被美国罚款9亿美元;欧盟也开出罚单7.6亿瑞士法郎。惨赔25亿美元的罗氏,被迫退出维C市场。

  唯一的幸运儿——要数法国罗纳-普朗公司,堪称识时务的俊杰。这家全球第三大维生素巨头,占有15%的市场份额,见势不妙,立马跳出来率先自首。经反托拉斯司同意,罗纳·普朗公司火速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申请宽恕获准的好消息。因积极配合调查,态度良好,提供关键证据,最终获得免于起诉的优待,让罚到吐血的众同行气得跳脚,也有苦难言。

  欧日移植别出心裁

  美国反垄断宽恕制度大显神威,欧盟、加拿大、澳大利亚和韩国,无不加以仿效。

  软的更软,硬的更硬。1996年欧共体引入反垄断宽恕制度,同时其竞争法的罚款额度为企业上一年度全球营业额的10%。2006年欧盟委员会强调:“侦破和制裁秘密卡特尔,以维护消费者和市民的利益,要比处罚那些能够提供信息帮助委员会侦破和禁止违法行为的企业更加重要。”

  欧盟宽恕制度的一大新意,是在罚款减免数额上,第一次设定了30%到50%,20%到30%的弹性标准,在多起重大案件中均有可圈可点的表现。

  1988到2004年,ABB、富士电机、三菱电机与东芝、西门子(132.69, 0.00, 0.00%)等企业在公共事业招标中串通投标、固定价格、分割市场,后来ABB率先自首,免除罚款。西门子则赔偿4亿欧元,东芝赔偿9亿欧元,三菱电机负担11亿欧元罚款。

  日本能否移植宽恕制度?“劝其进行告密和倒戈,而不追究其法律责任的做法违背国民的道德理念,因而对于引入宽恕制度,曾有人表示过激烈的反对。”村上政博在《日本禁止垄断法》中如是说。

  2005年,日本修法,将企业违法的课征金提升到上年营业额的10%,同时导入课征金的减免制度,以克服卡特尔的“密室性”导致的取证、揭发难问题。


  对于在公正交易委员会开始调查之前,第一个提供卡特尔情报的企业,全额免除课征金,企业及其从业人员不予以刑事告发;第二家和第三家企业分别减少50%和30%的课征金。

  日本宽恕制度的一大特点,是限定前三名自首者。不同于美国免责对象只是第一名。不过,前三位自首者待遇差异也相当显著。这样一来,促使卡特尔违法者最早、最快地自首,相应促成卡特尔组织早日瓦解、崩坏。

  日本公正交易委员会专门设置“课征金减免制度管理官”,具体负责申请企业电话咨询,且全程保密,以打消顾虑,保护商业秘密。

  2006年日本国土交通部特定水库用闸门设备工程招标,爆发串通投标丑闻。第一顺位自首者全额免除罚款,第二、第三位自首者减免30%,审查开始之前有一家企业申请,开始之后共有5家企业申请。

  纵观美日欧反垄断宽恕政策动向,反映出全球三大经济体的浮沉,也显示各自坚持的不同政策理念。考虑到社会大众的基本道德观念,三大经济体不约而同规定:强迫其他企业参与违法行为的“主犯”,不能利用宽恕法律豁免罚款。

关键字:反垄断  宽恕制度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4/0901/article_36460.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解码反垄断:风险与机会的选择题
下一篇:小米玩转电商营销疯狂扩张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TE工程师帮助将不可能变成可能,通过技术突破,使世界更加清洁、安全和美好。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7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