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联通高层跳槽后身价陡升 运营商人心思动

2014-06-20 12:50:04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报记者 施建

  实习记者 姚珊玮 深圳报道

  上任不足4个月,即授百万股期权——虚拟运营商挖角“利”字当头。

  6月19日,拥有虚拟运营业务的手机渠道商深圳市爱施德股份有限公司(002416:SZ)发布第三期股权激励计划(草案),拟向公司董事、高管等51人发放合计2000万份股票期权,其中,今年2月28日开始担任爱施德副董事长的周友盟获授其中112万份。

  周友盟是原中国联通(15.56, -0.04, -0.26%)干将,曾任中国联通市场营销部总经理、广东联通副总经理等职。去年12月,周从联通辞职,加盟爱施德,并引爆了此后的一批运营商中高层跳槽小高潮。

  除了此次获得的112万份股票期权之外,外界盛传周友盟当初跳槽时获得300万元年薪的承诺。而与之相比较,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和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去年的年薪分别为114.8万元、227.5万港元。

  “运营商人心思动是肯定的,尤其是中高层。”艾媒咨询CEO张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方面,虚拟运营商能提供更高的薪金待遇;另一方面,随着反腐倡廉的推进,传统运营商员工获取灰色收入的空间被压缩,风险被放大。

  周友盟跳槽样本

  根据爱施德6月19日公布的股权激励计划,本次激励对象包括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他核心业务、技术、管理骨干,共51人,合计授予2000万份股票期权,约占股本总额的2%。每份股票期权在满足行权条件的情况下,拥有在有效期内以14.16元/股的行权价格购买1股爱施德公司股票的权利,有效期为5年。

  其中,爱施德副董事长周友盟获授112万份股票期权,占授予权益总数的5.60%,仅次于爱施德董事长黄文辉的186万份,以及董事兼总裁乐嘉明的152万份。

  6月19日,爱施德股价下跌5.72%,以13.35元收盘。尽管从当前股价来看,本次授予的期权等于一张废纸,但未来股价一旦上升将带来足具想象的潜在增值空间。

  周友盟在去年年底从中国联通市场营销部总经理任上辞职,跳槽爱施德,并在今年2月28日担任爱施德副董事长。“上任不足4个月,即授百万股期权”意味着周友盟的跳槽收益面临大幅增加的可能。

  事实上,除了这112万份能带来潜在增值价值的股票期权外,周友盟的薪酬也比在联通任职时有大幅增加。

  尽管目前爱施德未公布周友盟的具体薪酬数字,但外界此前猜测的300万元年薪并非没有根据。

  爱施德此前公告的《关于调整2014年董事薪酬的议案》显示,公司董事长黄文辉、副董事长周友盟 2013 年薪酬结构为固定薪酬加浮动薪酬。调整后的固定薪酬区间在 150 万-170 万元之间,浮动薪酬按照年度税后净利润的一定比例提取绩效奖金。

  可资参照的是周友盟在爱施德的前任的薪酬。爱施德公告显示,2013年,其原副董事长郭绪勇(现已离职)从爱施德公司获得的报酬总额为291万元。

  另外,爱施德董事长黄文辉2013年从公司获得的报酬总额为829万元,实际所得报酬为474万元。

  与跳槽虚拟运营商后的高薪相比,周友盟任职中国联通时的薪酬显然要低很多。尽管具体数字难以查证,但即使是中国联通董事长常小兵,2013年的薪酬也只有114.8万元。其他如中国联通董事兼总裁陆益民、董事佟吉禄、董事李福申、监事会主席李建国等,2013年的薪酬分别为102.7万元、96.2万元、91.2万元、96.2万元。

  就算三大运营商中用户最多、财力最厚的中国移动,其董事长奚国华2013年的薪金总额也仅为227.5万港元。根据中国移动2013年年报,这227.5万港元薪金的构成是:袍金18万港元,薪金、津贴及实物收益117.4万港元,工作表现花红63.4万港元,退休计划供款28.7万港元。

  中国移动执行董事兼CEO李跃,2013年的薪金总额则为208.7万港元。

  体制内外的薪金报酬反差,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去年年底、今年年初的运营商中高层频频跳槽的原因。

  除了周友盟跳槽爱施德外,原联通研究院院长刘诚明则跳槽国美担任虚拟运营业务负责人;乐语的虚拟运营业务负责人则是原中国电信(49.58, -0.30, -0.60%)旗下终端公司总经理助理何宁;华翔联信则挖到了原中国联通高管和重要骨干王永刚、林剑峰等;巴士在线副总裁宋宏生曾服务于中国移动;分享在线的康志斌、京东(25.83, -0.69, -2.60%)商城的闫小波则均来自中国电信;原中国移动广东终端分公司总经理潘志勇则一度“转会”苏宁。

  运营商人心思动

  伴随着中国的虚拟运营商发牌,各路资本杀入电信市场,亟待熟悉电信业务的操盘者加盟,于是,纷纷启动从传统运营商高薪挖角的行动。

  “应该说,运营商的中高层基本上都是非常厉害的人,素质高,有经验,有能力,很对虚拟运营商的需求。”张毅说。

  至于供给端,张毅的判断是:“只要有合适的机会,都会想着跳,人心思动是难免的。”

  张毅认为,究其原因:第一,目前电信业竞争越来越激烈,传统运营商的商业模式受到了挑战,比如,原来占营收主体的话音、短信收入受到了微信等OTT业务的冲击,流量经营增收效果有限。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移动出现了十多年来的首次净利润下滑,有些运营商则出现了用户数净流出的窘境。放眼未来,营改增试点对经营成本的增加效应还将进一步释放,电信资费改由市场调节以及虚拟运营商的浮出水面,也意味着监管部门在不断释放出进一步引入竞争机制的信号。这些都会对运营商的员工收入增长带来影响。

  “运营商内部KPI考核严格,但整体收入增长不成比例。”张毅认为,电信运营业的员工收入水平虽然比社会上很多行业还是要好,但自身纵向对比来看,增长有限。

  第二是反腐倡廉的因素。近年来,电信业成为腐败案的高发区,尤以中国移动的腐败窝案最受外界关注。张毅认为,持续浮出水面的腐败案某种程度上也暴露了这个行业的灰色收入问题。但可以肯定的是,国家反腐力度不会减弱,未来获取灰色收入的风险极高,空间也会被压缩。

  第三,传统运营商的中高层收入与虚拟运营商开出的价码有差距,但张毅还判断,运营商的激励机制短期内不会有太大的改善空间。


  以中国移动为例,其员工收入由基本工资、绩效奖金,以及认股权为表现形式的长期激励计划。中国移动年报显示,2013年其总人工成本为344亿元,比上年增长10.0%,占营运收入的比重为5.5%,但人工成本有所增加的同时,员工数量也在增加。截至2013年底,其员工总数为19.7万人。

  至于认股权计划,中国移动曾于2002年启动一项认股权计划,但该计划已于2012年6月24日终止。整个2013年,中国移动并未赋予或注销任何购股权。

  “现在我身边还没有听说有人跳到虚拟运营商,但人心思动是确实有一点。”6月19日,一位广东运营商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

  当然,就周友盟此次获得的股票期权激励来说,其能否最终行权还取决于未来几年爱施德的业绩表现。爱施德公告中就指出,“公司 2015 年度营业收入较 2013 年度增长率不低于 20%,净利润较2013 年度增长率不低于 20%”。

  事实上,由于爱施德在2012 年度出现亏损,不能达到公司首期股权激励对业绩的要求,其就注销股票期权 1357.828 万份、回购注销限制性股票 648.4万股。(编辑 卢爱芳 辛苑薇)

关键字:联通高层  跳槽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4/0620/article_34435.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联通高层
跳槽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