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军规下的抗争与逃离

2014-05-06 22:01:56来源: 南方都市报
    4月末的江南正是好风景,但在上海张江创意园里,APP开发者潘静却无暇欣赏草长莺飞的江南四月天。她自嘲是爱多管闲事之人,正在思考如何将国内A P P开发者组织起来“抱团取暖”。她手里拿着厚厚的一叠资料,全是近两年被苹果(592.58, 1.10, 0.19%)商城下架的信息。而最近一起,是国内一款比较活跃的女性社交A P P———“优谈大姨妈”。据潘静透露,4月初,“优谈大姨妈”收到了苹果的下架通知,通知内容仅显示,“优谈大姨妈”违反了相关规定第3 .2(f)条款,除此之外,再无具体说明。

  差不多同一时间,“优谈大姨妈”也收到了安卓系统下应用市场豌豆荚的下架通知。与苹果语焉不详的下架“知会”不同,豌豆荚则将下架原因明确告知:接到对一字之差的“大姨吗”造成侵权的律师函。后经“优谈大姨妈”提交相关材料显示双方申请商标完全不同,经过申诉后,豌豆荚在24小时内将该应用恢复上架。但“优谈大姨妈”在苹果商店何时恢复上架,至今没有准确时间表。根据邮件内容显示,至少下架一年。

  苹果下架的应用软件不胜枚举:从百度(159.91, 1.22, 0.77%)、腾讯(495.4, 12.20, 2.52%, 实时行情)、360,到优酷(22.04, -0.26, -1.17%)、人人游戏、金山和P P S,都曾被下架过。至于下架原因,被下架者多半只能猜测,自己到底犯了哪一条“军规”。这些在中国乃至全球互联网行业名声“响当当”的公司,在苹果应用商城上,却只能扮演着“寄人篱下”的角色。即便是“无辜”下架,急得百爪挠心,依然要表现出对苹果应用商城所做决定的理解和认同。颇有一番“有错改之无错加勉”的味道。

  据业内透露,一款中小型APP“打底”需要1000万的投入,正常运行起来投入动辄上亿。目前多数APP还处在烧钱阶段,尚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因此,一款应用如果遭遇不明因由的“下架”,后果自然不堪设想。

  被“误伤”的应用?

  “苹果已经掌握了有效证据说明你触犯了这条规定,你的账户记录存在着欺诈行为。”4月初,苹果在发出一纸通知后,将“优谈大姨妈”同一账号下的优谈心理、优谈大姨妈、优谈宝宝三款应用软件果断下架。

  苹果A PP Store中的应用软件如果被下架,原因多种多样,曾有业内人士总结,最普遍的要数“刷榜、刷评论”;应用内容有涉及隐私安全问题、存在与宗教或法律相悖的内容等违反A ppStore条款的;与iO S自带功能存在冲突;应用内容与描述不符;有B ug或者崩溃;以及山寨、侵权等。

  不过这些原因,均被“优谈大姨妈”的东家,禹容网络创始人、优谈公司董事长李瑜否认。“我们是被误伤的。”李瑜对南都记者表示,“优谈大姨妈”下架的原因应该是被竞争对手下了“黑手”,“我们被苹果下架同时,也被‘豌豆荚’下架。但豌豆荚告知接到对‘大姨吗’构成侵权的举报,经过申诉后我们又重新上架。”

  据了解,“优谈大姨妈”在去年下半年上架时,已经提交“大姨妈”商标申请;而“大姨吗”一方即北京康智乐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除了已经拥有“大姨吗”商标外,还提交了“大姨妈”商标申请。目前检索记录显示,尚在待审阶段。

  “优谈大姨妈”代表律师向南都记者表示,“大姨吗”与“大姨妈”所申请的商标均为组合商标,其中文字部分系通用名词,图形部分则具有明显区别。该律师表示,平台在未提供权利人证明等文件的情况下仅依据双方均使用“大姨妈”文字而下架“优谈大姨妈”缺乏依据。

  “审核过程有一个漫长的周期,但我们已于去年收到商标申请受理书。但是‘大姨吗’商标与我们在文字和图形上均不相同。我们并不构成侵权。”李瑜表示,苹果的下架通知没有具体指明原因,也不提供沟通渠道,让其十分茫然。而苹果表示将“优谈”系列封禁账号至少一年。潘静很疑惑,“如果只是优谈‘大姨妈’涉嫌侵权,为何其它两款产品优谈心理和优谈宝宝也一同下架?”

  宁可“误伤”绝不“漏网”

  “其实,我们已经是被苹果第二次下架了。”早在去年12月,“优谈大姨妈”就已经经历过一次。而这两次发生的时间巧合,让李瑜怀疑是“被竞争对手盯上了”。

  “去年11月,我们搞了一次声势浩大的市场推广活动,耗费在数百万元。还与一家卫视合作一档节目,承诺参与节目的18万获奖用户会得到总计2000万金额的奖品,奖品可在优谈系列的母婴商城领取。”而账号突然被封,致使公司一顿忙乱,采取各种渠道通知中奖用户更改领奖途径。

  据了解,当初公司账号内的“优谈宝宝”获得“国际金手指最佳行业应用奖”、“最佳小而美应用奖”等多项大奖。“优谈大姨妈”也成为“2013中国创新百强”、“2014最受关注创业十强”。而“优谈宝宝”上线IO S Store首日即成热门应用,不过“转脸”就被下架了。

  “连夜联系美国总部,但是长达10小时的沟通,换来的结果是:让仔细查看他们发来的下架通知邮件和指南。”李瑜说,在沟通无果之下,公司无奈选择把A PP进行了转让,才得以将原来的应用重新上架,然而多年积累的优质应用地位和大量用户反馈则丢失了。而今年4月的下架,从时间点来看如出一辙,又是一轮大型的市场推广之后,立即被下架。

  根据“优谈大姨妈”开发后台记录的信息显示,今年4月初,同一用户大量采用毫无意义的内容为“优谈大姨妈”刷屏,连标点符号都一致。根据IP查询工具,发现该用户IP来自北京。就在“优谈大姨妈”被下架后,该用户发出“嘿嘿嘿”的评论,幸灾乐祸之意尤为明显。综合这两条,业内怀疑“大姨妈”被竞争对手“黑”了,而这一矛头直指只有一字之差的竞争对手“大姨吗”。

  李瑜表示,“依我看来,以女性经期管理为切入点的互联网市场有3亿用户,足够容下多家不同企业以工具类、论坛类、社交类等差异化产品良性竞合,共同促进市场繁荣,何必歪门邪道地自毁行业?”

  南都记者联系到“大姨吗”创始人柴可。柴可表示,他从来没有对“大姨妈”进行过投诉,严重怀疑有人从中挑拨,借“大姨吗”的名字举报,“这个可以向豌豆荚举证”。

  柴可进一步解释称,“如果我们举报导致对方下架,而且发‘嘿嘿嘿’的评论,并且所有评论使用北京的IP,我真心认为太弱智了。如此低级的手段,其实只有一种情况:借刀杀人。很多家一起竞争,为了拉拢更多人来站队,借着大姨吗的名字相互打击,最后让被攻击的认为是大姨吗做的,于是一起来打击大姨吗,这样的事情防不胜防”。

  根据EnfoD esk易观智库产业数据库《中国女性工具A PP市场月度监测报告2014年1月》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月,大姨吗和另一家A PP开发者,在累计用户规模远远领先于其他女性工具A PP。同期,活跃用户规模也同样处于女性工具A PP市场领先地位。

  “我们曾经被竞争对手大量抄袭,甚至贿赂其他应用市场技术人员攻击我们的搜索关键词、刷差评、在微博(20.03, -0.19, -0.94%)上辱骂我们粉丝等等手段来攻击”,柴可表示,2013年接二连三接到一个行内人士对“大姨吗”商标的异议,导致大姨吗商标注册滞后很久。

  不少A PP开发者,对目前的移动互联网的生存环境表示无奈,同时对不道德的恶性竞争更是又恨又怕。在“刷榜、刷评论”的公司屡禁不止的情况之下,很可能自己就被竞争对手利用这些公司“构陷”,最终触碰苹果军规,导致下架。

  在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游云庭看来,苹果公司打造的A PP商店模式曾让人顶礼膜拜,至今为止的一个共识依然是,苹果是一个相对公正、中立的公司,它希望能为遵守规则的开发者提供一个良性的生态环境,给用户提供足够安全的体验,它不可能无缘无故地下架某一应用软件,下架“事出必有因”。

  然而,一位知情人士声称,去年秋天,苹果某高管声称对中国市场的复杂环境不胜其烦,只要发现国内的开发者涉嫌违规操作,宁可“误伤”绝不“漏网”。不过这一传言是否真实无从知晓,但它确实起到了“作用”。业内多位人士对南都记者表示,担心这一“大棒”或许会带来越来越多的“误伤”。

  不透明的下架原因

  下架可怕,更可怕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被下架。事实上,遭遇苹果下架的应用软件数不胜数,百度、腾讯、360、优酷、人人游戏、金山、PPS等一众企业,都收到过苹果“红牌”,迅速被罚出局。

  下架的公司都会收到苹果发来的一封邮件,而业内人士认为,这封信可以解读为“你侵犯了我的商业利益,我就可以下架,具体原因不解释”。

  2013年1月,百度全系列应用曾遭遇下架一天后恢复。当时,百度移动云事业部副总经理岳国峰发出微博称,“此次遭苹果下架并非百度忘记向A ppStore续费等原因,至于下架具体原因,目前百度正在与苹果方面进行沟通。”可见,百度被罚下场之后,都不知道到底触犯了苹果的哪一条军规。

  就算是红衣教主周鸿祎,在苹果军规下也不得不服软:2013年2月,360公司旗下多款应用产品被苹果A PP Store下架,经过1年多的努力沟通,今年3月5日,360才获准重新上架苹果商店。360称,“未来将遵守苹果的相关开发协议,在苹果的规则下继续开发360产品”。态度不是不谦卑。

  在潘静看来,每一个被苹果下架的软件,不管企业在中国乃至全球互联网行业的地位如何,在苹果的军规面前,都是“熊孩子”一个。“申诉邮件寄出去,几乎石沉大海,如果电话申诉,企业的副总裁甚至总裁能够联系到的是实习生级别的苹果员工,重复告知请研究邮件。”

  不过,相对于百度、360的下架又上架,“优谈大姨妈”看起来没有那么走运。据悉,“大姨妈”尝试过多种方式与苹果沟通,但最终都被挡在“门外”。苹果的相关人士,始终就是一句话,“让我们继续研究协议和条款”。李瑜表示,前后运作了将近3年,累积了1200万优质用户,投入上亿元的应用,苹果给了一封邮件,未说明原因,说下架就下架。

  南都记者通过英文邮件及电话,尝试与苹果的不同部门进行沟通,希望厘清苹果应用程序的下架原因及申诉渠道,多日后收到邮件回复,表示“查不到记者的‘应用开发者身份’。”———这可能只是一封来自机器自动回复的邮件。

  值得一提的是,相对苹果下架的简单直接,开发者想要上架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潘静说,从几个星期到几个月不等,开发者屡屡抱怨审核流程慢的问题,但苹果从未就此问题做过解答。而在安卓市场一般24小时,其他市场一般1-3个工作日就可能审核通过。

  麻将心态VS桥牌心态

  多位开发者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内A PP进入了创新的相对瓶颈期。

  艾媒咨询CEO张毅对南都记者表示,目前的移动互联网行业同质化严重,大家没有把脑子用在创新上,而是绞尽脑汁地竞争,很多时候是围绕着如何排挤竞争对手、吃现饭。比如有的是不惜代价将对手一个个“接收”,然后来布局自己的入口(吸引用户)或者出口(变现)。“接收”不成,就很容易出现“黑”对手的情况,迫使其无法生存,来保障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在柴可看来,“就像打麻将,四个人围在一起,我赢不赢没关系,我先通过手段让你们仨别赢了,这是很多中国创业者的真实心态写照,对别人的财富和创造充满了嫉妒和仇恨。”

  柴可认为,相比较而言,在美国创业做互联网,更像是打桥牌,“先机,谁先创造,就好像谁先摸牌谁先出牌一样重要。facebook开创社交网络,而其他后来的都不会去就同样的产品模型再做一个一模一样的产品,而是做像instagram、path等其他形式的差异化社交产品。而在中国,抢得先机似乎没有什么意义,只会见好就跟,而不会差异化。”

  再则就是策略,“在美国讲求各种市场、产品、运营的组合拳,组合拳一个环节没打好,都不会成功。而在中国,可能你只需要特别懂营销或者公关,只要能把消费者骗了,把投资人骗了,似乎你也能活得很好。”柴可说。

  巨额投入付之一炬

  接受南都记者采访的多位开发者均表示,自律是行业发展中首当其冲的责任。但是,作为市场一方,“我们虽然没有权利要求它们将‘使坏’的人清理掉,但是他们有责任提供一个公开、透明、有效的沟通渠道。”

  开发者戴阳说,“如果是侵权、违规、刷榜,被下架是理所当然的。但如果是被恶意举报甚至被构陷呢?还要强硬地将应用下架,而且不告知原因,也不提供通畅的申诉渠道来维护正确一方的利益,岂不是独裁?对苹果来说下架一两个应用无所谓,立刻会有无数的应用排队等上架。可是作为一个有着几十人的团队,前后研发加市场推广的几千万、上亿元甚至更多的投入,有多少心血将付之一炬?”

  据业内人士透露,一款中小型A PP“打底”需要1000万的投入,正常运行起来至少要投入上亿元。而目前多数A PP为了吸引足够的用户,还处在烧钱阶段,还未有成熟的商业模式。正当一款应用吸引到千万以上用户,投入了大量资金、人力和资源时,如果遭遇不明因由的“下架”,后果自然不堪设想。

  以115网盘“下架风波”为例,因115商标并非由115网盘开发商广东五科技有限公司所有,在收到115注册商标权利人发出的删除115侵权软件公函后,包括苹果和安卓市场上多个应用市场将其下架。最终在通过诉诸法律解决之后,下架长达9个月的115网盘,重新恢复上架。115网盘透露,包括苹果在内的多家应用市场上下架后,115网盘每天损失装机量在5000以上,直接经济损失上千万元。

  戴阳表示,越来越多的恶意举报、恶性竞争存在,市场建立一个完善的沟通渠道是十分必要的。不过对于苹果提供的服务,在应用开发者的圈子里埋怨声很多,只是大家也仅限于在圈内互相诉苦。“敢怒不敢言,多数开发者是不敢公开叫板的,害怕被封号。”

  360相关负责人曾表示,“企业当然希望他们能够更快速和透明一些。但是我们也能理解苹果的这种管理,毕竟他是一个严格管理的市场,不是一个完全开放的市场。他严格管理带来很多好处,但是的确存在沟通不畅的问题,从企业的角度,确实希望他能提高反应的速度。”

  在游云庭看来,尽管苹果的iO S商店已经运作了六七年,但依然还不够成熟。在营造良性生态链方面,显然做得还不够。它的规则不透明,最大的原因应该是客观存在的无能为力,即不是执法机关,没有裁决力,因此留下口袋条款。当然也不排除是故意的,这是一个运营策略,如果有太多的“知悉”,经常会出现反反复复的沟通。“大家习惯了免费下载,因此苹果在中国这一方面的收入并不多,商人通常是无利不往,试想没有足够的进账,怎会有大量的人力和财力投入?”

  逃离苹果生态

  “苹果的举动高高在上,但是他在自己的生态系统里想维持一种规则,他们的理念可能不是从倾向于根据开发者的感受去做事,而是比较倾向于从保护用户的角度。360也好、别的应用也好,如果产品下架,肯定是违反了苹果的机制或者触碰了利益,或者是苹果希望用户得到的体验这个A PP达不到。”开发者黄先生如此分析。

  而在互联网专家、无限趋势咨询集团C E O王越看来,iO S和苹果公司已经有点不愿意去改变了。就算可以对开发者怠慢,但是至少不应该怠慢用户。而这种不明因由的下架,在很大程度上伤害的是用户的体验。没有用户,开发者也不会来这个平台一起共赢。“所以他们已经在这方面开始落伍了。”

  事实上,苹果军规下,一些中小开发者逃离苹果生态系统、转投A ndroid等其他阵营。

  StrategyA nalytics应用和媒体研究于2013年9月针对超过1600位活跃的移动A PP开发者展开一项开发者调研。调研结果显示,支持A ndroid和iO S分别有84%和68%的开发者。艾瑞咨询C E O张毅认为,2014年,A ndroid的支持率可能上升至9成左右。

  StrategyA nalytics的另一份报告则显示,2013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创新高达到9.9亿台,比上年增长41%,安卓攫取79%的市场份额,拉开了与苹果iO S、微软(39.69, -0.31, -0.78%)Window sPhone和其他操作系统竞争对手的差距。其中,苹果iO S增长缓慢,仅为13%,iPhone全年出货量为1.534亿台,市场份额从2012年的19%下滑至15%。尽管出货量达新高,但苹果的增速大幅放缓,其新款iPhone5c的业绩低于预期。

  分析人士认为,苹果如果要检讨自己市场份额为何增长缓慢的话,A ppStore生态圈所遇到的问题也需要考虑在内。

  链接

  挑战封闭的苹果花园

  自2008年推出应用商店A ppStore以来,苹果深刻改变了技术公司与消费者和第三方开发者互动的方式,有效地为苹果用户建立了一个封闭式的花园。这一模式曾让众人顶礼膜拜,但这恰是苹果与应用开发者最难沟通的地方。上架很艰难,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的等待审核,但是下架却没商量,只能得到一封语焉不详的“知会信”。而如果试图沟通,常会倍感“屈辱”,多少副总裁级别的企业高管只能与实习生级别的苹果员工沟通,哪怕是沟通10个小时,对方的回应是:请仔细查看相关规定或者开发者指南。

  南都记者曾试图联系苹果,被指引与多个邮件账号沟通,截至南都记者发稿,只得到一封英文邮件回复,大致内容是,需要与相关帮助模块取得联系。

  一位不愿署名的律师对南都记者表示,开发者如果选择通过法律手段来维权,成本不低。如果律师职位比较高,一封英文版的律师函至少1万元以上。而通常来看,一件案子不可能只有一个律师函,曾有律师来回共发了六七十封律师函的情况。不过,如果量大,还会选择按工作时间计算,依然是根据不同的职位价格从几百元到几千元每小时不等。而更高的成本在于时间成本,这样的官司打下来至少几个月。

  中国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诉诸法律,最糟糕的可能就是,在立案的时候企业已经撑不下去了。然而苹果应用商城,是“私人地盘”,而且是较为封闭的模式,不会因企业的要求而改变自己的规则。尽管苹果应该改的地方很多,但是控制权在它手上,而且目前来看它依然是最优秀的移动互联网生态环境,没有迫切的动力去改变。


  不过,在115网盘确认不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法官提醒平台提供商,在被知识产权权利人函告制止侵权行为时,应该认真审查,可以要求知识产权权利人同时提交侵权证据证明,并确认其证据证明力;而不应盲目相信知识产权权利人函告内容,以免误伤客户,也可能为自己带来不必要的业务损失。

  潘静表示,无论封闭管理有万般好,但实实在在存在着不合理现象,规则不透明严重影响了开发者的信心。

  潘静说,她想做的事情,是希望大家能够组织起来,以一个团体的力量共同应对,和应用平台形成良好的磋商和协商机制。同时呼吁能有监管部门对应用市场进行监管。而工信部电信经济专家委员会秘书长陈金桥此前曾表示,工信部正在建立一个长效的评估体系,对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内置软件进行评估和抽查,而且相关的国家实验室和研究院都参与到其中。其次是要将第三方平台纳入管理,成立要备案,运行要监管,而且平台本身的运营也要有所要求,尤其对个人应用开发者要纳入管理体系,如做实名认证等。

关键字:苹果  抗争  逃离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4/0506/article_33018.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苹果
抗争
逃离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