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从未停止学习美国 美国是否买华为设备是小事

2014-05-06 21:52:25来源: 凤凰科技 关键字:任正非  学习美国
    任正非在英国伦敦接受国际媒体采访,任正非认为,美国是个伟大的国家,其先进的制度、灵活的机制、明确清晰的财产权、对个人权利的尊重与保障,都是美国强大的支撑。华为从来没有动摇过向美国学习。相比之下,美国是否购买了华为的设备,如何对待华为,都是小事。     

任正非在采访中称,英国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国家,有着稳定和明确的政策,英国政府对华为等外国投资者采取了非常务实的态度。英国政府对网络安全很重视,而且已经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来消除这方面的担忧,而华为也能为英国带来行业竞争力、经济、就业、创新等方面的收益。因此,这是一种双赢的关系。  

他也谈到美国,认为美国仍然是华为学习的榜样。它先进的制度、灵活的机制、明确清晰的财产权、对个人权利的尊重与保障,这种良好的商业生态环境,吸引了全世界的优秀人才,从而推动亿万人才在美国土地上创新、挤压、井喷,这种力量是很惊人的。  

任正非称,发展和进步需要开放的技术体系和开放的环境,封闭起来只能是越来越落后,开放竞争和鼓励创新也将最终让消费者获益。任正非认为,华为公司之所以能进步到今天,与华为本身的开放有关。邓小平所推动的改革开放,其实核心就是向西方学习开放。华为内部决策绝大部分都开放在网上,这些内容不止公司员工可以看到,外部也都可以看到,“我们有些决策也遭受外部的批评,当别人批评的时候,我们知道决策有错误,就要纠正”。

以下是采访全文:

1、华尔街日报Amir Mizroch:您最近怎么样,到伦敦这一行感觉如何?从您个人的平常的情况来看,一般旅行基本上是和生意相关的,还是说也会有一些时间,去做一些休闲啊,观光啊

任总:最近到伦敦一行,我们感觉很正常。我个人平时做的事情,生意相关和观光应该两者兼有。

2、BBC记者Rory Cellan-Jones:任先生,您在这边使用手机,会不会没有信心呢,因为是不是有可能有人会监听您的通话。

任总:有人监听我的通话,应该在意料中。我没有什么交易秘密,也不怕别人听见。

3、BBC记者Rory Cellan-Jones:那再更严肃的问一下,最近几个月我们也听到了很多,特别是美国国安局,他们的一些监听行为,现在很多都曝光出来了。特别是针对华为,他们也采取了一些具体的举措。对于这些,您如何评论,如何来应对?

任总:美国的监听应该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被证明了而已,因此对我个人的心情没有任何影响。

我们和客户是在二、三十年往来中所建立的认知,相信对客户也没有任何影响。我们的销售与利润也正常。这个事情不要反复被加强,不要被认为是很重要的问题,应该很快会过去。

4、金融时报Dan Thomas:您刚才提到,目前的这些监听的行为是在意料之中,现在只是被证明而已。您具体是什么意思呢?是说您以前就知道这个情况,现在是真正的被证实?

任总:以前我并不知道,但是我冥冥之中想到总会有人关心这些事情,只是一种感觉。我在公司其实是思想上的管理,我的思想总是要告诉任何人的,知道的人越多越好。我希望15万员工都能去读我的邮件,应该有相当一部分人是不读的。如果大家都不读,华为就会逐渐灭亡。幸亏华为还有少数人愿意读,他们成长的速度就会很快。我认为自己没有任何秘密,都是开放的,至少我的思想是开放在公司的网站上。

华为若是一个对社会有价值,为社会作出贡献的公司,监听者如果认真去读,读明白了,传递给社会其他人,也是我所期望的。

5、经济学人Ludwig Siegle:您说监听是在您的意料之中,但您肯定也是有一些东西,是不想和大家去分享的。对于监听的这些人,他们的这些行为,会不会对您造成困扰和担心呢?

任总:华为公司之所以能进步到今天,与华为本身的开放有关。中国有五千年文明历史的国家,为什么落后?就是因为不开放。邓小平所推动的改革开放,其实核心就是向西方学习开放。华为内部决策绝大部分都开放在网上,这些内容不止公司员工可以看到,整个社会都可以看到,我们的有些决策也遭受外部的批评,当别人批评的时候,我们知道决策有错误,就要纠正。

有什么东西不愿意与别人分享呢?我们在技术的方向和思想上是完全开放的,少量技术诀窍是没有开放的,这部分不开放的窍门也只是对一些企业有用,对国安局没有用。所以我们没有担忧。

6、金融时报Dan Thomas:问题有两个部分,第一个,华为有没有加速华为内部网络安全体系的建设,从而去规避比如在产品或设备里面植入设备的情况的出现。第二个是更广的问题,考虑到目前的局势,有没有可能中国市场在设备采购方面,更多考虑国内的厂商,而不是国际厂商。

任总:第一个问题:(1)产品的安全问题。我们遵照世界各国法律,接受各个国家的监管。也努力使自己的产品和管理成熟起来,避免不安全的事出现。(2)公司内部网络管理问题。过去保护圈太大了,我们把很多低端技术也划圈进来了,未来加强只对高端核心技术安全保障,对低端技术加强更加开放,甚至开源,内部防范实质是增强了。

第二个问题:我们支持中国继续走开放改革的路线,继续融入全球化,就像西方用了我们大量设备,绝大多数西方国家并不认为我们的设备不安全。中国网络也应该使用大量的西方设备,是否安全,在于制度和管理问题,没有一样东西是自然安全的。我支持中国的网络还要继续开放。

7、路透Jane Barrett:考虑到国安局这边的监听、泄密,美国不愿意让华为进入美国的市场,未来有没有可能,美国让华为卖设备。华为对美国市场有没有采取一些措施?

任总:我们渴望给美国人民提供服务的,我们能够使美国网络健康发展,但基于目前的互相不信任,我们在美国的投资速度减慢了。

随着时间发展,人们对华为的了解会越来越多的,比如欧洲等很多国家,并没有排斥华为。我们要加快在这些友好国家的网络发展,加大对这些地区的投资。在2018年左右,华为的销售收入可能会到达700亿~800亿美金,新增投资大量会投在英国和欧盟,当然也包括别的国家。我们要逐个解决与各个国家建立信任和互惠互利的机制。

英国近期建立的网络安全监管委员会,我们是坚决支持的,我们欢迎监管的方式来对待华为。华为有四万多员工是外籍员工,华为大量高端科学家都是西方科学家,相当多的管理层也是西方员工,这样的发展,华为肯定对社会越来越透明,越来越让大家增强信任。短时间,有个别国家不信任,但我相信这个历史总会过去。

大家都说我这个人不愿意见媒体,从而说公司很神秘,其实是我个人性格问题,而不是其他原因。因为我个人比较羞涩,不愿意面对社会的荣誉,回避这些的时候,就回避了媒体。所以我也慢慢走向开放,让大家看到我是什么样的人,从而让华为最后一点神秘的面纱被撕掉。

8、金融时报John Thornhill:现在这个行业很快从以硬件为主,走向以软件为主。甚至有人说,软件会占据整个世界。但现在还看到有一些大公司,转型是不够很快的,比如说诺基亚就陷入了很大的问题。那华为在这一块,从硬件走向软件的过程当中,华为的转型做得怎么样?

任总:华为今天还是一个硬件公司,未来也还会是硬件为主。转型太快,华为未必能承担得了。华为坚信自己在纵向发展过程中,能提高对大数据流量的服务能力。我认为大数据流量是需要管道的,管道也是世界上很需要的东西,其实也越来越难做,华为也就越来越能多挣一些钱。

目前华为的软件工程师占了整个工程师的80%,但这些软件工程师真正还是为硬件服务的。今天我们看到美国软件的进步,也会思考我们自己软件方面的改进。但如果我们公司转型太快,最后硬件和软件都形不成优势。

9、旗帜晚报/独立报James Ashton:问一个关于公司股权结构的问题。您基本上是把原来自己的公司,然后分给了员工,想问一下,为什么您要这么去做。因为您要是不分的话,会成为一个非常有钱的人。另外,未来在股权方面下一步是怎么考虑的?外籍员工如何去参与?再第三个问题,华为有没有可能考虑上市?

任总:第一个问题,不是我把自己的股权分给了员工,让自己成不了大富翁。而是这么多员工团结奋斗,让公司成功了,大家一起来分享。这些创造者除了分享工资、奖金、福利,还分享了公司股权。

传统经济学中不断讲解,股东对未来长期富有信心,他们不谋求短期利益,这是讲义。真实的情况,股东更谋求短期的收益,这就是西方公司后来落后华为的原因。华为把股东、创造者绑在一起,形成长远眼光,不忙于套现,形成了战略力量,造就了华为的今天。

华为公司不仅是要使中国人国际化,华为更应该全球化,让世界优秀人员加入来一起领导华为。如果优秀人才进来,不能分享华为的长远利益,也是不利于华为成长的。这几年,我们试行了TUP配股制度,今年将全面推广到外籍骨干员工,所以刚才有信心讲,2018年华为的销售收入有可能达到700亿~800亿美金。

10、华尔街日报Sam Schechner:只是再确认一下,股市是贪婪的,意味着华为不会上市?

任总:华为公司也会是贪婪的,我们只是尽力抑制。我们在一段时间里不上市,但我们不能保证,我们永远不上市。“永远不上市”这句话,在逻辑上是不通的,因为生命不能永远,所以承诺不能永远。但至少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们没有考虑这个问题。

11、华尔街日报Sam Schechner:您觉得您在目前的岗位上还会干多长时间?您的继任者有什么考虑?另外,您提到今天开这个会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交流、认识您这个人。您能否介绍一下您有什么爱好,平时休闲的时间都干些啥?

任总:我现在在公司所处的位置,是行使否决权,我没有决策权,已经实施了很多年。现在由轮值CEO运作,效果良好,因此要继续努力去实践和改进。我拥有否决权,但我没有否决过,我想否决的时候,就去和他们商量,把我的想法和大家一起磋商,没有和将来接班群体
[1] [2]

关键字:任正非  学习美国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4/0506/article_33011.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英特尔垄断服务器市场 芯片售价逐年抬高
下一篇:锐迪科微电子发布与清华紫光进行中的兼并交易的最新进展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任正非
学习美国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TE工程师帮助将不可能变成可能,通过技术突破,使世界更加清洁、安全和美好。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7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