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反垄断第一案:调查高通

2014-02-12 13:05:47来源: IT时代周刊
    时间:2014年2月11日 05:56

    一边是国家发改委领导称“已掌握大量证据”;另一边是高通CEO雅各布在国际消费电子展上再次重申对反垄断调查一事不知所以然。一个多月前开始的这起反垄断调查由此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毫无疑问,今天的高通是全球移动芯片产业的最大赢家,在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市场——中国更是赚得盆满钵满。实际上,高通的声名鹊起与中国市场密不可分,在它2013年248.7亿美元的总营收中,有49%来自中国市场。中国是高通绝对无法轻视的一片领地。

  另一方面,中国运营商与手机厂商也离不开高通的芯片和技术支持。本土芯片技术与高通仍然差距巨大,遏制高通几乎无可能。如果说,通过反垄断调查能为自主研发争取时间和空间,那么,在拖住高通的同时何尝又不是拖慢自身4G的发展步伐呢?

  高通与中国市场的这种特定制衡关系,注定这一次的反垄断调查与其前几次同类经历都有所不同。这次调查,对高通和中国的芯片厂商、手机厂商而言,都是一场足以影响命运的博弈。

  因为兹事体大,国家发改委发起的对高通垄断中国市场的调查已有月余,全案仍在取证阶段。

  2014年1月7日,在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的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高通公司CEO保罗·雅各布(以下简称雅各布)对媒体表示,公司至今没有收到相关通知,因此仍不确定其为何于去年末在中国遭到反垄断调查。而在2013年12月12日,《中国日报》(英文版)援引国家发改委价检司司长许昆林的话说,“在对高通的反垄断调查中,我们已经掌握大量证据”。

  2013年11月25日,高通公司发表声明称,发改委已经启动了对公司的反垄断调查。有消息称,发改委同时对高通在北京和上海两地的公司进行调查,并带走了一些涉及市场和财务信息的资料。

  发改委的调查突然且神秘,但一切并非毫无由头。实际上,《反垄断法》在中国实施了五年,目前进入了执法频密期。2013年以来,发改委先后对液晶面板、白酒、奶粉,以及黄金饰品行业开出“反垄断”罚单。去年8月,许昆林表示,发改委反垄断调查的下一个目标会跟老百姓密切相关,石油、电信、汽车、银行都在调查的范围之内。

  作为全球最大的芯片厂商,高通在3G和4G领域拥有1400多项手机专利,在知识产权方面处于强势地位,按照《反垄断法》规定,高通属于“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行业人士认为,发改委是中国经济规划、价格管理的最高机构,它在4G启动的这个节点给高通“下马威”,有可能是为了在与高通的专利授权费谈判中占得先机。随着调查的进一步深入,有可能触动或改变高通收取专利授权费的商业模式。

  对于高通来说,中国市场的收入占据公司总营收的半壁江山,发改委的调查结果事关公司未来的命运。而对于国内的联发科、展讯等芯片厂商和手机厂商来说,与高通之间的专利博弈,也深刻影响着他们在4G时代的生存空间。

  第一章 高通再陷“垄断门”

  中国4G正式启动,相关利益方都在想方设法争取自身利益,有的采用了法律工具,但无论是哪家企业告发了高通,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达到利益的均衡。

  备受期待的4G牌照终于发放。中国4G的启动,让高通CEO雅各布信心满满。他表示,“随着中国LTE网络的部署,高通有机会销售更多智能手机芯片并获得更多专利授权费。预计在下一个五年中,公司年度营收和每股利润都能有两位数的增幅。”

  然而,雅各布的话音刚落,麻烦就来了。

  高通缘何遭举报

  作为4G LTE领域核心专利的领头羊,高通的优势非常明显,而这种垄断地位也让终端厂商感到担忧。

  中国移动此前表示,将在2014年采购1000万部iPhone和1500万部三星手机,同时也会向华为和中兴等本土制造商订购约1500万部手机。但中移动要求,这些4G手机必须达到“五模十频”,而这要有相当过硬的技术,在全世界目前只有高通一家有实力进行产业化生产。“五模十频”指让轻薄的智能手机能够支持五种制式(GSM/WCDMA/ TD-SCDMA/TD-LTE/LTE FDD)十个不同频段,一机在手即可通吃几乎所有国家的主流移动网络,解决了全球漫游的问题。因此,全球的主流智能手机厂家,包括苹果、三星、中兴、华为都大量应用高通的终端芯片。

  在3G时代,中国曾经与高通等专利拥有者签署相关协议,3G手机可以不缴纳高通专利费。面对4G即将商用,厂商们担忧高额的专利费将很难再绕过。

  据悉,高通与中国手机厂商关于芯片定价及授权定价的协商可能正在进行,高通打算对4G手机收3%-3.5%的专利费。如果按此实行,厂商们的日子将过得很艰难。过去,3G终端的出货价格普遍不高,不用缴纳专利费,厂商也仅能保持微利。按照现在大规模的出货量计算,4G时代,国产厂商将陡增大量成本压力。

  除了终端厂商,高通在芯片领域的竞争对手也颇为紧张。根据Strategy Analytics发布的报告,在2013年Q3全球基带芯片领域,高通市场占比提升到66%,联发科有小幅下滑,为12%,英特尔保持7%不变。国内芯片厂商在占有率上仍较为落后。

  实际上,芯片之困一直影响着国产手机的竞争力。海思、展讯、联芯科技、联发科等中国厂商尽管涉足4G芯片较早,但相应的终端产品一直难产。高通借助长期积累的芯片研发及设计优势,加上国内4G市场的早期集采份额,获得TD-LTE产业链更多话语权。在去年10月份,中移动TD-LTE终端招标,高通大获全胜,获超过60%的份额,大大挫败了国内手机芯片厂商的士气。

  在这样的情况下,4G终端的专利收费问题,事关所有人的饭碗。

  相关内部人士向《IT时代周刊》谈到,按照惯例,发改委应该是收到相关举报,才会对高通发起垄断调查。

  独立电信专家付亮谈到,举报人可能是它的竞争对手,也可能是手机厂商或设备商。而据本刊记者了解,在低功耗的移动芯片领域,英特尔、华为和展讯等公司与高通有竞争关系。而和高通合作的手机厂商或设备商更是多达40余家,其中国内手机公司就包括“中华酷联”,以及海信、天宇和宇龙酷派等公司。

  有观点认为,4G发牌在即,相关利益方都在想方设法争取自身利益,有的采用了宣传工具,有的采用了法律工具,无论是上述企业中的哪一家告发高通,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达到利益的均衡。

  雅各布的回答则意味深长,他对媒体表示:“我现在不会指名道姓提及具体公司,但我们肯定有朋友,也肯定有敌人。”他说,“中国有几家芯片组制造商刚刚被公立大学收购,所以还将存在各种各样的动态因素。”

  雅各布所指的并购,很可能是清华紫光对芯片厂商展讯通信的并购。清华紫光是清华大学的校办企业,2013年7月以17.8亿美元全资收购展讯。有分析称,展讯与具有国有资本背景的清华紫光合并,更能把握住中国4G发展的大机遇。

  垄断是否成立

  发改委对高通的调查,如一块石头投入了平静的湖面,各界都在关注事件的进展。

  调查核心的问题在于,如何界定高通是否垄断?Strategy Analytics统计,按照出货量算,2013年Q2全球蜂窝基带芯片市场份额上,高通达到63%、联发科占13%、Intel占据7%,位居第四的展讯和第五的博通所占的份额很少。高通这样一个地位,接近于垄断,但是,又不能由此判定为垄断。

  行业的争议点在于,高通是否滥用了自身的垄断地位,特别是对专利权的滥用。北京邮电大学教授曾剑秋认为,在电信行业,自然垄断(指因产业发展的自然需要而形成的垄断状态)是存在的。因为这个行业本来就是规模经济,需要通过规模获得竞争优势,自然和垄断会有紧密联系,对此需要客观理性地看待。他认为,反垄断并不是反对企业垄断本身,而是反对企业滥用支配地位,如果高通存在滥用行为,就应该受到反垄断处罚。

  另外,高通的收费模式也是业界的关注点。根据高通的要求,手机厂商已经购买了高通的芯片,但还要为此额外付出2%-5%的专利费;而联发科等芯片厂商也需要额外付费给高通,这种双重收费的模式可能是此次反垄断的主要着力点。还有人猜测,高通在专利费收取对象上采用不同的计价方式也是一个把柄,如果高通面向中国公司收取的专利授权费与苹果、三星等国际竞争对手相比存在差异,也有可能涉嫌违反《反垄断法》。

  法律专家赵占领接受《IT时代周刊》采访表示,中国反垄断的监管在执法层面涉及三个部门,一是商务部,企业间进行并购,应该交商务部反垄断局去审查。第二是国家工商总局的反垄断局,这个部门的职责主要是查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案件。发改委是第三个反垄断的执法机构,它主要是审价格垄断的案件,比如垄断协议、联合抵制交易。

  他谈到,这次针对高通的反垄断调查,从大的范围来讲,肯定是价格垄断的问题,但具体是哪个问题还不清楚。

  2013年12月12日,《China Daily》报道称,发改委的一位官员表示已经掌握了高通涉嫌操纵价格的大量“确凿证据”。对此,《IT时代周刊》致电高通公司公关总监侯明娟,她表示目前没有更多的信息可以披露。

  在近日举行的国际消费电子展(简称CES)上,雅各布再次表示对被中国发改委调查一事不知所以然。他补充道,很多国家的监管机构都不会披露反垄断调查的原因,这并不罕见。

  另一方面,雅各布也在不同场合强调其收费模式的合理性,他曾表示:“过去一年高通投入了40亿美元来进行研发,高通为整个产业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也使很多本来没有能力在这个产业当中竞争的企业获得了竞争的能力,高通向被许可的企业输送了大量的技术。”

  另据消息,雅各布将于今年3月卸任高通CEO,并由现任COO史蒂夫·莫伦科普夫接替。

  第二章 天使还是魔鬼?

  高通的创新科研能力强、技术水平领先,这在业界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其对芯片及专利的双重收费模式一直为业界所诟病。

  有人说高通是天使,也有人说它是魔鬼。说它像天使,皆因高通的管理水平高、创新科研能力强、提供的解决方案完备,在技术型公司里面,它是非常具有创造性和展现能力的企业。说它像魔鬼,主要是指高通太“贪婪”,早年把一个国际标准CDMA 2000硬生生地搞成了一个围墙花园,想进来玩的都得买门票,而且还含有大量“内购”收费项目,这不符合人类社会朴素的交易习惯。

  高筑围墙花园

  《IT时代周刊》记者接触高通公司,是从2000年在泰国参与该国运营商CAT的CDMA项目开始,此后在各个层面都与该公司有接触。高通是一家美国无线电通信技术与芯片公司,成立于1985年7月,由老雅各布和其他6位创始人共同创立,是一家具有犹太人血统的高科技家族企业,现在的老板是老雅各布的儿子小雅各布。

  高通公司介入民用移动通信是从第二代移动通信(2G)开始。当年欧洲几乎用尽全欧洲通信高科技的力量做了GSM制式(在2G中广泛采用)出来。而大洋对岸的美国,高通凭借一家之力就拿出了与之争锋的CDMA IS95移动通信技术。这项技术后来成为3G技术的基础:中国的TD-SCDMA、欧洲的WCDMA和美国的CDMA2000,都是以高通的技术为基础发展起来的。所以,在3G时代,高通一度在全球通信领域登上巅峰,影响力一时无两。

  但业界一直有一个笑话,高通公司的律师比工程师还要多。这家犹太家族企业很早就做了一个决定,雇用大批的知识产权律师专门为公司申请专利,依仗强大的科研优势和一环套一环的知识产权条款,向使用专利的人收钱,修筑高高的知识产权围墙。

  按照高通的要求,任何厂商要做基于CDMA的系统与终端,都必须向高通购买技术。不仅如此,高通对加盟CDMA阵营的玩家创造性地设计了一整套延伸收费模式:向前延伸,终端厂商先得交一笔“入门费”(百万级别),才有资格买芯片去做产品;向后延伸,厂商销售高通芯片做的终端产品,得按销售额缴纳3%—5%的提成费。

  “按销售额收取提成费”,这项收费标准体现了犹太家族的精明和贪婪。比如,同样两款采用高通同一芯片的手机,其中一款因为采用了更大的屏幕或者提高了摄像头的像素,整体售价提高了,那么它给高通授权费也就相应提高。对于一些手机品牌的旗舰产品来说,因为添加了一些功能,每部手机就要多支付给高通几十元的专利费,这让薄利的手机厂商一直多有怨言。

  此外,其他芯片厂商如联发科以高通技术生产相关芯片,厂商购买联发科的芯片同时还需要向高通交纳手机零售价2%-5%的专利使用费。这种“双重收费”的专利吸金模式,除了给高通带来了相当可观的营收之外,也让高通在3G时代稳坐金字塔顶端。

  实际上,芯片销售还算是有本的生意,有研发和人才的投入,但入门费和提成费方面,除掉养律师的钱,几乎可以说是无本生意,利润极大。在高通2013年248.7亿美元收入中,75.5亿美元来自技术许可,占其利润的七成。以专利技术作为主要的商业模式,这样的公司在全球相当罕见。

  律师函如雪花乱飞

  《IT时代周刊》记者认识高通CEO小雅各布,是2005年在布拉格CDMA450国际组织会议上。记者发现,他是一个精力充沛,言谈老练,又高又帅的演讲高手,发言的时候喜欢做各种手势,表现力很强。

  CDMA450是CDMA全球网络大家族里的小冷门,主要是欧洲和独联体个别国家有小规模布设。但即便如此,在那次会上,小雅各布也不惜亲自出马站台演讲,可见犹太人做生意非常细致,大鱼大虾不放过,牙签肉也很重视。也正因如此,后来高通公司在发展CDMA2000不成功之后,很快改变战略,率先牢牢占据了3G数据卡芯片市场的一哥地位,之后又在手机芯片领域占据了大块地盘。

  一直以来,由于高通公司对CDMA为基础的各类移动通信知识产权的把持和牟利,让业界诟病。它不仅对自己主导的阵营强势收费,而且还四处出击。3G时代,高通发动起庞大的律师军团频频对欧洲的和中国发起知识产权利益诉求,律师函如雪花乱飞。

  而高通,也因为专利授权定价问题遭遇各国的反垄断调查。2005年10月,诺基亚、爱立信等6家公司联合向欧盟提起28项申诉,指控高通利用持有的CDMA技术专利限制竞争对手发展,违反了欧盟《反垄断法》。经过四年的调查,这桩官司最终因为各家厂商的和解而终止。

  在韩国,高通在也曾遭到长达三年的反垄断调查,最终于2009年结束。韩国官方认为“高通对客户实行差别性对待,对其中一些客户收费较高”,为此,韩国公平贸易委员会向高通开出约2亿美元的罚单。

  对于此次中国政府的发难,有律师表示,如果反垄断调查结果成立,在处罚方面高通可能面临营业额1%-10%的罚金。数据显示,高通2013年的总营收为248.7亿美元,其中49%的营收来自于中国,达123亿美元,而届时高通面临处罚的金额可能高达12亿美元(约合72亿元人民币)。

  对于高通此次的“遭遇”,有观点认为是其“政府关系”没做好。但其实,有国内芯片厂商高管表示,高通一直非常注重经营政府关系,之前还到处挖相关的人才,并且有专门的团队和经费。该人士认为,这次事件已经“超出了政府关系可以扭转的层面”,是高通在韩国、日本、美国等多地所遭遇的一波反垄断调查高潮所致。

  第三章 中美博弈的背后

  中国4G启动,新一届政府把它定位为内需拉动,是经济转型的关键战略举措。因此,发改委的调查,表面上看是对涉嫌垄断企业的调查,实际上,更可能是中国启动4G的一种谈判策略。

  发改委对高通的垄断调查,表面上看是对涉嫌垄断企业的调查,实际上,更可能是中国启动4G的一种谈判策略。由于中国企业群普遍存在“利润薄”的现状,很可能三下五除二就被拥有专利技术的美国企业分而治之。因此,这次调查更是中美之间的贸易博弈。

  事实上,在2012年中兴、华为向海外扩张的时候,就遭到美国政府的抵制,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表示,中兴、华为“可能威胁美国国家通信安全”。发改委此举,也许正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调查的结果不外乎两种,要么是发改委的一纸罚单,要么经过谈判最终达成和解。但这个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也许将充满波折。

  谁也离不开谁

  高通的发展与中国可谓紧密相关。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真正令高通扬名立万的是1995年在香港建成并投入商用的CDMA商用局,那张网络现在归属香港和记电讯国际有限公司。此前,高通研发出CDMA技术之后,在全球推广非常辛苦,曾经几乎是跪求中国内地采用,许诺免收任何专利许可费,但内地当时并没有选择高通,而是选择了来自欧洲的GSM作为2G时代的技术标准。

  无奈之下,高通当时只能在内地建设了一张专用移动通信网“长城网”,后来国家组建联通,CDMA随着长城网“由军转民”嫁到了联通。2003年,王建宙出任联通董事长时,大手笔强力推进CDMA2000网络建设和放号,也推动了高通在中国的全面腾飞。客观说,中国市场的扩张对高通发展历程至关重要,协助其完成质的飞跃。

  到了2013年,高通与中国的关系更可以用“血脉相连”来形容,因为其接近一半的营收都来自于中国市场。相应的,高通的市值也超过常年位居芯片市场第一的Intel,成为全球芯片市场的王者。

  从这一数据来看,高通不敢对中国市场疏忽,因为这毕竟是其全球最大的市场。所以它表态“全力配合”发改委的调查。据了解,高通与发改委之间已经有过多轮会面。但高通依然公开表态,期待和发改委尽快进行会面商谈。有国产手机厂商人士认为,发出这样的声明表明高通已经“服软”了。

  而另一方面,中国运营商与厂商也离不开高通的芯片和技术支持。据了解,中兴、华为、酷派、联想、TCL、小米、魅族、OPPO等手机厂商,成为高通手机芯片的主要采购商,占据高通芯片销售的三成以上。高通的4G芯片目前处于断货状态,中国手机厂商还得登门求货,一些规模偏小的企业只能通过中间商拿到高通的芯片,这种状况下,要想遏制高通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这也会阻碍中国4G的进程。

  谁的话语权更强

  从国家发改委价检司司长许昆林的描述分析,高通有较大可能性被定为垄断。

  但是,有鉴于高通与中国间密不可分的合作关系,国内业界较为普遍的看法是,高通很可能最终会作出一些妥协,或者和国家发改委达成一个和解协议。

  市场分析机构Raymond James & Associates的分析师杰森·贝德福特和迈克尔·里奇在针对此次调查的报告分析道,尽管谈判的结果很难预测,但从过去的类似调查和谈判来看,最终只会对高通产生细微的影响。此前,在欧洲、韩国和日本等政府下属机构对高通实施的调查都是如此。

  不过,中国的情况可能不太一样,因为中国许多手机制造商在近期无需向美国、西欧市场销售手机,这样就导致高通很难拥有诸如上述国家和地区的强大谈判优势。

  另外,自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斯诺登“棱镜门”事件以来,卷入此案的IBM、思科和EMC等美国IT巨头和中国的关系变得相当微妙,据传,IBM和思科在华业绩甚至受到负面影响。

  而作为移动芯片业王者的高通,并未被披露与“棱镜门”有直接关系,但在这个特殊的时期,鉴于高通在本国通信产业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中国对信息安全的担忧必然会对其也产生影响。雅各布就曾表示,“棱镜门”之后,他对美国科技企业在中国遇到的困难表示担忧。

  不过,也有行业人士表示,高通占据市场优势而采取授权费机制,虽然阻碍整个行业的技术发展,但也是一种市场选择。

  另外,国内芯片企业在现阶段还达不到高通的技术水平,完全拒绝高通的低功耗芯片对中国移动智能终端产业的发展相当不利。

  实际上,从1G、2G时代开始,由于缺乏自己的技术专利,中国不得不付给国外厂商巨额的专利费,这也是中国力挺TD这一本土3G标准的主要原因。目前,国内通信企业专利最多的是中兴、华为,但在移动芯片上的核心专利不多,话语权不够。

  对此,国内厂商也在暗暗发力,之前,清华紫光已经完成了对展讯、锐迪科等芯片企业的收购,希望整合更多的力量与高通、联发科竞争。华为旗下的海思也研发了手机芯片,华为的多款终端中都使用了海思的方案。近日,中兴通讯(000063,股吧)也提出要采用自己的手机芯片。

  发改委的介入,在一定程度上显示出国家希望从宏观层面助力国产芯片发展。本次反垄断调查若真能延缓高通在4G时代对于芯片与技术的渗透速度,国内芯片厂商由此获得更多时间和更宽裕的环境来提高研发、制造实力及市场份额,市场格局会有多大改变? ■

关键字:2014  反垄断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4/0212/article_30508.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2014
反垄断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