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华为埃塞俄比亚电信交易遭抨击

2014-01-08 22:29:29来源: 道琼斯
    间:2014年1月08日 06:35

如图所示的电信塔已帮助埃塞俄比亚扩大了手机在该国的使用。

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西南的绿色丘陵上,像Darara Baysa这样的牧民以拥有一部入网中国中兴通讯(ZTE co.)的手机为傲。

但他们不得不走上几英里才能有清晰的信号,这是个麻烦。前退伍军人Baysa说,这种网络的效果不太好;与此同时,Baysa在他家附近未铺路面的路上停下来,向人展示他的艳粉色智能手机。


当然还有其他问题:据熟悉谈判的消息人士称,埃塞俄比亚政府官员近年来向中兴通讯抱怨说,中兴建设移动网络合同的收费过高。

埃塞俄比亚网络的小故障暴露出这些贫穷国家大量举债,投资于电信、道路、公用事业设施和基建项目,帮助他们脱贫过程中面临的普遍问题。

中国强大的财力帮助中国企业获得了许多这类合同。但在签订协议时,一些国家的政府似乎都附带充分支持公共投资的表面要求。当这些国家不重视这类规定时,像世界银行(World Bank)这类机构的专家则指出,大型项目通常花钱更多,且执行情况可能更差。

中国在电信项目上的影响力一直以来都很大。2006年,中兴通讯在埃塞俄比亚击败西方竞争对手获得一个大型电信项目,该项目由中国国有银行提供价值15亿美元的低息贷款建设。

世界银行的调查发现,埃塞俄比亚政府似乎忘记了自己在签订合同投标时需要竞标的采购准则,多年来一直把电信设备的供应权独家授予中兴通讯。世行2013年的报告批评埃塞俄比亚政府将如此之大的项目授予一家公司,要求该国对合同进行审计。世行未发现中兴通讯有不当行为。

2013年7月埃塞俄比亚结束了中兴通讯垄断的局面,引入了其在中国的主要竞争对手华为(Huawei Technologies Co.)。这两家公司瓜分了下阶段网络扩建的又一大合同。据熟悉谈判情况的消息人士称,这次还是融资帮助拿下了合同。这些消息人士称,西方设备供应商爱立信(Ericsson)和Alcatel Lucent SA开出的条件无法与中国比肩。

中兴通讯的发言人称,公司遵守埃塞俄比亚的监管规定。埃塞俄比亚电信部长和国有电信垄断企业Ethio Telecom未予置评。世界银行的报告指出,埃塞俄比亚政府告知世界银行的调查人员,邀请了八家公司参与竞标。

华为埃塞俄比亚业务的负责人Tony Duan说,公司完全了解电信服务质量不佳的相关问题,及该国移动网络经常断网的现象。

中兴通讯埃塞俄比亚子公司的总裁贾晨承认,网络服务一直不稳定。他将其归咎于下一个阶段的扩张计划迟迟未被批准、施工项目切断了电信线路,以及埃塞俄比亚电信(Ethio Telecom)维护不善。他说,网络维护不是我们的工作;我们可以保证网络的质量,但你必须保证我们基站的电力供应。他说,中兴通讯在埃塞俄比亚必须比其他地方收费高,部分原因是为了弥补项目的巨额贷款以及长达13年的偿还期所带来的影响。

爱立信和阿尔卡特不予置评。

其他发展中国家也有人投诉由中国国有银行提供资金的电信交易收费过高、管理不善、存在违反法律的合同规定。


据肯尼亚政府文件显示,肯尼亚政府去年底取消了一项全国警察通讯系统合同,这份合同去年曾初步授予了中兴通讯,资金将来自中国方面承诺的贷款。反腐活动人士说,肯尼亚违反了宪法,只允许中国企业投标,同时政府对中兴通讯投标情况进行的一项评估称,该公司的设备价格是正常市场价格的两倍。

中兴通讯就这一裁决向一个评估委员会提出上诉,该委员会与肯尼亚政府立场一致,据该委员会的裁决说:无需高深的知识即可从摆在评估委员会面前的证据判定,中兴通讯的财务计划书被高度夸大。《华尔街日报》的记者看过这份裁决。

中兴通讯不予置评。肯尼亚政府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乌干达2011年取消了乌干达广播公司(Uganda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与华为签订的规模7,400万美元的合同——由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提供资金。乌干达说,该合同违反了采购规定。乌干达政府官员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华为对此不予置评。中国进出口银行也不予置评。

2007年,中兴通讯与菲律宾之间一项规模3.3亿美元的宽带网络建设合同是在没有竞标的情况下协商的,项目资金来自中国进出口银行。菲律宾议员们称中兴通讯虚报了项目的价格,以便向政府官员支付回扣,此事震动了菲律宾政府。

反腐检察官指控当时的总统阿罗约(Gloria Macapagal Arroyo)收受贿赂批准交易;此案仍在审理之中。阿罗约担任总统期间取消了这项合同,她的律师说她坚持自己是清白的。中兴通讯不予置评,理由是诉讼过程仍在进行中。中兴通讯2007年在发给中国媒体的声明中说,该公司没有任何违规行为。

伦敦全球基础设施反腐中心(Global Infrastructure Anti-Corruption Centre)主任斯坦斯伯里(Neill Stansbury)说,政府需要竞标和其他控制措施来获得最优的价格,确保项目规划完善。斯坦斯伯里为世界银行有关埃塞俄比亚项目的报告做出了贡献。

斯坦斯伯里称,大规模的贷款会掩盖项目成本;你可能最终发现,20年下来,整个交易的成本要比以更高的融资成本购买另一家制造商的设备贵得多。

中兴通讯和华为已经跻身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行列,因为独有的巨额融资渠道使他们可以开出优于西方竞争对手的报价。

西方公司也可以获得政府出口信贷银行的贷款支持。但与中国不同的是,几乎所有这样的银行都签署了一份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OECD)倡导的对此类信贷投放加以限制的协议,特别是对历史上有债务问题的国家而言。

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负责为出口及海外项目提供融资。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国际发展项目(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Program)主任布罗蒂加姆(Deborah Brautigam)估计,从1995年至2012年,这两家银行为非洲提供了近500亿美元的融资,其中大多数是出口信贷。此外,中国企业还可以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China Export and Credit Insurance)获得融资。

同期,美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the United States)为非洲买家提供了约120亿美元融资。美国、欧盟(European Union)、中国和其他国家一直在讨论出口信贷的国际准则,西方国家希望能对中国国有银行进行约束。

在超过十年的时间里,中国一直在埃塞俄比亚拥有相当大的市场占有率。在埃塞俄比亚2005年颇具争议的大选之后,中埃两国之间的联系变得更加密切。曾领导埃塞俄比亚20余年直至2012年去世的时任埃塞俄比亚总理泽纳维(Meles Zenawi)开始认为西方不够友好。

泽纳维积极推动埃塞俄比亚与中国合作,给予了华为2006年的电信合同,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为该交易提供了贷款。国家开发银行未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中兴通讯的一位发言人称,中兴已经在埃塞俄比亚修建了超过2,000个手机通信基站,并且在地形险恶的地区铺设了约5,000英里的光纤电缆。中兴称,埃塞俄比亚的手机用户数量已经从2005年的约100万增至2013年的逾1,200万,占该国人口的七分之一。

通讯网络使当地许多民众的生活质量得到了巨大改善。目前手机通讯服务已扩展到了埃塞俄比亚的很多地区。这个拥有9,000万人口的贫穷国家已成为非洲最大且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

在多数民众生活的农村地区,通信网络带来了新的经营方式。

Afework Wondimu用他的手机查苔麸价格,这是一种长得像小米的谷物,可以用来制作埃塞俄比亚的传统特色薄饼“英吉拉”(injera)。如果价格不错,Wondimu就会让驴子驮上大捆大捆的苔麸进城售卖。

Wondimu说,如果价格不好,他就会留着这些苔麸,等到以后以其他方式卖掉。说话间,他位于亚的斯亚贝巴西部的农场上一群牛正在对金黄的苔麸进行脱粒。

Baysa说,两年前没买手机的时候,他有时要步行、骑马、坐车三天,只为了出门探望家人和朋友。

不过,对于听说有些人信号好到可以在床上打电话的事,他倒是并不介意。

其他地区的埃塞俄比亚人也在抱怨网络信号不好。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移动网路似乎已经在超负荷运转,一天当中有时会出现无法接入的问题。

经济学家Benedicte Vibe Christensen指出,如果网络和其他基础设施运行不理想的话,埃塞俄比亚的经济增长或受到影响,可能被迫耗尽外汇储备用于还债。Christensen在2009年之前担任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的非洲专家。

她说,如果投资项目的质量不过关,最终会带来外汇储备不够偿还全部债务的风险。

政府数据显示,中国向2006年埃塞俄比亚电信项目提供的贷款占到了该国公共部门海外债务的12%左右。埃塞俄比亚电信没有公布项目的财务信息。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从2010年开始偿还贷款,到目前为止已经还掉了3亿美元左右的本金。

融资是要付出代价的。中兴通讯的贾晨说,公司将向埃方收取更多费用,因为贷款规模庞大,而期限又有13年之久。如果埃塞俄比亚电信还不了贷款的话,中兴通讯就要负责。

贾晨表示,如果只看收费的话,人们可能会觉得中兴通讯比其他公司高很多,中兴通讯肯定赚了很多钱。但人们应该换个角度去想,这些钱,中兴通讯要13年后才能拿得到。

移动网络的不均衡表现呼应了埃塞俄比亚电信业前高管对中兴通讯设备的看法。这些高管于2006年中兴通讯赢得合同前称,在中兴通讯设备覆盖范围接听或拨打的电话经常断线,这些区域内的手机信号很弱,导致住在砖砌或石砌房屋中的居民常常需要出门才能使用手机。

中兴通讯的一位发言人称,上述手机网络在那个时期经历这类联网问题是正常的,这是不同供应商的设备使用同一频段的结果。

这些高管中的一些人称,他们表达了对中兴通讯获得合同的担忧,并为此受到了惩罚。

这些人提出的看法是,对于2006年中兴通讯获得的合约,埃塞俄比亚的电信运营商并未开展合理的竞标程序。他们还称,自己担心相关协议将导致埃塞俄比亚彻底离不开中兴通讯。

Ethiopian Telecommunications Corporation(简称ETC)的一位前高管称,我们曾经抱怨这不利于公司的未来;如果我们只选择一家公司,那么我们也只能依靠一家公司。ETC是Ethio Telecom的前身。

埃塞俄比亚联邦道德和反腐败委员会(Federal Ethics and Anti-Corruption Commission of Ethiopia)在2008年起诉了20多名雇员,称这些雇员违反了政府合同招标规定,主要就是针对他们在2005年授予爱立信的合同。这些受检举的雇员包括那些说自己表达过担忧的高管。

埃塞俄比亚的一家法院判一些被告入狱,包括前首席执行长Tesfaye Birru。Birru否认指控,目前仍在狱中。

这位前ETC高管称,一些政府高级官员试图威胁其他人,让他们不要发表对这家中国公司不利的言论。

联邦道德和反腐败委员会官员否认试图通过起诉来使批评中兴通讯的人士闭嘴。该委员会未指控相关高管从爱立信的协议中攫取个人利益。

该委员会称,得到证实的情况是,被告滥用了权力,违反了既定规则和规章,合谋向他人输送利益,并使政府蒙受不必要的损失。

爱立信前高管Moncef Mettiji称,2005年的合同不涉及任何不当行为。目前Mettiji已经不在埃塞俄比亚境内。

关键字:中兴  华为  塞俄比亚电信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4/0108/article_29504.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中兴
华为
塞俄比亚电信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