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并购背后:谁在抛弃东莞诺基亚员工

2014-01-07 04:55:47来源: 腾讯科技
    2013年11月19日,由于认为厂方推出的新举措意在迫使主动离职,诺基亚东莞工厂的数百名员工停工抗议,停工规模一度扩大3000人。这一风波震动业界,此后事态发展如何?近日,腾讯科技前往东莞进行实地调查,走访了部分被开除的员工,探究这宗世纪并购下的产业变局。

2013年11月23日,23岁的李政友被东莞诺基亚制造工厂(以下简称为东莞诺基亚)正式开除,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用短信通知了他这一消息,疑惑的他在试图进入工厂园区时才发现自己门禁卡已经失效,保安告诉他,在诺基亚内部系统里,他的员工状态已经变成了“解雇”。
此时已是诺基亚东莞工厂大罢工的第5天,这场罢工的原因一直被外界解读为员工对东莞诺基亚调整员工手册的不满。但事实上,在9月份微软宣布将并购诺基亚公司之后,东莞诺基亚制定了一系列新的严苛的管理规则,这些规则被工人视为逼迫工人主动离职的手段,并最终导致了11月19日大罢工的爆发。
在这场总共历时7天的大罢工里,有200多名像李政友一样的员工被诺基亚开除,19日上午最先参与罢工的169人全数被清理。尽管最高峰时有近3000人参与了罢工,但随着核心参与者们先后被隔离在厂区之外,大多数工人开始后续选择了复工。
今天,尽管外界已经淡忘了这场风波,但被开除的200多名员工中已有70人开始尝试联合维权,李政友成为了员工代表之一。据负责代理此案的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凡琦向腾讯科技表示,这批以80、90后为核心的劳工群体的诉求并非经济赔偿,而是要求恢复劳动关系,并期望在恢复劳工关系后与厂方继续谈判。
在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看来,并购不仅仅是资本、设备、技术、管理的整合,同时也是劳动力资源的整合,微软收购诺基亚设备与服务部门的同时是带走了3.2万名员工,诺基亚底层员工的权利亦不应该被忽视,否则难免会出现劳资双输的情况。
曾创办中国首家合伙制律师事务所的著名律师段毅认为,尽管近年来私营企业中劳资纠纷的问题越来越普遍,但传统诉讼制度已经难适应时代发展,他亦认同诺基亚维权员工先恢复劳动关系,再通过谈判解决并购之中劳资纠纷的模式。
他透露,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第一书记陈豪目前已针对东莞诺基亚罢工事件提出,由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和全国总工会共同研究方案,以解决企业收购过程中保障工人权益和工会发挥作用的问题。
据发稿前获知的最新消息,70名被开除员工的仲裁案将于今年2月10日开庭,诺基亚官方目前仍拒绝就此做出回应。
曾经的模范工厂
自1995年进入东莞以来,诺基亚一直就是是当地打工者最羡慕的工作单位之一,尽管从收入角度说,诺基亚从来就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一流的福利制度和员工归属感让这家公司的员工流失率远远低于东莞其他工厂。
用一位仍然在职的诺基亚员工的话说,“你在富士康是给苹果代工,我在这是诺基亚的员工”。
李绪强同李政友一样是选择法律维权的70名员工的代表,生于1987年的他在2006年中专毕业后就进入了东莞诺基亚,当年同所学校和他一同应聘的毕业生超过200人,最终只有13名入选,在体检之后这个数字降到了个位数。
能够进入东莞诺基亚对李绪强来说曾经是人生最大的光荣之一,同样的归属感在东莞诺基亚的大部分员工身上都已经根深蒂固,在过去的17年里,东莞诺基亚罕有劳资问题发生,即便在诺基亚近年来业绩每况愈下之际,多数员工仍愿意与这家芬兰公司共同进退。
一个不为外界所知的例子是,在2012年,李绪强和李政友等数名此后被开除的员工都曾响应公司的号召用微薄薪水购买了诺基亚的股票,尽管这笔投资以亏损告终,但大部分人都未曾有过怨言。
即便在今年6月诺基亚启动全球裁员计划后,东莞诺基亚裁减了近百名员工,也未曾有过劳资纠纷和类似的罢工行动,一个问题便浮出水面:11月19日的大罢工缘何而起?
世纪并购与大罢工
2013年9月2日,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从美国秘密抵达芬兰,一桩代号为金牌工程(Project Gold Medal)的收购案正式浮出水面,微软为收购诺基亚核心手机部门花费了大约72亿美元,其中有50亿美元用于收购诺基亚设备部门,其余的21.8亿美元用于购买诺基亚所持有的专利授权。
这场世纪并购案还决定了32000名诺基亚员工的命运,这些员工中,有18300名直接与手机制造相关。显然,负责诺基亚智能手机制造的北京工厂及负责非智能机制造业务的东莞工厂都将成为微软公司的一员。
东莞诺基亚的员工们是从媒体上获知这个消息的,随后,他们第一次感受到了工厂方面的改变:
首先是警告累计的变化,警告是一种对违反员工手册行为的常见处罚,小到迟到大至打架斗殴都可能获得警告处理,累计三次警告的结果就是被开除出厂。在过去的东莞诺基亚,警告处分每年清零,但在并购消息之后,警告处分改为永远累计,且向前追溯,这意味着工龄越长的员工被开除的几率越高。
其次是员工手册的修改。在并购案后,东莞诺基亚方面表示,“为了适应公司的发展”,2014年1月1日开始将实行新的员工手册,这份新的员工手册长达80多页,篇幅是原有员工手册的2倍,用诺基亚员工的话说,新手册“增加了很多对我们不利、削减福利的条款”。
其中最为东莞诺基亚员工所诟病的就是新员工手册中的“4.4.4”条款,即因公司原因放假的情况下,第一个月就只按照底薪发放。第二个月开始如因公司原因继续放假,就按照比例底薪发放——比如工作了排班的80%,就发底薪的80%,如果低于东莞市最低工资标准的时候就按照当地最低工资的80%发放,约为1000多元人民币。
此外,诺基亚东莞工厂在10月底突然招揽了一批新员工,新员工的签约单位不详,但工资和福利待遇均高于原有员工,但这批新员工并非熟手,还需要东莞诺基亚的老员工来教授他们工资技能,且这些新员工只做封箱、打包、贴签的工作,而涉及质量问题等容易引发警告的工作仍由老员工负责。
最后是在员工中长期流传的传言称,在收购之后,这批员工将不再隶属于诺基亚,也不属于微软。在汇总了多方消息之后,几乎所有的东莞诺基亚员工都不约而同的得出一个结论:工厂似乎在逼迫员工主动离职。
3000人大罢工爆发
苏传东和李绪强、李政友一样是70人维权员工群体的代表,也是最早一批罢工的参与者。据他介绍,随着并购后工厂方面态度的变化,越来越多的员工开始感到疑虑,最早是谁提起罢工的已经不可考,但选择11月19日的原因是因为当天是股东大会,希望通过这次行动改变厂方的态度。
11月19日上午,几百名获知罢工消息的员工开始选择在工厂空地上静坐,当天下午包括生产线上的员工几乎全部参与了罢工。20日,东莞诺基亚3000名员工几乎全部参与了进来,罢工运动进入高潮。
在这一过程中,东莞诺基亚采取了一种“公事公办”的态度,每次相关人员出现都是同一程序:向罢工员工传达口头警告,称要解除劳动关系。
在罢工的过程当中,苏传东、李绪强、李政友等几人相继收到了来自陌生手机号码的警告通知以及被开除出厂的短信,随即大量罢工员工发现自己进入工厂的门禁卡被锁,无法参与后续几日的罢工行动,只能在厂门外继续声援。
另一方面,工厂方面开始对后期加入罢工的员工采取了怀柔政策:部分员工的家属收到了厂方的信函,称员工在公司破坏正常工作秩序。还有经理向罢工员工表示,只要复工就可以收到购物卡,甚至是1000元人民币。
11月27日罢工行动失败,绝大多数员工选择了复工,在这一过程中,前后有超过200名参与罢工的员工被东莞诺基亚开除。据苏传东介绍,被开除的员工中绝大多数都拥有三年以上工龄。
维权者们
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位于深圳市罗湖区宝安广场A座26楼,作为全国首家专业从事劳动维权法律事务的律师事务所,近年来,他们在多起劳资纠纷案件中声名鹊起。
苏传东等70名被开除的诺基亚员工在NGO组织的帮助下,与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办理了委托手续。
负责代理此案的律师孟凡琦向腾讯科技表示,70名被开除员工打官司的诉求就是恢复劳动关系,同时这批员工希望回去以后再与东莞诺基亚进行谈判,商讨员工问题。因为目前工厂虽然已经复工,但此前就已存在的主要矛盾没有改变。
孟律师表示,东莞诺基亚开除200多名员工的依据是《劳动合同法》39条,即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但他认为,39条实际上是针对个体劳动关系,是规范个体劳动关系的法律,几千名员工罢工却单独开除个别人存在争议。
他介绍,国外的企业并购时都会有工会代表员工表达意见,探讨员工的福利问题,但中国的情况并非如此,东莞诺基亚的罢工问题就是一个典型案例,当并购发生时员工的意见没有被充分尊重。
事实上,东莞诺基亚并未没有工会,但是并未能在并购案的过程中代替工厂普通员工发声。据随行的NGO组织志愿者介绍,目前东莞诺基亚工会负责人暨炜东的另一个身份就是诺基亚通信公司东莞分公司副总经理,腾讯科技在官方报道中也发现了这一问题。
80后打工者
“工厂方面在春节之前开除掉这么多人,确实缺乏基本的人文关怀,都是年轻人,积蓄不多,为了过年万一做错什么事情怎么办?这也是我们坚持要向工厂方面讨个说法的原因”,苏传东的孩子刚刚降生,但他依然坚持把主要精力用在维权上。
其他几名维权代表亦多为80、90后,凭借他们的工作技能水平,在东莞这座城市里寻找工资更高的工厂并不困难,但他们依然选择诉讼的方式维护自己的权利。
据为诺基亚罢工者提供援助服务的NGO组织成员介绍,尽管这批80、90后工人的户籍标签依然是农民工,但是他们却希望通过自己的奋斗与努力获得城里认同,而不像传统农民工那样仅把打工视为赚钱手段,最后回归农村。
这批工人本身具有一定的学历,且都保持了较高的技术水准,即便离开诺基亚更换一家公司亦不存在问题,他们提起诉讼是为了追求自身权利,而不是单纯为了金钱考虑。诉讼所花费的时间和人力成本远远比再找一份工作要多得多。
事实上,参与罢工的多数80后年轻工人都属于此前工厂内的优秀员工,大多数都经历了从外派员工到一线员工的磨砺过程。
几名维权员工代表曾向腾讯科技表示,能够理解诺基亚业绩下滑后会有所改变,哪怕公司采取常规裁员亦无可厚非,但现在这种逼迫员工主动离职的举措让他们无法接受。
“世界工厂”的新难题
著名律师段毅是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的创始人,他曾创办中国首家合伙制律师事务所,在律师界享有极大声誉。
段毅认为,诺基亚在收购过程没有足够的透明度与旗下制造工厂的工人沟通,没有考虑工人的利益。
他透露,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第一书记陈豪目前已针对东莞诺基亚罢工事件提出批示,由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和全国总工会共同研究方案,以解决企业收购过程中保障工人权益和工会发挥作用的问题。
事实上,诺基亚并购案后东莞工人的遭遇并不是孤立的问题。
在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教授王江松看来,各国企业并购和跨国企业并购,都不仅仅是资本、设备、技术、管理的整合,同时也是劳动力资源的整合。
有调查显示,企业并购案失败的十大原因中,有八项直接或间接与劳工、人事或人力资源有关。微软收购诺基亚设备与服务部门是将相关部门以及3.2万名员工整体并入微软,诺基亚底层员工的权利如果被忽视,极易出现劳资双输的情况。
据他介绍,美国企业所主导的跨国并购,通常会大量辞遣劳工,故欧盟的工会组织经常反对来自于美国企业的跨国并购。
事实上,的确曾有诸多跨国并购案受到欧盟工会组织的阻挠,例如,1999年11月Generaledebanque、CGER和ASLK等三家银行的跨国并购案,2000年4月DeutschBank和DresdnerBank两家银行的跨国并购案,均受到当地工会团体的强力反对。
显然,东莞诺基亚的问题与上述并购案区别更大,厂方选择的方式是逼迫员工离职,而非正常辞退,这与国内相关的法规缺失有直接关系。
近年来,昔日巨擎企业的倒下早已不是新闻,诺基亚、摩托罗拉移动等劳资纠纷案例层出不穷,如何在这一过程中保护普通工人的利益,这将是中国这个“世界工厂”需要面对的新难题。

关键字:世纪并购  东莞诺基亚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4/0107/article_29402.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世纪并购
东莞诺基亚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