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光启示录

2014-01-02 01:12:00来源: 台湾环境资讯中心
    「无良日月光、还我后劲溪」,呐喊声在后劲溪畔响起,半导体封测龙头「日月光」,身陷废水风暴,遭到高雄市环保局勒令停工,日月光事件带给众人什么启示?

环保人士喊口号

位在楠梓加工出口区的日月光K7厂,在高雄市环保局纪录中,是素行不良的累犯,民国100年和101年,就有六次废水裁罚纪录,甚至两度以自来水稀释废水。今年10月1日,再次被查获偷排未经处理的废水,镍含量4.38mg/L超过管制标准的四倍,是11月份后劲溪水,镍平均浓度的1000倍。

日月光日月光副总林显堂说明,这是「异常」情况,因为盐酸槽破损溢流,设备没有侦测到,才会流到废水排放口。高雄市环保局长陈金德表示,依照水污法,机器设备故障需在三小时内向环保局通报,并做紧急处置,日月光没有通报,还继续排放。而且依照环保局核定的「水污染防治措施计划」,K7厂的紧急处置,应该是把废水拉到其他厂去处理,不是继续排。

不只如此,环保局还发现,日月光K7厂在废水采样槽加入了自来水,意图欺瞒环保人员。环保局要求日月光提供日常的监测数据,对比自动连续监测系统的数值,更发现日月光提供的数字造假,认为情节重大,12月9日祭出停工令,要求产出废水的制程停工。

K7厂废水的日排放量,可达5,500公吨,是高雄市第九大排放源,在后劲溪下游梓官、桥头地区,有1,300公顷的农地,是引后劲溪水灌溉,高雄市政府紧急进行农地土壤与作物的采样,并且禁止该区域农产品采收。不过农民表示,冬天是稻田休耕期,农民通常不会引灌后劲溪水,而是抽取地下水,来种植花椰菜、茄子等蔬菜,因此农作物应该不至于受到污染。

日月光排放口污水 排污水
485" target=_blank>
后劲溪短短21公里的长度,却承载石化重镇的污染,地球公民基金会蔡卉旬指出,仁武工业区的废水排到后劲溪,这里的底泥就检测出甲苯或醚类之类的物质,是标准的石化产物。在后劲溪沿岸还有台塑仁武厂,溪水经过台塑仁武厂,在下方的仁武桥就检测到含氯有机化合物,后来才证实,台塑仁武厂的土壤与地下水,已经污染超标30万2000倍。

台塑仁武厂溪水流过台塑仁武厂,汇入仁武、大社工业区的废水,再经过中油五轻。虽然中油的废水是采海洋放流,但在民国98到100年,就被环保局抓到违法排放事证,高达38次。去年,环保署才增订定了石化业放流水标准,把6项有机化合物纳入管制。地球公民基金会蔡卉旬表示,石化产业的有机化合物种类众多,常检测到的就60项,政府机关做水质采样检测,只针对管制的6项做检测,没纳入管制的,就无法得知是否存在废水中,亦无从得知影响如何?

石化业的污染对后劲溪来讲,已经是难以承担之重,楠梓加工区的废水,又进一步扼杀它的生机,诡异的紫色废水融入浑浊的泥水中,污染物并不会消失。来到德明桥下,日月光K5、K7、K11三厂的排放口,更是24小时不间断的加害后劲溪。

花椰菜农地 工业区后劲溪

后劲溪流域大小工厂林立,环保局列管的就有129家,日月光事件还在风头上,环保局又稽查到位在仁武的连益电镀厂,违法绕流排放,废水浓度更甚于日月光百倍,环保局也祭出停工处分。无良业者省下污染处理费,转嫁成全民的环境成本,而承受各种废水的后劲溪,到下游才是农业取水口。工业用好水,农业喝毒水,无疑是最大的讽刺。

地球公民基金会执行长李根政表示,后劲溪已经污染了三、四十年,但政府长期不闻不问,农田水利会几十年来只有一个方法处理水污染,就是引高屏溪水稀释,「我想请问,你们要不要吃由工业废水所灌溉出来的稻米,还有蔬菜水果?」

后劲溪属于区域排水,不是高雄农田水利会主管,因此无权要求业者,做到符合灌溉水质标准,每年水利会只能从曹公新圳,引水1,800万吨进入后劲溪,作为稀释及补充水源。水利会认为,治本之道还是要灌排分离。其实在民国79年,已经规划了后劲溪灌排分离工程,当初预估要三亿元,综合考量之后还是无疾而终。地球公民基金会执行长李根政主张,任何工业废水,都不能进到灌溉渠道或灌溉用水的河川,这是最基本的原则。

日月光事件,高雄地检署也分案侦办,检察官带队到楠梓加工区的扬水加压站采样,因为环保局查到日月光K5、K7、K11厂,未经许可就私设海放管,K5、k7厂已经海放过。

日月光私设海放管,引发更大震撼,梓官渔民高举白布条来到日月光抗议,因为楠梓加工区的废水,海放地点就在他们那里,日月光违法海放废水的行径,让渔民相当气愤,还跟警方爆发推挤冲突。

蚵子寮渔民抗议

渔民指着日月光人员质问,「你把所有毒水放到海里,我们的海没有鱼,有鱼也不敢抓,怕抓了回来让老百姓吃了中毒,你们日月光赚钱,赚没良心的钱。」

对于楠梓加工出口区管理处,同意让日月光k5、k7厂海放废水,渔民也来管理处门口抗议。梓官渔民不要回馈,只希望海放管迁移,还给他们干净的海洋。这几年渔获量逐年递减,民国98年,渔获交易量还有将近3,400公吨,民国102年下降到只有2,600公吨,沿海渔业资源逐渐枯竭。渔民回忆,过去开船一小时就可以捕鱼,现在要开两、三个小时到外海,才能抓到鱼。

梓官的蚵仔寮渔港南边是军事管制区,里头一个低矮平房,就是中油五轻和楠梓加工区共同的海放管加压站。这片海,不只有海放管的废水,后劲溪的水也从南边不远的地方流入。梓官海域是后劲溪流域所有工业废水的终点站,沿海渔民承担沉重污染,却鲜少有人关心他们的处境。

日月光董事长道歉日月光废水风波越演越烈,K7厂的厂长也遭收押禁见,副总林显堂以500万元交保,面对空前的危机,董事长张虔生召开记者会,对于造成社会的纷扰与不安,鞠躬道歉,在未来30年,日月光将投入至少300亿,每年1亿多元,用在环保相关工作上,以回馈台湾土地,同时也强调,K7厂不是蓄意排放污水。

地球公民基金会执行长李根政表示,「一定要停工,他才会痛,才会给这些恶质企业一个教训」,他以台塑仁武厂为例,过去民间团体一直要求停工却不停工,环保署长说要追讨8000多万不当利得,到现在1块钱都拿不到。过去环保局也依照行政罚法,追讨中油不法所得2000多万,在中油提出诉愿后,环保局的裁罚被法院驳回,目前已经降低到1000多万,继续上诉中。这次环保局要向日月光追讨1亿1000多万的不法所得,能否成功还是未知数。

日月光废水事件对环境的伤害为何?在放流口以下的后劲溪底泥,检测出铜、锌、镍,超过底泥品质标准的上限,环保局已请相关单位,加强农渔产品的检测频率,并且将做后劲溪的污染流布调查,同时追查污染源,要求他们负起整治责任。目前,农地土壤及鱼塭和沿海水质的检测,也都过关,因禁采令而过熟的花椰菜,市府则编列100多万经费收购。

日月光的污水处理到底哪里出了问题?高雄市环保局经过5天,24小时不间断派员驻厂,发现日月光许多的废水处理设施,没有正常操作与维护。环保局认为,日月光公司应该停下来,检查废水处理设施,到底哪里出了差错。

12月20日,高雄市环保局郑重宣布,日月光K7厂晶圆制程停工。局长陈金德表示「这是不得不的决定,也是一个沉痛的决定。」

日月光事件突显,水污法60万的罚款上限,对于像日月光这样的大厂,根本起不了吓阻作用,修法的声音高涨,立委也提案,把水污法的罚责提高到3000万,私设暗管的恶劣行为,提高到500万,刻意规避稽查也可重罚100万。环保署长沈世宏认为,加入惩罚性条款,会更周全。

日月光事件给企业经营者上了宝贵的一堂课,海洋大学海环系教授林启灿认为,环境风险成本应该与企业经营成本结合,因为企业主一定从利益考量,当环境的成本够大,企业才会真正用心投入污染防治,把环境风险成本降到最低。

后劲溪承载人们太多期望,它是休憩的生活之河,是纳污的废水之河,是灌溉的农业之河,这些冲突的期盼造就今日乱象,而政府许给人民的,是怎样的一条后劲溪。

关键字:日月光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4/0102/article_29168.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