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两大高管谈设计:追求不教就会用的效果

2013-09-27 13:14:44来源: 搜狐IT 关键字:苹果  设计  追求
    苹果首席设计师乔纳森-艾维(Jony Ive)和软件主管克雷格-费德里吉(Craig Federighi)接受了《商业周刊》采访。采访的地点选在了苹果总部会议室,当时离5S和5C发布还有一天。费德里吉先到会议室,然后是艾维。下面挑选一些问题:



问:大约一年前,你们两人的工作范围都扩大了,和去年相比,你们的日常工作有何变化?

艾维:克雷格变化比我大许多。

费德里吉:在角色变化之前,我领导OS X,还有OS X和iOS底层的一些通用架构。也就是我们的图形层、核心操作系统、内核等。

我和我的团队已经参与到iOS系统层面的工作,去年,我们又开始涉足iOS其它部分。所以说,我不是由外转到内部的,只是在团队里担任了不同的角色而已。

乔纳森和我很早就清楚要做一些大产品。对于我们两人来说,要搞清如何做成一些大产品,这是一个新的任务;我们还要确定一些新的纪律,因为之前没有这么密切合作过。产业设计和人机接口之前并没有太多密切合作,现在要紧密合作了,还有工程。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这些团队就建立了创造性的关系,在构建iOS时变得更密切了。

艾维:当你谈论角色变化,你会认为是任务有变化。我们之前没有谈论过我们的角色,我们谈论的是有效扩大存在已久的协作。

例如,在公司,我们坐的地方相隔路程不到一分钟,这点现在也没有改变。我们一直是这样的。设计团队本身就是一个整体。克雷格负责人机界面团队,我们的团队和他的团队相隔不到一分钟。我们要做的就是将随后的任务交给他们,将要协作的项目给他们。它将是我们共同的焦点。

费德里吉:这些团队已经建立了联系,突然之间,因为iOS 7的任务联系更明显了、更关键了,每个人都需要加入进来。所以我们会发现,现在合作的人一起工作更多了,比过去多。

艾维:设计工作室是一个相当独立的物理空间,但又是协作的中心。我们相处了15-20年了。我经常发现(产业设计团队的人也有这种感觉),坐在身边的同事拥有完全不同的专业知识,这种发现很有意义,也很激动人心。

这里有一套规则,有一种倾向,那就是我们必须与拥有不同专业知识的人相处。这正是苹果与众不同的原因之一。这里有非常非常聪明的人,我们交流,我们体验(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我们对产品的体验也就包括了硬件和软件。

我们努力而小心地追求最好的体验。

问题:苹果不只是推出新产品,它还教人们如何做新的事情:触摸屏、下载音乐、还有Mac时代的鼠标。你们是如何通过产品教导人们的?

艾维:多点触摸就是一个好例子,它原本是用在iPad上的。但是,有一件事越来越清楚,我们有必要扩大全新互动方式的价值,扩大整个全新产品类的。我们之所以盯上手机,有一个原因就是不必去解释手机的价值;手机是一个存在的市场,人们都知道手机。

如何孕育一个解决方案,解决人们熟悉的问题,这是一个好例子。

费德里吉: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理解用户在哪里。看看iOS7,在现有的用户界面中存在一些利用物理环境类比的设计元素,它是用户习惯于玻璃操作的一部分,我们知道用户已经习惯它。在用户与手机平板的互动上,我们不必完全采用物理环境类比设计。

从最初考虑触摸设备应该用什么界面,到开始iOS7开发,之间出现了变化;世界在前进。

从另一种层面来说,看看iPhone和iPad的成功,就连婴儿都会用,如何教人们使用设备就不再是什么大问题了;恰如动画片,你建立了所有的情境来支持,就不必再教他们了。

关闭按钮在哪里?没有。你如何教人们使用?你只要在视觉架构上挑选正确的位置,它就很直观了。人们不用思考就会用。

在触摸上的许多互动是不需要教育的,好像这些事是你日常生活中已经体会过的。

对我们而言,关键就是达到这种效果。如此一来就面临技术问题:你得非常重视延迟和帧速,因为你是要在玻璃之下、在移动中互动,它需要与你的手指一起移动,就像你的手指在移动它。

如果有延迟,你操作时的心智模式就会分裂,这样一来,我们就面临一个更复杂的互动问题,为了用户我们要解决它。如果我们可以解决所有延迟问题、所有触摸屏和硬件问题、解决了图形移动问题,我们就不必教你了,因为我们创造了一些东西,它的过程是直观的。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达到不教就会的效果。

问:你必须控制好复杂性,让它简单。

费德里吉:苹果拥有这类人才。如果你想到了,苹果有许多人有能力解决你的“复杂性”问题。

艾维:我们团队还有一些人,他们不擅长处理复杂性事物,这同样很好。我只是说说。

费德里吉:协作是相当关键的。

问:这是一种自然的平衡?

艾维:我想是的。克雷格的观点我之前没有想过,事实上苹果有一些员工,他们有超凡的技术,可以处理复杂性,他们不会容忍复杂性。

问:让我们换个话题。与库克(苹果CEO)工作感觉如何?

艾维:自从他进入苹果之后,我就与他合作,我们已经合作很长时间了。我们的合作方式也在变化。

多年前,我曾与库克在一些便携产品上合作过,它需要用过去完全不同的方式来制造。如此一来,要重新思考整个供应链,要重新架构。

我们的合作方式没有变。我觉得库克很理解公司面临的问题,他鼓励大家通过协作、团队合作来解决问题。

费德里吉:许多时候,产品设计需要制造来解决一些不合理的问题。工程师和用户界面设计师要解决一些疯狂的问题。从库克、杰夫(Jeff Williams,苹果COO)那里,你会有一种感觉,他们从不问为什么要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不采用一些简单的办法,绕过问题呢?回答是:“不,这是正确的设计,要做正确的事,我们就要走其它人没尝试过的路。”

这种价值观,我相信库克有共鸣。在苹果的价值观面前,库克是第一盏、也是重要的明灯。我相信库克知道要开发好产品就需要密切的协作,他会尽一切所能支持我们开发好产品。

艾维:这是一个有趣的观点。你可能会花60%的时间讨论这样做的好处,苹果的特色之一就是:当你面临困难的问题,我们不会花太多时间争论为什么解决它。这就是“解决问题”的优点。我们将所有时间用于解决问题。

例如,如果我们想将传感器放在显示屏里,又不牺牲显示屏的光学品质,大家都会说:“这是一个大问题,要让多点触摸管用,这是一个大障碍。”要解决这个问题,可能会用40-50个子问题要解决。乍一看,这可能是一个蠢想法。要完成任务面临很大的挑战。

费德里吉:将定制安全处理器放在我们的CPU中,这就更难了。当你问:“如果能用手指来解锁手机或者购物,是不是很棒?”听起来是个简单的问题。但从很多方面来看它是一个坏主意,因为你在执行时会失败!我们认为:“有一个问题可能会让此想法成为坏主意,有人会写一个病毒APP,有人会黑进你的手机,获取你的指纹。他们会用盗来的指纹干什么?在其它地方能使用吗?”

我们说:“我的天,我们必须在芯片中建立一个小岛,它与主芯片隔开,让你无法获得指纹。”我们要从根本上解决整个问题。

关键字:苹果  设计  追求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3/0927/article_26155.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苹果2013年未发布的新品很多 一次发布会可能都不够
下一篇:Intel Inside平板:成就“大心脏”式的逆转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苹果
设计
追求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TI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音视频解决方案
TI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音视频解决方案
汇总了TI汽车信息娱乐系统方案、优质音频解决方案、汽车娱乐系统和仪表盘参考设计相关的文档、视频等资源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TE工程师帮助将不可能变成可能,通过技术突破,使世界更加清洁、安全和美好。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7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