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两大高管谈设计:追求不教就会用的效果

2013-09-27 13:14:44来源: 搜狐IT
    苹果首席设计师乔纳森-艾维(Jony Ive)和软件主管克雷格-费德里吉(Craig Federighi)接受了《商业周刊》采访。采访的地点选在了苹果总部会议室,当时离5S和5C发布还有一天。费德里吉先到会议室,然后是艾维。下面挑选一些问题:



问:大约一年前,你们两人的工作范围都扩大了,和去年相比,你们的日常工作有何变化?

艾维:克雷格变化比我大许多。

费德里吉:在角色变化之前,我领导OS X,还有OS X和iOS底层的一些通用架构。也就是我们的图形层、核心操作系统、内核等。

我和我的团队已经参与到iOS系统层面的工作,去年,我们又开始涉足iOS其它部分。所以说,我不是由外转到内部的,只是在团队里担任了不同的角色而已。

乔纳森和我很早就清楚要做一些大产品。对于我们两人来说,要搞清如何做成一些大产品,这是一个新的任务;我们还要确定一些新的纪律,因为之前没有这么密切合作过。产业设计和人机接口之前并没有太多密切合作,现在要紧密合作了,还有工程。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这些团队就建立了创造性的关系,在构建iOS时变得更密切了。

艾维:当你谈论角色变化,你会认为是任务有变化。我们之前没有谈论过我们的角色,我们谈论的是有效扩大存在已久的协作。

例如,在公司,我们坐的地方相隔路程不到一分钟,这点现在也没有改变。我们一直是这样的。设计团队本身就是一个整体。克雷格负责人机界面团队,我们的团队和他的团队相隔不到一分钟。我们要做的就是将随后的任务交给他们,将要协作的项目给他们。它将是我们共同的焦点。

费德里吉:这些团队已经建立了联系,突然之间,因为iOS 7的任务联系更明显了、更关键了,每个人都需要加入进来。所以我们会发现,现在合作的人一起工作更多了,比过去多。

艾维:设计工作室是一个相当独立的物理空间,但又是协作的中心。我们相处了15-20年了。我经常发现(产业设计团队的人也有这种感觉),坐在身边的同事拥有完全不同的专业知识,这种发现很有意义,也很激动人心。

这里有一套规则,有一种倾向,那就是我们必须与拥有不同专业知识的人相处。这正是苹果与众不同的原因之一。这里有非常非常聪明的人,我们交流,我们体验(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我们对产品的体验也就包括了硬件和软件。

我们努力而小心地追求最好的体验。

问题:苹果不只是推出新产品,它还教人们如何做新的事情:触摸屏、下载音乐、还有Mac时代的鼠标。你们是如何通过产品教导人们的?

艾维:多点触摸就是一个好例子,它原本是用在iPad上的。但是,有一件事越来越清楚,我们有必要扩大全新互动方式的价值,扩大整个全新产品类的。我们之所以盯上手机,有一个原因就是不必去解释手机的价值;手机是一个存在的市场,人们都知道手机。

如何孕育一个解决方案,解决人们熟悉的问题,这是一个好例子。

费德里吉: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理解用户在哪里。看看iOS7,在现有的用户界面中存在一些利用物理环境类比的设计元素,它是用户习惯于玻璃操作的一部分,我们知道用户已经习惯它。在用户与手机平板的互动上,我们不必完全采用物理环境类比设计。

从最初考虑触摸设备应该用什么界面,到开始iOS7开发,之间出现了变化;世界在前进。

从另一种层面来说,看看iPhone和iPad的成功,就连婴儿都会用,如何教人们使用设备就不再是什么大问题了;恰如动画片,你建立了所有的情境来支持,就不必再教他们了。

关闭按钮在哪里?没有。你如何教人们使用?你只要在视觉架构上挑选正确的位置,它就很直观了。人们不用思考就会用。

在触摸上的许多互动是不需要教育的,好像这些事是你日常生活中已经体会过的。

对我们而言,关键就是达到这种效果。如此一来就面临技术问题:你得非常重视延迟和帧速,因为你是要在玻璃之下、在移动中互动,它需要与你的手指一起移动,就像你的手指在移动它。

如果有延迟,你操作时的心智模式就会分裂,这样一来,我们就面临一个更复杂的互动问题,为了用户我们要解决它。如果我们可以解决所有延迟问题、所有触摸屏和硬件问题、解决了图形移动问题,我们就不必教你了,因为我们创造了一些东西,它的过程是直观的。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达到不教就会的效果。

问:你必须控制好复杂性,让它简单。

费德里吉:苹果拥有这类人才。如果你想到了,苹果有许多人有能力解决你的“复杂性”问题。

艾维:我们团队还有一些人,他们不擅长处理复杂性事物,这同样很好。我只是说说。

费德里吉:协作是相当关键的。

问:这是一种自然的平衡?

艾维:我想是的。克雷格的观点我之前没有想过,事实上苹果有一些员工,他们有超凡的技术,可以处理复杂性,他们不会容忍复杂性。

问:让我们换个话题。与库克(苹果CEO)工作感觉如何?

艾维:自从他进入苹果之后,我就与他合作,我们已经合作很长时间了。我们的合作方式也在变化。

多年前,我曾与库克在一些便携产品上合作过,它需要用过去完全不同的方式来制造。如此一来,要重新思考整个供应链,要重新架构。

我们的合作方式没有变。我觉得库克很理解公司面临的问题,他鼓励大家通过协作、团队合作来解决问题。

费德里吉:许多时候,产品设计需要制造来解决一些不合理的问题。工程师和用户界面设计师要解决一些疯狂的问题。从库克、杰夫(Jeff Williams,苹果COO)那里,你会有一种感觉,他们从不问为什么要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不采用一些简单的办法,绕过问题呢?回答是:“不,这是正确的设计,要做正确的事,我们就要走其它人没尝试过的路。”

这种价值观,我相信库克有共鸣。在苹果的价值观面前,库克是第一盏、也是重要的明灯。我相信库克知道要开发好产品就需要密切的协作,他会尽一切所能支持我们开发好产品。

艾维:这是一个有趣的观点。你可能会花60%的时间讨论这样做的好处,苹果的特色之一就是:当你面临困难的问题,我们不会花太多时间争论为什么解决它。这就是“解决问题”的优点。我们将所有时间用于解决问题。

例如,如果我们想将传感器放在显示屏里,又不牺牲显示屏的光学品质,大家都会说:“这是一个大问题,要让多点触摸管用,这是一个大障碍。”要解决这个问题,可能会用40-50个子问题要解决。乍一看,这可能是一个蠢想法。要完成任务面临很大的挑战。

费德里吉:将定制安全处理器放在我们的CPU中,这就更难了。当你问:“如果能用手指来解锁手机或者购物,是不是很棒?”听起来是个简单的问题。但从很多方面来看它是一个坏主意,因为你在执行时会失败!我们认为:“有一个问题可能会让此想法成为坏主意,有人会写一个病毒APP,有人会黑进你的手机,获取你的指纹。他们会用盗来的指纹干什么?在其它地方能使用吗?”

我们说:“我的天,我们必须在芯片中建立一个小岛,它与主芯片隔开,让你无法获得指纹。”我们要从根本上解决整个问题。

关键字:苹果  设计  追求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3/0927/article_26155.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苹果
设计
追求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