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游烫手:谁能成为新的完美、巨人?

2013-09-27 13:12:28来源: 中国企业家
    自7月至今,短短两个月时间,国内已经发生近10起手游行业并购交易。广州银汉、美峰数码……这些成立多年名不见经传的手游公司,都因被收购而成为一时焦点。华谊兄弟、中青宝、掌趣科技等A股公司则因收购手游而股价飙升。


  2013年开始,中国手游市场如脱缰的野马一般飞速发展。随着资本的涌入,这个甫爆发的市场正在加速洗牌。群雄并起的手游江湖,谁能成为新的完美、巨人(9.07, 0.02, 0.22%)?恐怕不会是那些被卖掉的公司。、

  文 本刊记者 李春晖 编辑 王琦

  养在深闺人未识,一朝嫁作商人妇。

  或许只有这两句凑一起才能描述眼下手游圈资本并购的盛况。自7月至今,短短两个月时间,国内已经发生近10起手游行业并购交易。广州银汉、美峰数码……这些成立多年名不见经传的手游公司,都因被收购而成为一时焦点。华谊兄弟、中青宝、掌趣科技等A股公司则因收购手游而股价飙升。8月22日,凤凰传媒刚公告以3.1亿收购慕和网络64%股份。不到24小时,神州泰岳又宣布斥资12.15亿收购壳木游戏100%股权。

  在7月底上海举办的第十一届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简称ChinaJoy)上,一个突出变化:非游戏圈的人多了,手游圈的人火了。

  奇虎360(86.96, -0.26, -0.30%)主办的“星耀360”游戏颁奖礼上,看似不搭边的光线传媒CEO王长田成了颁奖嘉宾,他调侃自己以前不许儿子玩游戏,如今却常常拜托儿子帮自己体验手游产品。

  这边厢手游独领风骚,那端吸引了20万人次的B2C展区却又是另一番景象。玩家对手游的关注远不如PC游戏。尽管手游厂商第一次成为ChinaJoy的Top赞助商,并豪气包下大面积展区,但比起端游展区的人头攒动,手游试玩区往往门可罗雀。

  产品寿命短、用户忠诚度低、缺乏品牌效应,是手游面临的最大挑战。随着资本的涌入,这个甫爆发的市场正在加速洗牌。群雄并起的手游江湖,谁能成为新的完美、巨人?恐怕不会是那些被卖掉的公司。

  批量出售

  看到神州泰岳溢价27倍收购壳木游戏的消息,许久未联系的朋友来恭喜包峰铭。包峰铭这时才知道,当初三个好朋友一起创立的公司,已经卖掉了。

  此时他已经离开壳木游戏4个多月。作为壳木游戏的联合创始人和核心产品《小小帝国》的制作人,他的离开让外界对壳木游戏的后续发展有所疑虑。对此,他一再向记者强调,产品一旦上线主要看运营,非常看好壳木游戏的后续发展。“离开完全是个人原因。只是选择了不同的发展道路,现在大家也还是很好的朋友。”

  早走了几个月,少拿了不少钱,包峰铭说没什么可后悔,还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事。“其实4月份我还在壳木的时候就有好多家在谈(收购),也差不多是这个价钱。壳木值这个价。”

  壳木游戏成立于2009年,是国内第一家获得Google官方认证的Android Top Developer。其核心产品《小小帝国》主打欧美市场,曾在37个国家和地区的GooglePlay平台排名进入畅销总榜前十名。截至2013年6月,该游戏在2013年上半年月均充值金额达到900万元。2013年上半年,壳木游戏营业收入为4118.67万元,净利润3363.03万元。

  既然这样赚钱,为何着急卖身?

  “卖公司还是和创始人的想法有关吧。做公司不光是做产品,还有很多其它方面。”在包峰铭看来,壳木的操作很成功,是大家双赢的事情。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手游公司独立上市希望渺茫,卖给A股公司是投资人不错的退出选择。对公司而言,手游产品生命周期有限,下一款产品又很难保证成功。这使得手游公司像时鲜水果一样,不及时卖掉就怕烂在篮子里。正是出于这样的想法,去年还在闷声发财的手游公司,今年忽然都高调起来,公布的业绩也水涨船高、虚实难辨。

  《小小帝国》成功前,壳木游戏曾制作过11款收益一般的单机手游,直到转作手机网游才有大成。而《小小帝国》自2011年底上线,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也就是业内普遍认为手游的有限寿命期。

  这正是手游爆发的另一面——成长的不稳定性。大多数手游公司都经历了和壳木游戏类似的成长历程。成立于2004年的上海美峰专注于手游研发,却一直未见起色,《君王2》是其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成功产品。中青宝的收购公告显示,上海美峰2012年还亏损了近1000万,2013年上半年则实现了1000多万的盈利。

  被华谊以6.72亿收购50.88%股权的广州银汉,成立于2001年,2012年底推出的格斗类手机网游《时空猎人》令其一跃成为国内最赚钱的手机游戏公司之一。2013年上半年其净利润达到5310.44万元,80%都由《时空猎人》贡献。而在2011年,广州银汉仅实现净利润约63.70万元,2012年度实现净利润约639.57万元。

  一夜爆发的不稳定性折损了手游公司对未来的信心。随着渠道整合,渠道成本上升。山寨横行,大量同质化产品恶性竞争,手游圈赚钱越来越难。

  根据移动互联网数据服务平台Talkingdata对所服务的4000款游戏的数据分析,2013年上半年,市场上80%以上的手机游戏不盈利。每得到一个玩家,30日后仍无法收回推广成本。由于玩家面对更多产品选择,手游的留存率持续走低。

  对于手游公司的持续发展,买方也充满忧虑,并购双方大都签了业绩对赌协议。壳木游戏的核心人员对2013-2016年4年的经营业绩做出承诺,4年的承诺净利润分别为0.8亿元、1.1亿元、1.5亿元和2.0亿元,否则转让方将以股权及现金方式进行补偿。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被并购后的手游公司不仅要面临手游市场的共同问题,还要解决因“卖身”而起的内忧外患。

  就外部而言,手游公司与A股公司需要磨合,特别是那些主营其它行业的A股公司。而在业绩对赌的强大压力下,手游公司要实现业绩持续增长,一是要尽快推新产品,二是要不断压榨老产品,提高ARPU值。很可能导致新产品山寨跟风、仓促而就,老产品涸泽而渔,寿命缩短。

  从内部看,创始人一旦把公司卖掉,做企业的心气自然大不相同。而在创始人因卖公司大发横财的时候,作为游戏开发者的基层员工却并没有太多好处,甚至要面临业绩压力变得更累。

  “下面的员工说我是做什么游戏的,分分钟有人愿意在他们身上砸几百万开发新产品。那很多人愿意博一下,也有很多钱愿意找他们。”做了9年垂直手游平台的当乐网CEO肖永泉说。最终结果就是“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收团队关键是收人心。但我在外面,看不到谁是核心人物。”游艺春秋CEO陈澍认为,如果能收到人心,那收购就划算。因为游戏作为体验经济,是靠人创造的,对公司未来的预期也是跟着人走的。但人的想法各种各样,最难驾驭。

  纵观近几年游戏圈的收购,只有搜狐畅游收购第七大道最为成功,收购后推出的产品也取得傲人成绩,双方皆大欢喜。盛大游戏早年轰轰烈烈的投资并购,后续发展大多不理想。

  “这个行业如果有什么问题,那就是谁真正关注为未来投资。”肖永泉认为,A股公司关注的都是现在的利润,卖掉公司只是对过去的一种总结,却忽略了未来的成长性。

蓝港在线CEO王峰
  独立宣言

  8月2日,当王峰走进蓝港在线的办公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就仿佛一切都没发生,我从来没有面对6亿现金的诱惑。这才是我的生活。”

  朗玛信息对蓝港在线的收购最终未能达成。据蓝港在线CEO王峰说,朗玛最后的出价是18亿元人民币,他个人可从中得到6亿。

  对于朗玛“收购因价格分歧终止”的说法,王峰不以为然。“我们做了13款游戏,为了1个《王者之剑》就卖了吗?是因为条件不合适吗?加钱也没用,翻一倍我也不卖你!”王峰敲着桌子说。武斗时期出生在重庆兵工厂大院的他,有种江湖匪气。说到卖公司的话题,他难掩激动。显然,这个决定不像他说的那样容易。

  也许我们可以看作,王峰重新发现了自己。发现自己是这么在乎,这么“不甘心”。

  2007年,王峰放弃高级副总裁的职位,离开自己供职十年的金山软件。拿了IDG首轮1000万美元投资,他开始创办蓝港在线,从事网络游戏的研发和运营。2008年蓝港在线又获得来自北极光创投和NEA两家,共计2500万美元投资。

  王峰是顶着过往成绩的光环出来创业的。然而历经6年,网游市场城头变幻大王旗,从端游到页游再到手游,蓝港在线也经历了三次转型:做端游推出了《黎明之光》、《西游记》,做页游推出了《火影忍者》,做手游推出了《王者之剑》。都赚钱,但都不是大钱。

  外界对王峰的期待不止如此,更重要的是,王峰对王峰的期待也不止如此。

  “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打开过一个瓶盖上面有奖。”王峰说。

  他是一个对自己能力极自信的人,但不信自己的时运。端游的车没赶上,页游的车赶晚了。越是赶不上,越是希望下一波能更快,他全力推进蓝港在线向手游公司转型。现在,蓝港在线已经停止了对端游、页游新产品的研发。这一次,他终于冲在了前面。2013年蓝港在线发布的动作类手机网游《王者之剑》,据称月流水已经超过4000万,是360平台上最赚钱的游戏。

  “我才刚刚找到状态。”摸索6年,蓝港做产品的成功率日渐提高,王峰认为最关键的就是人员的稳定。

  蓝港在线创业之初,捏着大笔融资,王峰在游戏圈大面积挖人。特别是从完美世界(20.69, 0.39, 1.92%)挖来3个策划,结果又被完美尽数挖回,还连带一个团队的人几乎都被挖空。王峰至今心有余悸。

  “挖人都是失败的。一个专心做事的人根本没心思跳槽。”现在,王峰对新项目的考核标准就是技术总监要“又红又专”,“一定要经过我的考验,一定是对王峰非常忠诚。”据王峰介绍,《王者之剑》的项目负责人和主程序都在蓝港在线工作长达6年。

  “创业第3年才是公司稳定下来的时候,有一批人跟着你干。红军当初不也是叛逃的叛逃,忠诚的忠诚。创业公司前两年都折腾,高管团队变化,企业文化建立,产品测试失败。”从创业第3年开始,王峰开始推行扁平化管理,努力把公司做小,将人员由900多人精简到如今的400人,专心做手游。“暴雪也只有几百人。一定要专注,我认为我一年只能发两三款游戏,而且功夫要集中在产品后期。”

  但在王峰正踌躇满志之时,投资人的耐心到了临界点。借着《王者之剑》的火爆和手游概念的热度,蓝港在线的投资方发起了与朗玛信息的洽购。

  “我当时想过,我拿到钱,公司没了。如果再经过上班这条路,会觉得这个公司是别人的,就像和生活了6年的恋人分手一样,那会要了我的命。拿了那6亿我干什么呢,你说可以投资,那我为什么不投蓝港呢?对我来讲,卖公司关系到情感和道德。”王峰决定不卖。在他看来,游戏公司就是一帮人做着自己喜欢的事,不看资本市场脸色,哪怕利润下降也无所谓。一家游戏公司,在别人的控制下连续保持几年的盈利增长,在他看来根本难以想象。

  他与自己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商量,“我当时问,你们两个怎么想的。我们的投资人挺想卖的,如果你们俩也想卖,尽管我是公司大股东,我也可以一人一票。我的联合创始人说,王峰干啥我们干啥。”

  “我们不是屡败屡战,是市场屡变屡战。我们在很差的时间点让自己活下来,现在我们终于有机会,为什么不能让蓝港成为一家获得尊敬的公司?”

  最终,王峰的坚持说服了股东,蓝港在线选择努力冲击赴港上市。

  “我们的业绩都够,连续三年盈利,业绩增长,手游概念。”蓝港在线的IPO计划自端游时代就由来已久,这次是否能借手游概念冲关成功,还有待时日验证。

  平生塞北江南,归来华发苍颜。王峰相信长久的处在一个目标的过程中,可以让他保持年轻,以及一定的骄傲。生于1969年的他看起来比同龄人年轻,从加盟金山一直到蓝港创业,他很少在晚上九点前回家。

  这次,他给自己设定的山峰是单款游戏一个月做够1亿流水,并且1/3收入来自海外市场。“这就是我的不大不小的理想。如果今天卖了公司,我一点成就感都没有。我是为了成就感而活的。”

顽石互动CEO吴刚
  乱中求生

  离开壳木游戏之后,四川人包峰铭回到成都创业,仍旧做手游研发。川人总是故土难离,成都的政府扶持和人才储备让他很满意。

  “我还是想做一个游戏制作人,不太擅长商业那些事。成都手游创业的感觉比较慢,开发为主,不会天天和渠道打交道,可以沉下心来做产品。北京就浮躁一点,机会多,大家压力也大,团队的稳定性差很多,而做游戏最关键就是团队。”

  手游公司的卖与不卖制造的只是股市上一时的热点话题,开发者如何乱中求生才是关键。当手游行业在资本裹挟之下泥沙俱下,数千家手游公司陷入乱斗。特别是大量小公司的加入,无底线的山寨产品,市场上一旦有热门手游产品出现,立刻有大批同类产品冲击市场,让本想专心做产品的公司都难免自乱阵脚。

  业内人士预计,2014年资本市场对手游的热情将逐渐转冷,行业进入调整期,大量公司被淘汰出局。

  “今年CP(手游开发者)比较容易拿到投资。但到今年底或明年初,很多CP就会没钱了。现在同质化产品品质提升越来越快,很多产品推出都赶不上趟。或者是开发不出来,无限制延期。”当乐网CEO肖永泉说。

  在他看来,开发者要沉得住气,通过自己对用户的思考,对市场的观察,按自己的节奏去做。手游的用户群多元化,哪怕是很小的领域,也能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凭借当乐游戏平台的用户基础,当乐网正在摸索手游制作的C2B模式,让用户来参与游戏的投资和制作。

  快些,再快些!更快出产品、更快铺渠道、更快洗用户,在手游圈全面大跃进的时候,作为行业内最早赚到钱的公司,顽石互动的心得是“不着急”。

  2011年,顽石互动推出的策略手机网游《二战风云》,成为中国区的年度收入冠军,一时风光无匹。但此后顽石互动长久没有推出新产品,老游戏的寿命便成了经常被提及的问题。顽石互动CEO吴刚的回答是“盈利比以前还高”。“这是我7月份的财务总结,比去年同期还增长12%。”吴刚给记者看手机里的报表。

  “一个原创级产品和一个山寨产品寿命会是一样的吗?”吴刚反问。“我不认为手游就是速生速死,我们每一个产品都是四五年的生命周期。”

  “我们的方法没什么新鲜的,就是尊重生长的客观规律。一个产品就是要研发一两年,为什么你非要研发三个月呢;一个用户只能给你100块,为什么你非要500块呢;明明半年时间才能爬到排行榜前几名,为什么你非要一天就爬到前几名呢;明明要从100万收入做起,为什么你一下就要做到1000万呢。”吴刚认为,团队要培养,产品要迭代,技术要改进,如果逾越这个规律,看到好产品就想山寨,三五年的事一年就要完成,一定在哪里埋着雷。

  顽石互动现在主力开发的两款产品,一款开发时间已经两年,投入超过1300万,另一款开发一年半,也已经投入500多万。“就是不停地改,开发成本和你能赚到的钱来比,九牛一毛。即便开发失败,这些学费也会存在团队身上。”

  在吴刚眼中,所谓的市场趋势远没那么重要,关键就是笃定。“不用关注外部这些事也能成功,你不相信自己做的事才会纠结。”

  “巴菲特不是说吗,真正的好生意是让时间成为你的朋友。现在有多少生意,时间是他的敌人啊。”吴刚说。

  老玩家笃定方向,新的大咖玩家也正在入场,搅动行业带来全新玩法。

  盛大游戏(4.18, 0.02, 0.48%)对其代理游戏《百万亚瑟王》的端游式推广、运营,就引发了业内的广泛关注和局部效仿。

  卡牌手游《百万亚瑟王》由日本游戏公司Square Enix研发,并由盛大游戏韩国子公司Actoz Soft负责其在海外的运营。盛大游戏在运营《百万亚瑟王》时,未采取手游公司常见的通过91、360、UC等平台的发行方式,而是彻底绕过了手游各大渠道,凭借与端游类似的方式进行推广。

  8月20日盛大游戏在北京召开的移动战略发布会上,盛大游戏总裁钱东海宣布,《百万亚瑟王》发布一个月已经成为盛大游戏收入第三的游戏,单日收入超过《传奇》。钱东海确认,《百万亚瑟王》前两周收入达到了3000万元。由于绕过渠道,这3000万不是一般手游公司要被打三折的流水,而是货真价实的收入。

  在这次大规模的推广活动中,盛大集团内部资源的联动效应不容小觑。盛大文学、有妖气、酷六(1.45, -0.02, -1.36%)等站点都为游戏带来巨大流量和品牌效应。

  在微博上,盛大游戏对“二次元”明星和“三次元”明星双管齐下。一面是微博名人“使徒子”以漫画形式参与,另一端是湖南卫视“快乐家族”乃至AV女优波多野结衣齐转发,都与卡牌游戏的用户定位高度重合。

  此外传统的游戏门户网站、搜索关键词、手机广告、线下广告,也被《百万亚瑟王》一网打尽。在盛大游戏发布Q2财报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钱东海透露,《百万亚瑟王》在中国区的行销费用超过1000万元。

  钱东海更希望强调盛大游戏的运营能力,在他看来《百万亚瑟王》的成功更多来自盛大自身账号、客服、运维、支付和自有流量。而这些也是盛大游戏推出移动游戏运营平台“G家”APP的基础。从代理游戏到平台产品,盛大游戏对手游市场来势凶猛。

关键字:手游烫手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3/0927/article_26152.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