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谈台湾:挣扎中的半导体王国

2013-09-25 22:46:04来源: 商业周刊 关键字:纽约时报  台湾  半导体
   
台湾,25 到 35 岁左右的职场中坚份子,最想做的工作是什么?

这是我们身边朋友的例子。

台湾的科技产业,只风光了一个世代就无力后继

国立大学文科硕士学位,想要安稳的工作环境,决定到竹科工作,五年内换了三家中型科技厂,做的都是人力资源部门的工作。过了股票分红的黄金年代,薪水不高不低,只是没有「小时候」想像的靠分红买房安家的圆满结局。公司里手上有股票的「前新贵们」步入壮年,有的离婚有的家人分居两地、有的不好不坏就是担心手上的股票一天天贬值。

每天下班回到租赁套房,就是上网看美国影集,周末回到城市和朋友吃餐厅,并在 FB 打卡让生活看起来丰富一点。对产业发展和工作前景有点无奈,想要转换跑道,但不知道要换去哪。

偶尔跟同学闲聊,听到某个年轻优秀学弟去了新加坡工作有些羡慕,回头想想自己,还单身,出国工作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已经 35 岁,要再从头拚一次,很难提得起劲。最想去的其实是台积电,「如果我是这么冲的人,当初怎么会来竹科?」说得也有道理。

另一对壮年夫妻,一样从竹科科技厂出来,有幸赶上「股票分红」最后一个黄金阶段。两个人都在「前」名牌科技厂领了几年股票,在该卖的时候都先卖掉,不致于优渥无虞,但比起很多同事已经算是「出场时机」抓得准。然后,他们出乎所有亲友意料之外,决定创业。

从硬体厂的老本行出发,找了软体人一起做软硬整合的事业。公司开张半年,烧掉好几张股票,年轻岁月和健康体魄换来的卖肝钱不是不会心疼,不过他们说,「大家都不出来做新东西,都只想要独善其身,看看韩国这几年的样子,我们要怎么给下一代交代?」语气一点都不激昂,不过表情非常严肃。

另一个才 22 岁,大学理工科四年级,三个大学暑假从来都没闲着,大陆、美国、英国、新加坡到处跑,不是旅游而是参加各式各样的活动,外交营、创业营、交换学生,他说自己算是同学里面胆子比较大、比较活跃的(当然也是相对有资源的),每天逼着自己拓展视野「探机会」,很怕自己被淘汰,「不赶快找机会,难道要延毕然后念研究所到 30 岁,还是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吗?搞不好到时候卖鸡排跟现在满街小黄一样竞争,硕士鸡排噱头毕竟不比博士鸡排炫。」说得很酸,却很真实。

众生相,三个例子不能代表全部。不过,我们很难不承认,台湾从年轻世代到中壮年世代都一样,面对就业选择和职涯发展,心境和我们邻近的中国、韩国与东南亚市场截然不同。台湾靠半导体起家,只风光了一个世代就无力后继,科技产业环境就业结构,的确出了很大的问题。

Taiwan! We’ve got a problem !

纽约时报》几天前几天一篇针对台湾科技业的报导,正好就在讨论这个问题,报导题目是〈台湾晶圆产业为科技世界带来力量,如今却挣扎求生(Taiwan Chip Industry Powers the Tech World, but Struggles for Status )〉。

纽约时报记者访问日月光营运长吴田玉。日月光面临的经营问题就是科技厂面临的难题 -- 许多优秀年轻人不愿意投入台湾的世界级晶圆产业。吴田玉说,当下很多年轻人在问,「为何要投入晶圆代工业呢?毕竟 Google、Facebook、Apple 等公司待遇好多了。」

纽约时报是这样描述台湾半导体产业的:拥有 2,300 万人口的台湾,是世界最大的晶片制造国,根据台湾半导体产业协会报告,光是去年晶片制造业就带来 630 亿美元营收,占了全球晶片总营收的五分之一以上。台湾制造的晶片是全球许多电脑、智慧型手机、相机等电子产品的重要零件。即使在全球景气下滑的近几年,营收还是有不错的表现,根据台湾半导体产业协会估计,今年台湾半导体产业总收入预计会增加到 1.87 万亿台币,比 2012 年成长 14%。

那么为什么年轻人不愿意加入?

原因在于,许多半导体公司的获利不断下降,甚至赔本。而在矽谷的 Google、Apple 等科技公司,却可以因为半导体产业的不断创新,帮助他们生产更有创意、进步产品,而赚进大把大把的钞票。吴田玉说:「我们在锻铁房里挥汗如雨的工作,却是其他人帮我们收割、获利。」而其他业界相关人士,也都跟吴田玉有相同看法,认为产业界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当前环境下获取更多利润?

挥汗在「摩尔定律」下冲制程效率优势,但是,根据专家说法,半导体制程在技术上很难再有所突破。只靠这一式闯天下,台湾科技产业自然愈来愈捉襟见肘。

危机就是转机,晶片厂纷纷想新技术、新合作模式

纽约时报访问法国里昂谘公司 Yole Développement 的策略分析师 Pascal Viaud :「所有人迟早都会面临这个问题,这个产业需要创新,以注入新的价值与活力。半导体产业的技术瓶颈不是台湾独有的问题,问题是,台湾业者有没有办法找到新的路。」

半导体制造的新路之一是生产 3D 晶片,以一层一层向上堆叠晶体管的方式制造。台湾的劲敌南韩已经在这个领域有所突破,三星电子今年夏季时就宣布,将大量生产 3D 晶片,用于手机的快闪记忆体中。3D 技术虽然可以提升效率、减低成本,不过也拉高晶片设计和制造的成本与复杂度,但这些新的商业模式都还没有定论。

例如,三星与英特尔的作法是,采取一站到位的服务模式,将设计、制造、组装晶片集合成套,再销售给设计、组装手机、相机等产品的公司。这个方式的名称为整合元件制造、I.D.M(Integrated Device Manufacturers),为大企业提供规模经济与专业技术优势,以因应当前的产业结构挑战。

另一个办法则是更为专业化分工,各家公司负责不同生产阶段,例如,日月光公司负责组装与测试其他公司制造的晶片。支持这个方式的人认为,电子厂商比较喜欢专业的半导体制造商;四年前,加州晶片制造商 Global Foundries (前身是超微 AMD 的制造部门)的全球营运长曾说:「I.D.M 模式将不复存在!」

当全世界的半导体商正在烦恼产业出路时,对台湾而言,问题有更大迫切性,因为半导体产业对台湾大、重要但是却很分散。就在国际间许多产业龙头结合时,台湾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比较明显的调整,是半导体代工龙头台积电增加了晶片包装服务,而第二大的联电也宣布与 IBM 合作研发新技术。

有些业内高阶经理人对媒体说,其实不需要对半导体这个产业担忧。与其羡慕苹果、三星等高获利公司,晶圆制造厂不如试着在汽车、健康等领域开发新市场。台积电技术长孙元成这样对《纽约时报》说:「是时候创新了!如果大家不合作创新,永远没有办法退休。」

老一辈苦于无法退休,年轻一辈的难题更大,他们看不到未来。

关键字:纽约时报  台湾  半导体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3/0925/article_26100.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北斗扶持政策四季度或密集落地
下一篇:半导体订单出货比年内首破荣枯线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纽约时报
台湾
半导体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东芝在线展会——芯科技智社会创未来
东芝在线展会——芯科技智社会创未来
2017东芝PCIM在线展会
2017东芝PCIM在线展会
TI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音视频解决方案
TI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音视频解决方案
汇总了TI汽车信息娱乐系统方案、优质音频解决方案、汽车娱乐系统和仪表盘参考设计相关的文档、视频等资源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7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