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手机项目背后浏阳与宁乡之间的明争暗斗

2013-09-01 17:07:05来源: 潇湘晨报
    (在长沙通往浏阳的高速公路上,竖立着两块写有“基伍来啦”的巨型广告牌。图/滚动新闻记者 张冬萍)

  红网浏阳、宁乡8月31日讯(滚动新闻记者 张冬萍)7月19日,深圳基伍集团和浏阳经开区举行了项目签约仪式,由基伍投资100亿元建设的手机整机生产项目将于今年10月开工建设。
  
  “风光”的浏阳身后,是“失落”的宁乡。
  
  基伍是国内继华为与中兴之后跻身全球前十的手机品牌,由邵阳人张氏兄弟创立。作为各地招商引资的“金主”,发生在基伍返湘路上的明争暗斗,密合著两个经济强县的撕咬——在全国百强县的排名中,浏阳仅领先宁乡一个身位,而两者的GDP之差不足80亿,竞争优势之“微小”,几乎一个大项目就能扭转乾坤。
  
  在长沙通往浏阳的高速公路上,两块一模一样、并排竖立的巨型广告牌格外招摇,“基伍来啦”四个字,肆无忌惮地张扬着浏阳“截胡”成功的自得。
  
  2012年初,在“同乡之谊”的催化下,宁乡县与基伍集团陷入热恋,20亿的投资项目几近“生米煮成熟饭”。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一年半之后,基伍“始乱终弃”,将百亿投资计划落子浏阳,使基伍与宁乡金洲开发区的投资协议沦为一纸空文。
  
  “海归”基伍
  
  2009年的基伍,尚未摆脱“山寨之王”的底色,但是已经显露出“高富帅”的潜质来。
  
  2004年,邵阳隆回人张文学等五兄弟联手创办了杰而望模具公司,开始承接海外手机厂商的手机壳料配件订单;2006年,张氏兄弟建立了手机整机代工厂京维天(Kingtech),为第三世界新兴手机品牌做代工;2008年的深圳正式进入了山寨机的时代,OEM代工企业的利润率也急剧下滑,基伍正式放弃OEM业务,创立自主品牌G'FIVE(基伍),主攻海外市场。
  
  到2009年,以G'FIVE手机为代表的新兴国产移动终端品牌——基伍集团,已经成为继华为、中兴等民族品牌的通讯设备公司之后,中国在海外最具美誉度的民族品牌,其产品在印度、巴基斯坦等市场占有率遥遥领先。
  
  2010年,G'FIVE手机在海外市场风头日劲,全球出货量超过2500万部,继中兴、华为之后,成为第三个跻身全球出货量前十位的中国手机品牌。
  
  作为一家发迹于深圳“华强北”的手机生产商,张氏兄弟对深圳地区的成本攀升和招工困难有着最切身的感受,“产业转移”是迟早的事。与此同时,由于基伍在海外市场获得成功的示范效应,深圳崛起了一批专门为第三世界国家手机品牌代工的工厂,他们以“性价比”之名加入市场竞争。为了摆脱价格战的泥淖,基伍暗中蓄力,准备强势回归已经进入智能机时代的国内市场。
  
  和深圳其他劳动密集型企业一样,基伍最初的构想也仅仅是将生产基地转移到劳动力成本相对较低的中西部地区,负责投资的副总裁张勤学由此开始了长达三年的全国考察,他的脚步一度踏上西安、青岛、重庆以及省内的长沙和邵阳等城市。
  
  在长期的市场历练中,张勤学关注到三个数字:“在深圳做手机的百分之六十是湖南人,基伍集团的员工百分之六十是湖南人,基伍的客户供应商六成与湖南相关。”湖南情结与湖南优势的叠加,使基伍将目光锁定湖南。
  
  和宁乡“订婚”
  
  基伍的选择,与湖南的引资饥渴一拍即合。在招商引资的竞技场上,“情感牌”是最常见的敲门砖,而老乡关系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情感融合剂。
  
  2009年9月,在湖南省驻深圳办事处主任廖克勤的引荐下,浏阳经开区管委会主任张贺文结识了张文学兄弟。当时,来自深圳的玻璃面板企业蓝思科技在浏阳的生产基地已经投产半年,并一举拿下了苹果这个高端客户,从此走上了突破性发展之路。
  
  2010年5月,湖南省承接珠三角产业转移活动周期间,深圳邵阳商会应邀参加长沙市投资环境(深圳)推介会,长沙市委副书记、市长张剑飞以“长沙的邵东人”的身份,热情邀请邵阳老乡来长沙投资,而时任宁乡县委副书记、县长的黎春秋更是专程拜访了他的“邵阳老乡”、邵阳商会发起人之一张红学,并参观了基伍集团。
  
  当时的基伍,已开始试探性地在中国市场发布手机产品,虽然市场空间尚未完全打开,但其在海外市场的成功,让宁乡和浏阳都对基伍充满信心,也让湖南魂牵梦绕十多年的手机整机产业计划再次死灰复燃。
  
  张贺文旋即指派主管招商引资的副主任王凯牵头,成立一对一招商服务团队,密切对接基伍集团,双方保持了每两个月一次的定期会晤,其间,张贺文还多次赴深圳接洽张氏兄弟。
  
  而宁乡方面,则迅速指定金洲新区作为产业承接平台,由金洲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刘颖担任招商引资小组负责人,与基伍展开频密互动,其间“南下深圳不下20次”。为了迎接基伍入湘,金洲新区迅速准备了500多亩项目用地。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虽然浏阳方面更早接洽基伍,但宁乡后来居上,渐渐占了上风。这期间,黎春秋多次主动相邀,亲自过问基伍投资宁乡的进展。2011年6月18日,基伍集团董事长张红学一行来宁乡县考察投资环境,在黎春秋陪同下实地勘探了金洲新区特意为基伍准备的投资项目用地,并当即表示“与宁乡加强对接,力争早日来宁乡投资兴业”。
  
  2011年8月1日至4日,时任宁乡县委书记黎石秋与时任宁乡县委副书记、县长黎春秋率招商小分队赴深圳“提亲”,与基伍签订了投资15亿元在宁乡建设“基伍手机城”的框架协议。
  
  2012年2月3日,黎春秋代表宁乡县与基伍伟业董事长张红学再次签署项目投资协议,基伍科技(长沙金洲)产业园占地500亩,总投资15亿元,计划用三年时间建设年产5000万台手机、年产值超100亿元、年纳税超10亿元的科技产业园。
  
  2012年5月17日,在第七届中博会宁乡重大项目签约仪式上,基伍科技产业园的项目投资计划被再次以签约的方式“落定”。
  
  对于基伍项目签约宁乡,刘颖毫不否认,黎春秋的“老乡牌”,确实对于促成协议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张氏兄弟有着极深的湖南情结、邵阳情结,老乡之间沟通特别顺畅,双方一拍即合。”
  
  执着的“第三者”
  
  宁乡对于基伍项目“势在必得”的背后,潜藏着对县域经济快速赶超的焦灼。2008年,宁乡县首次入围县域经济百强县,排名97位,而浏阳排名81位。到2012年,浏阳市跃居百强县第60位,而宁乡县紧随其后,位居第61位。
  
  工业对GDP增长的贡献举足轻重。回顾宁乡近几年的发展轨迹,黎石秋表示,经济的高速发展,得益于全县上下“招商引资是县域经济超常规跨越式发展的惟一选择,项目建设是县域经济超常规跨越式发展的惟一载体”的“两个惟一”战略的实施。
  
  2008年,宁乡县先后引进三一集团、长高集团、远大住工等重大项目入驻,实际到位县外资金过千亿。在招商引资的强势带动下,宁乡县各项指标均持续高速增长,尤其是工业产值由153亿元跃至2012年的1464亿元,增长8.57倍,居全省县域第二。
  
  宁乡从未公开发起过与浏阳的竞争,但其“挺进五十强,提速过百亿”的野心,客观上对浏阳形成步步紧逼的压力。
  
  2012年,浏阳市GDP大数是811亿,而宁乡县732亿,两者的差距不足80亿。尽管浏阳在经济总量上仍旧超出宁乡,但占据“大头”的工业经济已不具备领先优势。2012年,浏阳市实现工业总产值1456.83亿元,其中规模工业产值985.06亿元;而反观宁乡县,2012年的工业总产值1464.66亿元,已略高于浏阳,尤其是规模工业总产值达到1192.95亿元,已经将浏阳甩在身后。
  
  显而易见,工业项目上的丰收是宁乡连上台阶的重要动能,比如总投资100亿元的三一起重机项目,便是宁乡“挖墙脚”的得意之作,据称,宁乡三一今年上半年有望实现70亿销售额。
  
  而基伍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法码。倘若该项目落子宁乡,不仅将为宁乡直接增加20亿的GDP总量,100亿的预期产值更将使宁乡与浏阳跻身同一起跑线。而若浏阳“横刀夺爱”,则浏阳将借此保持甚至扩大GDP总量优势。
  
  压力与诱惑之下,宁乡急切地希望“将生米煮成熟饭”,但是,浏阳也不是善罢甘休的主。在明知基伍已经有明确意向投资宁乡,甚至与宁乡多轮签约之后,浏阳不但没有放弃对基伍的“追求”,反而频送秋波,互动更为频密。浏阳与基伍的定期会晤由每两月一次增加到每月一次,进入2012年,这个频率更是增加到了每两周一次。
  
  浏阳方面丝毫不否认,产业转移就是一场争夺战。“竞争对手除了有来自广东的惠州、韶关、清远,还有中西部省份四川、湖北、江西,本土还有宁乡。”长沙国家生物产业基地管委会经贸局局长王大辉说。
  
  一些地区为了抢得产业转移这块大蛋糕,甚至提出了“零元地价”的政策优惠。浏阳则高举“专业招商”的大旗:“我们拼的是服务,主要是产业链、基础设施的配套完善。”
  
  2010年,浏阳成功引进全球排名前五的触控面板专业制造厂商——台湾介面光电,其投资30亿元的生产厂与蓝思科技合作,形成上下游产业链。
  
  这是浏阳“以商引商”的经典项目。王大辉说:“一方面我们希望引进整机企业,形成整机企业产业基地;另一方面,希望成为产业链上某一环节的聚集地。”因此,即使基伍与宁乡已有“媒妁之言”,浏阳仍旧理直气壮地充当了“第三者”,并把“产业链优势”作为与宁乡竞争的第一张王牌。2012年,自浏阳经开区升级为国家级之后,围绕手机配件及整机产业链,经开区南下招商更为频密。

  “高富帅”变心
  
  面对浏阳和宁乡的执着追求,基伍的表现与其他任何一家大企业无异——花心,朝三暮四,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基伍团队先后考察了西安、青岛、重庆等地,足迹亦遍及湖南省内所有“国字号”园区。
  
  2011年9月,基伍与宁乡首次签约之后,基伍集团董事、分管对外投资的副总裁张勤学一行前往宁乡考察,与黎春秋再次碰头,就投资项目规划进行了深入交流。在年产5000台手机生产基地的基础上,基伍还同意增加5亿投资,在宁乡灰汤建设一个职业培训基地,以及在长沙城区建设基伍大厦作为研发基地。
  
  令宁乡私下颇为窝火的是,张勤学告别宁乡之后,一行四辆劳斯莱斯并未直接驶上京港澳高速,而是一路向东,开到了浏阳。
  
  如果说宁乡为基伍的产业转移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平台,那么,浏阳为基伍描绘的是一个产业集群的梦。
  
  作为“山寨之王”,基伍集团多年来在全球市场无往而不利,最核心的竞争力就是通过深入渗透产业链所形成的巨大号召力——经过多年的运营,基伍在深圳已与300多家企业形成产业链合作关系,从技术研发、成果转化、全球开拓和企业聚集等方面展开深入合作,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密不可分的聚合关系。
  
  2012年4月,浏阳经开区招商小分队先后前往广东惠州和深圳拜访电子行业领先企业,提出了“在3-5年内集聚20-30家手机配件生产企业,未来一至两年有手机整机生产企业落户经开区,形成完整的电子信息产业链”的构想。在目前的整机企业中,唯有基伍具备对整个产业链的动员和号召能力。此次“提亲”回来,基伍集团决定将它的物流公司、手机通讯设备企业设在浏阳经开区。
  
  事实上,浏阳方面长期公关的“效果”远不止如此。每一次会晤,浏阳方面都会提交一份“投资建议书”,随着洽谈的不断深入,双方的共识日渐清晰,一个更直接的后果是,基伍对宁乡越来越冷淡,迟迟没有启动项目建设。
  
  “协议只确定了框架,没有约定细节,我们也在持续地跟进和跟催,各方面的配套服务非常完善了,但是基伍方面一直没有打款过来。”刘颖说。
  
  与此同时,基伍集团注册成立了“深圳基伍智慧港投资有限公司”作为基伍对外投资的平台,由张勤学出任总裁。全新发展战略的正式启动,实际上意味着曾与宁乡热恋的基伍已经悄悄变心了。
  
  2013年元旦之后,基伍的“小分队”正式入驻浏阳经开区,而基伍宁乡项目用地则被二次出让。
  
  2013年7月19日,浏阳经开区管委会与基伍智慧港正式签约,后者将投资100亿元在此建设集手机制造、科研检测、商务销售于一体的智能手机生产基地(长沙智慧港),打造世界一流的移动智能终端产业集群,建成后可实现年产值500亿元。
  
  谁会是最后赢家?
  
  在长沙通往浏阳的高速公路上,多块户外广告牌高高竖起,肆意张扬着“基伍来啦”的狂喜。从广告内容来看,这些广告牌是浏阳一家地产开发商所设,但宁乡方面私下咬定,“是浏阳经开区掏的钱”。对于浏阳的“高调”和“得瑟”,宁乡方面只能暗中咬牙。
  
  与宁乡项目签约后长期按兵不动相反,浏阳签约后不到一个星期,占地50亩、总投资2亿元的第一期科技智谷项目便迅速成立了项目公司,基伍位于浏阳的手机销售公司和电商公司也完成了注册,每天上千台网上直销手机的发票清晰地盖上了“浏阳地税”的印章。
  
  由于抢到了基伍这个大砝码,浏宁PK的天平沉甸甸地倾向了浏阳,但结局并非毫无悬念。
  
  宁乡方面,尽管2012年的投资协议迄今没有实质性推进,但宁乡和基伍都拒绝承认协议废止。刘颖表示,仍旧不排除基伍将手机生产线放在宁乡的可能;而基伍也表示跟宁乡“仍然在谈”。
  
  宁乡县招商局一名负责人同时提醒记者注意6月份基伍与洛阳伊川的签约。言下之意,鹿死谁手尚未知,浏阳也不排除被人挖墙脚甚至沦为“弃妇”的可能。对此,浏阳一名干部咧着嘴对记者说:“一只死鸭子,让他们嘴硬吧。”
  
  在年初的经济工作会议上,长沙市副市长、浏阳市委书记曹立军提出了推动浏阳5年内“挺进全国百强县三十强”的目标,基伍的落地无疑将为这一目标的实现增添动力。但是,宁乡县招商局一名负责人私下表示,五年100亿的投资目前尚还停留在纸上,基伍是否真正具备100亿的投资能力,仍有待时间的考验。
  
  基伍曾经计划赴美上市融资。2011年,由于诺基亚起诉基伍涉嫌知识产权侵权,直接导致了基伍上市搁浅。2012年3月,基伍伟业总裁张智学披露,公司正在筹备香港上市,并计划由H股转A股,但公司此后再未披露新的进展。
  
  长沙智慧港项目选址在园区东园克里片区,总体规划面积约2000亩。项目将在今年10月份动工,明年5月第一台手机下线;计划用5年时间建成200万平方米的工业厂房,并引进300-500家电子企业入驻,实现年产值500亿元。基伍集团总裁张红学说,基伍将力争在2015年做到国内智能手机品牌前三名,到2020年,G'five手机进入全球前五名,平板电脑产业进入前十名。
  
  在基伍的300家配套企业中,核心配套企业只有18家,全部为公司原高管牵头掌控,在当前浏阳的产业基础尚欠成熟的情况下,基伍能否动员数百家配套企业北上湖南,依旧是个未知数。基伍曾经在迪拜推出一款“高音双喇叭”手机并大获成功。一名业内人士嘲讽道,中国手机市场比全球任何地方都要复杂,基伍光会“吹喇叭”可不够。
  
  基伍百亿投资计划能否左右浏宁PK的结局,悬念仍然未解。

关键字:百亿手机项  浏阳  宁乡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3/0901/article_25320.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百亿手机项
浏阳
宁乡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