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喊打的专利蟑螂 竟成破产公司救星?

2013-07-26 22:44:10来源: 商业周刊 关键字:专利蟑螂
    动作片可以没有好人,但不能没有坏人;坏人的邪恶程度决定了电影的精采程度。这十多年来专利诉讼故事如此引人入胜,吸引越来越多人投入、书写,很大一部分归功于一个强大反派角色的兴起 — 专利蟑螂(patent troll )。

反派角色必须符合两个条件:邪恶,以及强大。专利蟑螂也不例外。

邪恶的专利蟑螂吸取金钱

专利蟑螂就是手握专利但没有实际制造、生产的公司,只以诉讼营利。他们拿专利控告各大科技公司,例如苹果、Google、Oracle、Cisco 等;也控告非科技公司,包括咖啡店、办公室、电影院、量贩店、书店、甚至是 App 程式设计师等。反正只要他们认为你的产品侵犯了他们的专利,不论是 Wifi 专利(咖啡店)、电子条码专利(量贩店)、寄送图像档专利(App 设计师)或是更无谓、无足轻重的专利,他们都会告。

重点是:他们图的并不是胜诉,而是和解金(settlement)。他们真正的靠山并不是专利本身很先进、很有价值,而是专利诉讼很贵。一件专利诉讼案打到底要花上1~5百万美金,所以和解金只要少于这个价钱,就有市场。

这是一门依赖统计的生意。假设专利蟑螂用一件专利告30家公司,其中5家顽抗,25家同意和解。假设每一家和解金50万美金。那么专利蟑螂就进帐1千2百万,支出5百万,赚7百万。

事实上专利蟑螂不会真的支出5百万:一来它可以随时撤告,中止成本;二来专利蟑螂准备5件诉讼的成本是共享的,因为是同一个专利。

将上述的数字规模化,比如说用10个专利,控告300家公司[1],那么收入就来到7千万美金,约21亿台币。在这过程之中,专利蟑螂不需要生产任何产品,投资任何研发,也不需要行销、库存、管理,当然更没有为科技做出任何贡献,纯粹是将金钱吸至手中。
而这21亿台币,最终必然转嫁到消费者手上。怪不得专利蟑螂的形象非常邪恶。

强大的专利蟑螂:Erich Spangenberg

但专利蟑螂强大吗?这两天纽约时报专题报导了著名的专利蟑螂 Erich Spangenberg。据称他年收入2,500万美金,拥有豪宅、16台名车包括6台蓝宝坚尼,出入搭私人飞机等。有一次他在 Christie’s 的拍卖会上标到太多名酒,还得用大货柜车载到他家。



Erich Spangenberg
Spangenberg 算是这几年专利蟑螂界的看板人物,可说是专利蟑螂的「大头目」。他名下有超过250家空壳公司,各命名为 Orion IP、Plutus IP、Taurus IP、Gemini IP 等等(星座的名字)。通常由他和购来的专利发明人为共同合夥人。再由这些公司委任 Spangenberg 的律师公司 IP Nav 控告。赚到的和解金或赔偿金由发明人与 IP Nav 拆帐。

例如,假设我手中有一组「让冰淇淋不会融化」的专利。那么 Spangenberg 可能就设立一家公司叫做 Ice Cream IP,由我和他当合夥人。这公司里面除了专利之外没有任何资产,以免被反告。当我们去控告冰淇淋公司时,我不但可以选择在 Spangenberg 的主场德州法院提告,而且可以振振有词的对陪审团说:「帮帮我,我是又小又可怜的发明人,这是我的专利,我的公司。」

陪审团不知道的是,这些专利可能都不是在德州研发的;而且一半以上的收益都将落入 Spangenberg 的口袋。

专利蟑螂变身创投

纽约时报写了另一段 Erich Spangenberg 的故事,更为精采,描述他如何「拯救」一个濒临破产的公司。

有一位芝加哥的创业家 Peter Braxton,写了一个 App 叫做 Jump Rope,主要是让排队的人可以付一点钱,就能移到队伍的前面。他募了25万美金来发展这个 App。



Jump Rope
这个 App 在2011年11月上线。第二个月就被一家芝加哥的专利蟑螂(不是 Spangenberg)告。

经过两年的抵抗,Braxton 赢了地方法院的官司,却已经无力抵抗对方的上诉以及第二次专利诉讼。他说:「我的银行帐户的数字回到我15岁时的水位,基本上算破产了。」他惨到甚至考虑回空军做志愿役,即便他已经参加过阿富汗与伊拉克战争。当然 App 的事业更是镜花水月。

这时,「大头目」Erich Spangenberg 翩然出现。他研究了 Jump Rope 的状况,很高兴。于是他跟 Braxton 谈判,说他愿意负责解决 Braxton 所有的法律问题,换取等值于$50万美金的股权。对 Braxton 来说这犹如久旱逢甘霖。

Spangenberg 此举并不是在做慈善事业;他是在一家公司最惨的时候,出手获得最好的投资条件。根据他估计,他只要花$10万美金就能解决 Braxton 碰到的法律问题,而且他已经找好买家 — 创投 Citadel — 高价接手 Jump Rope 的股权了。换句话说,Spangenberg 此时转型成「救火队」型的创投,专门捡危及存亡的创业公司,再转手卖出。

那么 Spangenberg 怎么帮 Braxton 解决他的法律问题呢?这是故事最精采的地方。

Spangenberg 派了一位手下 Billy Carter 去芝加哥和 Braxton 谈,谈完了两人去酒吧喝酒庆祝。在酒吧时,两人意外碰到控告 Braxton 的专利蟑螂(不是 Spangenberg)的老板。这时 Carter 礼貌性的请了对方所有人一轮酒。

可是,当对方发现 Carter 是被派来协助 Braxton 对付他们的时候,气氛当然急转直下。对方对 Braxton 威胁恐吓,不在话下。

这时 Carter,也就是 Spangenberg 的手下,说:

「你将跟 Braxton 为你说过和做过的事情道歉,然后跪在地上乞求我让你保有工作,不然这件事就没完。」

这就是终极的专利蟑螂:恐吓、狠话,带有黑帮风范的街头律师风格。这就是反派角色该有的样子:有钱、嚣张、趁虚而入、无所不用其极。

正派人士的集结 — 待续

当然,专利蟑螂并不觉得自己是蟑螂。他们宁愿被称之为「专利主张事业」(Patent Asserting Entity,PAE)。如此听起来跟大学、研究机构比较类似,因为这些机构也是拥有专利,但不事生产。

专利蟑螂也自认有正面经济价值。他们认为搜购零碎的专利,组合起来攻击大公司,换取大的利润能够帮助专利价值流通(liquid)。有点类似银行家购买垃圾债券(junk bond),组合再分拆销售,有助于让更多小公司发债募资。或者可以比拟为搜购畸零地的房地产商,能够帮助其他畸零地的拥有者更能销售手中的地产。

有些专利蟑螂甚至觉得自己像侠盗罗宾汉,帮助小虾米发明人对抗大公司,劫富济贫啊!上述的 Spangenberg 显然就相信他救了 Jump Rope,只是很讽刺的是 Jump Rope 的危机正是另一个专利蟑螂造成的。

当然,阴影有五十道深浅不同,专利蟑螂也有不同「蟑螂」的程度。有像 InterDigital 这种由正统科技公司转型,大部分是告苹果、三星、华为等大公司的「专利主张事业」;也有最底层,连小小的咖啡店都告的专利蟑螂。

反派如此强大,造成如此大的伤亡,于是有许多「正派人士」集结,希望透过修法与执行面,缩小专利蟑螂的威胁。例如美国白宫今年七月宣布的5项行政命令便完完全全的针对专利蟑螂。

但通常动作片中,反派欺负正派的桥段总是最让人屏住呼吸,等到正派要反败为胜的时候反而都有点乏味,彷佛是天注定非赢不可。现实生活中,反派可不一定会输。这一篇就当作「特种部队:眼镜蛇的崛起」,只谈反派的崛起吧。

[1] 据统计,去年美国共有4000件专利诉讼。

图片来源:Dallas Observer、jumprope

关键字:专利蟑螂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3/0726/article_24030.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2013年一季度全球芯片市场厂商业绩汇总
下一篇:苹果三星业绩不及预期 :高端机失势 要换玩法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TE工程师帮助将不可能变成可能,通过技术突破,使世界更加清洁、安全和美好。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7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