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移动基站频传被搬迁 内忧外患下面临巨大危机

2013-05-28 23:18:47来源: 财新网
    就在中国移动即将拉开TD-LTE大规模招标之际,大唐移动基站“被搬迁”的消息却不断传来。曾经的TD技术标准主导者——大唐移动,现在怎么了?

  中国移动的TD-SCDMA已历经六次招标,各厂家的技术、产品逐步趋同,但大唐移动的位置似乎越来越尴尬。一位通信行业分析师称,自第三、四期TD-SCDMA建网以来,大唐移动的基站已被中兴、华为搬迁了许多,“六期招标累计下来,大唐移动当前的整体份额不足10%”。

  中国移动内部人士向财新记者证实,中国移动目前更倾向选择的供应商是华为、中兴,而非大唐移动。上述分析师则告诉财新记者,4月下旬,业内已知大唐移动在昆明的TD-SCDMA基站被国内某设备厂商搬迁。当时业界都在讨论,在激烈的竞争下,大唐移动TD-SCDMA市场发展得较好的宁波、青岛等地可能也有“被搬迁”之虞。

  基站搬迁是通信设备市场常见的竞争手段。通信设备商往往通过免费或提供优惠条件替换掉竞争对手原来部署的基站,扩大自己的地盘,再深耕细作,通过扩容、提供服务等获取长远收益。大唐移动市场部总经理王舸对财新记者表示,大唐移动在一些城市确实受到威胁,但目前尚属正常的市场博弈。真正的搬迁尚未发生。

  一位中国移动内部人士称,大唐移动正失去TD-SCDMA的领导地位,在当前竞争中处于守势。大唐移动为何落到如此不利境地?未来出路在哪?独立电信分析师尚斌认为,最本质的问题在于大唐移动的基因——研究院出身的大唐移动在国有体制下,无论是产品还是市场化能力,都难与中兴、华为等通信设备巨头竞争。4G时代到来后,随着爱立信、诺西等国际厂商更深入地参与中国市场游戏,竞争将更加激烈,大唐移动或许只能到细分市场寻找机会。

  “被搬迁”的背后

  尽管中国移动已确定主推4G战略,3G时代的TD-SCDMA仍在适度扩张。市场普遍预计,在中国移动四网协同战略下,今年中国移动要销售1.2亿台TD终端,第六期二阶段TD-SCDMA招标可能会与TD-LTE招标同步进行,且招标计划可能还会扩大。

  尚斌认为,中国移动用户迁移到4G的TD-LTE网需要一定时间,在此过程中对TD-SCDMA的需求仍将增长。王舸也认为,TD-SCDMA至少还有三到五年的发展,之后还会像2G那样存在,设备采购维护会持续更长时间。

  TD-LTE的布局也与TD-SCDMA密不可分。中国移动要求TD-SCDMA基站必须能够升级到TD-LTE,这样一来,在TD-SCDMA市场跑马圈地就是一件攸关未来战略的要事,这令设备商间的厮杀抢拼陡然升级。

  上述中国移动内部人士称,大唐移动基站不断被搬迁的主要原因:一是大唐移动的产品在技术、质量及价格上不占优势;二是其售后服务不太好,当出现一些紧急通信事故时不能及时响应。

  2009年,中兴曾经搬迁过大唐移动广州TD-SCDMA基站。一位中兴内部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当时大唐移动主打TD-SCDMA宏基站,中兴、华为则已研发出分布式基站。大唐移动的设备须用九根馈线从铁塔上接进机房,这九根馈线几乎有人的小胳膊那么粗,还有风吹日晒等问题,给中国移动造成很大困扰,简直是“机房进不去、铁塔也上不去”。但中兴的分布式基站只需光纤那么细的馈线,且距离短、信号强。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移动自然倾向选择用中兴的设备替换掉大唐移动的设备。

  华为、中兴的市场营销素来“彪悍”。据财新记者了解,在长株潭地区的TD-SCDMA招标中,华为就曾开出买一赠五的优惠条件;在昆明、广州等地招标中,中兴也曾抛出免费赠送价值千万元设备的“绣球”。

  “现在大唐移动还有很大出货量,”王舸称,“在TD-SCDMA市场上,大唐移动整体市场份额达到25%,仍属第一集团阵营。”他解释,爱立信、烽火通信等设备商在TD-SCDMA市场上OEM(即代工生产)大唐移动设备,25%是综合起来的市场份额。

  如不包括爱立信和烽火的部分,据民生证券统计,大唐移动在中国移动六期招标结果的累计市场份额大约10%。

  “中兴、华为拥有多个产品线,无论资金还是产品运营能力,都是大唐移动比不上的。”四川通信设计院副总工程师程德杰称。而在上述中国移动内部人士看来,除了大唐移动,中兴也在担心基站被华为搬迁。

  内忧外患

  在多位接近大唐移动的人士看来,内忧外患包围之下,大唐移动正面临巨大危机:TD-SCDMA市场有中兴、华为虎视眈眈,TD-LTE市场更是国内外巨头环伺;而内部自身发展目标和路径又不清晰,人事更迭频繁。

  从市场层面,当前TD-SCDMA市场已相对稳定,大唐移动很难突破。至于TD-LTE,业界多认为未来虽可由TD-SCDMA升级,但两者大多是物理层的联系,延续性并不大。

  但王舸认为,TD-SCDMA的延续性体现在三方面:一是技术上,TD-SCDMA与TD-LTE虽不是纯标准的延续,但8天线、软特性应用、干扰抑制等技术是通用的;二是产品上,中国移动从第三期开始要求TD-SCDMA基站支持双模,所以大唐移动大部分TD-SCDMA基站可实现TD-LTE升级;三是组网上,大唐移动只需在TD-SCDMA网络上做一些简单处理就能很快组网,在TD-SCDMA、TD-LTE双网协同优化上具备优势。

  不过,王舸也意识到,TD-LTE时代的竞争要比TD-SCDMA时代激烈得多。爱立信、诺西、阿朗等国外厂商在TD-LTE标准制定、测试初期就已参与,不像在TD-SCDMA时代,很多国外厂商还需在大唐移动“转道手”。

  德国电信高级分析师孟晓川认为,4G时代是全球性竞争。大唐移动产品线单一,不能很好地形成产品捆绑销售;另外,与其他设备商相较,大唐移动的体量太小,运营经验也较短。

  大唐移动自己也意识到了危机,一直在谋求向“多元化”“服务型”企业转型。据一位内部人士介绍,大唐移动于2010年开始走多元化路线,成立了信息服务事业部、终端事业部、政企服务部等多个部门。“但因战略方向和发展路径不清晰,转型非但不成功,还造成了内部混乱。新成立的部门变动很大,部门主管几乎一两年就调整一次。”

  大唐移动高层亦频繁更迭。上述内部人士称,自2007年底唐如安辞去总裁职务后,大唐移动总裁几乎每两三年就换一次。接任者谢永斌于2009年12月辞职,其继任者李珠袁也于近日调任公司副董事长。“人事更迭频繁,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业绩压力太大。这些年大唐移动一直亏损,已属不良资产。”2011年,大唐移动实现营业总收入16.7亿元,营业利润亏损1.18亿元;2010年亏损得更厉害,营业利润亏损高达3.99亿元。

  先天基因错配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阚凯力认为,大唐移动之所以走到今天的局面,症结在于它的基因。大唐移动前身是原邮电部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其思维惯性更多的是考虑政治和科研“成果”,而非市场。

  1998年,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组建大唐电信股份公司并在A股上市,随后成立大唐电信集团。大唐电信集团代表中国向国际电信联盟(ITU)递交了TD-SCDMA标准建议。该建议于2000年5月被ITU采纳,与WCDMA、CDMA2000一道成为3G国际标准。

  大唐电信集团从此高举“中国自主知识产权”标识的TD-SCDMA,试图打造一条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链。2002年3月,大唐移动正式挂牌,国有控股,注册资本1.58亿元,初始股东包括大唐电信集团(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上海中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邮电通信设备股份有限公司、远智开发责任有限公司,其中大唐电信集团占股93.6%。

  据大唐移动提供的资料,截至2007年底,其在TD-SCDMA上累计投入约20多亿元,其中约五分之三是银行贷款,约五分之二来自国家项目资金、技术有偿转让、专利许可授权等。

  “大唐移动并非市场化思维下的产物。2007年以前,大唐移动的20多亿元投资并未获得回报,但它显然打算继续投资下去,以为投资会创造出需求。”一位资深通信业人士说。

  大唐移动本意是要成为中国的“高通”,但为何难以从收取专利费用上获益?上述通信业人士认为,一是TD-SCDMA本质上是基于CDMA的技术,最基础的专利仍掌握在国外厂商手里,且爱立信、诺西、中兴等在TD-SCDMA上都有防御性专利可供交叉授权使用;二是大唐移动难以靠一己之力带动TD-SCDMA整个产业链,因为不存在专利共享,很多公司尤其国际通信公司不愿参与TD-SCDMA产业链。

  在专利无利可图的情况下,大唐移动只能依靠出售网络设备,收回研发中的投入。囿于研究院出身,大唐移动的思维惯性又不适应市场竞争。

  据阚凯力回忆,2006年,中国移动在厦门建TD-SCDMA试验网,设备由大唐移动提供。当时的TD-SCDMA天线又大又重,像三块0.8×1.2米的“大门板”连在一起,三套发射和接入设备,几十根馈线,加起来有好几百公斤,全部要安装到铁塔顶上,搞得中国移动苦不堪言。一旦刮台风,后果更是不堪设想。对此,中国移动提出改进要求,而大唐移动称,“我的设备已通过了测试指标,怎么安装是你们的事。”

  “如果是华为或中兴,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会第一时间响应客户需求进行产品改进。大唐移动不管。”阚凯力说。

  大唐移动的运维团队力量亦相对薄弱。据孟晓川介绍,大唐移动的维护团队一度只有100多人,每个省只有几个人值守,与中兴、华为的差距很大。

  未来需“断奶”

  王舸告诉财新记者,大唐移动在推TD-SCDMA产业化之初,设想过三种结果:一是TD-SCDMA失败了,大唐移动也失败了;二是TD-SCDMA成功了,大唐移动失败了;三是TD-SCDMA成功了,大唐移动也成功了。“现在,我们认为是第三种结果。”

  在王舸看来,2000年前后,以交换机起家的大唐电信行将没落,把希望都寄托在TD-SCDMA上。现在TD-SCDMA已拥有一亿多用户,国内外终端厂商广泛参与,芯片、网络设备亦能供应,产业链颇具规模。大唐移动也依托TD-SCDMA活了下来。

  但大唐移动的存活对政策、补贴、银行贷款依赖甚重,步履维艰。2004年,在政府撮合下,上海贝尔以2.5亿元入股大唐移动以加速TD-SCDMA商用;2007年,国开行为大唐移动提供46亿元为期15年的免息贷款;同年,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也以15亿元入股大唐移动。在2011年之前,大唐移动每年都享受数亿元政府补贴。

  除了资金上直接或间接扶持,整个中国移动通信产业都为支持TD-SCDMA付出代价。

  业内普遍认为,中国直到2009年1月才正式发3G牌,等待TD-SCDMA技术和产业链的成熟是拖延原因之一。中国移动要求国内外设备商的4G系统、芯片、终端等必须向后兼容TD-SCDMA,单个芯片必须同时支持TD-LTE\TD-SCDMA制式,以便为国内TD-SCDMA产业链厂商赢得先机。而被迫捆绑在TD-SCDMA上的中国移动,几年下来在TD-SCDMA网络建设上投资超过1800亿元、终端补贴超过300亿元,却失意于3G市场。

  大唐移动势必要从政府“断奶”。据知情人士透露,2011年政府给予大唐移动的补贴已经少了很多,由2010年的2亿元缩减成了600多万元。

  工信部内部人士对财新记者表示,TD-SCDMA只是给国内企业参与移动通信市场竞争的机会,通过政策疏导给予产业链一定发展空间,未来怎么走、走成什么样,还要靠企业自己的实力。言下之意,不会对“国家队”大唐移动有特别“关照”。中国移动则在从推出TD-LTE标准之初,就摆出了更开放的态势。这意味着TD-LTE市场不再是一个封闭的、惟有中国厂商独舞的游戏,而是一个开放的、国内外企业各显神通、充分竞争的市场。

  原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早年曾回顾中国移动通信发展的经验与教训:第一代移动通信,也就是大哥大时代,中国采用欧洲的技术、美国的频段,非驴非马,结果没有规模经济性,设备昂贵,还不能漫游;到了2G时代,中国采用了“原汁原味”的GSM技术,才创造了当时移动通信大发展的好局面。

  未来怎么办?王舸称,大唐移动将依托TD-SCDMA继续探索多元化发展路径,目前已在专网、政企服务市场以及国际化市场打开局面。今年4月,大唐移动承建的中海油涠洲油田群TD-LTE无线专网通过验收,这是国内第一个海面4G无线专网。2012年,大唐移动成立政企网事业部和行业应用事业部,为客户提供定制化解决方案,目前已与贵州省政府、中石油等大客户签订合同。此外,大唐移动还成立了国际事务部,在国外推广TD-SCDMA或TD-SCDMA+TD-LTE产品。

  孟晓川认为,大唐移动未来仍难与其他通信设备巨头较量,如避开锋芒,深耕细分市场,或能分得一杯羹。

关键字:大唐移动基站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3/0528/article_22285.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大唐移动基站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