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退休吐真言:错误终变成公司的营养和肥料

2013-05-05 22:27:31来源: 商业周刊
    这个专访,我追了马云整整一年,本来计划是在春节前后,当时马云跟我说,阿里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处理完,让我再等等,给我一个特别的机会。没想到,竟然是退休

 
  5月10日退休前,马云接受商周独家专访,分享退休的艺术、管理的秘诀、痛苦的经历、自己的变化、人生的思考。马云如何成为马云?有哪些临别赠言?将如何被历史记住?为何“死都不回来”?退休后扮演更重要角色?特写+对话,25000字,商周5月10日出版
  马云真经
  西方治理,东方智慧,教堂集市,终成太极。
  马云在商业世界贡献了一个电商生态系统,还能否在更多领域树立一个社会企业家的典范?
  每个有所成就的企业家,谁不在乎自己在历史名人堂的位置?
  但马云喜欢玩太极。他多年高调说“我们要创造一个中国人自己的、最伟大的公司,进入世界500强,存活102年(跨越三个世纪)”,在2013年5月10日正式退休前接受我们专访时却放低姿态:“谁呀?都是人。真正的伟大是平凡的,我们要永远明白自己从哪儿来?到哪儿去?我就是一小混混……”
  马云在躲闪历史坐标系对他的提前盖棺论定。这本应该是他最得意的时候,他的电子商务平台在影响上亿人的生活,他是中国最被神话又最被去神话的商业偶像之一,他分拆成25家公司的阿里巴巴集团即将上市超过千亿美元市值,成为继2012年Facebook上市之后全球最受关注的IPO,可是,49岁的马云却辞任CEO,选择了絮叨了好几年的退休。他把《道德经》翻到第七章:“功成名逐身退,天之道”。
  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中国看似最故弄玄虚的家伙,构建了一个真实而庞大的电商王国,然后飘然而去,希望这样被后人记住:“马云是一位太极大师,他也曾创办过企业,比如阿里巴巴,比如淘宝网……”但世事难料,不知接班人是否会把他创业14年的公司搞砸,也不知他是否还会重出江湖。
  在这个中年企业家们告别的年代(前有王石,后有史玉柱),马云的2万4千名徒子徒孙们、5千万中小企业客户、3亿淘宝用户、数不清的各路粉丝,送给他的退休礼物会是集体去淘宝和天猫商城点击购物,从而使后两者2012年11000亿人民币的交易额(高于亚马逊和eBay交易量总和)再破纪录吗?
  马云对什么礼物都不在乎,他在乎的是“人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你怎么个离开法?”他似乎看破红尘,已有中年鱼尾纹的脸上沉静淡泊:“请大家想想二三十年以后,一个个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边上还有多少真正的朋友?谁去火葬场送你?……把这些问题想明白,就会珍惜今天的自己。”
  商业史上有经典的告别场面。1947年,在给工业巨头亨利·福特送行的那天,美国所有的汽车装配线停工一分钟。2011年,科技美学家史蒂夫·乔布斯溘然仙逝,热爱他的人在微博上发的悼念显示“来自乔布斯的iPhone”。活得还好好的马云当然不需要这样被人纪念,但他已经被寄予了某种期待:马云在商业世界贡献了一个电商生态系统,还能否在更多领域树立一个社会企业家的典范?
  如果马云真能再在公益、环保、创业教育、社会治理等领域有所建树,他将有可能最终进入约翰·洛克菲勒、福特、比尔·盖茨、乔布斯等世界级企业家的行列。他们白手起家,勇闯天下,有创新冲动,也有权谋手腕,几经磨难起伏,一度毁誉参半,但以某种信念或信仰(“教堂”)成就商业(“集市”),也从信念或信仰中得到救赎。他是他那个时代具有最鲜明特征的产业的一部分。如果没有他这样的创业精神和折腾劲头,很难想象中国的互联网格局现在是什么样子的。
  ……
  【全文详见5月10日出版的《商业周刊/中文版》。以下为一些关键要点】
  ●马云一直令人难以捉摸,性格怪异,面目多重,崇拜他的人和讨厌他的人可能一样多。你也许受不了他那些装神弄鬼、《读者文摘》式的励志格言,但免不了有时去淘宝购物。你觉得他忽悠造梦,但他的确搞定了很多大事……
  ●马云和各界奇人异士交往,俨然打通了道家、佛教、西方管理、共产党思维,以一本《道德经》建立了一个商业王国。他希望自己在公司“灵魂出窍”,又说“公司他妈的离开谁都能转”……
  ●马云悟了哪些道呢?“我从道家悟出了领导力,从儒家明白了什么叫管理,从佛家学到了人怎么回到平凡。这些思想融会贯通,刚柔相济,就是太极。”……
  ●打着太极唱着歌,就把公司做了几番重大构架调整,完成退休接班事宜,布局阿里金融、数据、物流、移动等关键业务,你也不得不佩服马云的功夫……
  ●马云有很残酷的生存哲学,一些争议事件(卫哲、VIE等)让人看到他“心越善,刀越快”的冷血一面……
  ●在“风清扬班”(马云为阿里集团M6以上及少部分M5高管上课),马云让五六十名阿里高管想象未来30年后的阿里巴巴是什么样子。马云在屋里走来走去,时而闭目养神,时而瞪大双眼,时而找个角落坐下,时而比划太极拳……
  ●身退心不退,作为董事局主席,马云还是会随时在阿里敲打,他退休后也会很忙——且慢,他还未能完全“赎身”成功呢。跟雅虎股权回购谈判五六年来,马云最需要战胜的是自己的心魔……
  ●马云一度被公司绑架了,这激起了他的驾驭才能。他说他的管理和领导力在中国企业家里面算是最好的之一,“只是人家没看见,以为我只会说而已”……
  ●马云说他和阿里巴巴都很有“福报”。“我觉得阿里巴巴最荣幸之事是今天六十年代的人可以退休了,七十年代的人来做领导者,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人做一线,中国没有几家公司可以做到这点。”但他也有隐忧。“业务怎么发展,我一点不担心,我担心的是这家公司这种理想主义的色彩能走多久,能走多远。”……
  ●认清马云的多重侧面,或许可以使我们重新审视这个标榜商业精神的年代,我们过于纠缠短浅的公司利益和逐热的互联网趋势,却忘了商业本应扎根于更广阔的社会背景中和承担更大的使命。
  【马云临别赠言】以下为对话摘要
  关于退休
  商业周刊:当年风清扬退隐江湖,是因为有伤心事或者看破红尘,你难道有什么伤心事或者看破什么了吗?
  马云:真看破红尘你是不会遁入空门的。我经常去寺庙,最大的乐趣就是想争取说服那些和尚还俗。我说看破红尘才会在世修行,这帮人又是失恋,又是破产,又是干嘛,到寺庙里去,菩萨都给你们搞晕过去,一帮怨男怨女在那儿。所以,你真正看破红尘就是把人生看透。基本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福气、福报。对阿里来讲,我们是福报很好的一家公司,我马云一辈子珍惜这个福报。
  商业周刊:才49岁就一辈子了?
  马云:至少在前面来讲,我觉得福报很好,真的非常好。你想明白这些东西,要让这个福报更好,那你就一个办法,就把这些福报给更多人去,而不是留给自己。我在公司讲过一个例子,一个人捡了块大黄金,你把它藏在家里,所有人都惦记你那块黄金,是不安全的。你把这个黄金打碎了送给大家,每个人有一块,你自己可以稍微留得大一点没问题。
  所有人都告诉我,中国企业的创业者是不能退休的,所有人都认为企业离不开自己,这个跟儿子离不开我自己什么区别?一个儿子离不开自己,不是儿子错了,是你错了。如果你真爱这个儿子,从小就应该让它独立。阿里跟其他公司不同的一点,就是我们花很多时间在领导力管理上。阿里现在有很多公司,但我们的管理思考和方法在中国还是很独特的。
  ……
  退休之后:
  商业周刊:你的临别赠言是什么?
  马云:我还没离别。
  商业周刊:就比如5月10日之后,对内而言。
  马云:你说“别”,我只是觉得这些工作别人可以干得更好,让他们去犯错,让他们去尝试。我有了另外一种天地,有了另外一种人生,否则这一辈子就只能做这个工作,那傻了。我其实已经很舒服了,当过老师,干过很多工作,我这个工作干很长了,做互联网14年,接下来没多少时间了。那天周星弛说,我们时间不多了。真不多了,我告诉所有企业家,你做企业的黄金时间不多了,你的时间不多了,机会不多了。如果交给别人,你的时间多出来,别人机会也多了,全留在这儿全废在你手上。
  商业周刊:那你会主要忙什么,或者玩什么,关心什么?
  马云:玩生活,忙生活,只有我生活好了,我相信我的同事会更好……5月10日以后,先休息三个月,三个月以后我再考虑干什么事。三个月之内有些人情,以前欠的人情都该还还掉,三个月之后再来规划一下大致的方向,公益啊、企业的人才培养啊这些事情。
  商业周刊:你确信今天就没有不放心的地方,或者说有一天还要回来?
  马云:你觉得我不放心又怎么样?你觉得你自己干你就一定放心了?
  ……
  关于伟大
  商业周刊:成为伟大的公司、伟大的国家多艰难啊。
  马云:我觉得这是你把自己架在伟大的身上,就是很艰难。谁呀?都是人。所以我是觉得真正的伟大是平凡,平凡是最伟大的。平凡未必是真的伟大,但真正的伟大一定是平凡。其实把自己架在屋顶上的时候,那你就觉得累了,你要把什么标准,前几年,又是教父又是道德模范,谁谁谁谁谁啊?对不对?我们要永远明白自己从哪儿来,到哪儿去。
  商业周刊:很多人觉得你掌握了某种真经,是从一开始就有的,还是说哪个时候顿悟的,或者经过磨难?
  马云:没有。我并不知道我有什么真经,我肯定没真经。但是有一样东西,这是一批人在一个特殊时期磨合出来一种特殊的味道和特殊的感觉。我真是觉得今天阿里人太懂这个公司,这个公司他妈的真是个全奇怪的公司,我们的配合所谓的团队文化最有意思。单打独斗他妈没人有用,有人说你们公司没有一个人出来,好像没有一个人厉害得让人家吓死,但是合在一起吧,都好像是互相弥补,拆开一个没有用,少了一块总缺点东西。所以所谓的真经其实是我们互联网共同的体验,这个东西没办法总结,让后面的人去总结吧。而且并不是第一天就有的,如果今天回过来看十年前我讲的话,15年以前的理想和想法……我现在是不太相信,就像说金正恩两岁可以骑马,三岁会开枪,别瞎扯了。你说马云真是料事如神,每件事情都有无数个版本,你背后肯定有大阴谋,瞎扯,没那么复杂。
  ……
  关于雅虎:
  商业周刊:雅虎有让你很痛苦吗?尤其是前两年回购股权的谈判。
  马云:痛有,苦没有吧。这都很正常的,每次都是这种事情,谈了那么多也习惯了。年轻时我们一点屁大的事都觉得很痛苦,但时间长了就习惯了,因为这是商业的东西。但我后来走过来以后才发现,那是很有意思的经历。哪有谈7年换七八个CEO的事情,这是很可以吹点牛的小资本,但你走的时候当然很痛苦了。我们想明白这个道理后,今天碰到任何痛苦的事情,都是将来吹牛的资本。
  商业周刊:这件事情算解决了,还是在进程中?
  马云:盖棺定论才算解决,雅虎的事情,我觉得这是多好的事啊,因为从我们这儿得到了很多,无论管理、思想、技术,对跨国公司的理解,对未来新产品的开发,我觉得阿里从中所吸收到的营养太多太多。
  商业周刊:反而感激这种痛苦?
  马云:那当然,那是肯定的。
  ……
  关于师徒
  商业周刊:那你为什么能驾驭那么复杂的关系?
  马云:哪是我驾驭的,我觉得是一个团队。第二个因为当你明白自己是谁的时候,你也许能够真正驾驭。我们这些人其实明白自己是谁,比别人知道一点。我们有理想,是人类都有理想,对不对?我们也比别人都务实,我们也是人类。然后别人说我们多牛逼,我们也没那么牛逼。别人说我们一钱不值,我们也不见得一钱不值。反而这样子的时候就容易处理,因为应对复杂,只要你不去惹祸它就行了,你不怕麻烦你就去惹他,你怕麻烦就别去惹,麻烦来了你也别怕。对吧?你这样就行了。
  商业周刊:你在阿里这么多年,最大的财富可能就是你认识了一群臭味相投的人,然后你又把他们调教成小马云似的那种?
  马云:不叫调教,在这个氛围里边,我们形成了很有意思的志同道合毫无疑问,有些是通过约束,有些是训练,有些是故意,有些是偶然,形成了一个独特的东西,所以模仿阿里是很难的。这有个过程,就像五年前我很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十年前我更在乎别人怎么看我马云对不对?到今天为止,我越来越在乎自己怎么看自己,在乎我给你带来什么好感受,而不是你给我带来什么好感受,你对我好的感受已经无所谓了。以前我还很纠结,我对你这样,你对我这样?现在你对我怎么样,无所谓。
  ……
  关于管理
  商业周刊:你这几年管理人和管理公司又上了一个段位?
  马云:我自己觉得,我的管理和领导的方法一直是中国这个层面算是最好的,只是人家没看见,以为我只会说而已,管理和领导力是我最好的那口。但是管理和领导力你背后必须要有思想体系的,没有思想体系的管理和领导力,那纯粹是充数。所以,我自己觉得得意的方面,我比马化腾和李彦宏这帮人肯定会管理。
  但在这个里面背后的思想不是我的思想,那就是这些人的思想、我们老祖宗(指着桌上的《道德经》)的思想。但我跟别人又不一样,纯粹守在这儿又傻了。我还喜欢西方的,杰克-韦尔奇的我也接受,我很开放,西方基督教的思想我觉得也挺有道理。思想境界我再传也传不过这些人,我只是在这里面吸收了营养而已。吹点小牛说,我是把西方的管理理念,西方管理是科学,结合东方的管理理念,东方管理是基于人文的情怀,更像一种艺术……
  商业周刊:你不关心在移动时代阿里没有微信这样的产品吗?
  马云:关心又能怎么样子?我很想关心一个出来,关心不出来,对不对?我是很想关心个出来,也关心一两个微信出来,实际上我关心不出来,我很想关心,没有用。
  ……
  关于未来
  商业周刊:再过5年后,再有年轻企业家向你请教,让你谈谈未来建议?
  马云:你让我谈谈未来,我会谈一些人生的态度、人生的规律,但不会谈到你的行业、企业。汽车未来怎么发展?我哪儿知道?但这里有规律。所以这是我个人的爱好。
  商业周刊:今天能说的阿里的未来会是什么?你觉得今天说人们会相信吗?
  马云:今天阿里的未来无数人的畅想比我们更多。有人说阿里巴巴会变得怎么样,有人说阿里的金融会怎么样,这个时候阿里是不需要去谈未来,踏踏实实,没有人谈未来的时候我们谈未来,大家都谈未来的时候你就回到今天吧。我们今天得把自己定好的,因为人是很容易倒。你说今天阿里金融还需要再去讲未来吗?还是阿里巴巴、淘宝要讲未来?或者我们的物流要讲未来?别讲未来,他妈把今天干好了。因为现在这种情况,大家都对你讲未来,你还要再讲未来,你就要飘起来,你不沉。所以这是太极和阴阳配合的程度。
  商业周刊:如果有人问马云阿里1001个失败的故事或启发,有什么可以说的?
  马云:以前我想写这本书,后来我觉得我不适合写。我写这本书我还是会不客观的,我会美化自己,而且很多错误不愿意承认,总会说把它圆回来,一定会圆回来的,这100%。这个故事应该由别人去写,由别人去采访,由他们去讲。因为我自己来讲,我一定会圆回来。我觉得人啊,一定会走到本能。阿里巴巴其实我们不只1001个错误,我们看到这是个错误,连理的时间都没有。但我让这些错误最终变成公司成长的营养和肥料,而不是负担。

关键字:马云  退休  真言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3/0505/article_21728.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马云
退休
真言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