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SCDMA厂商被绑架 弱肉强食的市场

2013-04-24 22:28:04来源: C114中国通信网 关键字:TD-SCDMA  被绑架
    C114讯 北京时间4月23日早间消息(罗莎)2012年,在中国移动加大TD-SCDMA网络建设和放号力度的推动下,3G TD-SCDMA用户迎来了大幅增长,激增的3G用户数也对现网覆盖和容量扩大提出了更高要求。根据C114此前的报道,为了适应需求,中国移动已经决定扩大TD-SCDMA六期第二阶段的建设规模。
近日,C114从知情人士处获悉,云南移动今年大幅提升3G网络建设力度,决定把TD基站的建设范围扩展到农村地区,从原有计划的2000多个基站的建设规模,扩大到8900个。
大幅提升3G网络建设规模
对于TD-SCDMA产业来说,这本是一个好消息。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云南移动突然加大规模,使得投资预算出现了巨大缺口。在这种情况下,云南移动在省内展开了新的招标活动。
根据知情人士透露,整个过程没有标的,各个厂家按照自己的经验提供有建设性的解决方案和思路。招标分三次进行,商务条件一次比一次接近“地板价”。最后,华为赠送19000个载频,替换原有供应商大唐,同时赠送价值2亿元的其他设备;中兴赠送12000个载频,同时赠送价值3千万的其他设备。
“这次招标基本上就是赤裸裸的赠送,华为送了近5个亿,中兴送了近2个亿,他们两家都有钱,送得起。”这名知情人士表示。
为什么要力压设备厂家的价格,应该说中国移动今年的资本投资完全算得上大手笔。中国移动上个月发布的2013年投资规划显示,上市公司计划投资1902亿元,同比增长49.29%。根据行业分析师的预估,中国移动集团公司还有400亿左右的TD-SCDMA和铁通宽带的投资,合计会有2300亿左右的投资规模。
这名知情人士表示,400亿左右的投资规模,相对于中国移动今年定下的3G网络建设目标 ,实际上是不够的。另外,中国移动今年的TD-SCDMA放号任务也相当重,再加上2013年拟销售1.2亿部TD终端的任务,投资额度是不足以支持现有的放号和建设力度的。
那么,对于中国移动的省份公司来说,能选择的方法只有两个,一个是继续向集团公司申请投资额度,另一个是向供应厂家施压。
云南移动大幅提升TD-SCDMA的一部分原因还在于,相比竞争对手联通和电信来说,云南移动此前对于3G网络建设的进度相对较慢,尤其是云南电信在“天翼春雨行动”后,重点提升了农村地区的无线网络覆盖,让云南移动倍感压力。糟糕的是,TD-SCDMA供应商被迫接下了这个压力。
对TD-SCDMA厂家来说,更糟糕的是,云南移动并不是一个特例。中国移动其他省分公司在投资额度与建设目标无法匹配的情况下,以面目不同的操作方式向供应厂家施压,厂家的面临的要么主动降价,要么遭遇搬迁。
TD-LTE的大蛋糕迫使供应商就范
很明显,有财力的供应商会选择就范。
原因是很明确的,中国移动正在建设的TD-SCDMA基站均要求支持向TD-LTE升级,TD-SCDMA的份额与未来的TD-LTE蛋糕紧紧绑在了一起。来自TD-LTE供应商的预测称,中国移动今年的TD-LTE投资总额将达到700亿人民币。
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在巴塞罗那2013年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发布了今年的“双百”计划: TD-LTE网络将覆盖到包括地级市在内的100座城市,部署超过20万个基站,可以服务5亿人口;2013年的TD-LTE终端采购量将超过100万部。
根据Infonetics Research于4月18日发布的最新报告,中国LTE基础设施市场在2013年至2017年间将以38%的年复合增长率(CAGR)增长。
云南移动的策略很聪明:先告诉厂家前面有一块很大的蛋糕等着,如果厂家不能对TD-SCDMA作出让步,那么就面临搬迁。
悲情大唐:商务因素导致被搬迁
云南移动这次招标,对大唐来说,可谓丢盔弃甲。
大唐被誉为TD-SCDMA技术的缔造者,是最早投入的厂家,也是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了“民族标准”这个篮子里的厂家之一。在中国移动的TD-SCDMA早期发展阶段,大唐与华为、中兴一起“三分天下”。在中国移动的第一期TD招标时,拿下了30%的份额,在二期招标时,无论是技术还是商务,大唐均属领先水平。
后来,大唐在广州的网络被中兴搬迁,在上海的项目被华为搬迁,大唐不断丢盔弃甲。今天,大唐在全国的TD-SCDMA份额只剩下10%左右了。
在云南市场,如果没有遭遇这次搬迁,进行正常升级建设的话,大唐可以拿到8000载扇的规模,残酷的现实却是:大唐在昆明很可能只剩八个县区的阵地了。
根据知情人士的介绍,大唐被搬迁的原因主要在于无法不能满足云南移动的商务条件,甚至它在全国丢盔弃甲也不是因为技术达不到要求,而是提供不了有竞争力的商务条件。
TDS战线上的悲情人物
大唐的今天,不由得让人想起曾经在TD-SCDMA战线上奋斗的悲情人物——凯明。
曾经的TD-SCDMA芯片厂商凯明在苦苦挣扎了6年之后,因资金链断裂倒在了3G商用之初,带着此前的数千万美元投入,对3G市场的美好憧憬倒下了。
凯明为研发中国的3G手机芯片而生,是五家核心的中国3G手机芯片厂商之一。由于TD-SCDMA是全球四个3G标准中唯一的一个“中国制造”,凯明之死也被添上了一沫“悲情”的色彩。
凯明死去的原因有中国3G产业迟迟不能启动,也有自身误判3G商用前景的因素,但是这些原因是TD-SCDMA企业共同面临的问题,例如大唐移动、凯明、重邮信科,大笔投入后都长期无法看到回报。
在云南移动此次招标中割肉的华为和中兴,受近几年市场竞争激烈的影响,利润率都有不同程度的下滑。这场战斗似乎没有赢家。
培育产业链的意识呢
反过来看云南移动,投资额度与建设目的无法匹配,受到的压力不仅来自竞争对手,还有严苛的内部考核。
然而作为电信运营商,有着先期投入,和后期收获的自然周期。
中国移动被赋予培育民族自有标准的重任,肩负着TD-SCDMA产业链成长的重任,应该主动引导产业链的健康发展,而不是以价格因素为上,任由厂商弱肉强食。
同样是全球TOP 10运营商,美国领先的移动运营商Verzion的操作方法很值得借鉴:Verizon最早建设4G网络时,提前一年甚至两年的时间发标,对厂家的设备进行预拔和测试。参与测试的所有厂家在这个阶段属于纯技术竞跑。经过两年的筛选,Verizon会对厂家进行一个技术上的排名,排名过后列出短名单,最后才会进入正常的商务报价和设备方案的预答。这样就把技术和对网络的要求提到了最前面,最大程度回避了厂家在商务条件上的竞争。
中国移动目前又担起了TD-LTE国际化的重任,需要带领产业链突破各种瓶颈,从现有的设备商来看,处在第一阵营的还是原有的TD-SCDMA厂家——华为、中兴等,在3G已经大出血的情况下,他们得需要多大的TD-LTE蛋糕,才能在4G之路上走得更远呢?那对于投资TD-LTE的外资厂商,中国移动又该如何平衡份额,让TD-LTE的国际化之路走得更广呢?中国移动需要去想的问题还有很多。

关键字:TD-SCDMA  被绑架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3/0424/article_21417.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华为和中兴为何不一样?
下一篇:柳传志:我最佩服欣赏华为的任正非 他有胆识有魄力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TD-SCDMA
被绑架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TI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音视频解决方案
TI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音视频解决方案
汇总了TI汽车信息娱乐系统方案、优质音频解决方案、汽车娱乐系统和仪表盘参考设计相关的文档、视频等资源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迎接创新的黄金时代 无创想,不奇迹
​TE工程师帮助将不可能变成可能,通过技术突破,使世界更加清洁、安全和美好。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7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