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倒下的是华为吗

2013-04-04 18:23:26来源: 经济观察网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收看本期橙色视点。作为世界500强企业、世界通信产业举足轻重的参与者华为公司在公众眼里一直都显得的很神秘。它的创始人任正非和公司一直与媒体保持距离,基本不接受媒体采访,作为一家非上市公司外界也很难从其他渠道获得公司的相关信息,围绕着华为公司,外界有太多的猜测和疑惑。下一步华为会走向哪里?会继续强大还是会倒下消亡? 看完今天的节目您也许对华为会有些明朗的感觉。

解说:神秘的华为似乎从未失去对媒体和公众的吸引力,无论是公司每年将收入的10%以上投入研发的做法还是在新《劳动法》颁布之前要求所有工龄超过8年的员工主动辞职再竞岗,还有公司近50%的员工从事研发、每天创造3~5项专利的事实,都曾经被媒体广泛报道。2012年对外界最为神秘的华为员工持股计划也被媒体公开报道。近期,美国国会以国家信息安全的理由明确限制华为进入美国市场,而华为甚至在1年前就预测到了这个结果。围绕着华为公司,外界有太多的猜测和疑惑。近日,经济观察报·书评携手中信出版社,与嘉宾《下一个倒下去的会不会是华为》书作者田涛、吴春波、创业家杂志社社长牛文文一起在北京大学就【下一个倒下去的会不会是华为】这个命题进行了一场有趣的讨论。

田涛:过去十多年,中国企业,不管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有了一点规模的时候,普遍遇到的问题是“山头问题”,是曾经的成功者,曾经的功臣和英雄成为一个公司、一个组织发展过程中的障碍。所以引进外部咨询管理公司,尤其是引进西方咨询管理公司进行制度变革,一个阶段成为了一种时髦、一种潮流,但是绝大多数以失败告终。原因何在?重要的在于企业的领导者,是否有巨大的冒险的勇气、决心、意志力。华为在那五到八年的过程中,正是任正非高举“削足适履”这样一个打引号的教条主义的旗帜,推动了华为向西方全面学习的流程变革。当然,其间的艰险、艰难,讲其中任何一个故事,可能多数人会感觉承受不了,所以也是那时候,任正非得了忧郁症。

各位一定都知道,美国过去几年来对华为的不断打压,今天的华为,是500强企业里面中国唯一的民营企业,也是通讯制造行业里的贵族俱乐部的规则的,主要制定者之一,用一位美国人士说的,“这个行业实际的领导者”。但是华为今天可能是最脆弱的时候,如果没有一种持续冒险的勇气、决心、意志力,华为很可能在老大这个地位上待不了几个月、几年就会垮下去。通信制造这个行业,或者说整个信息产业这个行业,有两点是极其残酷的:第一点,就是随时会冒出来不知名的挑战者,也不知道在座哪一位五年后就是中国的任正非、乔布斯。跟这个特点相关的第一个结论,就是那些辉煌的企业,瞬间就会垮掉,过去二十年我们经历了朗讯的垮台、摩托摩拉的垮台、阿尔卡特也基本快垮掉了,今天的爱立信还是老大,但是爱立信去年的利润是华为的三分之一。

第二个残酷的结论是,大企业,当它开始调头向下走的时候,几乎是瞬间的事情,而且很少有再次翻盘的机会。保守、守成、不冒险、不进取,是大企业普遍存在的病症。华为今天也面临着类似这样的很多问题,所以任正非这几年一再地讲,要让听得见炮火的人指挥战争,要把指挥权前移,要上上下下眼睛对着客户,屁股对着老板。也就是说,今天全球领导者的华为,要想不倒下去,就必须在它的中年状态依然保持它的青春少年的激情。

 主持人:据参考消息报道,世界三大洋中有300多万艘沉船在海洋深处沉默了几百年、上千年。而这些沉船的主人绝大多数的主人和追随者们是商人,这些商船,每一次的航行都是为了一种贸易活动,每一次的平安归来,并不代表着永远的平安,他们还得再度出发,再度冒险,乃至于到最后葬身海底。这似乎是商人、企业家命运的象征意义。书评活动现场,有嘉宾认为中国社会现在最危机的一个问题是一个民族里最有冒险气质的一批人企业家们的动力显然不如过去强劲。

 吴春波:我们看中国企业稍微做大那么一点,就会出现很多机会主义的、投机性的多元化,而且还有一个伟大的理论,商学院教授教给他们的一个理论,“不要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老板们不明白,商学院教授进一步解释,“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篮子倒了,鸡蛋全碎了。”老板一听有道理,回家就去放鸡蛋了,最后自己有多少蛋,放在哪,都看不清楚,遍地都是小野鸡,这是中国企业普遍存在的问题。

包括央企,央企一百多家,有几家不做房地产的?稍微大一点,我们周围太多多元化了。我觉得华为的冒险,在于抑制、管理或者控制自己的欲望。冯仑有一句名言,“最伟大的是管理自己”,老板都管理不住自己的意志,管理不住自己的欲望,这就很难。其实马克吐温还说过一句话,我觉得更有道理,“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只篮子里,然后看好它,这是自信的表现”。实际上华为就是把自己的所有鸡蛋放在篮子里,而且盯住这个篮子。

其实我觉得冒险可能是一种观念,也可能是一种我们的生活方式,但是冒险也要冒到底,然后要坚持下去,然后守护自我内心的冲动。

牛文文:中国企业家这个阶层出现以后导致中国社会不一样了,它是前进的动力,但是发动机的动力是不是还那么强劲?应该讲这两年不是那么强劲。很多人移民,很多人不干了,很多人变成了投资家,很多人变成了地产商。大家觉得坚守自己的专业再往下做要么是傻子,要么就往监狱里走,所以大家也不怎么敢也不愿意去奋斗,这是我认为中国社会最危机的一个问题。一个民族里最有冒险气质的一批人,他的动力机制很重要。

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有的时候创业的人也有动力问题,企业的人也有动力问题。华为就是永动机,怎样能让大家有动力机制,我认为这是解开中国社会的一把钥匙。中国今天和华为一样,也是全球第二,还没到第一,但是在中国社会内部,大家也知道的,看看微博,再看看新闻联播,两个东西都不对的,微博上是天天愤青,“完了,算了,跑了”都是这样的,新闻联播就说“太好了”,似乎也不用奋斗了,两个都是极端。

真实的世界,解开中国社会的钥匙还是要奋斗。

中国社会的问题还是奋斗不够,而不是分得不够。大家觉得分蛋糕分得不公,一下子都觉得分得不公,你说企业家也觉得分得不公,应该是很多了,但是是和奋斗相比。整体来讲我觉得华为给人这么一种气质,这是中国社会现在最稀缺的一种东西。

但是现在中国整个社会都还是让人担忧的状况,我们好像有点钱了,好像高富帅了,但是实际上大家想想,等到你们真正到三十多岁时,我估计再奋斗,就中国社会的确非要奋斗不可了,但那个时候就晚了。

主持人:在不久前华为的国际咨询会议上,华为一位英国顾问期望任正非展望一下华为今后10年与20年的远景,任脱口而出:“20年以后的华为,我可以告诉你,两个字:‘坟墓’。”一直以来任正非都保持强烈的危机意识,那么究竟有哪些因素是华为的短板,有可能会使华为倒下呢?

吴春波:第一个短板还是华为的管理,华为的管理效率和它的同行,用华为的话来讲,还比别人低,当然距离已经缩小很多了,但是还是有差距。你要知道中国商业传统很短,我们在管理上,尤其在管理高科技企业,管理知识员工的基础上,我们的管理效率比别人低。管理更多的是靠加班加点,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在工作上,一路狂追,而不是依靠管理效率的大幅度提升来超越别人的。

第二点,华为的短板还是组织能力,未来的组织能力。因为华为太年轻,你到华为看看,就像到北大校园一样,感觉像校园一样,都是一帮小孩儿。但是管理的成熟,管理的综合能力,尤其是管理高科技企业的能力,其实华为也意识到,在人力资源说未来的重点不是提升干部的能力,而是提升组织的整体能力。因为组织整体能力是一个组织核心竞争力的短板,否则光是一帮武艺高强者照样不行。

第三,未来环境的变化,可能对华为有影响。

田涛:

吴老师讲的这几条都很重要,还有一条很重要就是组织的惰怠。人天生是懒惰的、自私的。华为25年来能够成长到今天,相当重要的一点就是把刚出校园20岁出头的一批年轻的知识分子,打造成了富于激情、富于奋斗精神的这么一群人。

但是历史是最可怕的,历史容易使人疲劳和厌倦,一个人如此,一个组织也是如此。人到中年就开始暮气重了,一个企业当它有了一段历史,当它开始慢慢长大了,尤其当它成功了,它内部所滋生的惰怠、腐败、山头等等,才是最最可怕的东西。

我们讲组织疲劳症、团队疲劳症、领袖疲劳症,这些疲劳症是华为未来最大的敌人。所以任正非讲,叫做热力学第二定律和耗散结构,这两个相结合的理论,是华为过去成功很重要的科学哲学基础,也是华为未来发展的重要的理论基础。死、垮掉一定是必然的,就是活得健康一点,稍微再长一点,这就是组织的宿命,也是组织领袖们的使命。

主持人:好,以上就是本期节目的全部内容,更多节目内容您还可以登录经济观察网以及爱财经网进行收看,感谢收看,再见。

关键字:倒下  华为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3/0404/article_20731.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倒下
华为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