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之痛:环境污染及非正常气候

2013-02-09 22:13:44来源: 电脑报
   

昆山某IT企业的液晶模组生产线

    “黄枪调查”栏目在第3期报道的《LCD生产厂变身毒工厂?》,这一引起各界关注的事件终于等来了停工好消息。但讯美科技绝不是最后一家涉嫌污染的IT制造工厂。人们在担心,“世界工厂”背后,是否难逃环境污染公害?
    难逃的环境公害  
    1月24日下午,在多方多轮力量博弈后,深圳市人居环境委 、环科院、讯美科技以及科苑小区居民代表坐了下来,一同召开媒体通气会。
    通气会结果是,涉嫌“毒工厂”的讯美科技立即停工,工地在几天之内撤离施工人员,重新对讯美科技LCD生产项目进行环境评价。
    这并不是一个让居民完全满意的结果,因为科技园区内沛鸿电子(深圳)有限公司和西甫新材料有限公司常年排放废气,居民多次向环保部门投诉后,在通气会上仍没得到回应。据记者了解,沛鸿电子1978年在中国台北成立,1989年在深圳高新科技园区设立工厂以来,生产的产品已扩大到喷涂、PCB设计、遥控器、胶辊及其他电子产品。
    深圳科技园区内某IT企业一位中层人士对记者称,深圳科技园区还有华为、中兴、创维、TCL、富士康等大量科技生产工厂和企业。从大环境来看,深圳周边聚集了几十万家各种高科技企业、外向型企业以及各类山寨厂,在这个面积仅1万多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创造了中国30%的对外贸易额,成为外向型出口加工业密集的“世界工厂”。
    由于高科技产品多在洁净的空气、清洁的产房中生产,高科技产业一直给人们以清洁工业的假象。但最近几年来频频发生的各种触目惊心的毒工厂事件,让越来越多的警醒:高科技背后是难逃的环境公害。
    根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08年苹果供应商联建科技137名员工正己烷中毒事件以来,4年来被媒体公开披露的涉嫌污染的事件就超过50起,涉及各种高科技企业近100家。
    从区域分布图来看,“高科技污染”主要集中在珠三角、长三角、苏州昆山等10年来蜚声世界的“中国制造”基地,这些地区聚集着数百万家制造企业,承担着“中国制造”成为“世界工厂”重任,为全世界生产大部分玩具、手机、电脑、平板、纺织品、牛仔裤、衣服等等产品。
    此前,广东华南土壤研究所一位专家就公开表示:“这些以组装、制造为主的高科技企业对土壤、水源等生态环境及人们的身体健康已经构成污染。”据他介绍,一项针对珠三角耕地的研究表明,不少高科技工业园区周边,很多土地受到重金属和化学污染。在这里种植的农产品受到镉和铅污染,已经出现危害人体的可能。
    这些产业往往处于国际分工体系的末端,大多从事低端装配与制造业,是给沿线带来“高科技污染”的最重要原因。上述土壤研究所专家所在的课题组曾在深圳某地数个采样点调查发现,这些地方都呈现镉、铬、铷、锌超标,究其原因是附近有一个火力发电厂、两家服装厂以及数家电子通讯设备生产企业。
    世界工厂都曾为污染头痛
    多年来,许多国内外专家纷纷提醒,中国在制造世界的同时,也造成了触目惊心的污染。随着越来越多的毒工厂事件,人们在担心“世界工厂”的背后,是否难逃污染公害?
    分析“世界工厂”历史不难发现,人类曾经为创造最灿烂、最辉煌的工业化文明,付出过十分沉重的代价,饱尝了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工业发展带来的灾难性苦果。
    从19世纪末开始,早期的“世界工厂”及“工业革命”的故乡——英国,就持续发生了人类历史上由大气污染造成的最早的环境公害事件。1952年12月5日-9日,伦敦城被一团巨大的黄色烟雾笼罩得严严实实,短短5天内烟雾夺去了12000多人的生命。
    同样,在先后被称为“世界工厂”的美国和日本,由于引进了大量的电子制造业,也发生了类似洛杉矶光化学烟雾事件、日本的水俣病与骨痛病等著名的公害污染事件,导致数千人死亡。后来美国、日本相继制定了法律严惩带来污染的高科技企业,高科技污染才得到遏制。
    在中国台湾省,2007年2月的台中科技园区周围灰蒙蒙一片,检测结果为空气含砷量明显暴增54倍,民众只要呼吸致癌机率会大增,引起台湾省民众恐慌。台中市环保局称,其原因是某生产液晶显示器玻璃基板的厂商制程使用含砷技术,但在排污上仅达到了 “管道”废气排放许可标准,而不管“周界”排放情况。同年7月,台湾科技园区生产全面采用无砷制程。
    到今天,如何处理高科技污染依然是世界难题。今年1月27日晚,三星电子华城半导体工厂发生了氢氟酸泄漏事故,造成1人死亡,4人受伤。
    中国作为“世界工厂”情况同样不乐观。相关数据统计,几十年来,我国工业累计产生约55亿吨废物和上亿吨有害废物;在造成环境污染的排放废物中,有70%来源于制造业。据世界银行估计,环境污染给中国带来相当于3.5%至8%的GDP损失。
    在中山大学地球环境研究中心主任周永章看来,一些高科技产业使用和排放大量有毒物质,对老百姓的身体健康相比传统污染危害更大。在生产加工过程中,生产流程出现的电磁、光、声等非尘埃性污染,在一般情况下看不见,摸不着,连常规检测手段都很难发现,却时刻危害人们身体,使人出现乏力、记忆力衰退、心悸、心前区疼痛、胸闷、易激动、脱发、生理紊乱等症状。
    以记者了解到的情况为例,生产集成电路的半导体工业就用到一百多种具有爆炸性、可燃性的有毒气体和化学药品,镓、硅半导体、砷半导体等在清洗、蚀刻过程中会产生有害废弃物;精细陶瓷、高性能高分子材料的研制也产生难于处理的有害物质等等。
    看得见的水污染
    除了空气污染,看得见的水污染是当前最为急迫问题。相关统计显示,我国水污染事件的主因大多是工业企业任意排放污水。2012年以来,我国已经发生十几起饮用水水源污染事件。此前的2006年吉林境内松花江支流遭污染,原因是吉林长白山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向河中人为排放化工废水;2007年6月,无锡化工企业排污造成太湖80%以上水体富营养化,太湖蓝藻爆发,城区出现大范围自来水发臭现象……
    高科技行业的水污染现状同样让人担忧。在《苹果的另一面》报告中,描述了这样的场景:“在武汉名幸厂区东侧,是一条通向南太子湖的150米左右的水渠。走近渠边,我们惊讶地看到,整条河流都流淌着乳白色的液体。湖水也呈现灰白色,白色泡沫伴着一团团黑色的漂浮物缓缓涌动,流向湖泊深处,直至融入阴霾的天际。南太子湖直接与长江相连,这些污水将流入长江……用桨一翻,就能带出粘稠的灰色污泥。我们仿佛泛舟在一条牛奶河上。只是每一次划桨,都会带起黑泥,在浑浊的白水中翻腾回旋。”
    为了证明上述场景是名幸——苹果代工厂之一的“特产”,调查报告者还调查了附近唯一一家造纸厂,“造纸厂排出的水是褐红色的。纸浆废水里是不会含有重金属的。”同样,为了证明重金属不会降解只会积累,对底泥采样结果显示,湖水与排污渠相连地段底泥的铜含量高达4270毫克/公斤,超标数百倍。
    然而,在富庶的长三角、珠三角,像名幸、凯达、鼎鑫这样的高科技制造企业可谓多如星辰。
    实际上,讯美科技“毒工厂”之所以让居民额外担忧,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讯美科技在建项目距离大冲水厂不过100多米。从记者走访情况来看,大冲水厂连接西丽水库 ,而西丽水库又是深圳市横贯全境、长约105公里的大型境外引水工程——东江水源工程的交水点,是深圳供水网络干线上的“枢纽站”和“调蓄库”,是500万深圳市民的生命之源。
    这里面有一个很大问题是,中国高新技术开发区多建在经济发达或山清水秀之地。比如武汉高新技术开发区所在地东湖属武汉市的水源地,四川绵阳高新技术开发区的大型半导体工厂都建立在水源上方,苏州高新技术开发区就在太湖旁。相比之下,美国旧金山的硅谷、得克萨斯的硅原、丹佛的硅山、佛罗里达的桂牧场、犹他州的仿生谷等都建立在未开发地区,前苏联科技城、日本科技城也建立在远离工业发达地区的地方。
    “按常理来说,高科技产业园区,有条件进行集中污水处理,但是高科技所产生的废水处理起来成本太高,很多企业并没有按规定进行处理。另外对放射性元素的处理现在还没有更好的办法。”一位环保专家说,“更重要的是许多人放松了监督与控制。”

关键字:中国制造  环境污染  非正常气候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3/0209/article_19187.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中国制造
环境污染
非正常气候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