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普大厦将倾!惠特曼能否挽狂澜于既倒?

2013-01-14 23:58:00来源: 腾讯科技
   

惠普首席执行官梅格·惠特曼(腾讯科技配图)
腾讯科技讯(童云)北京时间1月12日消息,国外媒体近日刊载文章,对惠普当前所面临的困境进行了分析。文章指出,对惠普现任首席执行官梅格·惠特曼来说,最艰难的任务很可能是处理惠普自2010年以来一直都面临的人才干涸的问题。以下是这篇文章的全文:
在1月16日,惠普计划召开一次剪彩仪式,展示位于帕洛阿尔托(Palo Alto)公司总部一个彻底改造过的客户会议中心。这个客户会议中心用了一年时间进行改建,带来了一种惊人的第一印象。这座建筑物的入口通道原本是灰白色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风格,现在则已经变得焕然一新,拥有了一种极有现代感的外观——大量的开放式空间和蓝色的照明设备。透过从地板到天花板的巨大玻璃墙,你能看到这个空间已经围绕着庭院中央一株古老而弯曲的橡树进行了重建——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威廉·休利特(William Hewlett)和戴维·帕卡德(William Hewlett)种下了这棵树。“毫不夸张的说,这是惠普在那棵橡树基础上重生的象征。”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说道,她在这幢建筑物的一个小隔间里工作。
惠特曼是惠普在短短两年半时间里的第四任首席执行官,她渴望营造出一种风平浪静的氛围。她每天早上都会在家附近的一个公园里游泳,然后才去办公室。就个人而言,她可以是十分顽皮的,会一边在椅子里跳舞,一边讲解她手机上乡村音乐主题的铃声。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她都会对自己的过去以及惠普的将来直言不讳。
硅谷以外的人对惠特曼所知最多的是她短暂的政治生涯。在成功地担任eBay首席执行官十年以后,她在2010年曾展开“突袭”,希望能入主加利福尼亚州的州长办公室,但却未能成功。她在媒体上曾与一名前管家争吵,内容是她如何对待后者的帮助,以及惠特曼是否知道她聘用了一名非法入境的劳工。对于惠特曼耗资1.5亿美元的竞选活动而言,这场争论可以算是“最后的当头一击”,但惠特曼表示,她从这种经验中学到了有关决心的东西。“为进入政界而展开竞选是我做过的最难的事情。”她说道。“当这里的事情看起来颇具挑战性时,我就又回到了老路上。”
对惠普而言,现在这家公司所面临的形势可能比以往历史上的任何时候都更具挑战性。惠普两种最重要的产品——个人电脑和打印机——的销售量都在下降,而这家公司已经是债台高筑,投入数百亿美元进行并购交易,但却未能取得成功。新年伊始,华尔街分析师就已经开始纷纷议论道,惠特曼应分拆这家公司。自2010年8月份以来,这家公司的股价已经下跌了70%,市值缩水了近680亿美元。虽然是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的成分股,但惠普目前的市值仅为290亿美元,比嘉年华邮轮公司(Carnival Cruise Lines)少5亿美元左右,而后者的营收仅相当于惠普的九分之一左右。“你会想知道,惠普股价怎么会如此迅速地下跌。”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埃克森美孚、高盛集团和梅奥诊所(Mayo Clinic)的董事会成员威廉·乔治(William George)说道。“你看着惠普的股价,然后就想:‘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就值这么点儿?’”
惠普拥有一系列商品化业务,如个人电脑、服务器和打印机等,其产品从某些方面看来已经过时,这些都是事实。不过,这些业务中有很多仍旧是“现金机器”,能给惠普带来每年120多亿美元的的运营利润。但是,组织图表已经变得过于无秩序。“这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企业遭遇毁灭性打击的例子之一。”乔治说道。“他们将继续让自己的股东感到失望,除非他们已经准备好作出一些真正艰难的决定。”
惠特曼称,她将作出这些决定,但需要时间才能让事情发生真正的变化。“五年。”她说道。“有些人不喜欢这个答案。”
在惠普以前,没人听说过能在车库中发明什么东西,然后让整个世界都发生改变。“惠普是一种观念的模范,那就是即便只是一家创业公司,你也能成为最大和最重要的公司之一。”斯坦福大学硅谷档案的项目历史学家莱斯利·柏林(Leslie Berlin)说道。“对当今的硅谷而言,这仍旧是个极其重要的观念。”
多年以来,惠普已经进行了许多转变,从开发科学工具到计算器,再到个人电脑和打印机,乃至数据中心设备——这种转变不一定总是那么灵活,但通常都会是成功的。惠普在研发领域中掌控了足够的支出平衡能力,在推出新产品的同时又能利用老产品赚取大量收入。
在这个过程中,惠普已经将硅谷的许多企业文化具体化,创造了一个由工程师营造的休闲办公环境,让员工分享公司的表现。“这是一家由卓越的人才创建的公司,有卓越的员工生产卓越的产品。”柏林说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是硅谷的精神核心。”
惠普滑坡的根源至少可以回溯至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马克·赫德(Mark Hurd)的前任卡莉·菲奥莉娜(Carly S. Fiorina)是惠普从公司外部聘用的第一位首席执行官,她把整个任期都用来废除被她视为平庸的管理原则,认为这些原则正在侵蚀惠普的DNA——比如说对大规模裁员活动的憎恶——从而导致其增长速度放缓。在1999年,惠普出售了安捷伦科技公司(Agilent Technologies),这是与惠普根源最接近的电子设备部门。
两年以后,在菲奥莉娜与比尔·休利特(Bill Hewlett)之子沃尔特·休利特(Walter Hewlett)之间激烈的股东“战争”结束以后,惠普收购了个人电脑厂商康柏,这项交易在很大程度上对惠普形成了提升作用,但使其丧失了富有粘着力的企业文化,让这家公司走上了成为供应链“奴隶”的道路,而不是成为一家痴迷于发明创造的公司。菲奥莉娜在2005年初被解聘,原因是她太多次未能达成华尔街预期;在菲奥莉娜的领导下,惠普变成了一家“哑火”的企业集团,还引入了高水平的阴谋诡计,导致惠普此后的领导层备受困扰。
最臭名昭著的是,菲奥莉娜时期的董事会成员曾向记者泄露有关他们会议的信息,随后公司董事还暗中监视惠普的员工和记者,想要找出是谁泄露了消息。惠普“在很长时间里都被视为模范董事会”,特拉华大学温伯格企业治理中心的负责人查尔斯·埃尔森(CharlesElson)说道。“但在菲奥莉娜进来以后,那种情况就发生了变化。”
在2005年3月份,惠普原本可以使用一种统一的原则,或者是重新恢复基本的身份;但当时这家公司实际上获得的是赫德的领导。赫德是个爱穿西装、热爱贝勒大学足球、满口脏话的大男子主义者,在接掌惠普大权以前的两年时间一直都负责运营NCR公司。NCR的总部位于俄亥俄州西南部城市代顿(Dayton),主要业务是生产现金出纳机、自动取款机和数据存储软件,当时全球最大型的一些公司都在使用NCR的软件来记录和分析自己的商品、客户和销售。在运营NCR期间,赫德的表现不错。
除了研究这家公司的华尔街分析师以外,当时很少有人知道赫德是谁。后来的事实证明,赫德几乎称得上是一部人体现金出纳机:在刹那之间,他就能记住一张表格中每一行的每个数据。他令人眼花缭乱地推出了一系列业务——低利润的个人电脑、打印机(实际上让位于出售油墨)、高端超级计算机、通过多年授权协议出售的软件、以及一个按小时收费的服务部门,诸如此类。
在很短的时间里,个人电脑和服务器等经常亏钱的业务就变得很能赚钱。在赫德的带领下,惠普的业绩在22个季度中有21个季度都超出预期,而且连续22个季度都实现了盈利增长。惠普的营收增长了63%,股价翻了一番。“赫德当时采取了削减成本的措施,而且做得很棒。”投资公司Robert W. Baird分析师杰森·诺兰德(Jayson Noland)说道。“但你不能永远削减成本,投资者想要看到的是增长。”
据数十名前惠普高管——几乎所有人都拒绝公开发表言论,以免疏远与这家公司之间的关系,但赫德的粉丝除外——接受采访时发表的言论显示,他几乎是以创始人的权威运营惠普。赫德包揽了所有大权:首席执行官、首席财务官、首席运营官和顶级销售员。“在赫德加盟惠普的30到45天时间里,这家公司里就没有一个人能说,他没有在某种程度上受到赫德的影响。”惠普前副总裁桑迪普·约里(Sandeep Johri)说道。“他们可能并非总是对那种影响感到高兴,但确实感受到了影响。”
任何有关聘请外部顾问的请求都必须通过赫德的批准。在他就任以前,惠普每年花在麦肯锡和贝恩资本等顾问公司身上的钱大约有1亿美元,而他上任以后这种支出几乎变成了零。一个年度奖金体系被分解为按季度计算;原本分享奖金池的员工现在会被频繁地、一丝不苟地进行排名,按照他们的成绩来发放奖金。赫德要求,每年表现最差的10%员工需被解聘。赫德还聘用了高管招聘和人才评估公司Heidrick & Struggles,与这家公司的所有高管进行面谈,然后再对他们作出分析;随后,他会亲自审查这些评估结果。
如果某种类型的打印机的销售速度下降,那么这种产品的负责人很快就会受到赫德粗暴的、充满咒骂之词的申斥。如果越南的不动产价格紊乱,或是巴西的货币转移正在损害服务器利润率,他也会知道。赫德发现圣地亚哥有715名员工正致力于开发数十万种打印机驱动程序,然后就把这个团队的人数减少到了64人,驱动程序减少到只有很少一部分。“很难相信在一家员工人数多达30万人的公司里拥有那么大的影响力,但他就是。”约里说道。
无论赫德的影响力如何,惠普的董事会都并不认为他是必不可少之人,并强迫他在2010年8月份离职。董事会从一位名叫朱迪·费舍尔(Jodie Fisher)的前营销承包商那里收到了一项投诉,指称赫德性骚扰。赫德否认了这项指控,拒绝了公开这项指控的想法,而一些董事会成员指控他试图遮掩他与费舍尔之间的关系。“董事会认为,这种领导权的变更对所有与惠普有关系的人来说都是意料之外的消息,但我们拥有强大的领导人来推动我们的业务,而且拥有强大的员工团队来推动公司的业绩表现。”惠普董事罗伯特·瑞安(Robert Ryan)当时说道。惠普对此事展开了调查,找到了赫德与费舍尔之间的电子邮件,破坏了后者的性骚扰指控。但无论如何,惠普董事会还是解雇了赫德。
在获得由于受到董事会的压力而辞去首席执行官职务的三天以后,赫德从已故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那里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后者想知道赫德是否需要跟谁说说心事。乔布斯在数十年以前也曾有过类似的经历,当时苹果董事会也将矛头指向乔布斯。赫德和乔布斯共同的朋友、甲骨文首席执行官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在不久以后就把两人的经历进行了对比,谴责称赫德被驱逐是“自苹果董事会在许多年以前解雇乔布斯以来最糟糕的人事决定”。
据熟知内情的匿名消息人士透露,赫德在乔布斯位于帕洛阿尔托的家中与他进行了会面,两人之间的谈话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期间乔布斯曾带着赫德在树木成荫的街区中散步。两人在谈话中谈到了很多事情,乔布斯曾建议赫德采取任何能让事情走上正轨的措施,从而让他能重返惠普;乔布斯甚至还写信给惠普的董事,而且一个个给他们打了电话。
在此前的五年时间里,赫德已经将惠普建设成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在2010年,惠普的销售额为1260亿美元。股价扶摇直上,利润持续增长。乔布斯对赫德及其他朋友说道,他认为董事会将破坏惠普的这种进展,让这家公司陷入混乱的漩涡中。
对乔布斯来说,向赫德提供这种建议并不只是朋友式的心理支持,他还想要为比尔·休利特和戴维·帕卡德留下来的“遗产”辩护。乔布斯极力主张,健康的惠普对于健康的硅谷来说是必不可少的。“那是硅谷的奠基公司。”财捷集团(Intuit)董事长、苹果董事会成员比尔·坎贝尔(Bill Campbell)说道。“你不会想要看到这家公司就此离去。”
乔布斯最终未能实现调解赫德与惠普之间关系的目标。他在一年多以后就去世了,但还是看到了自己的预想变成现实。在赫德和乔布斯交谈的两个月以后,惠普董事会选中李艾科(Léo Apotheker)为新任首席执行官,雷·莱恩(Ray Lane)为新任董事长。莱恩是硅谷保守派成员之一,他在重组这家公司的进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而且在惠普“内爆”的过程中也是一个“常量”。
随着惠普命运的衰落,新任首席执行官们倾向于指责赫德。赫德采取了解雇员工的措施,缩减了办公空间,取消了福利,要求员工多做事少拿钱。在他采取这些措施以后,这家公司“瘦身”的程度已经达到了“消瘦”的地步。到赫德任期结束时,惠普的内部科技系统已经变得陈旧,这家公司在移动和云计算等领域中已经没有能够吸引人的产品可以提供。而且,员工士气也已经严重受挫,原因是强制的排名系统剔除了有才能的员工,而且高管们发现赫德对新想法的接受能力较差。虽然这些批评中有很多都是事实,但并不能充分解释为何赫德离职以后惠普的前景变得如此糟糕。
许多人可能都会有一种印象,那就是惠普销售额“跌落悬崖”的原因在于这家公司所生产的产品不合适。但事实并非如此:在赫德领导惠普的最后一年时间里,这家公司的营收为1260亿美元;在2012年,惠普营收为1204亿美元。惠普仍旧是世界上占据主导地位的企业计算产品厂商。“我的看法是,惠普更像是面临着与其‘晚辈’IBM一样的状况。”佛罗里达州投资公司Global Financial Private Capital的首席投资官克里斯·贝特尔森(Chris Bertelsen)说道,这家公司管理下的资产总额为18亿美元,一直都在买入惠普的股票。他强调指出,惠普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并非其核心业务,而是其领导能力。这家公司正在努力挣扎,而其资产负债表正债务缠身。“这看起来是最黑暗的时刻,惠普正面临着现金问题,股价也在下跌。”摩托罗拉前首席执行官埃德·詹德尔(Ed Zander)说道。“我觉得这家公司将会生存下去,但问题是惠普是否能再次成为市场上重要的竞争对手。”
在乔布斯建议赫德与惠普董事会和解的同时,赫德的朋友和网球伙伴拉里·埃里森为他提供了一个强大的平台,让他能执行自己的复仇计划。在赫德离开惠普的一个月以后,埃里森任命他为甲骨文的联席总裁,这是惠普在数据中心软件和硬件业务中的竞争对手。(赫德拒绝就此置评,埃里森也尚未置评。)
当赫德离职时,惠普选中首席财务官凯西·莱斯杰克(Cathie Lesjak)担任临时首席执行官;她并不想出任首席执行官,但惠普的许多部门主管都想。在这种背景下,网景联合创始人、风险资本家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开始在董事会成员这个岗位上发挥更大的影响力,开始为这家公司寻找下一个领导人。他向投资者和媒体保证,惠普仍将保持赫德所制定的财务纪律,同时寻找了解软件开发和销售的替代人选;他还保证,惠普将鼓励研发活动,保持精简的状态,在高利润领域中取得增长,以及向外界展示更多的创新产品。但在实际上,一整套令人气馁的新行动接踵而至。
首先,莱斯杰克把即将来临的一个季度的业绩预期提高了5亿美元左右;在两个星期以后,惠普与戴尔展开了收购存储公司3PAR的竞标战,这项交易最终以23.6亿美元的价格成交。十天以后,惠普董事会批准了一项总额10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在采取了这一系列的行动以后,惠普聘用李艾科为新的首席执行官,雷·莱恩为新的董事会成员兼执行董事长。
在过去几十年时间里,李艾科一直都供职于SAP,这是全球规模最大的软件厂商之一;但在短暂担任SAP首席执行官以后,他离开了这家公司。莱恩曾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甲骨文供职八年,与埃里森是同事,帮助这家公司修复了与客户之间的关系,对甲骨文的“自由滑行”销售文化制定了纪律。在和埃里森闹翻以后,莱恩离开了甲骨文,转投风险投资公司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KPCB)。李艾科与莱恩的组合标志着,惠普开始从硬件朝利润率更高的商业应用领域转变。
李艾科从2010年11月份开始在惠普工作。在担任这家公司首席执行官的第一个月时间里,他再次上调了惠普的销售额预期,但这家公司随后的业绩未能达到预期,而且开始了令华尔街感到失望的历程。与此同时,李艾科被媒体取笑道,作为负责运营惠普的领导人,他甚至都不在美国;那时他正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一次“聆听之旅”,与客户和惠普员工交谈。惠普当时坚持声称,那是为了试图躲避加利福尼亚州法庭的传讯,不想在甲骨文与SAP的诉讼案中作证。
从内部来看,李艾科没交到多少朋友。大约一半的惠普执行副总裁曾跟他竞争过惠普首席执行官的职位,公司前高管称其几乎没有做任何事情来与他们接触。当然,这其中也有其他一些个性问题:李艾科冷漠的风度,以及他那种看来不愿挖掘惠普运营细节的态度。据惠普服务业部门中一名高级别的前高管回忆道,在他与李艾科召开的第一次会议——这次会议是为了提供有关服务业务的真实情况——上,他和其他十几名高管聚集在一个会议室里听讲解,却只看到李艾科在打盹。然后他们不自在地等了15分钟左右,李艾科才醒了过来,而令人惊讶的是,他想要跳过服务业务的财务细节,目的是谈一谈不那么具体的客户满意度计划。李艾科的发言人西恩·希利(Sean Healy)作出回应道:“他典型的工作周是90个小时,访问和研究长久以来被帕洛阿尔托(指惠普)无视的网站。正因如此,在参加数百次面谈中的一次时打那么几分钟的盹,那是很有可能的;这种面谈是为了将惠普的长期重点与那些与财务无关的指标联系到一起,例如客户满意度和产品表现等。”
惠普前高管回忆道,这家公司很快就重新回到了挥霍无度的、赫德出任首席执行官以前的老路上。李艾科重新邀请了那些顾问公司;许多顾问公司的作法都像是赫德所做的事情需要被全部推翻,部分原因是赫德离职以后给这家公司留下的环境。惠普前高管说道,李艾科几乎会批准任何计划,只要人们称其是赫德抗拒的事情即可。
到2011年3月份,李艾科已经在惠普呆了4个月时间,那时他终于召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来公布自己的计划。他说道,惠普将在旗下所有个人电脑和打印机产品以及所有新的移动设备中都安装Palm开发的移动软件webOS。惠普还将大胆地进军云计算市场,李艾科说道,虽然当时这家公司还没有产品来做这件事情。
五个月以后,也就是在2011年8月份,李艾科放弃了Palm软件计划,惠普宣布这家公司将退出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技术这一领域。在接受麦肯锡的顾问建议以后,惠普还宣布该公司正考虑出售每年收入400亿美元的个人电脑业务。随后,这家公司下调了对未来一个季度的盈利预期。当时惠普还宣布将收购软件厂商Autonomy,收购价格为100亿美元,相当于后者年度营收的10倍。
在宣布这些消息的当周,李艾科及其团队召开了不间断的会议来对这项计划进行讨论。通信负责人比尔·沃尔(Bill Wohl)和一位名叫乔尔·弗兰克(Joele Frank)的公共关系顾问一致对李艾科发出警告称,所有这些转变都将导致惠普的股价大幅下跌,带来了一波负面媒体消息的“风暴”。据一名熟知内情的消息人士透露,当时李艾科冲出会议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向沃尔扔了一把椅子,称其不希望再次看到弗兰克。李艾科的发言人希利说道,那把椅子更该说是推过去的,而不是扔过去的。他对此作出回应称:“很明显,(那把椅子)移动的速度被夸大了。”
一个月以后,李艾科就被解聘了,惠特曼接替了他的职务。
对惠普而言,如果说这家公司在过去两年的骚乱中拥有一名“建筑师”的话,那么就应该说是董事会主席莱恩。他在2011年1月份策划了董事会改组计划,让惠特曼成为这家公司的董事。在改组的进程中,惠普重选了五名新董事。据熟知内情的消息人士称,莱恩曾向惠普董事罗伯特·瑞安(Robert Rya)——他同时也是花旗集团和通用磨坊的董事——和福克斯总裁巴瑞·迪勒(Barry Diller)原来的“宠儿”露西·萨尔哈尼(Lucie Salhany)说道,他需要撤换两名反赫德的董事会成员,作为对他将撤换两名拥护赫德的董事会成员而采取的平衡措施,然后他就提议举行一次“欢送会”,但那件事情并未发生。“我不确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惠普董事会成员詹德尔说道。“当你们正在采取所有这些改革措施时,想要把事情做好是很难的。”
莱恩也有自己的“捍卫者”。“他一直都是个直言不讳的人,很容易相处。”Sun Microsystems前首席执行官斯科特·麦克尼利(Scott McNealy)说道,这家公司与甲骨文是关系亲密的合作伙伴。麦克尼利将莱恩描述为一名“经济志愿者”,后者已经同意把自己黄金年代的大多数时间都用来尝试拯救惠普,使其走出深渊。“你们做那些事情是为了公司的利益,而不是磨光你们的荣誉。”麦克尼利说道。
惠普的几名前高管则严重不同意这种说法,称莱恩有“权力饥渴症”。“你没办法动莱恩分毫,因为他引入了许多与其关系密切的董事会成员。一个董事会的整体想法应该是给一家公司带来某种制度上的记忆,让其知道这家公司所代表的是什么,以及公司是如何到达现在的高度的。”乔治说道。“我认为,他们已经迷失了本质的问题。”
自莱恩加盟惠普董事会以来,这家公司已经收购了至少两家跟他有关系的公司。惠普以3.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数据分析公司Vertica,莱恩在他的KPCB自转页面上对此表示庆祝;还以1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安全软件公司ArcSight,这家公司也是KPCB的投资目标。
莱恩还批准了惠普收购Autonomy的交易,但这项交易已经“爆炸”。在去年11月份,惠普称其将把这桩100亿美元的并购交易减记88亿美元,原因是软件销售表现疲弱;同时,惠普还对Autonomy管理层提出了会计欺诈指控。(Autonomy创始人、前首席执行官迈克·林奇(Mike Lynch)已经否认了这些指控,创立了一个网站来逐点为Autonomy管理层做辩护。)
跟莱恩一样,惠特曼也一直都尝试让自己与有关Autonomy的决定保持距离,她在去年11月20日的电话会议上向分析师表示,这项过失是李艾科和惠普前并购交易负责人兼首席技术官谢恩·罗宾逊(Shane Robison)的责任,后者已经在2011年离职。“当时的公司首席执行官和负责领导这项交易的策略负责人都已经离职——李艾科和谢恩·罗宾逊。”惠特曼说道。
罗宾逊拒绝接受采访,李艾科则直接把责任推回给莱恩和董事会其他成员。“没有哪个首席执行官能孤立地对一项重大的并购交易作出决定,尤其是在像惠普这样规模庞大的一家公司里——当然,如果没有公司董事长的完全支持,当然也是不行的。”
“(有关这项并购交易的)叙述比真实情况糟糕。”惠特曼说道。在公司内部,她宣扬节俭和谦逊的品质。在与150多名惠普高管召开的会议上,她宣称:“我们是一家像万豪国际酒店那样的公司,而不是像四季酒店(Four Seasons)那样的公司。”在工作到很晚的时候,惠特曼会订披萨或墨西哥菜饭吃。“这不是一家摆架子的公司。”她说道。为了证明她的观点,惠特曼将执行副总裁们赶出了他们的豪华办公室,让他们在格子间里工作。
惠特曼一直都尝试让员工和外部人士围绕创新活动团结到一起,这家公司已经开始遏止在个人电脑市场上份额下滑的趋势,推出了一系列新的平板电脑和带有可拆卸显示屏的笔记本。在经过改造以后,惠普的服务业务将再次增长,而且这家公司将给打印机产品加入基于网络的特性,从而让其变得更具吸引力。
惠普也有可能会重返智能手机业务领域。“到最后,我们不得不那样做。”惠特曼说道。“但我们必须找出能在不损失大量资金的情况下这样做的方法。”
惠特曼认为,惠普现在还不能进行任何大规模的并购交易;同时坚持声称,外部人士已经夸大了现金困境所带来的局限性。“我的前任们已经组合起一整套非常强大的资产。”惠特曼说道,她列举了多项并购交易。惠普将利用它所收购的这些存储、安全、网络和数据分析公司来使其数据中心产品系列变得更加活跃,这些产品还涵盖了一整套广泛的云计算选择。惠普已经开始围绕着来自于Salesforce.com和Workday的云服务来升级自己的技术系统,目的是节省成本和进行现代化。
对惠特曼来说,最艰难的任务很可能是处理惠普自2010年以来一直都面临的人才干涸的问题。虽然在惠特曼的领导下,高管离职的速度已经有所放缓,但过去两年时间里还是至少有120名高管离职,许多都跳槽到了竞争对手那里。惠普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前首席技术官、打印机业务负责人、研究业务负责人、企业硬件业务负责人、企业销售负责人以及首席投资官。通用汽车已经从惠普的内部技术团队那里聘用了数十名员工。
在1月4日,瑞士银行下属投资研究部门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称硅谷中许多人都感到担心的问题正在来临。其中,有关惠普管理层的讨论以及这家公司需要如何考虑分拆是首要的问题。瑞士银行称,该行“更喜欢”一种“企业和个人电脑/打印机业务的分拆”,也就是将惠普的数据中心业务分拆为一家公司,打印机业务分拆为另一家公司。这份报告增强了硅谷中此前已在形成的传言,也就是竞争对手和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正在考虑瓜分这家公司的业务。硅谷公司中的多名高级别高管已经证实,他们一直都在分析惠普的零碎细节。
惠特曼说道,在不分拆的情况下,惠普也仍将变得更加强大。她表示,惠普是唯一出售从设备到数据中心等各种企业技术的公司,未来几年中的目标将是通过云软件来把所有这些产品都“缝合”到一起,说服客户相信惠普能提供外观、安全性和智能计算系统等最好的组合。这是很好的想法,但当然执行是另一回事情。“我们将会看到最好的结果将会如何。”惠特曼说道。“我的看法是,这将是美国商界中伟大的复苏故事之一。”

关键字:惠普  惠特曼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3/0114/article_18614.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惠普
惠特曼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