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周刊》专访库克:苹果基因并未改变

2012-12-07 09:02:09来源: 新浪科技
   

《商业周刊》专访苹果CEO库克,就公司未来、竞争对手等提问。
  导语:《商业周刊》网络版今天刊登了对苹果CEO蒂姆·库克(Tim Cook)的专访。文章称,在乔布斯2011年10月5日去世之前,他努力确保蒂姆·库克(Tim Cook)——他的长期副手和苹果的运营主管——接任苹果CEO一职不会过于戏剧化。库克回忆称:“他这样说,‘我永远不希望你来问我,你应该做什么。只要去做正确的事就行。’他的说法很明确。”  

  在库克担任苹果CEO的前16个月中,苹果发布了下一代iPhone和iPad,而股价也上涨了43%。尽管苹果尚未发布全新类型的产品,例如苹果电视 机,但苹果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主要是由于库克的冷静以及稳定的影响力。在作为苹果CEO接受的涉及面最广的一次采访中,库克解释了苹果当前的运转方式,谈论了他关于“机器人”的理念,并推动苹果的产品制造回归美国。

  以下为专访全文:

  问:自2011年10月5日以来,苹果发生了怎样的改变?

  库克:需要指出的第一点是,使苹果与众不同的方方面面仍然维持像以往一样。但这并不是说苹果没有改变。自从我来到这里,苹果每天都在改变。但公司的基因,即令我们心跳的动力,在于对开发全世界最优秀产品狂热的专注。我们不需要好产品,也不需要很多产品,而只需要世界上绝对最优秀的产品。

  在开发这些优秀产品的过程中,我们专注于丰富人们的生活,这是产品的更高层次原因。这些是推动公司发展的宏观因素,没有任何改变,未来也不会改变。我不会允许这样的改变,因为这是令苹果与众不同的特质。

  不过有一些细节方面正在改变,在明年以及随后一些年中,还将会有更多细节发生改变。我们认为,在某些方面更加透明将会更好,这并不是说我们以往 不透明,而是说我们已经在我们认为能带来更大改变的领域,在我们希望他人模仿我们的领域加强透明度。因此,有一些事情变得不同,但到目前为止,最重要的方面保持不变。

  问:你提到了一些决定,例如在供应链方面更透明,对于员工的慈善捐款公司进行配捐。对于这样的做法,你可能认为:“你们知道,我希望将这些引入文化。我已经迫不及待引入这些。”这些转折点是怎么出现的?

  库克:我的个人哲学是,给予是最好的礼物。这来自约翰·肯尼迪的名言:“天赋之才背负的期望也更大。”我一直坚信这一点。永远。我认为,苹果和苹果的员工已经做了许多好事,他们还能做得更多。我们采取的举措之一是为员工的慈善捐款配捐,员工可以选择将善款捐给谁。因为,这不是公司某些委员会的决定,我们的8万名员工可以决定,他们想要做什么,然后我们将和他们一起去做。

  你知道,很明显这是我想要去做的事。但其他人也想去做。我们在供应商责任方面的透明度表明,我们意识到更高的透明度将带来更大的改变。我们希望在供应商责任方面的创新能够媲美产品创新,这是很高的标准。随着我们增强透明度,我们公开的信息就越多。而公开的信息越多,更多公司就会决定采取类似的做法。而采取这类做法的人越多,世界就会变得越好。

  不得不承认,我们需要在产品和路线图等方面保持机密。但在另一些领域,我们已经完全透明,因此可以带来最大的改变。这就是我们看待这一问题的方式。

  问:你曾两次担任苹果临时CEO。担任永久CEO与临时CEO有何不同?

  库克:实际上有3次。2004年,乔布斯第一次做手术,随后他曾休过半年病假,然后是2011年。以往,不能说公众不关注我,但这样的关注总会很快过去,并转移至乔布斯身上。这一次有所不同,因此我需要调整。我是一个低调的人,因此这令我有些惊讶,不在我的预料之中。或许我应该预料到这一点。

  问:雷克斯·提尔森(Rex Tillerson)是埃克森美孚CEO,而埃克森美孚是全球市值排名第二的公司。我估计,有10%的读者知道他是谁,但只有不到1%曾亲眼见过他。但由于乔布斯的个人魅力和遗产,以及每个人口袋中的苹果产品,你非常有名。我是说,你在全球真的非常有名。

  库克:我并不觉得自己很出名。你知道,我过着简单的生活。我的生活真的极其简单,但发生改变的是,人们确实已经认识我。他们可能会想,“我曾经见过他,苹果的CEO”,诸如此类的。因此我自己也需要一些调整,因为在很多年中我都很低调。如果你是一个低调的人物,那么将会有很多便利,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我深深地爱着苹果,我的生命中也有很多时间。很明显,如果我可以让时钟倒回,那么乔布斯仍然会在这里。他是一个亲密的朋友,而远远不止是一位老板。不过我也喜欢担任苹果CEO。这是我必须去做的事,并且将继续去做,调整自己去做好。az如果你有一些建议关于我如何能做得更好,我愿意倾听。

  问:在过去的几周,你更换了两名高管,移动软件主管斯科特·福斯托尔(Scott Forstall)和零售主管约翰·布洛维特(John Browett) 。这些变动会让苹果变得更好吗?或者说,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库克:你说的这两项变动的关键是,我深信,协作对于创新至关重要。这一点并不是我刚刚才意识到,我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这也是苹果一直以来的核心信念,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对此也是深信不疑。

  因此,这些调整不是从不协作到协作的问题。在苹果,协作的水平已经很高,问题的关键是如何将协作提升到更高级别。看看我们的伟大成品,有很多,但有一件事我认为是其他人比不了的,那就是硬件、软件和服务的整合程度。消费者在意的就是非凡的体验。

  因此,如何继续保持协作传统,并将其发扬光大,达到一个新级别?在协作方面必须要做大A+,而你所说的高层调整就是为了帮助我们达到一个全新的协作水平。我们已经将服务放在同一个地方,而掌管这些服务的高管也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技巧,并取得过辉煌成绩,因此我相信,他们会做出一番事业。

  我认为,工业设计高级副总裁乔纳森·艾维(Jony Ive)是世界上最具品味的人,拥有最出色的设计技巧,现开始负责人性化界面业务。看看我们的产品(库克碰了一下自己的iPhone),其脸面是软件,对吧?iPad的脸面也是软件。艾维在领导硬件设计方面已经取得了非凡成就,现在我们还让他负责软件设计。我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艾维的品味更高,他很特殊。

  负责技术的高级副总裁鲍勃·曼斯菲尔德(Bob Mansfield)负责与硅技术相关的业务,以及所有无线业务。我们发展得很快,我们拥有不同的无线部门,我们拥有许多很酷的想法,还有一些远大的计划,这一切都由曼斯菲尔德负责。除了他,已经没有再出色的工程经理了。

  软件工程高级副总裁克雷格·费德里吉(Craig Federighi)的才华令人难以置信。我们都知道,iPhone和iPad所使用的操作系统不可能与Mac计算机的操作系统相同。但我们也知道, iOS和Mac OS却建立在同一基础之上。费德里吉经常管理这些共同的元素,因此这是一个很自然的延伸。用户希望iOS和Mac OS X不同,但又要做到无缝协同。

  这些调整让我们的协同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级别。尽管我们已经是最好的,但这些调整将把我们带入一个全新的级别。这就是调整的原因,我知道,在这方面有不少猜测,但上面所说的才是真正原因。

  问:你与艾维的关系怎样呢?有什么连接点呢?

  库克:我很欣赏他,他是一位令人难以置信的人,我十分尊敬他。说到连接点,我们都热爱苹果,我们都希望苹果做伟大的事情,我们拥有同样的行为准则,我们都追求简单而不是复杂,我们都奉行协同,我们都认为苹果就是为了生产世界上最好的产品。因此,我们的价值观是相同的。

  如果你还要问“我和曼斯菲尔德”之类的问题,那我的答案是相同的。但是如果看看苹果的前100号人物,那么你会发现他们是完全不同的人,不同的性格,不同的风格。我们不是一家巧克力公司,不会让他们站在机器旁,说同样的话,看同样的事物,想同样的事情。

  我们需要多样化,想法多样化,风格多样化。我们希望员工拥有自我,这就是苹果的伟大之处。你没有必要成为其他人,在工作时也没有必要将给自己扮演成另外一个人。但将我们连接在一起的是价值观,我们都想做正确的事情,我们想诚实、坦率,做错时我们会勇于承认,并且有勇气改掉。

  我们不耍弄政治权术,我讨厌这些。政治权术在企业中没有生存空间,人生短暂,我们没有时间来处理这些。也没有官僚作风,我们希望苹果是一家灵活、行动迅速的企业,没有政治,没有官僚主义。

  如果做到这些,事情就变得简单了,因为没有令你分心的事情,没有一般企业通常担心的问题。没有自己的小团体,没必要为争夺自己的领地而煞费苦心。这会让你的工作变得简单,可以集中精力处理真正要做的事情。

  我看见过与这相反的结果,确实不好,那是在浪费生命。因此,我对此一直很警惕。为此,我会采取一切措施。

  问:你们在设计方面是如何互动的呢?你们不开会,没有正式的程序,你和艾维经常检查工作吗?

  库克:我不能说我们没有会议,我们会讨论一个创意是如何诞生的。我们希望我们所有的8万名员工都能献计献策,而不是3名或5名。当然,最终会有一少部分人作出决定,进行调整,然后继续向前推进,但我们希望的是所有人都能在这方面为公司出谋划策。

  我们拥有管理团队会议,每周一早上9点。我们所有人都会准时出席,我们在一起四个小时,讨论公司每一件重要的事情 。我们会具体到每一款产品,如何来做。我们会讨论产品路线图上的每一款新产品,进展如何等等。我们还会讨论当前的一些问题,以及未来的产品路线图。通过这些,公司会运 行得更流畅。我们是同步的,因为经常会聚在一起。

  此外,每周三我们还有产品部门会议。一些高管还会约见Mac团队,花上几个小时讨论Mac相关问题。接下来的一个周三 我们将讨论iPhone,以此类推。因此,召开这样的会议不仅仅是为自己,而是有利于公司。

  问:你有散步的时间吗?

  库克:当然,这很重要。不仅仅是围绕办公园区,我们还有许多零售店,因此我也会逛逛。我经常会收到 许多邮件,但在零售店内的体会完全不同,尤其是与消费者面对面交流。

  别让自己成为孤岛至关重要,我认为,作为CEO,这可能是最重要的事情。幸运的是,我认为,作为 苹果CEO,目前要想与世隔绝都难,但将来会不会发生,我还不知道。面对消费者、员工和媒体,你会得到许多反馈。重要的是,处理和决定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

  问:你是否认为自己是一个害羞的人?如果是这样,那么对于害羞的人,你有什么样的建议,让他们不仅能面对公众,还可以成为8万名员工的力量来源?

  库克:我会将自己描述成一名害羞的人吗?不,我不会这么说。我认为,害羞的人不会站在舞台上进行演讲,或是与许多人召开沟通会。但我也并不是一个很看重出 名的人,这不是我的动力。我的动力在于出色的工作,以及看到人们完成难以置信的成绩,而自己也参与其中。因此,我的主要动力在于内心,而非被公众认识。或 许这是我的不同点。

  你提到了埃克森美孚的CEO。这很有趣,也是苹果的特权,正如我今天可以坐在这里。我每天都会收到邮件,来自用户的数百封、上千封邮件,他们的谈话方式与 你类似,而我的谈话方式就像我前往他们家中,与他们共进晚餐。他们很关心苹果,会提出这样那样的建议,或者会说,‘我不喜欢这个’,‘我很喜欢那个’,或 者说FaceTime改变了他们的生活。我今天收到了一封邮件。一名用户表示,他现在可以与远在数千英里外、罹患癌症的母亲交谈,而他无法通过其他方式看 到她。

  重要的是,他们很在乎这一切,并愿意花时间去表达。这不是一封你眼中写给CEO的邮件,也不是什么正式信函。这就像是你和我在进行一场讨论,而我们俩已相 互认识20年时间,我想告诉你我的真实想法。我喜欢这样。我不知道是否还会有其他公司这样做。这些用户甚至不是来自美国,而是来自全世界。我会看到这些并 继续前行,这就是苹果的特权。

  其他公司的用户是否会如此关注公司做了些什么?我认为不会这样。在我所工作的其他公司,你或许每6个月才会收到一封邮件,内容是“把钱退给我”,或类似的说法。其中不会有任何情感。因此我认为,这是苹果真正的出众之处。

  15年前,当我在接受乔布斯的面试时,我就已经知道关于苹果的这一点。苹果这家公司已经历过各种困难时期。用户曾经对苹果感到愤怒,但他们仍在继续购买苹果产品。如果他们不满康柏电脑,那么他们会转而购买戴尔电脑。这其中不会有任何感情,而仅仅只是交易。

  在苹果的第一天,我穿过一条警示线进入大楼。用户抗议也有一条警示线,例如乔布斯曾决定放弃Newton这一平板设备,而苹果对于用户非常关注。对我来 说,这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当我走向电梯时,我在想:“天哪,我的生活将完全不同了。”不过这确实很好。你知道,我参加过数百次新产品发布,数百次产品 撤回。在我曾经供职的一家公司中,我们曾将产品放在大厅中,并在员工广播系统中鼓动所有人来看,但没有人到来。他们甚至并不关心。

  因此我认为你是对的。我不认识埃克森美孚的CEO。但我曾经与许多其他CEO交谈,当我谈到每天会收到数百封或数千封邮件时,他们会像看着三头怪一样看我。这是苹果的特权。这就像是你坐在餐桌旁,成为家庭的一部分。我们将继续以此为荣。

  问:你似乎是一个极富责任感的人?这样说准确吗?

  库克:我爱这家公司。我生活中的重要一部分是苹果。或许一些人会说,这是我生活的全部,但我只能说是我生活的重要一部分。我爱这家公司,同时也有着责任 感。我认为这家公司是一件珠宝,是世界上最令人难以置信的公司。因此我愿意全身心投入,去做一切可能的事,确保苹果发挥出最大潜力。

  问:CEO的简历总是会吸引最多关注。关于你的说法包括:你是一名来自南方的绅士,一名橄榄球迷,总是很早上班最晚下班。这些都不是负面评价,但你是否认可这些评价,或者说有一些歪曲?如果这样,你是否想进行更正?

  库克:当你开始阅读自己时,这就像是一幅漫画,听起来像是阅读其他人。相对于直接问我,这一问题问真正熟悉我的人或许更好。我不喜欢谈论自己,我不擅长,也不经常这样做。我通常避免谈论自己。

  不过我要说,你们正在阅读的人是一个“机器人”。这或许有好的一面。纪律必须铭记于心,但这听起来似乎缺乏感情。了解我的人或许不会这样说。我不是手腕强硬的人,这不是我的风格。但这和感情是两回事。

  问:苹果目前有多少产品?

  库克:我们的产品不多,你完全可以将这些产品都放在这张桌上。我们有4款iPod、两款主要的iPhone,两款iPad,以及几款Mac电脑,仅此而 已。我们疯狂地讨论将要做什么,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只能把不多的事情做好。你不可能把很多产品都做到真正的优秀而有趣。

  这是我们的基本原则之一,即我们只会做很少一些事情。我们只会去做我们能做出巨大贡献的事。我不是说经济上的贡献,而是对整个社会的贡献。我们希望在一天结束后真正地丰富人们的生活,而不只是赚钱。赚钱或许只是一个附带目标,而不是我们的“北极星”。

  问:当你决定是改进产品还是发布新产品时,你是怎么考虑的?

  库克:我们会讨论对现有产品和新产品将怎么做。当我们得出足够好的点子时,我们将所有精力都投入到执行中。我们很幸运,在两个快速增长、规模庞大的市场中 找到了自己,分别为手机市场和平板电脑市场。PC市场的规模也很大,但市场本身已不再增长。不过我们在这一市场的份额仍然相对较低,因此还有较大发展空 间。

  MP3市场正在萎缩,这主要是由于人们开始通过手机听音乐。不过这一市场的规模仍然很大。去年,我们售出了3500万台iPod,我们喜爱音乐。在健身房中,我每天仍使用专用音乐播放器,我认为很多人也在这样做。很明显,他们使用了我们卖出的产品。

  因此,每一个产品线本身都有着乐观的未来,但我们也会关注还能做其他一些什么。我们总是这样。我们会争论和协作,这是一种优秀的文化,我们可以做得更多。在适当的时机,我们将继续带来突破,并发现人们并不知道他们想要的新东西。(维金 李明)

关键字:库克  苹果基因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2/1207/article_17651.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库克
苹果基因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