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董事长侯为贵:业务转好时再退休

2012-12-04 10:10:02来源: 腾讯科技

福布斯:纠缠于中美电信设备冷战中的中兴通讯

中兴通讯董事长侯为贵(腾讯科技配图)

腾讯科技讯(无忌)北京时间12月4日消息,《福布斯》亚洲日前对中兴通讯董事长侯为贵进行了专访。侯为贵在访谈中提到了公司当前在美国遇到的误解和困境,并表示他将在公司步入正轨后退休。

以下为即将在12月10日出版的《福布斯》亚洲杂志对侯为贵专访的文章全文:

在近30年里,侯为贵总是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了正确的地点。侯为贵在1985年前往深圳创办了一家电信设备公司,这家公司后来成为了中兴新通讯设备有限公司。中兴新通讯设备有限公司开始为跨国公司生产配件,随后开始为中国的电话网络制造自有设备。在移动技术开始在新兴市场获得蓬勃发展时,中兴新通讯设备有限公司开始前往海外市场极力争取订单。中兴通讯2004年在香港挂牌交易,并赶上了全球智能手机产业的繁荣。

不过对于美国国家安全设备而言,中兴通讯当前却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作为一家制造电信设备的中国公司,中兴通讯被定性为危险分子,被打上这一标签意味着美国越来越多的担心来自中国的网络攻击和间谍活动。在经过了一年的听证会后,美国国会下属的一个委员会在10月份表示,中兴通讯和华为“无法被证实免于外国国家干预。”作为回应,中国官员谴责美国存有贸易保护主义和“冷战思维。”

对中兴通讯董事长侯为贵而言,在这一时间段出现这样的问题显然非常糟糕。他的公司今年第三季度净亏损达到3.1亿美元,这也是公司自首次公开招股以来表现最糟糕的一个季度。今年以来,中兴通讯的股价更是累计下跌了55%。美国对中兴通讯和华为的安全调查,让两家公司的雄心壮志受挫。不过中兴通讯的规模更小,辩解称更容易受到影响。目前仍是私有公司的华为总部同样位于深圳,这家公司不需要回答外部投资人关心的问题。

市场调研公司Forrester Research驻北京分析师布莱恩·王(Bryan Wang)表示,“华为的规模更大,而且是一家私有公司,因此就投资而言该公司的灵活性更强。”该分析师表示,不过这两家公司都没有选择,只能在海外市场寻求增长。

侯为贵在今年4月份已经迎来71岁的生日,他仅持有大约市值100万美元的中兴通讯股票。不过在侯为贵创办的这家公司正处于十字路口时,他并没有考虑退休的问题。相反他决定带领着这家公司度过困难时期,其中便包括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对中兴通讯向伊朗销售美国技术的调查。

侯为贵极为罕见的在中兴通讯总部接受的采访中,强调了该公司当前如何专注于盈利、在海外市场削减支出,以及在国内市场加速推出下一代无线网络的问题。他说,“我对公司将很快实现复苏充满信心。”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运营商们正在对新无线设备进行投资。今年10月份,中国移动(微博)与中兴通讯和其它设备制造商签约,开始在13座城市测试4G网络,这也为该网络在2014年投入商用铺平了道路。市场分析师表示,运营商推迟测试以及欧洲业务的亏损,导致中兴通讯在第三季度出现亏损。

中兴通讯在11月中旬宣布以2.08亿美元的现金出售一家子公司,这将让公司的业绩得到提升,这也将会支撑中兴通讯全年实现盈利。投资银行高盛预计,中兴通讯今年的营收将达到150亿美元;净利润达1.22亿美元。侯为贵表示,中兴通讯今年来自美国市场的营收应当能够达到10亿美元,其中的绝大多数均来自于手机销售。

但是更大的问题是中兴通讯当前在总规模达550亿美元的全球无线设备市场处于何种地位,该市场被瑞典的爱立信、华为和阿尔卡特-朗讯所统治。

通过向欧洲和北美的运营商提供折扣,中兴通讯已经在这些市场获得了立足点,只不过付出了比中国和非洲市场利润率更低的代价。侯为贵把公司进入发达国家市场定为一项长期战略。他承认,“我们向大型跨国运营商提供了非常优惠的商业条款……这也导致公司出现了巨额亏损。”

虽然中兴通讯的消费设备已经占据了公司营收的三分之一,但是该项业务的利润率非常微薄。中兴通讯目前是全球第四大手机制造商,第三季度的市场份额达到了3.9%。不过就利润率而言,因为中兴通讯在海外市场销售的绝大多数手机均为捆绑了运营商协议的廉价产品,且品牌知名度几乎不存在,导致该公司在利润上远远落后于三星电子苹果

中兴通讯手机当前的平均销售价格为125美元,该公司的新款智能手机当前开始向中高端市场倾斜,因为这些市场的利润更高。侯为贵表示,“我必须承认,我们与三星电子和苹果之间仍有着很大的差距,不过我们正在努力处理这一问题。”

自中兴通讯1985年创办之时,该公司就面临着类似的挑战,当时中国正在进口电信设备。6年之前,中国在深圳这个沉睡的渔村创建了经济特区。当时,近邻的仍被英国统治的香港据说是电话线路总数已经超过了整个大陆。当时很明显,想要实现追赶,外国销售商对中国而言是必不可少的选择,本土公司仍需要等待。

侯为贵出生在南宁,在被分配至西安的一家国有航天研究所从事设计集成电路的工作之前,他曾是一名教师。当时,他经常出差到深圳购买来自于香港的设备。1985年,侯为贵和6名工程师创办了中兴半导体(Zhongxing Semiconductor),这也是这家国有航天研究所的子公司,并得到了一位香港私人投资者的投资。在1997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进行首次公开招股之前,这家公司重组为中兴通讯。

起初,中兴通讯的工程师专注于设计电话交换机和电路。在中兴通讯36层总部大陆新建成的博物馆里,骄傲的成列着该公司设计的首部接线总机,以及年轻时候的侯为贵和他的创业团队的照片。在该博物馆里,还成列着这家公司的第一辆汽车——一辆深蓝色的奔驰轿车。

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兴通讯开始进入由外国制造商统治着的国内市场。在1990年至1995年,中国大陆的电话用户数量从700万猛增至4100万,但是本土制造商没有获得什么成功。不过随着外国制造商开始采购中兴通讯和华为的廉价设备,这也为它们安装和经营自己的设备奠定了基础。

一种共识认为,中国的电信设备制造商的发展得到了政府的资助。驻北京的产业顾问大卫·沃尔夫(David Wolf)认为,这是虚构的事情。沃尔夫强调,在中兴通讯和华为对正确的技术进行投资的同时,其它国有的竞争对手却未能跟上产业变革并悄然沉沦。

谁拥有中国电信(微博)设备公司,以及谁在控制这些公司的问题,是令美国立法者头疼的问题。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得出的结论是,因为它们的国家背景,在关键的基础设施上中国公司不能得到信任。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迈克·罗杰斯(Mike Rogers)表示,“我们对华为和中兴通讯感到非常担心,因为它们与中国政府之间的联系。”

谁持有中兴通讯的股份?作为中兴通讯的第一大股东,中兴新通讯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由西安微电子技术研究所(Xian Microelectronics)、一家国有企业和侯为贵创办的一家投资基金联合控股的公司。中兴通讯剩余近70%的股票均由普通股股东持有。侯为贵表示,中兴通讯是一家对股东负责的私有公司。他说,“我个人认为,无论国家持有公司多数或少数股权并不相关,因为我们是一家上市、透明的公司。”

当问及美国众议院的报告以及它对排斥中兴通讯参与美国电信基础设备的竞标问题,侯为贵慎重的选择了自己的言语。他说,“我们清楚,美国市场是一个法制的自由市场,但是我们不理解这份报告。”

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报告指出,中兴通讯组建了党委会,这意味着中国共产党对这家公司的控制。侯为贵则表示,中国所有的私有公司都需要组建党委会,但是党委会对公司管理并不产生任何影响。他说,他自己不是党员,也不是党组成员,不过公司首席执行官史立荣是党组成员。当问及中兴通讯党委做些什么时,侯为贵表示,“我想美国的议员们确实高估了党委会在公司业务中所起到的作用。”

自从美国众议院宣称,报告还有未公布的机密部分,暗示还有更大的内幕。中兴通讯和华为都愤愤不平地表达了不满,均称没有在设备中安装后门。调查报告也回避了另外的问题,即美国间谍机构有没有收集到任何海外电信网络被非法收集数据的案例,或者是否有美国制造商背后活动。

在销售到美国的绝大多数电信设备当中,都包含着来自于中国的配件,包括了由诺基亚西门子和阿尔卡特朗讯制造的交换器和路由器。阿尔卡特朗讯和一家中国国有公司还在上海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侯为贵表示,中兴通讯向全球超过100个国家销售设备,没有一个国家因为安全顾虑而阻止中兴通讯的产品。他说,“这就是事实的真相。我们的设备不会带来任何威胁。”

不过对中兴通讯而言,危险在于其它国家可能会以美国为榜样。印度政府在2010年曾仔细斟酌了对中国设备的禁令,但随后放宽条件需要对进口的产品进行安全监察。不过印度的一家国有机构近来又建议政府禁止中兴通讯和华为参与该国的国有光纤网络竞标。澳大利亚政府在国家宽带网络项目上也采取了类似的举措,禁止华为参与竞标。

在伊朗问题上中兴通讯同样受到了打击,因为发现该公司违反贸易禁令向伊朗提供美国品牌的设备。中兴通讯就此表示,该公司正在配合美国政府的调查,并一直对出口美国原件产品实施严格的控制。思科最近结束了与中兴通讯长达7年的伙伴关系,原因是有报道称该公司的产品被运往伊朗。

向伊朗出口产品的问题反映出中国与美国科技公司之间的相互影响。侯为贵表示,中兴通讯今年购买美国高科技配件的支出将达到约30亿美元。该公司在美国已经聘用了超过300名职员,其中大多数为美国人。不过这并不能消除美国立法者对中国的敌意。

侯为贵表示,中兴通讯将继续向西方市场销售电信设备,并试图打造自己的品牌。在接受《福布斯》亚洲记者的采访之前,他用一个早上的时间与一家西班牙宽带运营商的官员举行了会谈。侯为贵表示,他经常因业务原因出差,他也不清楚自己已经访问过多少个国家。

虽然以上的访谈中没有迹象显示这位1985年来到深圳的企业家已经准备退休,不过侯为贵表示,“某一天,出于某种理由,任何人都不得不‘解甲归田’。当公司业务良好、运营正常,那时我会选择退休。”

关键字:中兴董事长  侯为贵

编辑:马悦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2/1204/article_17536.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中兴董事长
侯为贵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