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手机远征东非 占据市场半壁江山

2012-12-04 09:23:15来源: 财新网
    廉价、好用、真假混杂的中国山寨手机,
占据市场半壁江山和销售链条的每个环节,
也在中肯民间关系中撕开口子
□ 本刊特派记者 沈乎 发自肯尼亚
一个中国手机商人望着窗外说,“这里就是肯尼亚的华强北。”
窗外是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市中心的Luthuli大道。街上一座五层小楼里(最上一层是穆斯林的专用祈祷场所),盘踞着十家左右的中国手机批发商。这栋楼没有名字,其貌不扬,很少有人知道,仅用了三年,每月从这里售出的中国手机,已攻下肯尼亚手机市场的半壁江山。
Techno、Oking、G-Tide、Forme、X-TIGI,这些中国人自己都没有听说过的中国牌子,塑造着肯尼亚人对“Made in China”的印象。
正是这些来自中国的廉价山寨机,撕开了中肯民间关系的第一条裂隙:今年8月,为反对非法中国手机零售商和假手机,内罗毕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反华游行——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中国山寨机何以征服肯尼亚?围绕山寨机的商业活动,又怎样影响着中肯关系的晴雨?
半壁江山
肯尼亚每月销售手机100万台,50%是Techno和其他中国人从未听说的所有“山寨机”品牌
“真可惜,你看不到我到货那天的场景。”手机商人老张(化名)说,他来肯尼亚经销手机已三年。
“到那天,我家的货可以堆满整个走道。”他向财新记者比划着,“一天就能发完一万台。”
10月到12月是南半球的夏季,临近圣诞节。在这三个月里,人们逐渐开始给自己或亲友选购礼物,造就了每年手机销售的黄金时节。老张说,去年这三个月他就挣了100多万元人民币。
每天下午开始,每半个小时就有肯尼亚人到老张的店里询问到货了没有。老张头也不抬,沮丧地答道:没有。肯尼亚人问:什么时候能到?老张说,不知道。肯尼亚人失望地离开。
老张急切地渴望今年再使把劲,把钱挣到口袋里。今年初他离开了原来打工的店开始单干,代销国内几个厂商的手机。然而,在这个销售旺季,国内厂商“传奇”迟迟不能发来已全款预订的1万台手机,使他每天在这6平方米的小铺子里焦急不安。
“现在这个季节,是个手机就卖得不错,到圣诞节前都会不错。晚到一天货,就少挣一天钱。最可怕的是季节过了货才来,那就没人再买了,全压手里。”
老张说,自己每月能卖出一两万台手机,这数字在这栋楼里属于平均水平。和楼里其他中国手机商人聊聊,他们说,少的能卖几千台,多的能卖六七万台。
像老张一样的铺面,他们都称为“档口”。一个档口后有一个中国人坐镇,常雇一两个肯尼亚人帮手。档口里的中国人都有默契,大量收款不能让本地人做,因为他们没有见过大钱;上货发货一定要本地人出马,以防被警察和城管敲诈。
也有商家没有档口,在这里租用仓库。每天下午,他们会坐在二楼长凳上,买家一来,便从仓库直接发货。
虽然没有精准的数字,大部分中国卖家一致估计,肯尼亚市场每月手机销量约为100万台,其中三星和诺基亚约占50%,Techno和剩余所有山寨机厂商约占50%。
这些中国人从未听说的品牌,在遥远的肯尼亚打下半壁江山。手机不仅销往肯尼亚全国,还销往东非诸邻国。在这里,最好卖的是价格在1000先令至2000先令的手机,合人民币约一两百元。
财新记者在这栋大楼里遇到的所有中国人,到此都不超过五年。除了在国内就做手机生意的,很多人和肯尼亚的联系都很偶然——过来帮亲戚朋友。试过深浅后,就干脆一脚踏进了肯尼亚。
往肯尼亚进口手机是零关税。
特色山寨机
当地人喜欢音乐越吵越好,功能不一定要好但要炫,双卡是必须的
山寨机在中国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它起源于一些小型生产厂对大牌手机的高仿,之后山寨机逐渐走向功能强大和五花八门的创新。台湾联发科因大量提供山寨机芯片,其创始人蔡明介被称为“山寨机之父”。蔡明介曾表示,山寨机是对手机产业的破坏性创新。与品牌溢价高的手机相比,山寨机应被称做“白牌手机”。不过,一些山寨机中的佼佼者早已得到主流市场认可,也不再一定与劣质的印象挂钩。如今,一直与联发科竞争的展讯在非洲常设两位职员,主要职责就是不停走访全非山寨机市场,好让后方研发及时跟上非洲脉搏。
在内罗毕的一天下午2点,一个中年穆斯林男人领着一个穆斯林女人,到肯尼亚手机零售商博尼费斯(Boniface)的店里买了一部价值1500先令(约人民币120元)的X-TIGI手机。博尼费斯把手机电池板插上,手机立刻响起长到仿佛永远不会停的开机音乐,音量震耳欲聋。女人满意的微笑穿透了面纱。
这些专为非洲订制的山寨机有些共同点:开机是热闹的音乐,音量奇大,色彩鲜艳,功能不一定要好但要炫。当地人喜欢音乐越吵越好;双卡是必须的,当地人说Airtel通话便宜,Safaricom上网便宜;还要通用电池和充电器。但电池和充电器的寿命通常只有几个月。
博尼费斯经营一间靠街口的小店,铺面小到只能站一个人。他不仅出售手机,还出售充电器、电池、背壳和挂绳等配件,店里的手机大部分来自中国。
“我每天能卖6部-10部手机,这是我今天卖出的第五部。” 博尼费斯说。
这个铺面和中国批发商所在的大楼距离仅几步路。但在销售链条上,像博尼费斯这样的本地小商贩,和中国批发商之间还隔着本地分销商。目前,他资金实力不足,兴趣更多在销售配件而不是手机上。“配件是消耗品,最好卖。背壳一个50先令,谁都买得起。充电器质量并不是很好,三个月后,‘噗’地就爆掉了,所以人们又需要新的。”
对他来说,最终梦想是摆脱所有肯尼亚分销商,吃进链条上的所有利润。“总有一天,我会找到关系,直接去广州进货。” 博尼费斯说,“现在还不行,我一个人都不认识,不知道怎么找他们。”
生产质优价廉的服饰和手机的广州,在许多非洲人眼里几乎和中国同义。博尼费斯不知道的是,销往肯尼亚的大部分山寨机,几乎都是深圳十几家厂商制造的。深圳一位手机厂商高管对财新记者说,这十几家面向东非生产的手机厂,仅占这里大小山寨厂商的一个零头。
每天老张的QQ窗口都闪烁不停,深圳厂家时时传来新的机型。一旦敲定生意,老张便从肯尼亚这边汇去订金。商家根据订单制作,打包成箱发到肯尼亚。别看每家批发商的档口只有几平方米,预付和应收金额常有数百万人民币。
“我统计过,深圳做品牌的有几百家,做国产机和高仿机的有几千家。许多厂商都以做外单为主。有的主攻欧美和迪拜市场,做高端机;有的主攻非洲市场,做低端机。肯尼亚低端机比较多。”前述深圳手机厂商高管对财新记者说。
假手机断网
到目前为止,肯尼亚政府宣布已经切断150万手机的信号
但中国手机今年遇到了麻烦。
据肯尼亚通讯协会(Communication Commission of Kenya,CCK)的数字,截至2012年年中,肯尼亚手机渗透率达75.4%,手机用户2970万。不过,CCK表示,其中有300万是“假手机”(Counterfeit mobile phones)。9月30日,在进行三个月公众教育后,肯尼亚四家电信运营商切断了所有假手机的信号。
对肯尼亚官方而言,甄别真假手机的惟一标准是“串号”(国际移动设备编号,International Mobile Equipment Identity, IMEI)。IMEI相当于每部手机独有的一个身份证号。CCK和手机生产商合作建立了一个数据库,要求用户将手机背后的15位串号发送到验证号码1555,假的将会被切断信号。到目前为止,肯尼亚政府宣布已经切断150万手机的信号。乌干达和坦桑尼亚也宣布即将推出类似政策。
贩卖假货在肯尼亚是违法的。CCK给出了诸多理由:假手机辐射可能超标,存在潜在的健康威胁;假手机质量差,使用寿命很短;假手机没有IMEI号码,如被犯罪分子利用,执法部门很难追踪;假手机造成税收漏洞;假手机质量不稳定,总有漏接电话⋯⋯
肯尼亚政府更为担心的,还是明年3月的大选。因为有2007年大选骚乱的教训,政府担心有人借助无法追踪的假手机,散布骚乱信息,因此决心在年底之前将它们全部断网,杜绝隐患。
一位经销中国手机的肯尼亚人证实,在CCK和运营商采取行动之前,肯尼亚中国手机批发商销售的大部分手机的确没有串号。老张说,以前没串号是因为肯尼亚政府根本没要求过。
“做串号其实特别简单,国内机器我们都能做到五码一致。但一些贸易商可能要打自己的品牌,如果全部给它做完,反而不方便。”前述深圳厂商高管说道,应客户的订货要求,厂商提供空白机。“机壳是空白,开机Logo是空白,也不扫码,方便他们自己根据需要随便改。如果贴好了三星、诺基亚,被国家查也是麻烦。”这样做的好处在于,“即便查串号查到我们也没关系,我们给他们的是空白机。三星和诺基亚的款式太多,来不及为外观申请专利。”
如今,中国批发商销售的大部分山寨机都已经带上了串号。一位肯尼亚商人拿出两部双卡手机告诉财新记者,前一手机的两个串号是假的,后一手机的两个串号是真的。
Luthuli街边的肯尼亚商铺也明目张胆地挂出了“解锁手机”的招牌。一个中国商铺的年轻人说,解锁是小菜一碟,只要用一根合适的数据线将手机连上电脑,用程序便可改写手机的串号。国内的厂商会发来新的串号,如有需要,被锁的“假手机”随时可以激活。
不过,大部分中国批发商已懒得一个个去给过往的客户提供这种服务,也鲜有客户找上门来。对他们来说,那些被断网的“假手机”很快会成为过去时。
制假工坊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中国手机批发商总能想到应对之策。他们半年搬一次家,以躲避当地警察。老张这次把家安在警察局旁边,开玩笑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老张家中满屋子的货,从进门一直凌乱地堆到卧室里,饭桌上也散落着手机——在肯尼亚,家中囤积货物是违法的;在他卧室床头的一张桌子上,放着尚未贴牌的空白手机,背后Logo部位的不干胶纸正等待揭去,旁边有一排诺基亚的金属标签。这里就是仿冒现场。
肯尼亚人始终不明白:海关一直打击假货,为何假手机在肯尼亚却屡禁不绝?这就是答案:进口的许多是空白手机,制假工作在肯尼亚完成。
老张的屋子有股味儿。他告诉财新记者,那是钱臭味儿。正如大部分在非洲打拼的中国小商人,手机批发商们都不使用银行。一挣到钱,他们就立即换成美元,藏在家中,正因为此,他们从不雇佣清洁工打扫房间。
摆在饭桌上的诺基亚都是经销商送来返修的,有各种毛病。“知道什么是高仿吗?”老张拿起客厅饭桌上一部果绿色的诺基亚手机说。
若不开机,从外观上难以分辨。老张说,高仿和正品的区别看产品质量,高仿诺基亚出问题的几率颇高。有些问题,老张自己能搞定;如果修不好,老张就给经销商退钱。
在肯尼亚销量不错的中国手机厂商Techno,也是假货受害者,因此和CCK联手发起打击假手机行动。Techno的销售负责人Rocky Wang说,打击是件好事,因为市场上仿Techno的假货已经很多。
“销售假手机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他说,“在肯尼亚,2000先令可以买30袋玉米面。你有没有想过,这是肯尼亚一家人90天的口粮?”
肯尼亚反假货中心(Anti-Counterfeit Agency,ACA)的工作人员介绍说,受冒牌影响最严重的诺基亚是意见最大的,Techno也曾经向ACA投诉假货问题。
Rocky Wang介绍,假货最猖獗时,诺基亚每销售10万台正品手机,市场上就同步卖出15万-20万台假诺基亚。
如果手机质量并不差,为何选择冒牌?老张回答说,这是肯尼亚客户要求的。“如果客户非要一部诺基亚屏幕的手机,我能不给他吗?如果不给他,别的手机他也不进了。不过,我们的客户会告诉顾客这是假诺基亚,不会欺骗他们,也骗不了——诺基亚什么时候生产过双卡手机?只有背包客才骗肯尼亚人。”
游商冲击
来自福建莆田的“背包客”成为引爆肯尼亚民愤的主体
老张口中的“背包客”,正是中国游商。中国手机批发商称他们为“跑街的”,以示区别。相比于没有串号或仿冒的假手机,他们更是引爆肯尼亚民愤的主体。
中国的批发商们说,这个游商团来自福建莆田,一个村的,约200人。他们护照上的签证密密麻麻,什么国家都有。他们的上一站,是迪拜和坦桑尼亚。
他们拿着旅游签证,抱团出发,到当地便三三两两分散到二三线城市,甚至各个村落。他们从当地的中国批发商手中进货,深入农村赚取批零差价。最猖獗的时候,内罗毕街头也是游商。
“他们三四个人一起在街上走,拦住我问诺基亚手机要不要。我说谢谢,我有一部手机了。他们就拦住下一个人。”内罗毕一个市民说。
非洲国家对中国往往有巨大的贸易逆差,人们对“中国制造”又爱又恨。爱的是短期内,便宜的中国产品为穷人生活提供了便利;恨的是长期来看,中国进口产品的压倒性优势,扼杀了本土工业成长的可能性。如果说贸易是中非关系的敏感话题,那么零售几乎是禁忌。
和中国商人有很多贸易往来的本土企业家Zach评论说,中国人的问题是太贪婪。“非洲人一看中国厂家不仅出口产品,还霸占销售,就觉得你们连一点机会都不留给我们。你们知道这里找工作有多难吗?如果穷人们还有机会批点东西来卖,也许就能支持一家老小。你们,把零售做到了乡下!你们占据了链条上的每一环,我们还靠什么发展?”
同样在肯经营的中国武夷董事长刘晖也说,肯尼亚的商业环境只允许外国人做批发。这些游商抢走当地底层人民的饭碗。肯尼亚失业率高达40%。
民愤发酵,使事态在年中发展到了极端。今年8月,在希拉里访问肯尼亚期间,内罗毕发生了一次反对中国手机游商的游行。此事最终引发中国大使馆、肯尼亚总统府和议会介入。
Luthuli街上的一些中国手机批发商也对游商颇有意见,尤其在游行牵连他们歇业一周之后。“他们拿着2000先令的假手机,到乡下去骗人,告诉村民这是真货,卖他们1万先令。他们罪有应得。”前述年轻的中国批发商说。但此前,批发商们都给游商们供货。据一位批发商透露,每个游商一周大约可收入人民币1万元,给游商供货的批发商可收入约10万元。
今年7月,八名中国游商因为兜售假手机在肯尼亚被捕,其中五名在缴纳罚款之后被遣送回国,剩下三名迎来了法律的制裁。
据肯尼亚媒体The Standard报道,三个福建游商李梅莺、Chen Haizong(音)和Chen Haiying(音),7月27日在肯尼亚北部的Isolo向村民卖假诺基亚后,因村民报警被警察抓获,并送上法庭。法庭判决,如果三人交不起650万先令的罚金,就必须入狱服刑三年。听到判决后,一名被告当场晕倒在法庭。
期待耕耘者
迪拜是中国厂商对阿拉伯国家的分销中心,肯尼亚在不久的未来会成为小迪拜
11月上旬,国内某方面筹足了罚款,上述三名游商经历数月牢狱之灾,终于被遣返。因为肯尼亚的严厉打击,游商们几乎绝迹,散入其他国家。不过,几百名手机游商在中肯民间关系上撕下的口子,可能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弥合。
“过去十年来,中非关系是中国对外关系的典范。中国在非洲的存在是快速、深刻和全面的。”一位不愿具名的中国官员表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非洲人最多存在于照片和电视上,现在中国人和非洲人直接做生意,难免产生摩擦。“不能在非洲搞非法经营,如果搞得多了,就会侵蚀中非人民友谊的根基。”
也有手机厂商选择做耕耘者而非淘金客,比如Techno。这个在中国很少有人听说的品牌,在中国生产,只瞄准非洲市场。其他中国批发商都赞同,中国手机中Techno在肯尼亚销量是最大的,其品牌实力已足以和三星、诺基亚抗衡。
Techno创始人竺兆江曾是波导手机国际业务部总经理。Techno2007年成立,2009年在非洲发力。在很多山寨厂商还瞄准迪拜时,Techno决定走下去,在非洲17个国家成立办事处。如今Techno在尼日利亚的月销量超过100万台。
“我们很早就停了国内和亚洲的市场,把主要精力集中在非洲。10亿消费者,多么广大的市场!如果说我们比别人有什么优势,一是比别人早下来半步,二是我们没有很多中国人的淘金心态。我们前期投入很大。”Techno的销售负责人Rocky Wang指着Luthuli街上的广告牌说,我们是第一家在这里做广告的手机厂商,当时每块广告牌一年的价格只要1万先令,现在已涨到5万先令。
他回忆说,Techno最初进驻肯尼亚时,这里手机月销量只有三四十万台,最疯狂时“诺基亚的市场份额占80%”。但因立志扎根,半年后销售就有了回报。如今Techno每月销量能达到25万至30万台,Techno的销售负责人Rocky Wang称,这意味着25%-30%的市场份额。
“肯尼亚地理位置很重要,是整个东非的中心,乌干达、坦桑尼亚等周边国家全部会到这里采购,这个市场容量会越来越大。”Rocky Wang说,“迪拜是中国厂商对阿拉伯国家的分销中心,而肯尼亚在不久的未来,就会成为小迪拜。我们的目标是成为非洲的地头蛇。”
中国驻肯尼亚大使:
“和则两利”
改出口为建厂,既能减缓贸易顺差继续扩大之势,也能解决国内企业的产能过剩问题
□ 本刊特派记者 沈乎 发自肯尼亚
肯尼亚是东部非洲地区的地理门户、政治稳定器和经济领头羊,在东非共同体中举足轻重。国内法治的日渐完善,中产阶级的逐渐形成,基础设施的改善,石油资源的发现,以及人们对稳定、富裕和公平社会的渴望,都成为肯尼亚经济崛起的新动力。中国与肯尼亚已建交49周年。此前一年,两国双边贸易额突破24亿美元,中国亦成为肯尼亚第二大直接投资(FDI)来源国,累计直接投资余额2.8亿美元。
但是,当传统的国与国之间的友谊全面展开为更真实深入的民间交往时,风波和挑战也不期而至。中国驻肯尼亚大使刘光源近日接受财新记者的专访。
财新记者:中国对肯投资前景如何?
刘光源:肯尼亚国民生产总值占东非五国一半,是东非门户,首都内罗毕是交通枢纽,和50多个国家有直航,许多跨国公司在这里设地区总部。东非共同体非常重视经济发展,绝大部分货物的关税已经免了,正讨论货币联盟。东共体有1.2亿人口,发展势头很好。
肯尼亚等非洲国家的制造业在国民生产总值中占比约15%,远低于亚洲国家的30%,还有很大发展潜力。目前有中国民营企业在肯尼亚制鞋和造纸,也有汽车和彩电组装。制造业为当地创造税收,又提供就业机会,很受欢迎。我们国内工业领域不少行业出现产能过剩,制造企业可在肯尼亚实现脱困。
中肯贸易额去年为24.3亿美元,将继续大幅增长,我们的产品很有竞争力。中国对肯尼亚贸易顺差很高,肯尼亚政府希望改变。如果我们改出口为建厂,既能减缓贸易顺差继续扩大之势,也能解决国内企业“走出去”问题,还为当地创造就业,互利双赢。
财新记者:近期出现的肯尼亚商人与中国手机商人的龃龉,因何而起?
刘光源:中国商人在肯尼亚出售的手机质量好,价格低。但也有极个别假冒产品,这不太好。另外中国个别游客拿着旅游签证,背包里装着手机在街上兜售。肯尼亚商人说中国商人太善于营销,挤压了肯尼亚同行的生存空间。内罗毕的电子一条街,有中国24家商户。肯尼亚商人说中国商户批发的这些电子产品,比当地商人从中国采购的价格还便宜。
我对肯尼亚贸易部长和外交部长说,中国商户的合法权益必须受到保护,但来自任何国家的非法商务活动都应该禁止。他们的议会支持这个说法,所以这个问题没有闹下去。我也会见了当地电子商会负责人,对他们说,公平竞争是应有的法则。如果采取威胁人身安全等非法手段侵害24家中国商户的利益,这是不能允许的,也解决不了问题。
我还把中国商户请到使馆,让他们想办法和肯尼亚人友好相处,该让利的时候要让利,着眼于长远生存发展。我鼓励他们成立电子商会,有问题时和当地电子商会谈判,把问题解决在萌芽。
财新记者:民间、经济交往要注意什么?
刘光源:首先应遵守当地法律,遵守当地习俗。第二要和当地老百姓友好相处。和则两利,和则生财。别太追求暴利,否则就容易伤害友善的商业环境。第三要履行社会责任。要处理好与社区的关系,扶危济困,搞公益活动。在大使馆的推动下,去年在肯中资企业和华人华侨向图尔卡纳灾民捐赠了65吨粮食。今年中资企业又捐款300多万元人民币在内罗毕贫民窟修建学校。这些举措在当地很受欢迎,也有助于提升中国公司的良好形象。

关键字:中国手机  东非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2/1204/article_17524.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中国手机
东非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