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族的极客范儿:吸引力比竞争力更重要  

2012-11-14 21:06:45来源: 新周刊
    尽管当事方未必同意,但魅族像“苹果”、黄章像“乔布斯”的口号却早已流传开。这比喻有褒扬之意——“黄章”专注产品,疯狂程度可比乔布斯,而魅族所制造的产品,都堪称精品,但另一方面也隐含质疑——魅族这样特别的公司,能否在中国糟糕的商业环境里以理想主义的方式生存,还需要打上问号。毕竟,“美国没有史玉柱、中国没有乔布斯”(申音语)。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魅族充当了国产智能手机“先驱”的角色,但幸运的是,它们并没有成为“先烈”。

  其实,魅族一直生存得不错。

  MP3时代,魅族依靠良好的产品做工和音质,很快声名大噪,并开始拥有忠实的粉丝群体——“煤油”(魅友)。

  2006年,黄章觉得自己的兴趣开始转移到手机上,于是果断停掉MP3的生产,全力投入手机的研发。魅族CEO白永祥说:“MP3不是每个人都要的,但手机每个人都需要。此外,手机是看得到的时间里不会消失的东西,只会不断地变化、发展。”

  这个时候切入智能手机市场,再也准确不过,但对魅族而言,从零开始的道路注定要走得辛苦无比——毕竟手机的复杂度远远高过MP3。白永祥彼时担任总工程师,光是一个触摸屏就让他寝食难安——选择电容屏还是电阻屏?怎么让屏幕看起来更好……几乎经历了两年时间,才全部解决。白永祥说,那两年就像“万里长征”一样,“现在回过头来,大家可能都不愿意重走”。

  某种程度上可以说,魅族充当了国产智能手机“先驱”的角色,但幸运的是,它们并没有成为“先烈”。

  2009年,M8发售,人们惊讶于一款国产智能手机竟能做得如此精致,于是“神机”的口号流传开。黄章也惊讶,“原来我们可以做得这么好”。

  人们容易忽略的是:魅族从MP3时代就开始具备的产品自觉,完全延续到手机产品上,甚至玩得更加极端。以操作系统为例——已经没有多少人能看出,如此精致的系统竟然是根据Windows CE修改而成——这是白永祥带了几个软件工程师,工作了1年时间的成果,它在界面上的优化堪称颠覆性,以至于后来有人开玩笑说:“魅族能把Windows CE做成这样,微软的Windows mobile不用做了。”

  这种产品至上的思维延续了下来,从M8推出之后,魅族一直以精耕细作的方式打造手机,这也使得其发布节奏相对缓慢——M9、MX分别于2011年年初和2012年年初面世。不过,就在魅族以自己的节奏前行之时,智能手机市场发生急剧变化——伴随Android的崛起,进入智能手机市场的玩家越来越多,除了传统的家电厂商之外,连阿里巴巴、360都联合手机厂商推出智能手机,整个市场呈现出一片混沌局面。

  旁观者开始担心魅族在市场中的地位,并频频把魅族和别的厂商拿来比较,但魅族却自有底气。

  “竞争力是跟别人相比较的相对能力,吸引力是发自内在的。”

  某种程度上,可以把魅族当作一个极客公司——黄章和白永祥都更热衷于研究产品,而非市场。“黄章每个月有29天待在家里和工程师研究产品,只有1天出门理发”,而成为CEO的白永祥则笑称管理岗位是一个“悲惨的岗位”,“如果今天没什么安排,我就像过节一样,和工程师一样去探讨产品了”。他说,“我更享受那个过程”。

  毫无疑问,产品至上的基因已经完全渗入到魅族公司,这意味着他们在商业上的世界观和别的厂商完全不同——当别的厂商拼命谈自己的硬件如何出色时,魅族更喜欢谈产品的细节;当别的厂商狂热推出新机型时,它依旧保持自己的研发步调。

  这并非故作姿态,而是基因使然。

  白永祥说:“我们不是在为别人做产品,而是为自己做产品,我们追求我们心目中的东西,做得连我们自己都兴奋,让自己都满意。所以你欣赏我们,我们很高兴。我们也会有商业上的考虑,但即便是那样,我们的所作所为也是为了有一定收益,然后做更好的产品。如果老是想商业怎么成功,你的内心就会有噪音,就不能铸就好产品。”

  他还说:“产品的成功比商业的成功更让人兴奋,要说理想是什么?理想就是做出让人兴奋的产品。要让大家都能享受这种过程。如果你一头扎在里面,你就会非常享受这件事情。这与商业的东西不矛盾。”

  在这种价值观的指引下,魅族形成迥异于国内企业的风格——不大,却非常美,赢得了无数人的尊重。有人说,魅族从气质上更像是一家硅谷公司。但这种有点不合时宜的完美主义,能在残酷的中国市场中有竞争力吗?

  白永祥不怎么喜欢用“竞争力”这个词——他觉得那有点cheap。他更喜欢从“吸引力”方面说事,“竞争力是跟别人相比较的相对能力,吸引力是发自内在的,真正存在的力量。酷、人性化、思想都是吸引力。竞争力的话,就是互相斗”。他认为魅族很重要的吸引力便在于产品细节的处理上。

  看到魅族MX的人,大概都会觉得“菜单”和“返回”那两个键很漂亮,灵动而不失实用。但它们可能会忽略,当手机翻转时,那两个光标的方向也会随之而变,看起来非常聪明。不过,这玩意当初处理起来非常困难。白永祥说:“要在3平方毫米的空间里,放5颗LED灯。更重要的是,5颗灯要独立控制,要把光隔离开,而且透出很灵动的感觉。我们想找LED的厂商模块,但谈了半天,他们都不知道我们要干什么。”魅族反复实验,最后通过双重注塑的方式解决了这个问题。

  种种控制手段,会让魅族成为一个貌似顽固,却又颇为完美的公司。

  在中国,很少有一家手机厂商会像魅族一样,设计、生产、销售,全部由自己掌控,它不合商业逻辑——魅族的制造成本比其他手机代工费用高出20%,但魅族有自己的理由——“做产品要一体化,才能负责,才能达到内心需要。”

  这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完美主义者的想法:通过对全链条的掌控,让自己的产品从设计、制造到销售,都达到最高的水准。白永祥不讳言,魅族要“控制一切”。支撑背后的,大概是一种更执拗的审美需要——“这并不是一种优势,而是一种风格。因为它成本不低,效率也没富士康高,但从整个设计、制造的理解来看,我们更像是一个大厦。我们不能跨越,我们需要有这样的体验,不能从中间跳过这个步骤——你不能自己没生产过东西,就把东西交给别人制造。”白永祥总结说,“你要理解产品怎么生出来的,并掌握它的每一个细节——这对我们有好处。”

  另外,这也是一种负责的方式。当产品分工越来越细时,魅族打算以自己的方式告诉用户,“我们要让用户知道,你的手机出现问题,肯定是魅族的问题”。

  这种控制力比我们想象的更为强烈。

  魅族一直拒绝别人的投资,因为怕公司会变样——做大、做强乃至上市,并不是魅族想要的,它们只是想要好产品。白永祥和黄章都无法容忍魅族的Logo下出现粗制滥造的产品。

  这同样体现在魅族对旗下应用商店Flyme的控制当中。

  它并不会象其他的Android应用商店一样开放,只是服务魅族手机用户,白永祥说,“我们只有兴趣在我们优秀的硬件上做优秀的软件,而且只针对自己的硬件做优化”。简单来说,控制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种种控制手段,会让魅族成为一个貌似顽固,却又颇为完美的公司。这其中的过程可能很长,但白永祥并不担心时间问题,因为魅族的口号就是“走得远比走得快更重要,完美比完成更重要”。

关键字:魅族  极客范儿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2/1114/article_17002.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魅族
极客范儿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