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事录:三星深陷“血汗工厂门 ”

2012-09-11 09:54:34来源: 中金在线

    与苹果公司的专利纷争尚未结束,三星电子在中国的供应工厂又被质疑为“血汗工厂

    9月4日,一家非政府组织——中国劳工观察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揭露了八家在中国的三星供应工厂内恶劣的劳工状况。雇佣童工、强制加班、合同违法、体罚员工等共计16条质疑,条条都可让三星出一身冷汗。如果中国劳工观察的调查报告内容属实,三星苦心孤诣建立起来的健康形象可能会面临严峻的挑战。
 
    面对一连串的诘问,三星表态,将组织专门审计团对所有供应工厂逐一进行调查。然而,中国劳工观察对审计有效性的质疑,或许会让三星在内的众多跨国企业面临新的窘境。
 
    供应工厂不如“亲儿子”

    对三星作出质疑的是一家名为中国劳工观察的组织,这家NGO(非政府组织)在调查报告中自述,该组织成立于2000年,是一家独立的非营利组织。在过去的十二年里,中国劳工观察对美国大型品牌公司在中国的加工生产工厂做出了一系列深度评估报道,涉及玩具、单车、制鞋、家具、服装、电子等行业。对于做这些调查的动机,该组织称,这些工作旨在唤醒国际社会关注产品供应链上的劳工问题,给公司改善劳工条件施加压力。
 
    2012年6月,该组织发布了苹果的十家供应工厂调查报告。随后,他们将目光转向了三星公司。

    2012年5月到8月,中国劳工观察调查员或伪装成员工在工厂里工作,或者在工厂外对员工进行访问。一共调查了八家三星的供应工厂和协力社。

    包括1、深圳三星科健移动通信有限公司;2、惠州三星电子有限公司;3、天津三星电子有限公司;4、天津三星视界有限公司;5、三星电子(山东)数字印刷有限公司;6、苏州三星电子有限公司;7、天津因塔思有限公司(有大约1200名员工,是三星代工厂,主要生产手机外壳);8、天津灿特(可如思)电子有限公司(有大约900名员工,属于三星代工厂,生产手机外壳和其他配件)。
 
    上述8家工厂中包括6家直接受三星控制的工厂(协力社)和2家供应工厂(或称“代工厂”)。协力社只为“三星”提供人力,获取加工费,一切开支由“三星”承担,三星公司对其拥有大比重股份。而供应工厂只为“三星”提供加工产品,一切开支由工厂自己承担,获取产品价格利润。
 
    中国劳工观察指出,在中国的整个三星的供应体系中,由三星直接入股或者控制协力社只占工厂的很少的比例,大部份的工厂都是供应工厂,而工厂条件比三星控制的工厂劳工条件更差。
 
    该组织在报告中对比了山东三星和天津因塔思的劳工状况。虽然两家工厂都存在严重的超时加班、恶劣的工作条件、缺少有效的申诉渠道等问题,但因塔思工厂的劳工状况要比三星的“亲儿子”差得多。该工厂全年每个月需要加班100小时以上,旺季会提高到150小时;保安常常严责工人并强迫搜身;工人无合同副本;没有口罩来保护工人免遭废气侵害等等。
 
    NGO列举“十六宗罪”

    中国劳工观察在报告中事无巨细地分别列举了他们对上述八家公司的调查结果。
同时他们也将这些调查结果进行了归纳总结,并且他们将其中较为严重的16条列举了出来。

    1)强制超时加班。8家工厂中,除了一家工厂外,其他工厂的工人每年至少有6个月每月的加班时间达到或超过100小时,严重超过法定时间。其中天津三星视界工厂在旺季的加班时间甚至高达每月186小时,而且只有1到2天的休息时间。只有三星科健的每月加班时间在100小时以内,但其50小时的加班时间也超过中国劳动法规定的36小时。至少三家工厂(其中包括天津三星电子、天津三星视界、天津灿特和惠州三星)强迫员工加班。即使不加班,工人们也毫无选择,只能通过加班来维持生计,因为他们的基本工资实在太低了。
 
    2)恶劣的工作条件。尽管工厂的技术人员已经表示,从生产角度来讲,大多数情况下站立工作是没有必要的,但是基本上所有的工厂都要求大多数工人在工作时间包括正常加班时间站立工作11-12小时。而且,在这些超长站立工作班次中生产的速度十分之快。例如,在天津的因塔思工厂,在手机流水线上的工人必须每6秒安装一个手机外壳。
 
    3)大量违法的劳动合同。基本上每家工厂都没有在劳动合同中保护劳工的合法权益。这些违法侵权反映在只让工人签空白的劳动合同,不给工人劳动合同副本,甚至不签署合同。比如天津三星电子、天津三星视界、天津因塔思和天津灿特都不与大多数工人签订合法的劳动合同。
 
    4)强制延长工时不计薪金。三家工厂(山东三星打愈、天津三星电子和天津因塔思)要求工人每天早到20分钟参加早会,但是该时间段没有任何的报酬。另一家工厂(苏州三星)在淡季里也没有为工人超过36小时后的加班时间支付报酬,而只是给他们额外的假期。
 
    5)非人待遇。在至少两家工厂里(天津三星视界和天津因塔思),中国劳工观察的调查人员普遍发现了对工人的辱骂和体罚,包括侮辱和打骂员工。更过分的是,天津因塔思工厂里的保安强迫员工接受他们的搜身检查。
 
    6)滥用未成年工人。三家工厂(天津三星视界、惠州三星和深圳三星科健)雇佣18岁以下的工人。他们的工作量和成年工人相同,且不受任何额外保护。惠州三星工厂甚至修改这些未成年工人身份证上的姓名,伪造成已经离职的成年人工来管理。三家工厂有工人反应有童工使用成年人的身份证进入工厂工作。
 
    7)对年龄、性别及个性方面的无理歧视。六家工厂都对新进员工有年龄限制(除了山东三星打愈和天津三星电子)。最惊人的是惠州三星工厂只招收16-20岁的年轻工人。这些工厂招收年轻工人是因为他们更易服从,而且对自身权利的维护知之甚少。六家工厂(除了山东三星打愈和深圳三星科健)在招工中存在性别歧视,大部分更倾向于招聘女工,因为女性更易服从,更容易管理。一家工厂拒绝招收身高低于1.55米的人或有刺青、染发或残障的人。
 
    8)压榨派遣劳工。五家工厂(天津三星电子、天津三星视界、天津因塔思、天津灿特和苏州三星)通过劳务派遣公司雇佣大量、甚至全部员工,他们常常提供给派遣工非法的劳动合同,甚至有些连劳动合同也不签。更严重的是,由于这些劳务派遣工是受雇于劳务派遣公司的,工厂可以逃避很多对派遣工的待遇和安全应负的责任。
 
    9)压榨学生工。
五家工厂(天津三星电子、天津三星视界、山东三星、惠州三星和三星科健)大量地从学校雇佣学生工。大多数学生是未成年工,工厂不和这些学生签订合法的劳动合同,而是与学校签订合约,并不给学生合同副本。大多数情况下,作为毕业条件之一,学生必须来工厂工作;而学校老师也乐于向工厂输送学生工,以从中收蓉扣。

    10)通过劳务派遣方式入职的工人须向派遣公司缴纳高额费用。通过劳务派遣公司或工作中介机构找到工作的工人必须向这些机构缴纳高达800元的服务费,而往往这些工人的基本工资不到1700元(例如,在天津三星电子工厂中,派遣工经雇佣后,必须缴纳300-700元,高达他们月基本工资1450元的一半左右。而且,有三家工厂(天津因塔思、天津灿特和苏州三星)在招聘期间向员工收取高达100RMB的体检费。

    11)缺乏职业安全保障。两家工厂(天津因塔思和天津灿特)对员工不提供职业安全培训,而且一些工厂(天津因塔思、山东三星和苏州三星)对在恶劣环境下工作的员工没有采取安全措施,也没有劳保用品。例如有些工人直接与印染废气接触却没有口罩。

    12)最低工资。天津电子视界的学生工在2010年的月基本工资为750元,远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920元。另外,在两家供应厂天津因塔思和灿特的工人的月基本工资为1310元,是天津的最低工资。而这些工厂工人的月平均收入分别为3200元和3300元,也即意味着他们的基本工资仅为加班工资所得的一半,因而这些工人需要依赖加班来维持生计。

    13)没有工资条。有三家工厂(山东三星、天津灿特和苏州三星)在发薪时不给工人工资条。在其中的两家工厂(山东三星和苏州三星),员工必须通过电脑来查询相关工资明细。

    14)不平等补助待遇。天津三星视界移动工厂为有天津户口的工人提供更多的保险费用。

    15)不公平及不合理的规定。几乎每家工厂有不公平或很刻薄的规章制度。这些例子包括:在天津三星视界和因塔思,病假作为“旷工”记录,从而影响工人的考评成绩和薪酬;在惠州三星和三星科健,只有在每年7月工人才能结束试用期转为正式员工;在惠州三星和因塔思,工人每月需要支付数百元人民币的保险金,但是他们却从来没有收到可以让他们享受福利的保险卡。

    16)缺少有效的申诉机制。当他们遭受不公平待遇时,工人们缺少任何有效的方式来表达他们对工厂的不满。其中两个工厂(天津三星电子和苏州三星)设有建议箱,但是工人不相信管理层会认真处理投诉。此外,每家工厂的大多数工人从来没有听说过工会,即使有工会,也不能代表工人的利益而作出相应的整改。

    如果中国劳工观察的调查情况属实,那么三星可能会承受不小的舆论压力。目前三星开始组建调查团,清查全国100余家供应商。

    三星拟组团审计

    实际上在不久之前,三星对供应商之一海格国利(惠州)已经展开了三轮调查,但调查的结果并不让人乐观。

    8月8日,中国劳工观察揭露三星的供应商存在非法使用童工和虐待工人的情况。8月9日,三星派遣总部人员前往惠州展开调查。

    三星公司对腾讯财经表示,三星公司对海格国利电子(惠州)有限公司的调查,从员工年龄、人事制度、环境安全、工作时长、就餐状况共5个方面进行。尽管海格国利高达30%的月均离职率给本次审查带来了一些限制,但三星派驻的调查人员仍然通过当面进行身份证核查、查询入职记录以及与实习学生进行一对一面谈等形式对所有海格国利在职员工进行了审查。三星调查人员并未发现海格国利使用未满16周岁的童工参与工作。调查人员指出,工厂内存在不足18周岁,但年满16周岁,合法进行工作或实习的学生。
 
    同时,三星发现,海格国利公司确实存在一些管理不足之处和潜在的安全隐患。三星发现海格国利存在针对迟到或缺席的罚款制度现象以及超过法定加班时间或每周加班超过9小时的事例。海格国利在某些健康和安全保障措施方面存在不足,比如未设立医务室等。
 
    对此,三星在官网声明中表示,已经要求海格国利立即改善工作环境。三星已经正式通知海格国利,要求其必须遵守现行的各项劳动法律和三星的劳动就业政策。一旦海格国利不能遵守三星对童工的“零容忍”原则,三星将立即废止与海格国利签订的合同。
 
    三星同时表示,9月底前,三星将首先对只给三星供货的105家中国供应商进行现场调查。为此三星总部将组建并派遣由100余人组成的调查团到中国进行调查。年底之前,三星将对向三星和其他公司供货的其余144家中国供应商进行资料审查。如果需要的话,还将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其他调查或现场审查。自2013年起,三星将委托第三方验证机构EICC(ElectronicIndustryCitizenshipCoalition),对所有中国境内的供应商进行定期检查。三星表态,对雇佣童工的行为“零容忍”,采取以上措施后,若供应商不遵守三星的政策或不采取整改措施,三星将中止双方的合作关系。
 
    审计有效性存疑

    三星对腾讯财经表示,正在组建的调查团,将由环境安全专家、三星总部人员、三星中国人员构成。对于是否有第三方机构进行监督的问题,三星表示,暂不能确定。

    同时,三星公司对腾讯财经表示,目前调查团队仍在组建过程中,暂不回应有关血汗工厂的相关质疑。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三星已向腾讯财经确认,此前对海格国利的调查并无第三方机构的监督。

    对于三星对供应商进行审计的公正性,中国劳工观察的负责人李强接受腾讯财经独家专访时提出了质疑。他表示,根据他的经验,一些跨国公司在下订单之前普遍会去工厂进行审计,要求工厂遵守他们的社会责任标准之后才能下订单。在中国每年至少3万家工厂受到十万次以上的审计。当劳工权益组织批评这些跨国公司的供应工厂时,跨国公司都会回应说他们在对工厂的审计过程中没有发现任何不足。 

关键字:三星  “血汗工厂门  

编辑:huimin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2/0911/article_15243.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三星
“血汗工厂门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