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家电之死:制造霸主让位给中国鸿海

2012-08-29 23:27:52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中国经济周刊第34期封面

封面故事—日本家电之死1

封面故事—日本家电之死2
  《中国经济周刊》与日本《东洋经济周刊》联袂推出专题报道

  今天,我们如果在日本日立公司员工的面前,说“日立电视有多好”、“20年前的日立电视到现在还能用”的话,日立公司的人会有些尴尬,因为他们已经放弃家电产业了。

  “日本家电”,这个标志着全球传统家电产业最高端、最优秀、最有保证的代名词,正不可遏止地滑向“死亡”。

  2008年以来,日本家电企业在黑电、白电全线溃退,电视机产业亏损最为惨烈。从2009年起,日本已从家电出口国成为进口国。2011财年,日本家电的三大巨头索尼、松下和夏普共亏损1.6万亿日元(约合1283亿元人民币)。索尼连续4年亏损无计可施,夏普的巨亏“百年一遇”,而松下的亏损额度更是创造了全日本企业中的新高。

  寒流凶猛,巨债压身,海外市场流失,中韩企业持续打击,夏普第一个扛不住了。中国台湾鸿海科技集团董事长郭台铭曾表示:“如此低的股价,鸿海完全有能力完购夏普。”日本著名管理学家、经济评论家大前研一(微博)甚至指出,不排除日本国民家电品牌索尼、松下被收购的可能。

  不再做家电,已经成为索尼、松下、夏普的无奈选择。如果这样,日本不得不像当年承认纺织、钢铁辉煌不再时一样,默默地哀悼“日本家电”金字招牌的死亡。这些企业正将自己的家电制造外包给他国贴牌生产企业并纷纷转型,他们或将在能源、医疗等其他领域东山再起,但对于正在遭受来自多渠道下行冲击的日本经济来说,本土“家电之死”无疑是其国之大恸。

  与此同时,来自中国台湾的鸿海集团毅然站在世界家电生产的中心。

  日立、东芝(微博):砍掉家电这条尾巴

  中国经济周刊》特约撰稿人 陈言 | 日本东京、中国浙江报道

  30年前,有机会去日本的中国人,可以在回国时买一件电视、冰箱或洗衣机等免税家电。这样的机会一年仅有一次。那时,日本东京等地有专门为中国服务的免税店。

  “我上小学的时候,从乡下来到了东京。第一次在火车站看到电视,有那么多的人聚集在电视前不肯离去。”年近70的斋藤孝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那时,在公司工作的职员每月收入数千日元,买一公斤大米要68日元,而一台电视要20万~30万日元。当时的日本电视产业,属于高利润产业。

  现在,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月工资是25万日元(约2万元人民币)左右,1公斤大米1000日元(约80元人民币),但一台电视却只需要2万日元。

  电视已经从极赚钱的商品,沦为一个不值钱的铁盒子,变得无利可图。

  上世纪80年代,日立电视风靡中国、美国、欧洲,但在今天的日立公司业务中,电视已经悄然退场。日立总公司公关部长佐藤正直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几年前,我们将在中国福建的电视组装厂转让给了中国企业。不是不能制造电视,也不是没有这方面的技术,是我们已经不做电视机业务了。”

  日立金属株式会社公关部河野寿子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我们现在的产品主要在汽车产业、社会基础设施及电子等新材料、新零件开发领域。”日立金属是日立制作所的子公司,是日立转型的重镇。转型的理由很简单:这些业务比家电组装赚钱。

  在东芝,我们听到了同样的声音。东芝(中国)有限公司公关部长吉勤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家电业务在我们公司只占到9%,如果看利润率的话,我们的社会基础设施系统、电子元器件的能力早就超过了家电。”

  在浙江,笔者采访了东芝公司的电脑组装厂、生产LED灯泡·空调等的机电厂、生产水力发电设备厂等等。在中国的家电销售店,依然能看到东芝电视,但电视已经不代表东芝的技术与能力,电力设备、电子元器件等已取而代之。

  较长的产业链,让日立、东芝在这一轮电视企业危机中得以保全。截至2012年3月的日本财年,在松下、索尼、夏普巨亏的时候,日立盈利5500亿日元、东芝盈利2000亿日元。

  日本企业手中有较多的资金和技术,他们都在考虑电视之外的新业务。如今,松下正在思考其在自动化零部件方面的业务,索尼在医疗器械方面的业务等都会是今后侧重发展的对象。纯粹用家电来维持企业,在日本已经愈发艰难。日立、东芝本来就有较长的产业链,有所侧重是他们共同作出的正确决策,而对于松下、索尼、夏普来说,转型已是必然选择。

  夏普:失去日本电视最后的堡垒

  《东洋经济周刊》记者 杉本柳子 长谷川高宏 前野裕香 前田佳子 | 日本东京报道

  《中国经济周刊》特约撰稿人 陈言 | 编译

  日本家电,电视率先举起了白旗;日本家电企业,夏普“沉没”得最快。

  2012年3月27日,夏普最引以为豪的、也是世界最大最新的液晶面板工厂“堺工厂”成了中国台湾企业的下属企业。

  堺工厂的投资额为4200亿日元。2009年,时任夏普总裁的片山干雄曾强有力地宣布:“我们开拓了大屏幕的新历史。”这是一座面向大阪湾、在有数十个东京棒球场那么大的土地上,新开设的年产600万台60英寸电视机面板的工厂。

  仅仅两年后,这块土地便与“夏普危机”紧密联系在一起。

  豪赌大屏幕失利

  薄板电视在2005年威震天下。彼时,32英寸的电视平均价格在15万日元(约1.2万元人民币)左右,但现在去商场看看,同样的尺寸,价格也就2万日元(约1600元人民币)。

  日元汇率比预想的要高出了许多。在电视面板厂刚开工的时候,“我们能做到在1美元兑90日元时,也能盈利。”夏普是这样想的,但现在日元早就升到80日元以上了,这样的话,和韩国产品根本不能竞争。

  2011年6月,时任夏普总裁的片山干雄不得不承认,“40英寸以下的电视面板,完全赚不到钱,已经没有接着做下去的必要了,想做也做不下去。”

  堺工厂决定放弃不能盈利的普通电视面板,专门生产60英寸以上的大屏幕。初看这是个很正确的选择,但冷静下来会发现,60英寸以上的面板,全世界的需求量不过200万台,而堺工厂的生产能力有600万台。

  如果没有市场,就创造市场。夏普从去年夏季开始,将60英寸以上的大屏幕电视AQUOS拿到了北美,准备在那里大卖特卖。结果在圣诞商战前,工厂出现大量积存,AQUOS很难卖出去。

  在日本国内,夏普的品牌毫无问题,但此时,环境却已经发生很大变化。2011年10月—12月,AQUOS的销售量,仅有上年同期的四成左右。2012年4月AQUOS新品发布会上,夏普发誓要做80英寸以上的大屏幕电视,但在会场上听到这个誓言的人,个个面部表情十分僵硬。

  “堺应该抛弃AQUOS,成为一个为世界各家厂商供应面板的企业。”日本市场相关人物这样劝诫夏普。此时,AQUOS在世界上的占有率仅有7%。

  在工厂刚刚启动时,夏普也考虑过“将50%的面板提供给其他企业”。2008年,在世界薄板电视中居世界第二位的索尼,决定向堺工厂出资34%,打算在堺生产1/3的索尼面板,剩下的2/3,可用于AQUOS及其他厂家。

  但是,夏普本身并不肯将AQUOS抛弃。工厂开工后,日本国内买薄板电视蔚然成风,面板供不应求,夏普供应给索尼、东芝的产品,常常不能按时到货。索尼对夏普不能按期供货十分不满,态度也开始强硬,在出资完成了7%以后,便不再追加投资,直到最后全面退出对夏普的投资。

  自2011年下半年起,堺工厂的开工率不到五成,观察家们开始议论夏普的巨额投资是否还能收回来。夏普为了增强液晶生产线,投入了2000亿日元,这些资金来自于公司转换债券,而这部分债券到2013年9月,需要返还给投资者。

  2012年5月前后,堺工厂的大型液晶面板的外销比率(按金额计算),已经不到一成,开始捉襟见肘。

  此时伸出手来拯救夏普的是一家承包企业,一家专门从事电子产品的贴牌生产(EMS)企业:中国台湾鸿海科技集团(富士康科技集团母公司)。
  最后的堡垒插上了中国人的旗子

  “不接受订单?”

  2012年1月,韩国三星(微博)电子采购部门负责人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该公司准备向夏普下大订单,但对方非常坚定地回绝了 。“堺的设备有一半放空,我们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其实,夏普正在和鸿海谈合作,大致的结果也已经基本谈好了。夏普以前也想过和贴牌厂家等企业合作,在2010年以前,夏普就与鸿海若即若离。

  夏普依旧摇摆不定。鸿海董事长郭台铭希望的合作是,鸿海介入到夏普的最新锐工厂,享用夏普的技术。但这对技术暗箱化、选择在劳动力成本较高的日本进行生产的夏普来说,是个巨大的威胁。从企业规模看,鸿海的销售额为9.6万亿日元,夏普只有2.5万亿日元,两者能否对等进行合作,实在不很透明。

  但夏普实在太需要外部资金了,路透社8月20日报道,夏普负债总额1.25万亿日元,正想方设法再融资以清偿大约3600亿日元短期商业票据和明年9月到期的2000亿日元可转换债券。8月,夏普方面预计,该公司本财年将亏损2500亿日元(去年亏损了3760亿日元)。

  “(堺工厂的)减亏风险已经消失。”与索尼的平井一夫、松下的津贺一宏一道于2012年4月1日履新的夏普信任总裁奥田隆司放下心来,他表情和悦,宣布夏普“安全”。

  7月12日,夏普宣布,鸿海已完成向堺工厂运营公司的注资。鸿海于同一日向运营公司出资490亿日元,累计共获得运营公司约46.5%的股份。此次注资后,“夏普显示器产品公司”改为“堺显示器产品公司”。

  “夏普终于把堺扔掉了。”日本业内相关人员甚至算是长舒一口气。现在日本国内生产面板的量产工厂,实际上只有夏普堺工厂及松下的尼崎工厂(生产等离子面板)。明白人都知道等离子已经根本没有希望,所以说,堺工厂是日本电视企业的最后一座城堡。

  如今,这座堡垒已经插上了中国的旗子,日本电视业已沦陷。

  夏普会做别的吗

  缺钱的夏普不得不继续典卖家当。

  路透社曾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夏普甚至在考虑出售位于首都东京的办公楼。其他可能出售的资产包括位于波兰、马来西亚和墨西哥的电视组装厂。

  8月20日,夏普表示计划将其4家海外液晶电视工厂中的2家(墨西哥和中国南京两家主要生产60英寸以上的大型液晶电视)出售给鸿海,两工厂累计超过3000名员工将全部由鸿海接管。自此,从夏普“出走”的员工达到8000人,相当于夏普全球总员工数的15%。

  今年3月27日,夏普将通过对鸿海定向增发新股的形式,使鸿海对夏普的控股率达到9.98%,从而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虽然郭台铭此前曾提出,“只要三年,我就让夏普赚钱”。但夏普真正的问题在于沉重的债务和今后的产业结构调整。

  夏普的消费类电子业务为公司赚取将近2/5的利润,其中家电、打印机和收款机业务的销售额各占1/10。太阳能板业务为夏普贡献8%的销售额,其他销售额来自LCD等元件。8月,夏普决定减少电视产量的30%。

  与索尼还有游戏和数码业务支撑、松下转型新能源不同,夏普80%业务与液晶有关,夏普大中华区CEO菅野信行表示:“在液晶技术领域,夏普一直都是独立完成从液晶面板到液晶电视的垂直产业链的打造,但这种单打独斗的模式已经走到极限,夏普必须打破局面。”

  一方面,夏普与鸿海合作,想在液晶领域寻求新的突破。另一方面,夏普正在寻找其产业结构的新的兴奋点。去年10月,夏普第一次出资3000万美元注册成立夏普(中国)投资公司,同时成立健康环境和信息通信两大重点事业部,意在其仅次于日本本土的第二大市场,培育电子元器件、手机、产品设计、商品企划和软件开发等新的产业,代替销售占比达70%的液晶电视。此外,日本新法规要求公用事业公司更多地从可再生能源公司采购商品,夏普现任总裁奥田隆司今年已经划出了夏普太阳能产品业务。

  独家专访索尼总裁平井一夫:索尼电视成了富士康电视

  东洋经济周刊》记者 杉本柳子 长谷川高宏 前野裕香 前田佳子 | 日本东京报道

  《中国经济周刊》特约撰稿人 陈言 | 编译

  截至2012年3月的2011财年,索尼亏损5200亿日元,为索尼有史以来最高的一次。2012年2月1日,索尼执行副总裁平井一夫被任命为新总裁,4月1日正式上任。51岁的年轻总裁临危受命,却没能像松下的津贺一宏立即堵上窟窿。在截至6月的上一财季,索尼净亏损246亿日元。

  2001—2010年,索尼四大部门,只有摄影器材(数字图像)年年盈利,PS(游戏终端)2005—2009年连续5年亏损,移动终端2008、2009年亏损。最惨的是家电部门,2004—2011年连续8年亏损。

  拥有唱片和游戏行业的从业背景,却没有主持开发或生产电子产品任何经验的平井一夫,将如何处置家电业务,振兴移动、数字图像和游戏这三大业务?他手上必须有强有力的商品,不断地把“只有索尼才有的体验”交给消费者;他要改善索尼的体制,让其能够产生出利润来。

  仍向电视事业要5%利润

  平井一夫1984年进入索尼CBS公司,1997年成为索尼电脑游戏(SCE)公司执行董事,2006年任SCE公司总裁,2009年任索尼执行董事,2011年任索尼副总裁兼SCE董事长,2012年任索尼总裁。“我是从子公司开始做起来的,希望在母公司建立起‘平井团队’,做好索尼的管理工作。”

  在4月12日的经营方针说明会上,平井一夫决定在2012年度削减1万人,准备把蓄电池业务转让出去,精密化学方面的工作也准备转让给日本政策投资银行。下一步,索尼将削减工资等固定费用。

  电视业务方面,尽管连年亏损,但平井一夫仍然“固执”。“我希望在2013年度实现电视事业的盈利,不仅仅是盈利,我希望拿到5%的利润。对于索尼来说,5%的利润率是这十年来的最大愿望,在雷曼冲击到来前,本来已经就要实现这个目标了,可惜其后是一段长长的低迷。”

  “我们没有想从电视业务中撤退出来。电视是索尼与消费者的最大连接点,非常重要。所以我希望能在液晶电视上继续推进技术革新,生产出消费者喜欢的产品来。”平井一夫认为,“我们会为此强化核心技术,让电视事业盈利后,索尼的前进方向就会光明起来。”

  而事实上,索尼电视业务中的一大半已委托中国台湾鸿海精密工业公司生产,所谓的“日本索尼出品”的名头已经变成“中国台湾富士康出品”的实际。而且,平井一夫也不得不承认,“今后在成本的削减上可能挤出来的余地已经不是很大”。

  8月15日,索尼公司决定到2013年3月为止的财年中,减少电视产量的20%。平井一夫向电视要利润的初衷,可能已经在悄然发生变化。

  像开发游戏机一样振兴移动业务

  美国苹果公司的iPhone能够取得成功,是因为他们有iTunes。“我们索尼并没有把软硬两个方面的特点都发挥出来,做出好产品。”平井一夫说。

  平井一夫的前任爱德华·斯金格说,“硬件是享受软件的工具,如果没有软件,我们就失去了光辉。”斯金格非常重视软件,但可惜没有拿出引人注目的成果。

  索尼希望不断地给艺术家以感动,让工程师能够开发出给人以感动的商品来。“比较简单的例子是PS游戏机,这是我们把硬件与软件很好地结合起来的最初产品,而且经济模式也很好。”

  “1996年,索尼公司把在美国开拓PS市场的重任交给了我。每天下班前,我都会和同事们谈一天的工作,我们的团队工作效率很高,在商品开始被市场接受后,团队愈发团结向上。那时我们的感觉是,索尼的硬件(游戏机)好,软件(游戏)也特别的好,终于我们在美国开拓出了大市场,拿到了第一的地位,我们很有成就感。”

  索尼没有退路

  “问题一个接一个出现。我的感觉就是,‘下一个会是什么。’”

  在索尼,平井一夫曾经长期在丸山茂雄(索尼音乐公司原总裁)、久多良木(索尼电脑游戏公司原总裁)手下工作。丸山茂雄告诉平井一夫,人不能彷徨,要学会使用灵活的工作及思维方式。久多良木则教导他,做一件事就一定要做好。在PS游戏机方面,业务中的任何一个细微的地方,稍有不满,久多良木都会去立即修改,“让消费者使用的商品,首先得自己觉得好用。”

  2010年,索尼收购了美国伊利诺伊的生命科学公司iCyt Mission Technology;2011年,索尼收购了美国的Micronics医疗诊断设备公司。今年,索尼与在医疗设备领域见长的奥林巴斯(微博)的接触日益密切。巴克莱资本驻东京的分析师藤森裕司称:“这是索尼必须做的,医疗设备市场与电子产品市场的关系越来越近,很多电子产品技术都可以被用到医疗设备中。”业界普遍猜测索尼的重心将转向医疗设备市场。

  “绝对要让索尼盈利,我在这方面的态度坚定不移。”平井一夫说,“我在索尼的工作刚刚开始,我一定会让企业有一个明确的前进方向,为企业取得成功而倾注全部力量。我们只能前进,没有退路。”

  松下:做家电不如做新能源

  东洋经济周刊》记者 杉本柳子 长谷川高宏 前野裕香 前田佳子 | 日本东京报道

  《中国经济周刊》特约撰稿人 陈言 | 编译

  大阪府门真区在暴风雨到来之前一片寂静,几乎所有日本松下电器产业株式会社员工谈到某人时便会三缄其口。董事长中村邦夫在这里有个不同凡响的名字:“天皇”。他威震松下,在这里,没有一处感受不到他的存在。

  但这一切,在今年6月27日戛然而止,因为“天皇终于要走人了。”

  2012年2月底,松下发布董事人选。董事长中村邦夫退任顾问,总裁大坪文雄退任董事长。曾任松下旗下AVC网络公司的总裁、并非创业者亲戚的专务津贺一宏,成为董事会年龄最小的成员,并将出任松下新总裁。

  2011年日本制造业中出现的有史以来最大级别的赤字,是在大坪文雄任总裁的时候出现的。当年,除了空调,松下家电产销售款几乎全线下滑,电视、相机、半导体件件亏损,等离子电视最惨。大坪文雄的退任实际上是一种引咎。

  年轻的接班人

  2月28日,大阪新大谷饭店凤凰厅。下午6点多,津贺一宏迟到了。他有些紧张,行动不那么自然,不过和大坪文雄相比,他的脸色还算不错。

  自我介绍后,津贺一宏渐渐找到了感觉。“第一次听到让我任总裁时,我怀疑是不是听错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才感觉到:松下这条大船要继续航行,该由我出来掌舵了。” 津贺一宏表达了坚定的决心。

  一个月前,津贺一宏大谈AVC公司2012年事业战略时,谁也没有想到他会高升。

  津贺一宏的能力很受期待。2008年,刚满51岁的他便成为松下自动化设备业务部门一把手。2011年履新AVC公司,2012年被选为松下总裁,这条路都算是传统。前总裁中村邦夫、大坪文雄,都是沿着这条路走向松下总裁的,AVC公司是松下总裁的必经之路。

  “问题是时间。”长年分析松下的一位证券分析师说。在重视年功序列的企业里,55岁当总裁,已属相当“年轻”。

  不过,以往的家电王者,如今已进入到了一个看不见出口的长隧道,体制改革在所难免。

  反中村战略:“等离子没戏了”

  2003年,时任总裁的中村邦夫决定,投巨资研发等离子电视。他有一种“等离子信仰”,认为“等离子比液晶明亮,可视性更优越”。但周围的人却不这么想,“如果多听听技术专家的意见,他会投资做液晶的,那时液晶的优势已经很明显。”

  尼崎第一工厂开工后的2005年,大多数人已经看到等离子必败。日立制作所宣布从等离子阵营中退出,而中村邦夫依旧看好等离子,并最终投下了6000亿日元。

  “没戏了。”2011年6月,刚出任AVC公司总裁不久的津贺一宏给等离子下了结论。在去年7月的董事会上,他公开说:“该让尼崎第三工厂停工。”这完全否认了中村—大坪路线。

  董事们听到津贺的发言感到非常惊讶,但3个月后,松下投资2100亿日元、开工仅一年半的尼崎工厂停产。

  “我自己的作用已经发挥完了。今后的方向也非常清楚,要靠你去完成。我希望你按自己的意思去推进新一轮的经营。”2月初,大坪文雄对津贺一宏这样说。

  津贺一宏的复兴计划

  大坪文雄对津贺一宏1979年进入松下,开始时在技术本部无线研究所从事音声识别的研究,为收音机、电视机等五六个事业部提供基础技术。

  研究无线电的大都是计算科学出身,但由于当时招人困难,无奈之下,学生物工程的津贺一宏也被拉了过来。

  “很帅气”的津贺一宏不显山露水。一个星期的工作,他两三天便能完成。如果上司问,是不是还有其他解决的方法,他肯定会说,“我想了,只有这条路可走。”往往,他的结论是正确的。

  当年的上司谈到20多岁的津贺时说,他们经常会讨论“技术管理”问题。“决定技术方向的是技术管理,项目经理也就能考虑项目本身的问题,但津贺一宏却有一种其他人没有的平衡感。”

  1986年,津贺一宏被派到美国子公司工作。在那里,他上了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硕士课程,克服了英语难关以后,两年便拿下了计算科学的硕士证书。回国后,他一直从事软件开发。

  津贺一宏在软件开发上没有惊人的成就,但他最早看到了标准的重要性,在和东芝(微博)争DVD标准时,松下胜出。在等离子问题上,他也非常敏锐。

  津贺一宏正在酝酿一个松下复兴计划。为裁减冗员,其自上任后,已裁员3.6万人。

  家电是松下最赚钱的业务部门,一时间必定难以割舍。津贺一宏计划对松下家电业务在全球的59家工厂和办公场地进行合并。津贺一宏改革的重点将放在冰箱、洗衣机等大型家电和太阳能电池板等节能家电上。

  不过,事实证明,松下电视的落寞已在所难免。7月31日,松下发布截至6月30日的2012财年第一季度财报,由于成本削减计划避免了平板电视业务继续亏损,松下该季度扭亏为盈,净利润达128亿日元,2012财年的盈利有可能获得500亿日元。董事长大坪文雄在今年1月时表示:“没有一家厂商能通过电视机硬件来赚钱,松下打算从家电业务向B2B(企业对企业营销)业务转型。”

  转向哪儿?津贺一宏之前的成功经验将对他下一步的改革计划产生深远影响。主要生产锂电池的能源部门和主要生产半导体、电容器、电路板的自动化设备业务部门将成为松下新的侧重点。

  全球家电制造霸主:日本制造让位给中国鸿海

  《中国经济周刊》特约撰稿人 陈言 | 日本东京报道

  电视是日本家电的命根子,日本人也是全世界最爱看电视的人,一户人家有几台电视的现象在日本很普遍。

  上世纪后半叶,日本企业在电视生产方面的技术最高端、厂家最多,竞争优势难以匹敌。20年前的中国人,几乎都能对日本电视品牌如数家珍。

  日立负责公关的久保达哉在回忆上世纪80年代日立在福建设立电视机厂时,对《中国经济周刊》说:“从那个时代开始,日立品牌在中国流行了起来,以至于我们和很多中国人谈到日立的发电设备、大数据等业务时,他们会感到非常的好奇,以为日立只生产电视。”

  “到了数码时代,拥有组装设备与技术、能采购到相关零部件,就能生产出物美价廉的电视来,品牌的力量相对弱化了。”东芝(中国)有限公司总代表桐山辉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自此,日本的电视机企业告别鼎盛时代。

  拥有最新组装生产线的中国企业和韩国企业,在21世纪稀释了日本企业一统天下的格局。特别是到了液晶电视时代,后投资、大量投资的企业有了定价权,日本企业希望靠等离子占领要津,但该技术本身未能在世界普及,松下为此花费的大量投资,渐渐地变成了巨大包袱。产品价格的迅速下滑,让日本企业基本上失去了在世界上定价的能力。日本电视由极盛开始进入衰败。

  尽管以索尼为首的几家企业放言“决不放弃电视”,但日本电视产业本身难以制霸已是不争的事实。保有一定的技术,继续在市场上拼搏,将是日本电视未来一段时间的常态。

  上世纪80年代以后,日本电视产品逐步取代钢铁,成为日本对外出口的主要产品之一。今天,我们依然能够听到关于电视技术、产业投资、企业间相互竞争或者是合作的种种消息,但一切努力都和往日的纺织业、钢铁业一样,企业尽管具有强大、高深的技术,却并不能用这些来阻止电视产业的衰落,因为电视鼎盛时代的这一页,在日本已经翻了过去。

  日本庆应大学教授中村伊知哉认为,从2010年起,“整个世界的电视都出现了很大的变化。”

  任何一个地方,就像当地有地方电视台一样,也有地方上的手机电视台。手机电视的普及,拓展了电视节目的观众人数、观看时间,但这也大大地影响了电视机本身的需求。

  “我没有电视机。”这不是在年轻人的时髦话,而是正在流行的现象。手机、平板电脑、电脑的普及,让电视机失去了“必不可少”的绝对地位。

  上世纪90年代以后,互联网宽带普及。而众所周知,日本宽带建设和网速,在全世界都是有名的先进。电脑上的新闻、知识传播内容大大超过电视以后,电视机本身自然变得难以销售了,至少在日本的电视机市场,失去了继续扩大的余地。

  日本的电视在努力保持市场,在内容上努力给小众表达的机会,通过增设更多的电视台,来满足观众的需求等等,但这些都不能代替电脑、智能手机的作用。电视台在向节目内容制作企业转变,靠卖节目来维持。销售出的节目不一定非要在电视机上播出,电视机则在向电脑终端转变。

  如今,日本依然有数目不小的电视机需求量,但这已不足以养活十余家电视企业。还在做电视机业务的企业,必须减少生产量,让电视机成为产业链中的一个很小的部分。而淘汰一部分电视机企业,这在日本是个必然。

  日本家电不得不承认,当今世界的家电制造霸主,非中国鸿海莫属。这头来自台湾岛的巨兽,现在掌管着全球近20家一流企业产品制造的生杀大权,并仍在不断扩张。作为当年的霸主,日本只能望洋兴叹了

关键字:中国鸿海  死:制造霸主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2/0829/article_14932.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中国鸿海
死:制造霸主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