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发科:最坏的时代

2012-06-29 13:23:04来源: 互联网周刊
   
在近日召开的联发科股东常会上,董事长蔡明介表示,联发科近两年来面临更复杂竞争环境和更大挑战,今后将对新兴市场和发达市场采取“双管齐下”策略,他认为,联发科“最坏的时代”差不多已过去。

  数据显示,联发科5月营收为76.53亿元,比4月同期下降3.64%,连续两个月下滑,但较去年同期增长16.1%.

  相较于联发科的自信,外资巴克莱证券认为,高通在低端市场来势汹汹,是联发科挥之不去的阴霾,一旦智能芯片价格战开打,联发科的出货量将急剧萎缩。

  若此,联发科近期的短暂回暖很可能将是昙花一现。近几年,虽然联发科在3G时代失去话语权、失去往日辉煌,但是在苦苦追赶中,其至少一直还保留着复制山寨机时代成功模式的美好希望,近期,随着高通以创新版“联发科模式”大力进军中低端市场,这种希望几近破灭,而联发科很可能现在才开始真正步入其“最坏的时代”.

  要知道,我们最害怕的其实不是身陷困境,而是在困境中发现,自己期待的那一缕曙光不会再来临。

  输给过去

  2005年,联发科推出MTK手机解决方案Turnkey模式颠覆了大陆传统的手机行业规则,超过500家手机设计公司每月把超过6000万部手机销往全球,联发科一度成为“山寨”的代名词,蔡明介更被业界赋予“山寨之父”的美称。2009年,联发科进入鼎盛时期,一度垄断内地GSM芯片90%的市场份额,出货量一举超越高通,成为全球第一大手机芯片厂商。

  但沉湎于2G时代取得的辉煌,联发科在3G智能手机上出现极大的战略失误。由于对未来趋势判断不准,导致联发科在3G大幕开启时手足无措。联发科在功能机时代来几乎倾注所有精力布局2G市场,导致在3G市场上没有积累,转型难度大。

  不过,导致联发科丧失主导权的主要还在于战略失策。

  首先,在协议栈上一波三折。一种新的技术要在市场推广,掌握专利权与协议栈是极为重要的。而联发科在获取协议栈的路上一路坎坷。

  早在2007年,联发科就收购了ADI的TD手机方案事业部,不过,此次收购并没有给它带来真正的竞争力,协议栈等核心技术大部分掌握在ADI的合作伙伴手里。

  研发TD-SCDMA协议栈的大唐电信将TD协议栈免费送给联发科的竞争对手展讯、重庆重邮和凯明。而联发科向大唐购买协议栈未成功。最终联发科不得不花费2000万美元收购傲世通,以获得对方在TD基带芯片领域中包括协议栈在内的核心技术。但是,等到联发科推出TD+GSM完整解决方案,批量生产时,竞争对手早已严阵以待。 在WCDMA上联发科也有心无力,它们的核心专利全部掌握在欧美芯片设计厂商手中,受到了高通的层层堵截。数据显示,2010年,联发科WCDMA芯片仅有110万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其次,联发科在与手机操作系统厂商的合作上不明智。联发科直到2008年,才获得微软WM平台的授权,事实上,联发科将目标瞄准微软平台,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联发科在WM平台苦苦追赶时,高通、Marvell、英特尔和德州仪器等早已加入Google Android手机开放联盟布局3G智能,联发科不幸成为世界十大IC设计商中最后一个加盟的。等到2010年联发科发布基于ARM 926架构的Android平台之时,基于A8、A9架构1Ghz的Android平台已经大行其道。

  输给自己

  近一年,作为曾经领先世界的芯片厂商,联发科倒是有从远远落后中逐渐追赶上来的迹象,当然,联发科心中最惦记的还是具有颠覆性的山寨机模式,一直在努力试图把这套模式重新在智能机时代演绎,借此重回巅峰。

  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内地的手机出货量将达到2亿部,而千元下的智能手机的占比将达到45%,低端芯片市场大有可为。

  但是,问题在于,对于占据高端市场大部分份额的高通来说,这个低端市场也极具吸引力。所以,当逐渐缓过劲来的联发科试图复制山寨机模式、再次抢占低端市场时,高通高调跟入进来。毕竟,随着3G智能手机市场杀成一片红海,智能手机主战场的争夺领域正在向二三线城市的中低端市场转移。

  去年底,高通正式发布了面向大众智能手机市场的参考设计QRD生态系统计划,以此拓展中低端智能手机市场。QRD向手机厂商提供完整的参考设计平台,包括硬件、软件和用户界面,也包含预测试、预集成、预优化、预验证的软硬件元器件,同时还支持智能手机的各项应用和功能。

  而高通的QRD平台正是借鉴了联发科曾经的山寨机模式。在2G时代,联发科提供一站式的整体解决方案,大大降低了手机生产的门槛,高通推出的参考设计QRD平台,与联发科的“交钥匙”模式类似--联发科可谓有苦说不出。

  QRD让手机厂商的开发成本大幅降低、产品推出市场的时间大幅缩减。据悉,针对低价手机产品的高通QRD价格已低于联发科公板约5%,同时,高通在平台周边零组件,相关设计服务上也比过去有了很大的改善。

  很多联发科的中小OEM伙伴都转投到高通旗下。根据联发科2009年与高通签署的专利协议,手机厂商想使用联发科的高通专利芯片,须事先获得高通授权并交纳400万-500万美金的授权费,且每出货一台手机还要付权利费。这无疑提高了手机厂商的门槛,尤其那些曾是联发科最忠实用户的“山寨”们更是望而却步。

  据悉,半年以来,加入高通QRD计划的OEM厂商已达30多家,已有17个OEM厂商发布了28款基于QRD平台的智能终端,另外还有100余款终端正在研发过程中。QRD上市终端数量目前正处于高速增长期。夏普、联想、酷派等厂商的多款手机已进入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集采。

  此外,高通对联发科的山寨机模式还引入了自己的创新。四月,高通与国美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联合中国三大运营商、全球主流手机厂商在智能移动终端设备联合定制、前沿趋势研究等方面展开合作。国美与三星、诺基亚、摩托罗拉、索尼、HTC、联想、华为、中兴、酷派、天语、海尔、海信等厂商签订了1200万台手机采购单。

  高通大中华区总裁王翔表示,借助与国美电器的跨界合作,高通公司不仅可以更好地了解消费者需求,而且希望通过大规模定制的方式进一步推动智能手机在中国的快速发展。

  借助QRD所提供的第三方硬件及软件解决方案和国美的定制渠道,手机厂商将能够集中资源去开发增值功能或应用、去设计差异化的产品。

  这样,高通不仅能大规模提供智能手机的解决方案,而且可以通过差异化来提高手机厂商的利润,避免价格战的泥潭。

  因而,面对更有成本优势和创新基因的高通,联发科要想靠中低端芯片市场重回功能机时代的辉煌,无疑困难重重。这个最坏的时代,联发科又将怎样度过?


关键字:联发科  最坏的时代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2/0629/article_13306.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联发科
最坏的时代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