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塑造狼文化 却并不贪婪

2012-05-18 13:51:05来源: 商业周刊 关键字:任正非  狼文化
    “头狼”任正非,到底是个怎样的企业家?

    我们走进华为深圳总部,地图上标注A区的行政区,是华为企业帝国的权力中心。这里只有几栋黑色屋瓦的唐式建筑,屋旁的小湖修竹掩映,湖边精心种植芦苇、灌木,灌木后几栋黑瓦平房。华为创办人、执行长任正非就在这里上班。

    任正非的面貌,就像掩藏在竹子后的般神秘跟矛盾。

    他是这群狼部队的首领,中国媒体称他“头狼”,2012年3月,《财富》杂志(Fortune)中文版“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排行榜,认定任正非的影响力,超越联想创办人柳传志、海尔主席张瑞敏,但,2012年,任正非的个人财富,在《福布斯》(Fobes)富豪排行榜上,在中国富豪间只能排到82名,他只拥有华为1.4%的股份,其它都分给了员工,他的个人身价,约为10亿美元,放在2012年的台湾富豪榜上,任正非只能排24名,这位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企业家,财富排名还在宸鸿董事长江朝瑞之后。

    他塑造华为的狼文化,但却不贪婪。他让华为成为全中国最国际化的企业,却低调谨慎,一直强调的是:“华为没有成功,只有成长。”要了解他,一定要看懂他前半生的挫折,因为这将解答一切谜题。

    任正非家境贫困,20岁,上大学时遇上文化大革命,他出身有政治问题的家庭,遇上红卫兵,少不了一顿打,“我是在重庆枪林弹雨的环境下,将樊映川的高等数学习题集从头到尾做了两遍。”费尽辛苦,才从大学毕业。

    30多岁,他遇上裁军。任正非原本学的是建筑,大学毕业后,他在解放军基建工程兵做到副所长,好不容易在专业上得到长官肯定,政治上也得到了平反,任正非所属的基建工程兵却整批被裁军,十几年的努力付诸东流。

他不认命,43岁失业后创华为

    40岁,他转到深圳的南海石油做经理,从军转商,刚开始不熟悉如何做生意,他曾被骗走人民币200万元,这笔钱相当于今天的人民币1亿元,43岁,他失业了,有两个小孩,因此创立华为。

    这些挫折,教会他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有高度危机意识。今日就算多成功,明日都可能会翻船。

任正非曾说:“唯惶者能生存。”“铁达尼也是在一片欢呼声中出的海,”他说,“什么叫成功?像日本企业那样,经九死一生还能好好活着,这才是真正的成功!”

    在华为,他宁愿员工去闯,犯小错。在一封内部信件“华为的冬天”里他写到:“凡是要保自己利益的人,要免除他的职务,他已经是变革的绊脚石。在2011年的一年里,一次错误也没犯过,工作也没有改进的,是不是可以就地免除他的职务?他说他也没有犯错啊,没犯错就可以当干部吗?有些人没犯过一次错误,因为他一件事情都没做……。”

    华为刚创业时,开发第一台大型交换机,研发部门订了一批20万美元的零件,货到了之后却发现订错了,这批零件全成了废物,当时这笔钱可以在深圳买好几栋房子,任正非却只是拍拍研发人员的肩膀,没有责备。因为,如果华为要成为自主的技术开发商,脱离总是代理替人作嫁的命运,这一步,一定要走。

他敢激励,比照外资待遇分红给员工

    挫折,还告诉他第二件事情:只要能生存,人就可奋不顾身。华为一开始创业,就以比照外资的高薪,去吸引相信“拚命”就能翻身的年轻人。新员工还没到华为上班,员工到华为的火车票、行李托运费、火车站到华为的车资,全由公司埋单,正式工作之后,华为不只薪资比其它公司有竞争力,员工还有大笔股票分红,分红甚至比薪水还多,曾有华为员工办好离职手续后,人资部拿给他一大叠分红,7年年资员工,身价达人民币千万元。“我几乎都有点后悔离开华为了。”这名离职员工写道。

    在1990年代,中国开始走向市场化的同时,任正非用“利益”驱动这批贪婪的饿狼。

而他能驾驭他们,却是因为他不贪。

    这跟他极为困苦的经验有关。他回忆,年轻时家里的粮食必须严格配给,“否则就有一、两个弟妹活不下来”,家里穷到没有任何一个有锁的柜子,任正非的父母严格控制自己的欲望,在繁重的工作下,却不多吃一口粮食,任正非考大学之前,饿得受不了,只有把菜混合一点米糠,烙着吃,就是不能动弟弟妹妹的伙食。任正非回忆,“我的不自私是从父母身上学到的,华为今天这么成功,和我不自私有一点关系。”

    这让任正非大量分利给员工。即使华为成为营收千亿级的大企业,他仍是自己买车,自己开车,不用公司的钱请司机,甚至和员工一起在员工食堂用餐。

    高度危机意识与自制,养成了任正非的理性特质。

    他会带兵,严格又感性鼓舞狼群去闯

    但要治理狼群,若是只靠理性的利益驱动还不够,任正非会在内部公开信件中,以“情感”维系这群14万大军争战全世界的热情。

    他曾为即将外派的员工写道:“即使你们败战归来,我们仍美酒相迎……,你们为挽救公司,已付出你们无愧无悔的青春年华”,他也自剖:“我们生活、工作和事业的原动力,首先来自妈妈御冬的寒衣,来自沉默寡言的父兄。”

    他会“示弱”,在2011年一封名为“一江春水向东流”的信件中,自剖自己的心路历程。“业界老说我神秘、伟大,其实我知道自己,名实不副。我不是为了抬高自己而隐起来,而是因害怕而低调的。”“2002年,公司差点崩溃了。IT泡沫的破灭,公司内外矛盾的交集,我却无能为力控制这个公司,有半年时间都是噩梦,梦醒时常常哭,真的,不是公司的骨干们来照亮前进的路程,现在公司早已没有了。”

    这些,都是“头狼”任正非的另一面,可能看来矛盾。

    但下列他说过的几句话,或许会让你对他更了解。他曾对员工说:“要活下去,就只有超越,要超越,首先必须超越自我。”你要超越贪婪,超越对挫折的恐惧,超越自大的情绪,超越成功者习惯被“造神”的情绪,才可能让自己一直走下去。

    原来,一切都还是回到求生存的原点。

    这位43岁才开始创业的中国头号企业家,上半生为命运所苦。但他用自己的故事告诉我们,挫折能带给你多少折磨,之后带给你的求生能量,就有多大!

【小资料】轮值CEO接班,华为强人时代结束

    2012年,在新竹科学园区,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推出共同营运长制度,推出三位营运长,为未来交棒梯队的准备。

    只差几个月,在一海之隔的深圳,任正非也推动轮值CEO,由三位华为高阶主管郭平、徐直军、胡厚昆轮流担任CEO,做为华为未来接班人选的解决方案。

     任正非创业后曾动过两次癌症手术,2012年68岁,健康状况迫使他不得不思考未来接班问题,问题是,谁能接得下强人遗留的棒子?任正非最后仍选择用共治方式交棒,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出任华为财务长,任正非的弟弟任树录,担任华为内部服务管理部总裁,同样是董事会成员,但三名轮值CEO,则都是公司的专业经理人。

    任正非解释,轮值CEO其实是这三个人的共识决,“避免个人过分偏执带来的公司僵化”,任正非没说的是,轮值CEO上路之后,华为未来的决策将是妥协的决策,这个制度上路,代表强人时代结束,未来华为恐怕难有大胆冒险的决策。

    他也坦率表示,对轮值CEO制度成败并无把握,“不成功则为后人探了路,我们也无怨无悔。”

关键字:任正非  狼文化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2/0518/article_12036.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上一篇:互联网右脑化:女人主导的感性新王国
下一篇:女性在ICT行业可以做得很出色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任正非
狼文化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东芝在线展会——芯科技智社会创未来
东芝在线展会——芯科技智社会创未来
2017东芝PCIM在线展会
2017东芝PCIM在线展会
TI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音视频解决方案
TI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音视频解决方案
汇总了TI汽车信息娱乐系统方案、优质音频解决方案、汽车娱乐系统和仪表盘参考设计相关的文档、视频等资源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7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