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的奋斗:个人特质推动华为前进

2012-04-25 13:04:32来源: 搜狐IT

    北京时间4月24日消息,国外媒体撰文称,不同寻常个人气质以及成长经历使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罩上了一层神秘面纱。正是在这种个人气质与“狼性”文化的带领下,华为才排除万难,从默默无闻的小公司不断超越,一跃成为全球电信设备行业巨头。

  以下为原文:
  揭开神秘面纱
  上世纪90年代,华为总裁任正非曾多次访问美国,希望能从该国的行业领头羊身上找到将自己的电信设备制造工厂打造成全球化企业的灵感。1992年的中国尚不知信用卡为何物,任正非美国之旅的所有花费都是用他装在公文包里的3万美元现金支付的。

  16年后,任正非跻身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前400名,华为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之一,但在美国眼中,任正非仍是外人。他迫切希望赢得美国移动运营商AT&T、Verizon和Sprint的订单,但2007年美国业务仅为2亿美元,而当年全球市场规模为230亿美元。今年年初,美国以安全问题为由否决了华为对美国网络设备制造商3Com公司的竞标。

  2008年三月,据维基解密公布的一份美国电文称,任正非造访美国驻广州领事馆,投诉领事馆只给予自己单次入境签证。美国怀疑华为与中国军方和政府交从过密,对此他恼怒不已。他指出,自己之所以获准参军是因为部队缺少熟练技术人员。

  虽然围绕外界对任正非与中国官方联系紧密的猜测的争议之声阻碍了华为全球化扩张的脚步,但任正非的创业史证明,华为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强烈的个人主义气质,这也是他与世界竞争的力量所在。

  任正非谢拒了作者的采访请求。然而,华为的员工间流传着大量由他撰写的信件和文章,有的已经坊间公开。华为公司内部员工证实这些材料确实出自任正非的手笔,将这些最为全面的资料拼凑起来,就能揭开亚洲最神秘商界领袖的面纱。

  即便是对华为总部的四万名员工来说,任正非也仍就是个遥远的谜一样的人物。公司里很少悬挂他的照片,大多数人只能从他的来信的字里行间了解他。任正非通过邮件发送文章,其中总是引经据典,令人又爱又敬。一位员工说道,“他是一位卓有远见的智者。”“他将让员工了解自己的远见视为一项挑战,因此,他在激励员工上倾注了很多精力。”

  局外人的成长与创业

  降生伊始,他自然是这个世界的局外人。任正非1944年10月25日出生在贵州省一个偏远山区的农民家庭。作为家里七个孩子中的老大,他的日子并不好过。后来,任正非曾在一份内部发型刊物上撰文回忆说,他的父母都是老师,母亲不得不常常靠借债度日。他写道,“上高中之前,我从没穿过一件像样的衬衣。”。

  1963年任正非毕业于重庆土木工程与建筑学院,1974年加入人民解放军,当时部队急需技术人员,将他招为工程兵。后来,他说自己被排斥在核心圈子之外。他在去年年底写给员工的邮件中写到。“在大学,我不能加入共青团,在部队服役期间不能加入共产党。”“我的生活多灾多难,我被孤立了起来。”

  尽管如此,任正非还是脱颖而出了。他升至副主任,为副团级干部,并与1978年受邀参加全国科学技术大会,1982年出席了党的全国代表大会。第二年,邓小平指示军队裁员,他的部队生涯到此划上了句号。

  任正非来来回回换了好几次工作,发现自己的科学技术知识已经被技术的快速进步所淘汰。怀揣着21000块钱,任正非和他的几个朋友在深圳创建了华为公司,公司定位是电信设备的第三方经销商。任正非将公司快速推向价值链上游,仿制其它公司的产品。到上世纪90年代初,华为已经在生产自主设计的产品了。1993年,华为推出了数字程控交换机C&C08,该产品性能可靠,售价远远低于其它系统。

  游击战术——农村包围城市

  尽管有人认为任正非因自己的军方背景受益良多,但据德克萨斯大学达拉斯分校全球战略教授彭维刚(Mike W. Peng)介绍,华为早期的订单中只有一小部分来自军方。实际上,华为采用准军事化策略击败了那些关系很硬的竞争对手,这一战略后被誉为“狼性”。任正非当时说,如果将跨国公司比作大象,华为就是老鼠,所以需要敏锐的嗅觉和强烈的竞争意识,辅以企业精神和奉献精神。

  任正非以智取胜,专注于农村市场,先在那里铺开销售员队伍争取订单,然后再进军城镇市场。他将这些地区经理称作“游击队长”,给他们很大的自治权,但他后来承认,自己并不很清楚地知道该如何管理他们。不过,这确实行之有效。

  华为同意组建合资公司,让当地政府通过年度分红收回大量投资,从而赢得了当地和省级电信公司的订单。到1996年,华为在中国电信交换机市场中所占份额高居第二位。据学者丹•布雷兹尼兹(Dan Breznitz)和迈克尔•莫福利(Michael Murphree)对中国经济扩张所做的研究报告《红色女王的征程》称,接下来的一年中,任正非面向海外投资,瞄准供不应求的非洲和俄罗斯市场。多数情况下,华为会向囊中羞涩的发展中国家的运营商提供软贷款。例如,据日本贸易机构(JETRO)撰写的一篇论文称,2004年华为共使用中国开发银行100亿美元的信贷额度发放贷款,报价比竞争对手低七成之多。

  任正非鼓励员工,特别是研发岗位的员工拼命工作。彭维刚援引西门子的数据称,欧洲研发人员的工作时间约为每年1400小时,而华为中国研发人员的工作时间翻了一番,工资仅为欧洲同行的六分之一。华为的“床垫文化”广为人知,工程师长时间加班,在办公室睡觉。

  1995年,华为的业务还仅限于农村市场,但到2000年,公司的年销售额翻了十倍,达到20亿美元。然而,在任正非看来,华为的未来依旧扑朔迷离。

  任正非曾一手将年轻有为的光学工程师李一男提拔至副总裁的位置。但到了2000年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位比自己小30岁的年轻人离他而去,自己创业与华为抗衡。随后,互联网泡沫开始膨胀,随之而来的是在撤消管制规定浪潮的驱动下,电信投资的黄金岁月。

  任正非的生活道路也颇多坎坷。2001年1月8日,在任正非陪同时任国家副主席的胡锦涛访问伊朗期间,他的母亲在买菜途中遭遇车祸。在巴林转机延误了6个小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让他错过了曼谷转机的时间,都耽误了他赶赴母亲的病榻前。等他赶到时,母亲只能靠呼吸机维持生命。任正非在一份内部发行的杂志中如是说,华为公司员工证实了这一点。他深感自责。他后来写道,如果自己能在登机前给母亲打个电话,她可能就会晚点出门,现在就能健在。

  “华为的冬天”

  接下来一个月,他又写了另一篇题为《华为的冬天》的文章。他在文章中对公司出现的自满情绪提出了警告,认为这可能会导致公司在即将到来的电信业领域危机中破产。“现在正是春天,但这也表示离冬天并不远了,因此,我们必须还在春天和夏天的时候就思考冬天所可能面临的问题。”他表示,华为必须做好准备。他警告说:“如果没有任何预备措施,到冬天时就会被冻死,反之,准备好了羊毛衣的人就能存活下来。”

  为了保护华为,他将加利福利亚的子公司Avansys Power以7.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爱默生电气(Emerson Electric)。当时刚刚到深圳总公司工作的IBM驻华为顾问肖恩•刘(Shaun Liu)回忆说,任正非经常提醒员工要做好准备以应对危机。

  而在风光的背后,情况并不好。公司扩张得太快,华为已经无力吸收新员工,还因此引发了混乱。任正非试图靠自己运营公司,总是给自己加班加点,忙得没时间打理自己,而公司的问题仍旧很多。整整六个月,他一直都从恶梦中哭着醒来。

  IBM顾问让他意识到,要挽救公司需要付出太多的努力。任正非随后承认公司并没有可行的长期战略,并极度缺乏有组织能力的专家。IBM顾问告诉他,未来的发展重点在研发和服务,而不是制造,但是华为首先必须转变其廉价的形象。

  任正非去年写道,2000至2003年间,他“脆弱、崩溃,承受着病痛的折磨,还动过两次癌症手术。”2002年,他写道:“华为已经处在了瓦解的边缘。”

  然而外界看来,情况并非如此:尽管全球范围内,电信基础设施投资紧缩,但华为的国际营收仍是从2001年的3.28亿美元增长到2002年的5.52亿美元。华为在全球40个国家都建立了据点。
  自杀与抑郁

  由于IBM对优质服务非常重视,加上任正非一直以来强调的员工奉献精神,使得华为的员工们几近崩溃。华为的前非洲运营主管威尔森•杨(Wilson Yang)回忆起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一个研究案例:客户们知道他们每周七天每天24小时都能呼叫到华为的技术人员。一位销售经理在2011年写给法国里昂商学院的信中提到,他经常一边与同事庆祝圣诞节,一边为客户维修服务器。他说:“我们圣诞节也没有假日。”

  据香港China Legal Bulletin 报道,2007年末,华为要求其7000名员工离职,然后与这些人签订不受中国《劳动合同法》保护的短期合同。据《新民周刊》援引任正非的信中内容称:“要如何使我们的员工对人生拥有更为积极和开阔的态度?”作为一个局外人,他感同身受。他在给员工的信中写道:“我曾经也得过严重的抑郁症和焦虑症,但在医生的帮助下,加上我自己的乐观态度,我的疾病最终完全痊愈。”

  一位今年初见过任正非的业内人士透露,任正非当时脸色苍白,身边的护士在给他量血压。
  随着华为的发展,对未来的焦虑也渐渐增多。中国媒体2010年对华为董事会争斗的报道中提到,任正非计划将权力移交给他的一个儿子——但华为方面予以了否认。所有这些问题加上任正非与中国军方扯不清的关系,迫使华为更加的开放。去年华为还首次公布了公司管理者的名单以及他们的简历,但这个举动只能一定程度上抑制家族企业式管理的争议。名单上显示,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是华为的CFO,他的弟弟任树录则在2011年1月加入了公司监事会。

  去年底,任正非又公布了华为的组织结构,表明公司是由8名高管轮流担任董事长职务的,每人任期为6个月。他表示,这个运营系统可以防止任何部门或个人一方独大,用他的话说就是:“内部的小山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削平了。”

  二月初,华为的内部沟通团队制作的《华为人》杂志使用了一张江口落日照为封面,封面文章题为《一江春水向东流》。而杂志全英文刊载了任正非2011的信件,并附带了完整的注解,他在信中警告道:“过度依赖杠杆的经济泡沫终将破裂。”

  他总结道:“千古兴亡多少事,一江春水向东流,流过太平洋,流过印度洋,不回头……”
  在他写下这段文字的同一时间,澳大利亚正在计划禁止华为参与该国390亿美元全国宽带网络的竞标,这是近年来规模最大的电信基础设施交易,而禁止原因是安全问题。(MK)

关键字:任正非  个人特质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2/0425/article_11380.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任正非
个人特质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