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访苹果店排队抢购iPhone 4S:购者九成是托儿

2012-01-14 13:14:57来源: 京华时报
     
 1.从1月12日晚开始,众多排队者便将苹果店围得水泄不通。


  2.接托儿的客车停在路边集结,等候着出发的命令。


 3.一名领队在对自己的“队员”进行培训。


 4.临近中午,领队给众托儿发放吃饭的费用。


 5.因为三里屯店停售,部分领队上线开溜,托儿们围住领队要钱。记者 张剑 实习记者 赵恩泽 梅天一 摄

  苹果排队抢 购者九成是托儿

  本报记者暗访记录iPhone4S抢购过程 黄牛雇群众演员排队每夜百元

  1月13日,苹果公司在中国正式发售新款手机——iPhone4S,发售前一晚,西单大悦城店、三里屯店门外,便聚集了千余人在排队,这些人中,90%以上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托儿。

  早在发售的三天前,众多黄牛便开始忙碌,他们或找自己下线,或直接到劳务市场等地找人当托儿,“只要你站一晚,就能挣到最少100元”。分属于不同黄牛党的豪华抢购团纷纷成立,这个队伍在1月12日下午,便浩浩荡荡开赴“战场”。

  提前四天招托儿

  时间:1月11日下午

  地点:六里桥附近

  1月11日下午,在六里桥一个隐蔽的地点,记者见到了知情人常力(化名)。他说,1月9日,一个朋友找到他,希望他能帮忙招些人做“促销员”。

  常力随后询问所招人数和所干工作时,这位朋友说,1月13日苹果新款手机正式发售,他需要这些“促销员”排队,人数没有限制,越多越好,工期一晚上,报酬每人100元。

  听到这些,常力明白,这所谓的“促销员”就是托儿。常力再次就此事向这名朋友催问,对方才坦承就是需要大量的托儿帮他排队,制造气氛同时帮忙抢买手机。常力经过思量最终接下了这笔生意。

  随后,常力来到自己熟悉的一些能揽到人的地方,如北京电影制片厂门前、北京城区的几个主要劳务市场,在这里他联系到了一些愿意干这个活的人。通过朋友,常力还和一名自称苹果公司主管的女子赵某通过话,赵某称时间紧迫,让常力抓紧帮着招人。

  神秘高管的电话

  时间:1月11日晚

  地点:北京电影制片厂附近

  常力在北京电影制片厂门前招人时,记者通过常力,与赵某取得了联系,通话中,赵某一直自称是苹果公司的一名主管。

  她说,13日新品iPhone4S上市,公司为了制造轰动效果,决定由她出面在社会上招“促销员”,这些“促销员”的工作就是排队,别的不用管。当被问及这种排队是否就是“托儿”,赵某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赵某在电话中称,去排队不需要什么特殊培训,只要能坚持下来就行,时间就是一晚上。会发给排队者银行卡,将密码告诉排队者,让他们用来买手机。苹果店在活动当天,安保极为严密,出入口划分明确。所以,不用担心排队者带着银行卡逃跑。买到手机后,在出店门前,就会有专门的人负责回收已经买到的手机。这个过程完成,排队费就到手了。即使没有排到手机,只要是坚持排队一晚上,也发给排队费。对于前来排队的人气质各不相同,会不会出现露馅的情况,赵某称不必担心此问题,只需要把人找来,不管男女老少,人越多越好。

  记者注意到,赵某还曾在网上发帖,以寻找首发式当天的排队者。对于赵某的身份,苹果公司已经坚决否认此人系苹果员工,怀疑该人身份就是黄牛。

  时间:1月12日中午

  地点:虎坊桥人才市场外

  众托儿分批集结

  从1月12日上午9点多开始,北京工人俱乐部附近的虎坊桥人才市场外,聚集着20多人,男女老少均有。在领队人到来之前,他们一直议论著晚上要干的工作,“就是去排队,站一晚上,就能拿到钱”。

  上午10点多,一名头发偏长、操东北口音的男子出现在人群中,他立刻高声喊了起来,“去排队的人集合一下,还有其他人想去的吗?一晚上120,会管一顿饭的”。话音刚落,人群立刻围了上去,长发男子开始清点人数。在数过一遍之后,这名男子显然不满意这个人数,接着高喊还有谁愿意去,排队地点是西单或三里屯,时间是1月12日晚上9点多到1月13日早上8点多。中午12点30分,在长发男子带领下,总共24名托儿登上了一辆中巴车。

  车辆行驶中,带队男子让司机把车开到北京电影制片厂门口,因为还要在那里拉人,车上一名排队男子告诉记者,他不是第一次干这事情了,上一次哄抢苹果手机时他也在其中当过托儿。可能因为领队男子运气不好,他在电影制片厂处只招到了一个人。车辆很快再次离开。

  行驶途中,领队男子不断接打电话,询问究竟将车开到何处。下午3点半左右,这辆中巴从小武基出口驶出东四环,一辆轿车带领着中巴车向右转,又行驶了十几分钟后, 两车最终停在弘燕菜市场附近。长发男子下车和轿车中的一名平头男子交谈,这名平头男也操着东北口音。他用手指向附近的另一辆中巴车,此时该车已经坐满了人,“这些人我是从大兴、固安那边拉来的,一会儿一起去三里屯”。

  随后,领队男子招呼自己所带的人下车休息吃饭,一名红衣男子从兜里掏出一沓20元面值的人民币,准备向车上的排队者发放,该男子说,如果想去吃饭,就跟着红衣男子。如果不吃,会发给10元钱。排队者一拥而上,领走了10元钱。这些排队者随后回到车内等候。大约晚上6点多钟,两辆中巴车启动,经过弘燕路驶向三环。经粗略计算,这两辆中巴车共运载了约60名排队者。领队男子在与司机交谈中透露,自己只是带人的一个小头目,还有其他一些小头目,每人都招几十个人,从其他地方出发,赶到三里屯或西单大悦城。

  时间:1月12日晚上

  地点:三里屯苹果店门前

  壮观排队遇清场

  经过近一个小时行驶后,运载着两车排队者的中巴车到达三里屯苹果店附近,60多名排队者并没有立刻下车。

  民警、保安陆续到场。几卡车黑色的铁栏杆也准备卸车。晚8点,60多名排队者下车,在长发男子和其他几人招呼下,这几十人迅速向苹果店门前的空场集结。此时的空场上,数百人已经挤得水泄不通,仍有大量的人员不断涌来。长发男子说,这些人全都是黄牛找来的排队者。

  记者注意到,这些排队者组织得很好,他们数十人一伙站在一起。他们胳膊上,缠上了丝带等物,有几组排队者干脆将胶带缠在胳膊上,以示与其他排队组的区别。领队男子对记者所在的这一组说,大家可以排队了,到1月13日早上,会发给现金买手机。如果买到了,把手机交给他们,就能得到120元。即使买不到,只要排了一晚上,120元照付。

  晚上11点多,苹果店门前聚集的人数已经过千。记者和其他排队者交谈得知,他们分别来自大兴、房山、昌平、河北燕郊、固安等地,都是从黄牛处得知这个工作,觉得还不错,于是应征前来。在排队者中,还有从北京电影制片厂门前找来的“群众演员”,他们平时在北影厂门口“等戏”。众多排队者经相互聊天也发现,不同的黄牛,所支付的“排队费”并不相同。有的一晚上100,有的则给到了160。

  凌晨1点多,民警已将所有通往苹果店门前空场的道路封锁,只许出不许进。此时在空场上的排队者已将近2000人。领队男子陪自己带来的人一起排队,他说,这次排队的至少90%是黄牛找来的。1月13日凌晨1点多,民警开始对现场秩序进行整顿,经过三次清理,包括记者在内的数百人被清出空场,不允许再进入。随后,所有被清出的排队者找到自己的带队人,来到了地下车库、商城走廊等避风处。但在此期间,不少黄牛不断领着手下排队者来回跑,试图从一些位置混进排队的圈内。

  因为清场,之前安排的发购机卡的计划没能进行。

  排队无果起冲突

  时间:1月13日凌晨

  地点:三里屯苹果店门前

  由于无法进场排队,带队黄牛一时也没有好的办法。1月13日凌晨4点多,在苹果店门前空场南侧的一个出口处,近百名被清出的排队者守在此处。4点20分左右,突然有黄牛再次带来几十人,随后黄牛的头目在后面起哄高喊,“冲啊,向前冲”。

  这一声高喊,立刻得到排队者的响应。聚集此处的百余名排队者一起冲向前。由于猝不及防,隔离用的栏杆直接被人群推倒。在黄牛带领下,近200名排队者冲进了刚才的排队圈内。

  突然多出的这近200人,让早已拥挤不堪的排队队伍更加拥挤。人群中不时爆发出叫骂声,现场的局面有失控的危险。随后民警及安保工作人员将排在最前面的一路纵队用铁栏杆隔离成三队。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又有人在队伍中起哄,有人用矿泉水瓶乱扔。紧接着,人群中再次爆发出向前挤的起哄声。这期间,从苹果店内走出一名外籍人士,试图向排队者讲话,但被嘈杂的声音所淹没。

  凌晨5点10分,随着一阵呼喊声,数百人再次冲破民警及安保人员的阻挡,直接冲向了苹果店的北门口,此时排队已经无法进行。有黄牛说,他们对于排在最前面的人不满意,因此在现场喊了起来。仅仅过了十分钟左右,苹果店派出工作人员宣布,暂停销售,请排队者尽快散去。但这个消息并未奏效,大小黄牛头目组织自己带来的人,继续守在店门口,“店里一会儿肯定还要卖,就守在这里”。

  上线开溜下线惨

  时间:1月13日早晨

  地点:三里屯苹果店门前

  早上8点多,苹果店贴出通知称,由于缺货,暂停销售iPhone4S。这个消息一出,有黄牛找来鸡蛋,直接扔向了苹果店的大门。

  停售的消息打乱了黄牛头目的部署。排队者们见排队无望,在自己的带队人带领下准备离开。

  带队人张婷(化名)带来了42人,她带着众人找到自己的上一级带队人,要求支付排队一晚上的费用。但对方并不愿意支付这笔钱,“我们也不知道情况变了,不可能再给每人一百多”。

  在排队现场散场后,排队者几十人为一个小集体,开始向带队人要钱。带队人又找到自己的上一级,但很多排队者最终白忙一晚上,没能拿到排队费。有人选择了报警,有人则忍气吞声离开。

  一名黄牛说,谁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买不到手机,把一些高级黄牛头目的计划打乱了。为了逃避责任,这些高级头目干脆直接溜之大吉,“这确实没办法,当时就顾着找人排队,发展了那么多带队人,太乱了”。

  ■调查

  手机哄抢后的分流

  昨天,苹果官方微博称,北京大悦城店发售一个多小时后售完,这些手机在被黄牛购买后去哪儿了呢?有黄牛介绍,他们雇用的排队者,都是提前就拿到银行卡。黄牛头目坐在附近的车里,或者室内位置等候。但助手们则会一直盯着自己找来的“排队者”,不会出现买到手机的排队者“携机”逃跑。一旦买到手机,排队者刚一出来,就会将手机交给助手们,再转给黄牛掌握。

  昨天早上7点多,在西单发售现场,买到手机的人直接找到雇用自己的人,雇主一般就在出口守候。两人一见面,排队者将手机交上,拿到手机的黄牛迅速将手机放入包内。整个过程仅仅几秒钟,极不容易被留意到,排队者会到一旁等候,准备领取排队费。在现场经常能看到,多人围成一圈,领取排队费。

  而被黄牛头目控制的手机,一般有三种流向:一是在店门口直接加价售出。二是流向中关村等大型电子市场。一名黄牛曾表示,自己的公司就在中关村,为了拿到手机,公司专门雇人来排队,这次就从房山雇来了200多排队者。三是流向其他省份的相关销售渠道。

  暴利驱使雇人购买

  据苹果公司公布的数据,iPhone4S的价格为:16GB4988元,32GB5888元,64GB6788元。昨天上午,部分黄牛一拿到iPhone4S,就立刻在西单大悦城门口进行兜售,最低加价300元,基本加价500元,最高加价800-1000元。虽然加价高,但依然不乏购买者。

  昨天上午,记者走访中关村一些大型手机销售点,虽然首发式结束时间不长,但一些销售点均声称有iPhone4S正品出售,价格要比正常价高出一些,加价500是市场的普遍状态。

  虽然为了雇托儿,这些黄牛豪掷十余万元,但以每部手机加价500元计算,总体利润仍能达几十万元。昨天,苹果公司发布声明称,iPhone4S的需求超乎想象,目前在中国的Apple零售店均已售罄,但顾客仍可通过Apple在线商店预订,或在中国联通(微博)和其他授权经销商处购买。但即使如此,大量货源早已被垄断在黄牛手中,利益的赚取只是时间的问题。

  黄牛之间利益冲突

  一名黄牛说,雇人排队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买到尽可能多的iPhone4S,同时造就一个氛围,就是这款手机备受青睐,为他们随后的赚钱打造一个良好氛围。

  该黄牛说,排在最前方的人,肯定能拿到更多的机器,所以引发了排在后面黄牛的嫉恨,这才导致其他黄牛起哄闹场。常力说,这次黄牛雇人排队,模式是最上级的属于总控制,由其发展下级,然后再一级一级发展。而目前,学生和建筑工人这两个主力群体已经返家,能揽到人的地方有限,人数自然也有限。因此在招人过程中,出现了彼此互相争抢的现象。一方在财力物力上有优势,就能把对方已经揽到的人撬过来,这样就导致了排队者费用的不同;同时竞争必然引发不同黄牛团体之间的矛盾,排队当中的各种冲突事件,就是这样发生的。

关键字:苹果  iPhone4S  托儿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2/0114/article_9593.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苹果
iPhone4S
托儿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