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PC之后怎么办

2011-12-03 09:07:42来源: IT经理世界
    美国西部时间9月13号上午。每年一度的IDF(Intel Developer Forum)上,一个澳洲记者嚼着口香糖问台上的英特尔(微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欧德宁(Paul S. Otellini):你们谈移动互联网战略谈了好几年了,这次有什么不同?欧德宁答到,这次我们终于做对了。彼时,在刚结束的主题演讲部分,Google Android的掌门人安迪·鲁宾(Andy Rubin)亮相IDF,与欧德宁宣布了一项英特尔与Android平台的合作——对于PC时代Wintel联盟的掌控者之一,英特尔还未惨淡到财报难看、裁员、人才大量流失、高管频换的危急时刻,事实上,在过去的2010年,英特尔的营收达到了历史最高。

  但是,所有人都明白,对一个巨人来说,人们期望和要求的,从来不止于现在,而是未来。而对于未来,英特尔在过去的三五年,还没有交出一个满意答案。

  当玩法改变

  如果说把过去两年IT产业的变幻比作几场情感大戏的话,英特尔和微软(微博)的Wintel联盟的逐渐解体无疑最让人慨叹产业的感情无常:今年,英特尔宣布了与Google Android的合作,表示第一款基于英特尔架构和凌动(Atom)芯片组的手机将是Android手机,将于明年1月面世;而几乎同时,微软在其Build大会上展示的搭载Windows 8操作系统的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则充斥了大量ARM阵营的芯片制造厂商,英特尔不再是唯一,甚至不再是重点——PC时代,那种英特尔内置芯片,搭配微软操作系统的双剑合璧、控制整个产业链获得高利润的时光一去无返,那种“英特尔创造一切,微软消耗一切”的软硬件搭配、几乎是排他性的配合、同步,到此结束了。

  在这件事上,英特尔和微软都有不得不分手的理由。移动互联网时代,移动设备对芯片低功耗的要求逐渐强过对性能(实际上,对手机和平板电脑来说,芯片性能已经足够)的要求,而这正是ARM阵营的芯片制造商的强项。一方面,微软习惯于谋定而后动,它速度慢于苹果、Google,它需要ARM阵营的芯片厂商来实现低功耗芯片与Windows操作系统的融合;另一方面,受冷落的英特尔也不得不找一个风头正盛的操作系统来提振自己移动互联网的士气,与Android的合作是最快的方式。

  Wintel联盟的解体是英特尔困境的表现之一,那么,为什么英特尔在移动互联网世界一直找不到感觉?

  对于大公司成长加速度的降低甚至衰落,人们往往能从一些既有的失败模式中找出共性,比如大公司病、对新兴市场的忽视、亚洲新秀的冲击、高管的战略失误等等。具体到英特尔,也有一种观点认为,现任CEO欧德宁是销售“出身”,这导致他难以把握技术趋势,错失移动互联网的机会,让ARM这样的小公司钻了空子——对时代变革的公司领导者来说,无功便是有罪。

  实际上,对所有可能的未来趋势,大公司,尤其是曾经在浪潮之巅的大公司不可能不觉察,不可能不做准备:几年前,英特尔曾经也有过用于手机和移动设备的芯片部门,但由于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于2006年将之卖给了Marvel——当公司一切尚好时,很难具有十足的魄力和理由,将充足精力和注意力投向那些暂时需要等待的新技术或者架构上。

  所以,麻烦就是,看上去英特尔本身没有问题,只是遇到了一个不同玩法的未来。这也决定了英特尔想要扳回战局,并不是开源节流、调整公司结构那样清晰和简单。拥有工厂和研发团队,在PC时代英特尔包揽了从芯片设计到生产、营销的全过程。在那个时代,英特尔可以看做是IBM等PC制造商的芯片外包公司,这个外包公司消减了IBM的芯片研发与制造成本,也通过与微软的合作,实现了对整个PC行业的控制,英特尔+微软的“Wintel”联盟,实际上成为PC时代赚走最高利润的人。不过,异军突起的移动互联网不是这样的玩法——比英特尔对PC厂商的芯片外包更近一层,ARM直接将生产“外包”,实际上是开放给各家芯片厂商——基于ARM架构并在此基础上二次开发,如高通、Nvidia、Freescale等芯片厂商产出自己的芯片,应用到我们所使用的智能手机和平板上。

  英特尔处境的危急之处在于,ARM阵营在扩大,而且除移动终端之外,正在向它的另一个核心领域袭来:服务器和数据中心领域。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带动了云计算的需求,也意味着需要的服务器和数据中心越来越多,相应的CPU(中央处理器)越来越多。在这个市场,对计算性能和安全性的要求,即CPU的性能要强过移动设备所需要和看重的GPU(图形处理器)要求,而在CPU设计和改进方面,英特尔具有明显优势。实际上,将低功耗的芯片大量应用到了数据中心上被认为是英特尔近几年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

  就在这么一个领域,ARM阵营也开始侵袭:它们试图融合GPU与CPU,或者说,从GPU过渡到CPU,通过增强GPU的计算能力,来绕开或者盖过英特尔在CPU的优势——如果说移动终端方面的失手还不足以对英特尔形成致命打击,那么ARM阵营的“新秀”们的对CPU领域的侵袭将可能使英特尔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的想法落空。当然,对这些“侵袭者”来说,也一定需要时间。

  PC之后怎么办

  从PC时代的单一终端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多终端,面对一个更加丰富的世界,对芯片厂商英特尔来说,却是失去控制力的过程。这就好比它正装而来,却发现参加的是一个化妆舞会。它当然可以就地换装,但这需要时间,更需要合适这个场合的衣服。

  其中一件衣服就是超级本(Ultrabook)。这种比PC更轻薄同时不以牺牲性能为代价的新产品形态,是英特尔搭建的从PC到“后PC时代”的桥梁,也是让自己的一个对应的存量市场(PC市场)和增量市场(移动设备市场)流水不腐的连通器。在英特尔负责移动计算产品的高级副总裁邓慕理(Mooly Eden)的讲述中,这种超级本将从目前的轻薄PC到可在平板与PC之间“变换”的形态,再到键盘可拆卸的形态。在这个过程中,超级本采用的架构将逐步升级,性能提高,而且可以实现跨平台:不管是微软,Android,Chrome OS,MeeGo,还是WebOS甚至Linux。

  PC之外,英特尔谋求发展和突破的另一个重要市场,即是嵌入式市场。嵌入式市场由来已久,但对现在的英特尔来说具有了更大的意义。基于凌动、MeeGo的车载系统、数字标牌是这个市场的主力。值得一提的是,相比整个全球市场,中国市场在嵌入式领域的表现尤为突出,这与英特尔近80%的销售额来自海外一致;在这个领域,由于更多类型厂商的加入,使得生态链条丰富和复杂起来,英特尔也在试图拥有更多核心技术,获得主动。而就超级本和嵌入式市场来说,在目前阶段来说,都体现了英特尔重建一个“后PC”生态圈的意图:今年8月,英特尔宣布成立3亿美元的超级本基金,扶持全球范围的元器件厂商、设计师和制造商;而在嵌入式领域,英特尔则把高校资源纳入嵌入式人才的储备中,由OEM、ODM厂商组成的嵌入式联盟,也是借由英特尔的支持在为英特尔获得控制力和未来标准的掌控力出力。

  同时,在数字家庭及娱乐方面,英特尔也做出一些“非英特尔”的举动,试图让人们模糊他们只会做芯片的枯燥形象,与最终消费者走得更近。这包括他们让极具英伦范儿、在伦敦领导一个英特尔的创意团队的埃里克·哈格斯(Eric Huggers)频频露面,让这位曾经供职于微软、BBC的荷兰人担任英特尔负责数字家庭事业部的公司副总裁;请黑眼豆豆主唱担任英特尔的创意总监并在IDF展示区“走秀”;在嵌入式和移动部门,英特尔也试图走向更前线,改变以往“让用户适应产品”的路线,转而走向“让产品适应用户。

  当我们回头看整个PC产业的发展,当我们以英特尔不情愿的“后PC时代”视角来展望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不无感慨地发现,这个曾经主导和控制了PC时代的巨人,如今正面对的正是许多“小”公司的侵蚀和冲击。它们灵活,它们在共同架构下组成一个新的隐形阵营,更重要的是,这个新的时代,用新的玩法支持它们。PC之后,英特尔怎么办?英特尔做的更多,变的更快,实际上,那也正是它需要的。

关键字:英特尔  PC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1/1203/article_8943.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英特尔
PC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