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强北突围:去山寨,重新定义,孤独创业

2011-10-25 09:05:41来源: 大经贸
    深圳,华强北

  山寨手机策源地。

  每天,这里都会有不计其数的中东人、印度人、菲律 宾人上门采购,把山寨手机带到海外市场。在此之前,华 强北早已占领包括乡村在内的国内市场。

  山寨机一度“占山为王”。

  这里上演着白手起家、一夜暴富的神话,催生了数不 清的百万富翁。不过,当人们的目光再一次投来时,情况 发生了改变——山寨手机厂商开始集体逃离华强北。

  在智能手机兴起和品牌手机低端市场价格战的双重挤压下,山寨手机厂商原本正常的秩序被打乱,暴利时 044 代一去不返。而随着家电连锁卖场和电子商务渠道的崛 起,华强北过去赖以为生的“租柜台,收租金”经营模式 也难以为继。

  华强北正在谋求改变。

  “如果不转型,我们还是像传统的科技街拼传统的 营销模式,那我们的市场份额会越来越小,最终整个市 场还是会萎缩。”华强北商业街管委会办公室主任邓芬 并没有因为山寨的逃离而显得失落, 我们要打造高端化 “ 华强北,不需要这些山寨和假冒伪劣商户。”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华强北的转型是中国传统电子 市场的推演:山寨或是卖场都不是华强北特有,华强北的转型或许能给整个电子行业提供借签意义。

  不过,转型的复杂谁都难以预料:这并不是华强北 发家故事的重演,一切的剧情都要重新安排,而当华强 北按照既有模式运行20多年之后,如何舍弃?

  山寨围城

  深圳,中国的手机之都。2010年,深圳生产手机数 量接近8亿部,占世界市场超过60%。华强北是其中当之 无愧的制造和销售中心。

  外来深圳的务工人员买手机,华强北是最好的选 择。通过他们的口碑相传,以及山寨手机经销商的努力, 华强北在争议中达到顶峰。直到今天,很多年轻一代的 打工者手里还拿着颇具山寨特色的手机——漂亮的外 壳,要么有某些花哨、夸张的功能,以及足够低的价格。

  如果说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特区,那华强北算 是特区中的“特区”。上世纪90年代初,深圳商业的地 域历史还是以罗湖为中心,靠西仅局限在蔡屋围一带。 再往西,便是上步工业区—一片车间、厂房,这便是 早期的华强北区域,那时电子加工制造业是这里当仁不让的重心。

  邓芬回忆道:“当时深圳乃至珠三角面临的困境是,电子原材料严重不足,进口配额不足,一些市民需要的电子产品配件也买不着。”

  深圳通过计划外途径搞到更多的上游元器件,不 仅意味着极大地满足了市场需求,还意味着巨大的利 润空间。在此背景下,赛格电子元件配套交易市场悄然 成立。

  “楼上楼下跑一圈,一部山寨手机就出来了,”这是 人们对赛格电子市场最形象的介绍。在赛格广场大厦聚 集了一大批与手机制造相关的厂商。这些企业的老板在 最初可能只要最简陋的一个计算器、一个记账本,就能 形成生意门面,坐地收银。在完成原始积累后,他们开始 极力开拓产业的上下游。

  “不要小看一个摆柜台的,他们的背后就是一个工 厂。”华强北商业区管委会综合部部长费建国笑称。

  在许多人看来,华强北之所以成为全国乃至全世界 聚焦的电子商圈,并不在于数量众多的柜台和专业市场, 而在于隐藏其背后的一条条庞大而完整的电子产业链, 更在于这里连接着其他电子商圈所不具备的众多生产制 造基地。

  虽然山寨被人抨击之处在于缺乏创新能力,只会抄 袭和模仿,但山寨机生产商们认为山寨是极具创新意识 的,能把消费者想要的功能全部实现。

  正如深圳本土通信巨头华为在一份对山寨机的研究 报告中所说:“山寨机极具创新意识,不怕丢脸,不怕低利润,把能实现的功能都实现,想方设法地满足消费者 的一切需求,即使你没有的需求,也给你创造出来,只有 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在所有打着“中国制造”标签的商品中,山寨机也堪称是一 种独特的商业现象。它的一部分 行为游走于法律边缘,在其产业 链条中既有联发科这样的合法、 正规的大公司,也有从山寨机厂商洗白而拥有自己手机品牌的天宇朗通等。在低端手机 市场,山寨机厂商对用户需求的理解能力、功能创新能 力、生产成本的控制能力,更是足以让诺基亚、三星这样的手机巨头汗颜。

  韩国《朝鲜日报》就报道过一个很有趣的现象: 2008年,一款被称为“Anycat”的山寨手机使得三星大为紧张,因为它与三星当年主推的大屏幕触摸手机 “OMNIA”极为相似。在将这款山寨手机拿到总部分析 之后,三星发现它的功能和技术不亚于“OMNIA”,售 价却只有五分之一到三分之一。

  一个值得思考的现象是,不久前,美国参议院军 事委员会发布报告称,来自中国的假冒伪劣电子零件被 用在了美国最关键的武器系统中,在五角大楼零件供 应链中,几乎40%存在假冒伪劣零件问题,而且情况越 来越糟。其中一个例子是美方购买的伪劣微电路,这 些二手的微电路被重新贴上标签,当作更高档的产品 出售给美方。从军事合同商到电子消费品生产商,接受 他们问讯的一系列美国公司几乎都将矛头指向中国,尤 其是深圳。

  不管是否承认,当人们争议 山寨利与弊时,山寨制造者以并不 显眼的方式快速成长。你可以称之 为野蛮生长,但是其成长的速度和 可能性都要超过你的想象。

  早些时候,诺基亚全球CEO斯蒂芬?艾洛普就实地考察了华强北的手机卖场。华强北手机的多样性以及其 对消费者需求的理解让斯蒂芬感觉“比我坐在办公室读 销售报告感触更深”。

  草根创新式微

  现在,几乎所有的手机品牌厂商均在从山寨市场吸 取灵感,有些还直接从山寨拿设计方案。

  深圳电子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陈大扬表示,“华强北成了山寨代名词,这个可能需要大家去正名。山寨不是一个贬义词,是一个中国特色产业下的名词定位。”

  事实上,山寨并不是华强北独有的产业符号。中国 香港、台湾以及日韩在承接欧美产业转移的过程中都催 生了一批模仿创新者。往前追溯,1980年代中国台湾地区 的消费电子业中也流行过“山寨”,其中崛起了一些目前 品牌知名度相当高的企业,比如华硕和宏碁。

  而山寨流传最广的说法正与深圳有关:早期深圳模 仿其他品牌手机的生产厂商由于不敢在手机上署地名, 只能印上SZ两个字母,久而久之被喊成了山寨。

  2008年6月,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报道了深圳山寨手机的“盛况”,山寨一词走入大众视野,并借助互联 网广泛传播。

  在产业链条中,深圳众多不知名的手机厂商与驰名 的步步高(002251)、OPPO、金立、天宇朗通等厂商的模式无异: 从MTK或者展讯、Mstar采购芯片,借助方案设计公司完 善手机功能,并在宝安或者布吉的生产线完成组装。差 别仅在于品牌效应和销售渠道的强弱。

  华强北的手机生产模式几乎不需要任何研发和技 术积累,仅抄袭成熟产品的运作模式,让其以最低的成 本投入切入市场,快速获利。不过,这正好暴露了“中国 制造”的局限:当手机市场转向更为复杂和更为封闭的 3G手机和智能手机的时候,当上游的核心技术提供商不 再能够提供turn key解决方案的时候,山寨手机也就从 此沦落了。

  这一改变与iPhone及Andriod系统智能手机的兴 起基本同步。对于山寨手机生产商而言,这无疑是一种 破坏性的创新—亦如山寨手机对品牌手机厂商造城 的冲击。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iSuppli数据显示,2010年国内 山寨机出货2420万台,比2009年的3320万台下降27%, 增长趋势明显放缓。以创新精神起家的华强北山寨机公 司们,此时似乎都已进入无创新实践的境地,大多公司日 常做的产品,还是模仿iPhone外壳,内置一个用了多年的非智能机芯。

  通用电器富有传奇色彩的CEO杰克?韦尔奇前不久 的言论或许能更好地形容华强北以及寄生于此的手机生 产商面临的困境——中国制造商现在有些迷失,在全球 具有影响力的品牌还是不够。

  “在这里大家考虑的是如何赚快钱,从没想过要做 一家百年老店。”一位华强北老商家直言,这似乎已是华强北的山寨基因。

  招安失败

  华强北在争议中达到高潮。

  2006年到2008年年间,华强北管委会曾对这个时 尚电子快销区域进行过摸底调查,它所创造的产值超过 1200亿元,辖区内的企业和商户达到3万多家,从业人员 超过15万人。在千亿之外还有多少营收,没有人能计算 得出。

  “你以前根本见不到这样的场景,”深圳市电子商 会刘志佳看着在曼哈数码广场空置的柜台说道。

  华强北一直是电子商会服务的主要对象,他们的办 公地址就在曼哈数码广场5楼。前不久,协会对华强北电 子卖场进行了调查统计:这个面积1.45平方公里的狭小区 域共有42家电子卖场。

  不过,包括曼哈数码城在内,曾经火爆一时的许多 专业卖场空置率都达到了50%。现在,也只有明通数码 城等少数几个专业卖场才能感受到华强北的人气。

  据邓芬介绍,去年底以来,撤离华强北的山寨、低端 假冒伪劣商户达到3500多家,占华强北商户总数1/10。

  在他看来,这些商户并没能带给华强北太多的好处,反而占据了华强北有限的空间资源。

  从2010年11月开始,国务院和国家工商总局要求各 地开展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伪劣商品专项行动 (即“双打”),深圳制定了为期6个月的专项行动方案, 华强北是双打的重中之重。

  深圳,这座年轻的城市为了大运会付出了太多的精 力,华强北和东门老街受到了重点“照顾”——这是深圳 两大商业中心,同时也是水货假货泛滥的地方。

  对于在夹缝中野蛮生长的华强北山寨产业,深圳市 政府相关管理部门的态度颇为微妙。实际上,地方监管 部门在如何对待“华强北”的问题上左右为难。除了造就 “投机者”式的富豪外,并未造成真正具有品牌和技术 沉淀的企业,这成了华强北的一大遗憾。

  这是个理想与现实的悖论,华强北从不主动给山 寨提供生存的土壤,然而这里却成为众人眼中的山寨 王国。

  2009年“两会”期间,时任深圳市市长许宗衡作政 府工作报告时,提出要“规范引导‘山寨’产品提升品牌, 转型升级,走模仿开发创新的路径”。这一度引发争议,经

  过数轮讨论,在最后公布的政府工作报告中, “山寨” 一词被换成了模棱两可的“初级创新产品”。而“走模仿开 发创新路径”也被改成了“提升品牌,自主研发”。深圳急 需改变这样的形象。

  陈大扬说:“政府作为国家机器,不希望把‘二奶扶成大奶’,山寨有‘小三’的意思,我们叫做招安,实际上 就是服从企业走民族品牌化的道路,让大家把山寨这一次彻底从脑袋里忘却。”

  重新定义

  “双打”将华强北重重推了一把,而现实的原因是 过去风光无限的电子市场的地位遭遇3C、电商等渠道商 的挑战。

  就在早些时候,中关村(000931)传统电子市场三强之一的太 平洋数码电脑城宣布停业——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中 国电子卖场业在新浪潮中的颓态。10年前曾放出豪言要 在北京占据1/4市场份额的太平洋(601099)百货,已经败走京城。 而有“中关村一号”之称的海龙电子城(600658)也被京东商城、宏 图三胞等家电连锁渠道商逼进了死角。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抢走海龙电子城近40%客源 的京东商城,其总裁刘强东曾在海龙摆过柜台。这和华 强北许多创业者早期的遭遇并无二致,今天,华强北最 大的电子商城华强北在线,其老总王老豹也曾有过刘强 东相似的经历。

  虽然今天仍有70%的电子产品通过这样的渠道销 售,专业电子市场并不会因此消失,但太平洋数码电脑城 和海龙电子城的遭遇至少表明了一种趋势:传统电子市 场需要主动作出改变。而无论是京东商城还是华强北商 城或是淘宝,电子商务广阔的平台以及低廉的价格极大 诱惑了依靠柜台为生的创业者。

  山寨机从华强北柜台的撤离,只不过是一种表象, 在潜在市场需求的驱动下,中国式的“山寨机”依然在 生长,只不过换了另外一种方式。据不完全统计,自去年 底至今,深圳的手机品牌已从400多骤增至600多个,国 家放宽手机准入让更多的厂商开始“洗白”自己。不少 企业创建了自己的B2C平台——专门经营国外业务。

  当市场寻找到出路的时候,中关村与华强北都需要 重新定义玩家规则。

  艰难转型

  华强北一直视中关村为主要的竞争对手,2008年, 华强北击败中关村,夺得“中国电子第一街”称号。客观 来说,这样的称号对于华强北的现实意义远远大于中关 村——中关村科技园区占所有国家级高新区产值的1/7, 电子信息产业不过是其产业集群的一脉,而电子信息产 业却是华强北傲视同行的全部资本。

  与起源于北京大学南墙的中关村电子一条街相比, 华强北身后是荒凉的水稻农田。不过,在许多人的描述 中,这是一个比中关村更具传奇色彩的地方:撇开与港澳 扯不断的关系、冷冰冰的电子产品以及其背后数额庞大 的工厂不谈,数十万“迁徙”而来的建设者的创业故事就 足以调动众人探究的欲望。

  1998年11月11日,马化腾、陈一丹等5人联合创办一 家叫腾讯的公司,其最初所在地正是华强北一栋名为华 强北创业园的小楼里。

  你能想象到,马化腾也曾混迹在华强北诸多不知 名的餐厅。2002年9月,正是在华强北后的一家餐厅,马 化腾、张志东、曾李青一起请王远喝中午茶,说是喝中午 茶,其实是进腾讯前最后的面试。

  腾讯本身在产品创新层面其实有很多的建树,但很 少对外宣扬,而对于“抄袭大王”的称号,马化腾和腾讯 却丝毫不以此为耻。

  你可以抱怨、羡慕或者妒忌他,但这确是事实。

  在某种程度上,马化腾能够反映华强北草根的创业 精神:白手起家、低调、务实。这和国内绝大多数城市的 发展历程都不相同,没有国字号企业,也不是通过外资, 即使当初造富深圳的香港企业现在也不断地在本土企业 的丛林中走向式微。

  在很多人看来,深圳最大的优势是改革开放30年来 所积累的这些创业者、企业家们所具有、独有的开拓创新 精神和浓厚的创业氛围。

  深圳,机遇与挑战并存。对于华强北而言同样如 此,即使今天华强北仍面临提升乏力的苦涩现实。

  事实上,华强北和中关村遭遇的困境更多的是中国电子卖场未来命运的预演——当深圳享有的政策优势惠 及全国之后,内地众多电子专业市场延续着华强北的成 长轨迹。

  这些都是华强北潜在的竞争者,不过迄今为止,华 强北仍是最被看重的市场,至少从销售和人流上来说,还 没有哪一个区域能与华强北相提并论。

  “如果华强北,还是依赖柜台交易,那么有限的空 间资源,包括道路交通都承担不了。”邓芬希望将华强北 做成永不落幕的博览、展销、展示以及交易洽谈的平台, 而不再是直接交易的市场模式。

  为此,华强北管委会在2008 年就针对商业区转型升级进行了 研究,时至今日多业态的格局推进 并不如人们想象的那么快。

  在华强北的历史上,曾经进行 过三次转型:从工业区到商业街再到现有格局,每一次都实现了质的飞跃。包括日本秋叶原 电子街在内的诸多学习和参照对象都被华强北甩在了身 后,现在华强北更像是一个孤独的创业者。

  邓芬表示:“我们在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不过往往事情都不是一帆风顺的,也不可能说我们的想法一下子就能实现。”

  而当人们纠结于山寨出逃和华强北没落时,陈大扬给 出了不一样的答案,“华强北会不会再造财富神话?答案是肯定的,因为科技会给予人们更多的空间与想象。”

关键字:华强北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1/1025/article_8125.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华强北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