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塞班写的的墓志铭

2011-02-23 16:19:56来源: 互联网
    13年前,我站在伦敦Marylebone路上的一家打印店前慷慨陈词,作为宝意昂ARM部门的一员,我们当时计划成立一家新公司,计划着新公司的股东应该是当时领先的手机厂商——爱立信和诺基亚。在接下来的十周里,宝意昂软件部门的高管们花费了18个小时与宝意昂、爱立信、诺基亚的董事会成员谈判,在硬塞进去几位银行家和律师
后,新公司终于在满足每个人的要求后准备筹立了。

    我当然也负责一点微不足道的事情:管理品牌、定位、身份的移交以及新公司的对外发布等事项。这件事没有让宝意昂其他员工知道,更不用说外面的竞争对手、股东或合作伙伴了。成立新公司的事情也并不是很顺畅,在对外发布前的几天,有一名律师无意中将股东协议传真给了宝意昂的一名股东,幸好一通电话,让他很快将协议撕碎毁迹。

    在那十周里,为了使公司成立联盟,我被迫经历了一个快速成长的历程。虽然我们有好的技术,在当时全球首款触摸屏智能手机上也得到了证实(为1998年3月推出的飞利浦Ilium Synergy手机),吸引了诺基亚和爱立信的几位关键人物来见我们,我们也准备以5-10美元的价格授权这一操作系统,之所以是这个价格,因为我们又不是微软,没有人想和猛兽跳舞。

    终于,在6月24日的那个不眠之夜,一通来自摩托罗拉的电话让交易划上句号,随后我们发布了新闻。微软,雷德蒙德的那头猛兽被激怒了,比尔盖茨气愤之余,写下了那张著名的备忘录“不管塞班做了什么,对我们都是有害的”,他把我们列为头号敌人。

    在接下来的几年,我们愈来愈令微软讨厌。而我们也必须看起来无缝可击,这也让我们计划让塞班成为更多智能手机的第一选择,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占领了越来越多的中低端市场。一个通用的平台可以使开发者写程序的周期更快,也帮助手机厂商快速推出新产品。最重要的是塞班是由行业拥有的,因此授权模式机会很小。

    每个人都想成为股东,大部分人想成为塞班操作系统的执有人。宝意昂的股价增长了至少六倍,塞班的价值高达80亿英镑。当时甚至谈起了IPO,在金融分析前就请了首席财务官。我们为软件列日程表,不断有令人赞叹的新款手机上市。

    想到这些,再看到今天芬兰人把塞班扔进垃圾箱,我是如此伤心,当初他们可是作出了多少承诺啊?当然,我们曾是新街边男孩(new kid on the block),我们曾经多么自大,因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取得了成功。但塞班的结束并不是诺基亚宣布与微软结盟那天开始的,它从10年前就开始了。

    2000年3月,我们受互联网泡沫破裂的严重打击,虽然塞班并未沉没,但乐观主义好像在一夜之间消失殆尽,什么事情看起来都很难做。市场主要形势是诺基亚的成功,这也引发了问题。当我们成立塞班时,所有股东的股份基本相同,当时诺基亚执股量位于第三位。2003年,塞班和宝意昂又受一击,摩托罗拉不打算再和宝意昂联合做手机了,当时诺基亚执股已是第一位,且有能力收购摩托罗拉的股份。在很多方面,都能感觉塞班的命运完全由诺基亚掌控了。

    我那时刚刚离开塞班不久,与塞班的前任CEO一起创立了AQA(Any Question Answered)。此后也只能留一半的兴趣来关注塞班。从外界来看,形势已经变得越来越糟糕,我仍然记得2006年自己买第一部非塞班手机时,内心是多么内疚。而2009年,当我购入iPhone时,我已经不再是一名塞班迷了,但内心仍然感到怪怪的。而我认为最后一部好的塞班手机是N95。

    诺基亚如今选择微软作为操作系统的合作伙伴,让我很不痛快,虽然我已离开塞班八年多,但当初创建塞班我付出了太多的心血,不光是我,很多诺基亚的员工也走出公司反对这一结果,股票市场似乎也并不看好这一合作,诺基亚在纳斯达克的股价已下跌了14%。

    未来将会如何走向呢,诺基亚早就该更勇敢些,它曾有很多个选择,与Amazon一起创建设备的生态系统,继续发展Meego。

    由于我此前负责塞班的市场沟通,而出于关注,我已经问过那些共同创建塞班的前同事:

Simon East:
    Simon是塞班前任技术部副总裁,现在是 Drivegain的CEO,他说:“诺基亚当初接受塞班的最大原因是,避免手机市场的笔记本化,而现在诺基亚转向微软是很有讽刺性的。我可以看到他们与微软合作的合理性,但游戏里只有一个真正的大玩家。”

Juha Christensen:
    Juha是塞班的前任销售和市场执行副总裁,现在是Cloudmade的总裁兼CEO,他说:“过去几天发生的事情已不是那么伤感了,很久前我就开始学会处理这些情绪。塞班衰落的开始应该从2000年算起,从诺基亚认为让塞班掌握用户体验太冒险,想要自己控制时开始。然而却从未与终端用户互连,也没有创建良好的开发者生态系统。虽然塞班的Series 60仍然在销售,但很大层面上,当作为智能手机出售时,用户只是将它作为一个大屏幕的手机,很少下载程序或者使用手机里的先进功能。这与苹果所作的是背道而行,苹果的用户相当于只买一个空壳,然后自己用喜欢的程序个性化手机。诺基亚和微软的合作有潜力创建,我的前同事埃洛普所说的第三大生态系统。但未来有太多工作要做,包括激励开发者、升级整个Windows手机代码,给终端消费者带来除了用户界面之外的深刻使用体验,让应用程序购买习惯运作起来,没有等同于iTunes的功效,未来的工作是很艰苦的。”

Stephen Randall:
    最后问到的Stephen Randall,他是最初建议宝意昂将软件部门独立出来的顾问,当然也是塞班的最初创建人,现在他是LocaModa的CEO,对今天的结果只说了这样几句话:“作为塞班的创始人,我从诺基亚CEO上周的声明中,就是那篇‘我们的平台着火了,必须对整个公司进行调整’中想了很多,诺基亚与微软的声明已经让很多诺基亚人**。

    塞班曾是诺基亚对抗用户体验的预防措施,在90年代后期,当时的威胁是微软,今天,塞班的威胁是苹果和Android,诺基亚的作为不像是策略,事实上它处理威胁已有十年的时间,它和微软的合作不会成功。他们的赌注下重复了,这是一个可能让双方都失败的非常策略,如果与微软的合作有一点市场成功的机会,那机会也是微软的,而不是诺基亚的。因为用户界面会是微软的,而很多硬件企业都能破坏或者拿走诺基亚可能得到的,这还是最好的情况。”

    当年,同样的事情也发生过,宝意昂创始人David Potter作出的反应是远离微软,他向宝意昂的高管们说:“如果一台压路机开过来了,你只能恨恨地让开”。和诺基亚的高管们不同的是,宝意昂的管理团队们不能接受类似的策略,因此我们奋斗并赢得了一个更好的位置。

    不幸的是,上周诺基亚CEO从自己着火的平台上跳开,却没有更好的选择,诺基亚还是返回迎向压路机。他们在一起描述、举杯畅想,不过,一旦再着火,将无路可逃,微软还是那个微软。

    那诺基亚有什么可以做的呢?他们需要一个生态系统、令人满意的手机和受人尊敬的品牌。诺基亚已经有了品牌,也可以做出令人满意的手机,但和微软在一起并不能保证建立起一个生态系统,至少不是在手机市场。我怀疑诺基亚是从着火的平台跳入了火海,但愿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将火扑灭。

关键字:nokia  塞班

编辑:北极风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1/0223/article_4344.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nokia
塞班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