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公司代工企业屡现中毒事件 伤残员工无赔偿

2011-01-26 10:54:31来源: 中国青年报

    他们都有名有姓,个个都满载着家庭希望与个人憧憬,但他们又无名无姓,长期过着无人过问的生活——住在“出租房”里,每天长时间工作,领着微薄的工资,度过单调无助的青春期。

    这样的日子其实还算可以忍受的,他们无法忍受的是居然会在流水线上中毒,患上职业病。患上职业病可能还是可以忍受的,而工厂、相关部门乃至社会的冷漠,更让他们为之寒心。

    中毒

    去年12月中旬的一天,阴霾的天空马上就要下雨,女孩们撑开伞,站在苏州第五人民医院门口等候我们。这个医院有两大职能,一是“苏州市皮肤病性病治疗中心”;另外一个职能,是苏州市“职业病和化学品中毒急救中心”。

    医院的这两项特殊职能用金灿灿的大字涂在门口的一堵墙上。女孩们都穿着外出的日常服装,远远一看,甚至会以为她们是来看望病人的,而不是自己身患疾病。

    随她们上了楼,到了第五病区,她们坐在病床上,略带惊讶地看着面前的来访者。她们上午结伴出去,刚刚要回医院,正好接到我们的电话。

    “昨日的天堂”——这是其中一个女孩的QQ名字,主动而缓慢地说起了她们的遭遇,略带羞涩,略带不信任感:

    按照医生的诊断,我们得的是“职业性慢性中度正己烷中毒”。

    我是安徽六安人,我们这些人有的来自东北,有的来自江苏北部,也有来自安徽的其他地方,像蚌埠什么的。大家多半高中毕业或初中毕业就出来了。

    我们所工作的是一家小作坊,在苏州吴江。我们在一个封闭的屋子里工作,白天进去里面都是黑的,夜晚里面更黑。老板把一间100来平方米的屋子隔成两间,我们三十多个人就挤在里面干活。

    做的活很简单,就是把苹果的那个标志给擦洗干净。这是我们从宇瀚光电公司外包来的,宇瀚光电是苹果公司的代工厂。为了擦干净它们,就得使用“去渍油”,也就是你们说的正己烷。它平常就装在一个大桶里,需要的时候我们就去打上一小瓶过来,像打酒那样。用那东西擦苹果的商标,干净,挥发得也快。这东西平常有些刺鼻,用时间长了眼睛会痛,但老板从来没跟我们说这东西有毒。

    我们的底薪不高,800元左右。如果要想挣得更多,就需要加班,一天12个小时,甚至一天14个小时,一周没有休息,才可能挣到2000元左右。

    在这里租房住,需要300元左右的租金,再扣掉吃饭和其他的花费,其实剩不了多少。可有份工作,就不错了,我们也是为了趁年轻多挣点钱,才这么拼命。当时拼命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业务多,老板简直忙不过来,每天都要求我们加班到深夜。

    2009年底,我们就陆续发现自己生病了,手麻,腿没劲,头晕。有人做着活突然就晕倒了。一开始都以为是自己身体得了什么怪病,没往工厂用有毒化学品方面去想,因此都自己到处看。常规的体检也查不出来,后来患病的人多了,大家人心惶惶,闹得大了,医院才给做比较正式的检查。

    直到有人被证明是“去渍油”导致了中毒,我们才逐一被这家医院收治了下来。我们在这里已经住了很长时间,有人住了快一年了。现在,老板每个月给我们500元的生活补助,其他什么都没有。每两个月做一次肌电图,检测神经反应是否敏感,做的时候要扎好几根针。又打吊瓶,我们胳膊上有时候都找不到能扎针的地方了,到处是窟窿。

    有消息说老板也破产了。他为给我们8个人治病也花了几十万元。他来医院给我们送钱,说好每个月15号,可他总是拖,我们要使劲给他打电话。来的时候一句话也不说,拿张纸让我们签字,签完字给了钱,就走了。说我们出事后他的工厂被关闭了,可又有消息说他又新开了三家工厂,继续做以前的业务。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继续使用“去渍油”。

    羡慕

    “昨日的天堂”们,是因为在苏州吴江的一家小作坊替苹果公司擦商标而中毒。而安扎在苏州工业园区的苏州联建科技公司,员工则是因为替苹果公司代工生产“手机触摸屏”而中毒。

    据了解,苏州联建科技公司是替富士康公司做“二级代工”;而发生了员工“连跳”事件的富士康公司,则是替苹果公司“一级代工”。联建公司大概有100来名员工中毒,住院的就有47人,其他人因医院病床不够,住不进去。一个联建公司的员工回忆:“有做模具的工人,8根神经断了4根,才能住院。断1~2根的不可住院只能看病,1~2根受损则继续上班。”

    “昨日的天堂”等8个女孩都知道苏州联建公司,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他们都共同住在苏州第五医院。QQ网名叫“甄甄”的女孩说:“我们来往不多,只是偶尔交换一下病情,因为我们的待遇与他们太不一样了。”

    两家公司,都是因为“去渍油”中毒,又都住在一家医院里,待遇有什么不同?

    QQ网名叫“古玉”的女孩说:

    我们和他们不一样。我们只是家本地小作坊,现在又号称倒闭了,政府也说没钱赔偿。而联建是家台资大公司,有将近两万人在那上班。这中间的差别有多大,你想一想就知道。

    我们每个月只有500元的生活费,营养费啊、误工费啊什么的都没有。这500元根本不够用的,我们虽然住在医院里,但医院的病号饭我们都订不起,只能出去买些菜来自己在阳台上做。我们现在每个人都得了营养不良。

    而他们呢?每个月都有工资,营养费什么的也都发得很全,用的药也比我们好。他们出院后可以休息很长时间,愿意的话还可以回工厂工作。而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也不可能回去工作,再找新的工作,又上哪找去?

    律师对他们好像也更积极,我们的案件是苏州同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同一个律师代理,但他们现在已经进入了赔偿和伤残评级的程序,而我们劳动仲裁还没有结果。

    不过,差别归差别,相同的地方倒也不少。8个女孩也知道,其实大家中毒之后,身体的感觉是一样的;出院之后,身体的后遗症也类似。

    她们也同样知道,苏州联建科技公司的中毒员工,其实也仍旧在为伤残评级的事情而发愁。苏州联建公司的中毒员工们也同样发现,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司法部门,还是社会其他领域,对他们的事情,都“爱莫能助”。

[1] [2]

关键字:苹果公司  代工  富士康  苏州联建公司  中毒

编辑:赵思潇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xfdz/2011/0126/article_4191.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苹果公司
代工
富士康
苏州联建公司
中毒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