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4G:政府未定是否发放电信联通牌照

2012-11-27 11:38:15来源: 财经国家周刊

一场有关4G牌照发放的论战正在发酵,矛盾的核心在于,除了中移动外,政府是否也会向中电信和联通发放TD-LTE(中国主导的4G标准)牌照

一场围绕4G的新博弈已经白热化。

“多个国家部委正在对4G展开全面调研,但最终如何发牌的方案,现在还远未成型。”11月16日,北京复兴路畔的一家咖啡厅内,一位运营商部门负责人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

此前半个月来,一场有关4G牌照发放的论战正在业界迅速发酵,其矛盾的核心在于,除了中移动外,政府是否也会向中电信和联通发放TD-LTE(中国主导的4G标准)牌照。

在过去的10多年中,类似论战已有诸多先例。在各次电信重组、3G(第三代移动通信)发牌等最为重大的行业政策变革之前,这些坊间消息往往都成为利益各方相互试探的风向标,甚至深度影响最终的决策进程。

现在,中国电信业即将走到新的大变之年。

今年9月11日,工信部部长苗圩对外表示,工信部已决定于1年左右的时间后发放TD-LTE牌照。这意味着,中国最迟在2014年初就将进入4G时代。

这将开启一个巨大的蛋糕:运营商投资建设新网络,设备厂商分食新蛋糕,并带动各方的市场份额与收入增长……但对于3G尚未盈利,还需要大规模投资建设宽带网络,而且现金流吃紧的中电信和联通来说,4G则意味着成本的增加与现有网络的贬值。

更要紧的是,它们甚至可能也被要求以TD-LTE为建设标准,从而打乱早已谋划好的后续路径——当然,这是中移动最希望看到的局面。

目前,政府最终的发牌政策,仍在微妙的酝酿阶段,但对三大运营商来说,博弈已经开始。

只要这个深远影响市场格局的政策还未出台,就还一切皆有可能。

第二张TD-LTE牌照?

所有对牌照的猜测,都始于发牌时间表和频率规划的明朗化。

10月14日,在2012年世界电信展上,工信部无线电管理局副局长谢存对外表示,中国已经决定,将2.6GHz频段(2500-2690MHz),共计190MHz频率全部规划为TD频谱

这是苗圩9月透露1年左右发牌之后,工信部推进TD-LTE商用的又一标志性事件。在业界看来,这更是政府可能发放更多TD-LTE牌照的信号。

在移动通信领域,最珍贵也最核心的资源正是无线频率。在欧美,运营商成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花大价钱从政府手中拍卖获取足够的频率。

其原因在于,与固定网络可以近乎无限地扩大带宽不同,在固定的时间和空间内,每一段无线频率可以传输的信息都是有限的,一家运营商拥有频率多少,直接决定了它的网络容纳用户的上限。而除去军事、导航、广播、卫星、无线电等已经占用的频率,可用于公众通信的无线频率资源往往非常稀缺。

工信部新规划的190MHz,加上以前已经分配的100MHz(2300-2400),TD-LTE可使用的无线频率已经达到290MHz。

“未来分配给一家运营商的频段至少要120MHz,这意味着,中国能够发放的TD-LTE牌照最多可以达到2个。”中金公司电信分析师陈昊飞表示,在1GHz至2.6GHz的范围内,FDD的频率资源也能达到220MHz,所以能够发放的FDD-LTE牌照也是最多2个。

FDD-LTE是欧洲主导的4G标准,是TD-LTE的有力竞争者,无论在产业成熟度还是国际商用规模上,都领先于TD-LTE。

规划公布之后,充足的频率资源顿时让外界浮想连翩,开始猜测除中移动之外的两家运营商,尤其是中电信是否也会领到TD-LTE牌照。

与此对应的是,在此之前,中移动一位高管早在9月就已提出“五个不希望”和“五个希望”,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条正是“不希望TD-LTE在中国只有一家运营,而希望国内市场三分天下有其二。”

联通电信之忧

问题在于,中电信和联通的想法却与中移动背道而驰。

“事实上,对于我们来说,4G越晚发牌越好。”一位不愿具名的联通内部人士说。

2009年1月7日,中国正式发放3G牌照,到今年9月,三大运营商发展的3G用户总数已经突破2亿。

与2G(第二代移动通信)时代中移动的一家独大不同,由于中电信与联通的标准领先于中移动,在3G市场上三大运营商的用户份额基本相同,“虽然官方数字是中移动的3G用户最多,但实际上联通与中电信更占据主动。”前文提及联通人士认为。

尤其让联通兴奋的是,因为iPhone等高档终端不支持中移动的3G标准,联通过去3年多来已经籍此抢夺了中移动大量的高端用户,而这是联通在2G时代无法想象的。

如果4G开闸,则三大运营商将重新回归均势,如果政府出于扶持TD-LTE考虑,向中移动提前发放牌照,中移动甚至可能再次领先。

更重要的是,4G发牌给中电信和联通带来的财务压力将更加致命。

与很多行业不同,基础电信投资大、盈利慢,必须先投资数百亿甚至数千亿,建设一张庞大的网络,才能规模发展用户,还要在终端补贴、市场营销、客户服务等环节持续投入资金,直到用户在网时间达到一定时间,完成成本摊销后,才能进入盈利回报期。

在2G时代,由于缺乏竞争,中移动获得了巨大收益,在2009年电信重组之前,中移动发展远高于联通和中电信,一个重要原因正是在于其网络的主要成本已经收回,而联通还在建网投入期。

但在3G时代,由于竞争的加剧,三大运营商不得不投入更多的资金,用于优化网络和补贴终端,“赔钱赚用户”。

以联通为例。2011年3G用户增长了2595.9万户,为此联通付出的代价是,766.69亿资本开支中超过1/3用于3G网络,手机补贴也高达57.9亿,较2010年的31.72亿增长超过80%。与此对应的是,联通2011年的净利润也只有42.3亿。

在2011年,中电信的手机补贴开支也高达156亿,今年上半年更高达115.4亿,而其2011年净利润也仅有165.02亿。

现在,3G发牌仅过4年,4G就已经迫近,这意味着联通和电信的3G投资尚未享受盈利回报,就不得不推倒重来,重新花钱建设或升级4G网络,世间不划算的事,莫过于此。

与此同时,由于“宽带中国”战略的实施,宽带网络的建设也将成为未来数年三大运营商的一个重要任务,其中联通与中电信更要担当主力,这也将占用两家运营商大量的投资资金。

在2011年,中电信的496亿资本开支中,有66.8%用于宽带投资,今年计划投入的540亿中,宽带网的升级改造更高达70%;而联通今年计划的1000亿投资中,宽带数据和基础设施传输网也占据一半份额。

与手握超过3000亿现金流的财主中移动不同,截至去年底,联通的现金流只有665亿,而电信则只有274亿。

3G尚未断哺,宽带吸金正紧,此时再为4G增加巨额的建网、补贴、营销等庞大预算,联通和电信必将捉襟见肘。

电信抢跑FDD-LTE

让联通和中电信失望的是,4G牌照的发放时间,不但难以推延,反而在不断提前。

在2011年以前,从政府到业界曾普遍认为,因为产业链的发展迟缓,中国至少需要2-3年才会发放4G牌照,但自今年春节后,各方的观点都迅速转身,时间表随之大大缩短。

“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位中移动内部人士认为,全球通信设备市场走低,导致2011年各大设备厂商业绩跳水,促使产业链集体转向4G,希望籍此度过寒冬;同时,TD-SCDMA向TD-LTE平滑升级技术的成熟,解决了3G与4G中国标准双手互搏的后顾之忧,让决策层下定决心,抓住时间窗口,推动TD-LTE尽快商业化,角逐国际市场。

这显然打乱了联通与中电信的预期部署。

在今年3月的两会上,中电信董事长王晓初与联通董事长常小兵都认为,发展4G为时过早,“现在还不是讨论4G牌照的时候”,但现在,他们已经不得不认真考虑应对。

在11月的十八大上,王晓初坦承,中电信已经于几个月前,开始在上海、南京、广东等地建设4G实验网,而常小兵也表示,中国将逐渐建设4G移动网络,唯一的问题是何时建设。

与此同时,两运营商的投资与补贴开支也变得愈加谨慎。比如电信未来将停止2G手机补贴,中国联通对千元3G智能手机的补贴力度,也从此前最高的50%下调至20%-30%。

此时,他们更担心的问题,已经从发不发牌照,变成发什么牌照。

在两家运营商内部,自上而下的一致看法是,最好的结果是建设FDD-LTE,其次是TD-LTE加上FDD-LTE混合组网,最差的选择是建设TD-LTE。

“原因很简单,FDD-LTE的产业成熟度比TD-LTE更加领先,可能有更稳定的网络和更好的终端,这看上去影响不大,但在市场竞争时却关键而致命,”一位电信员工说,“而在产业链的影响力上,领先者的优势更会持续累积,不断拉大与落后者的差距。”

与之相比,此前海外多家CDMA运营商转向FDD-LTE,让3G同样采用CDMA标准的电信有前车可鉴。

对此,常小兵认为,不同的运营商根据自身战略作出不同安排,并不值得大惊小怪,也没有必要要求所有的运营商都是一个模式。

而中电信则以实际行动表达了自已的抢跑期望,近期各地开建的实验网,无一例外都是FDD-LTE标准。

来自中国电信内部的消息称,两周前集团公司高层与几个大省的负责人曾有一次碰头会,会议中传出的消息是工信部有意发给中国电信TD-LTE牌照,而参加这次碰头会的人士均对此强烈反对。“如果非要给我们发放TD-LTE牌照,我们已经想好了,就是建一张试验网,不会去大力发展。”

向TD-LTE倾斜

目前,4G发牌的具体政策依然处于混沌。

在坊间,各种不同猜测已不绝于耳,从2家FDD-LTE运营商、2家TD-LTE运营商,3家TD-LTE运营商到各种混合组网牌照,都有人提出。

但大多数业内人士认为,就中国目前的频率资源来看,如果不考虑混合组网,最具效率的情况,是2家运营商获得TD-LTE牌照,1家运营商获得FDD-LTE牌照;而如果考虑混合组网,在扶持TD-LTE的既定战略下,三家运营商都获得TD-LTE牌照与频率资源的可能性同样存在。

不过,这些传言目前都只能止步于猜测与建议。根据《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目前发改委、工信部等部门还在深入调研与讨论扶持TD-LTE发展的政策意见,4G发牌细节则还远未到确定之时。

“从2G、3G时代的发牌经验来看,牌照的发放会是一个复杂的利益权衡结果。”一位不愿具名的业界资深人士表示,其中包括了外交政治考虑、国家产业链利益考虑乃至不同部门与企业之间的利益平衡,“但无论如何,三张4G网络光建网至少就会是超过千亿人民币投资,最终的市场规模将数以万亿,决定这个巨大市场格局的重要问题,最终必然只能在正式发牌前,由最高决策层拍板。”

该人士同时认为,作为中国主导的4G标准,TD-LTE有望拉动中国信息通信产业链的进一步发展,并让中国参与战略新兴产业的国际游戏规则制定中,所以正获得政府前所未有的大力扶持,极有可能在牌照发放政策中,获得较大倾斜,成为决策层敲定政策时的首要取舍因素。

截至2012年9月,全球范围内已经有沙特阿拉伯、日本、巴西、英国、印度、澳大利亚、波兰、阿曼、俄罗斯等国家的11家运营商开通了12个商用TD-LTE服务,有24家运营商共签署了31个TD-LTE商用合同,超过29家运营商明确TD-LTE商用计划,全球已经开通的TD-LTE实验网超过53个。

尽管如此,与FDD-LTE相比,TD-LTE仍然处于劣势,目前全球商用网络已达97个,是TD-LTE商用网络的8倍。而且,由于TD-LTE全球商用规模进程较预期缓慢,又缺乏强有力的市场引领,很多国家甚至重新规划TD频谱用于FDD。这意味着,TD-LTE的发展依然需要政府的强力扶持。

“当前TD-LTE的发展进入了关键的时期。”11月16日,2012年TD-LTE产业发展论坛上,发改委技术产业司司长綦成元说,“我国作为拥有全球移动用户最多的国家,应该在新一代移动通信发展当中,发挥重要的作用。在当前加快明确发展的目标,完善产业链条,打动全球TD-LTE产业加快发展。”

“我们要进一步的统一思想提高认识,坚定信心,尤其重要的是抓住当前难得的宝贵机遇,加快发展TD-LTE。”工信部副部长尚冰在同一会议上表示,“现在,工信部正在会同国家发改委等相关部门,研发产业化,加大扩大规模实验的步伐。”

 

关键字:4G  TD-LTE  运营商  牌照  中移动

编辑:eric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wltx/2012/1127/article_10679.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4G
TD-LTE
运营商
牌照
中移动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带你走进LED王国——Microchip LED应用专题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