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揭秘德国“山寨佬”的互联网帝国

2012-06-06 09:18:48来源: 搜狐IT

北京时间6月5日消息,Business Insider网站日前发表深度报道文章,细数了德国互联网大亨萨姆沃兄弟“山寨”美国热门初创公司而获得亿万身家的发迹历程,客观地评述了“山寨”行为对互联网行业的影响。

  以下为文章概要:

  “山寨版”Airbnb诞生记

  有一天,德国小伙子阿内•布莱克文(Arne Bleckwenn)想到一个似乎很有前途的创业点子:如果做一个供人们出租自家房间或床位的网站,让全球各地的旅行者可以像预订酒店房间那样方便地预订民间住宿,那岂不既能让旅行者得到实惠、又能让家中有富余空间的人们赚点外快?

  布莱克文对这个点子很有信心,于是决定将其付诸实践。别看他当时只有28岁,但在互联网创业领域他可是个“老手”:他年仅17岁时就创建了一个电子游戏爱好者论坛并且做得有声有色,最终在19岁时获得融资、成立了公司——从那以后,他就认定了创业就是自己今生的理想。他后来又创建过两家公司,其中最近一家公司名为GratisPay,于2010年2月被其竞争对手之一以七位数价格收购。

  这一次,布莱克文准备做一番更大的事业。作为一名资深“背包客”,他深谙民间房屋出租领域所蕴藏的巨大商机——例如在纽约住一晚宾馆可能要花费400美元,而在别人家里住一晚可能只需花费100美元,比住宾馆节省了四分之三的费用,而且宾馆房间数量有限,民宅却多得数不清。

  11个月后,布莱克文的创业履历上又增添了一笔成功记录:他创建的民间住宿租赁网站已有350名员工,今年有望创收1.3亿美元。

  ——这个故事是不是让人颇有“似曾相识”之感?很多人可能想到了美国的Airbnb网站,后者创建于2007年,总部位于旧金山,堪称民间住宿租赁网站的开山鼻祖。Airbnb也曾经历初创公司的种种艰辛,自获得硅谷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的2万美元资金之后开始迅速发展,成交次数在去年突破了10万次,去年10月又成功融资1.12亿美元。

  但是,布莱克文创建的那家公司不是Airbnb,而是总部位于德国首都柏林的Wimdu。虽然文章开头关于Wimdu创意的故事并非杜撰,但Wimdu的网站设计几乎“照抄”了Airbnb——色调和版式只是在Airbnb的基础上稍加变化,网站欢迎标语也只是把后者的“寻找住处”改成了“寻找您的完美住处”,就连网站标识都与后者的标识颇为神似。

图1:Wimdu与Airbnb网站主页截图对比
图1:Wimdu与Airbnb网站主页截图对比

  Airbnb的创业者摸爬滚打四年才建立起的网站模式,被布莱克文及其团队仅用两个月时间就“山寨”了过去并且大发其财——Airbnb当然很不爽,但也对此无可奈何。

  此外,Wimdu在融资方面也比其“原型”Airbnb幸运得多,它在2011年3月创建伊始就获得了2000万美元的种子资金,到2011年6月时已融资9000万美元,其中大多数资金都来自总部位于柏林的创业孵化器Rocket Internet(意为“火箭互联网”)。

  “战无不胜”的德国“山寨佬

  Rocket Internet的联合创始人奥利弗•萨姆沃(Oliver Samwer)素以精明强干、雷厉风行、酷爱山寨硅谷最佳创意著称。德国人普遍生性保守、不爱冒险,不但创业率为全球最低,很多人甚至连信用卡也不用——萨姆沃绝对是他们当中的异类。这位身家高达10亿美元的互联网大亨在德国颇有影响力,但也由于屡次明目张胆地抄袭他人创意而被很多人称为“山寨佬”。管理咨询公司Concern的创始人莫里茨•德布吕克(Moritz Delbruck)曾这样评价萨姆沃:“他几乎战无不胜。他更有章法、更加卖力,不到获胜不罢休。只要不违法,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图2:萨姆沃三兄弟——从左到右依次为马克、奥利弗和亚历山大
图2:萨姆沃三兄弟——从左到右依次为马克、奥利弗和亚历山大

  奥利弗•萨姆沃与他的两个兄弟马克(Marc)和亚历山大(Alexander)一起开创了他们的“山寨”大业,但凡在美国走红的初创公司,几乎都被他们在其他国家“克隆”了一番:他们的团购网站CityDeal被团购鼻祖Groupon以价值7亿美元的股份收购;他们抄袭美国B2C卖鞋网站Zappos的Zalando如今已经拥有3000名员工,年收入有望达到10亿美元以上;他们的其他“山寨”网站还有很多很多。

  从去年12月到今年5月初,Rocket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山寨”了Square、Fab、Zappos和亚马逊——事实上他们“山寨”了两次亚马逊:一次是位于印尼雅加达的Lazada,另一次是位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Mizado。萨姆沃表示,他非常迷恋增长,而且一心追求媲美F1方程式赛车的增长速度。

  “山寨”现象早已有之,但是俄亥俄州立大学的欧迪•申卡尔(Oded Shenkar)教授指出:“仿造品的生成速度正在大大加快。”到了20世纪80年代,一款创新产品从问世到被广泛抄袭所用的时间,已经从几十年缩短至几年。而时至今日,即便像汽车这样的复杂产品也能在一年之内被“克隆”上市,而抄袭一家网站往往只需几个月的工夫,有时甚至一下午就能完成。

  Airbnb发现了Wimdu之后,怒不可遏地向自己的用户发送了一封邮件,指责“这些‘行骗艺术家’早有抄袭别人的网站并窃取其用户,然后再想方设法将抄来的网站卖回给原作者的行径。”

  在崇尚原创的美国硅谷企业看来,抄袭者就像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但是,抄袭到底有什么不对?“李鬼”们对“李逵”们是否百害而无一利?美国人为何坚决抵制对优秀商业创意的抄袭行为呢?

  什卡尔教授称,虽然美国企业将创新视为“一种信仰”,但是很多美国大公司的创新案例其实也并非它们的原创之作。拿苹果来说,MP3播放器、触屏智能手机乃至平板电脑都不是它发明出来的,它虽然借鉴了别人的创意,但是却凭借出色的产品设计而大获成功。什卡尔认为,一家公司只要没做违法的事情,那么“一切都是合法的”。

  柏林缘何成为“山寨”网站摇篮

  德国首都柏林乍一看似乎不大像是奥利弗•萨姆沃这种“山寨大亨”的发迹之地。在冷战期间,西德为了恢复柏林的人口数量,免除了柏林市民的服兵役义务,并且为他们提供丰厚的食品补贴和异常低廉的房租。这样的政策让柏林成了艺术家、音乐家以及反主流文化群体的天堂。

  然而,柏林其实也堪称互联网初创公司的天堂——这里毕竟是全球第四大经济体的首都,大学数量也在德国各大城市中名列前茅,而且由于失业率高达13%且生活成本很低,这里的年轻工程师可谓“物美价廉”,薪酬往往只有美国硅谷工程师的“零头”。

  事实上,喜欢抄袭别人创意的萨姆沃,也成了很多人的效仿对象。除了Rocket之外,德国的其他创业投资机构还包括Team Europe、Springstar、Atlantic Ventures和Found Fair等等。去年12月,Rocket的25名干将集体“出走”,创建了名为Project A的孵化器,并且很快就从德国零售巨头Otto那里获得了6500万美元投资。

  但是,这些后起之秀当中没有一家能与Rocket比肩,总部位于柏林的社交媒体公司Amen的创始人菲利克斯•彼得森(Felix Petersen)不无艳羡地说道:“他们(指Rocket)的成功率高达70%至80%,简直媲美印钞机。”

  萨姆沃表示自己并不介意被称为“山寨佬”,他还辩称:“如果细细追究的话,大多数创新都建立在其他创新的基础之上……世界上永远存在竞争,我们是因为用心经营才取得成功的。”

  萨姆沃中等身材、仪表堂堂、神情冷峻,有一双深邃的蓝眼睛,嗓音有些尖锐。他说起话来滔滔不绝,但也不时被黑莓手机的铃声打断——他一直亲自接电话,而不是交由公关人员或助手代劳。此外,想约见他的人别想提前很多天敲定日程,因为他总是提前一两天才安排出时间来。笔者与他沟通时,表示并不确定用户看到这篇报道会作何反应,而他半开玩笑地对笔者说道:“我相信‘人生何处不相逢’,咱们肯定还会再碰面,希望你能考虑到这一点。”

  不过,萨姆沃的行事方式有时也会招来麻烦。去年10月,他曾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号召土耳其、印度、澳大利亚、南非、东南亚等国家及地区的经理们向在线家具行业“全面发动投资攻势”,甚至用上了纳粹德国在二战期间推崇的“闪电战”的字眼,要求经理们在一个周末的时间内火速制定出像样的计划。这些邮件内容被公之于众,随后引起了热议,但是萨姆沃仅仅就涉及纳粹的不当措辞表示了歉意,而拒不接受外界的其他批评,他表示自己只是“富于激情”而已。

  硅谷之行引发漫漫“山寨”路

  1998年,萨姆沃和一位同学一起参与了商学院的一项研究课题。他们在硅谷度过了整个夏季,走访了被知名科技杂志《Upside》(已于2002年停刊)列为“最热门私营公司”的那些企业的创业者,然后写出了长达167页的论文,最后还出了一本全面介绍美国初创公司成功案例的书。萨姆沃从那时起就迷上了美国的创业文化,他表示自己在美国最大的收获就是受到了创业方面的启发:“见了那些美国企业家之后,你就会想要和他们一样,就会想要成为他们。”

  1999年,他和两位兄弟开始将在美国取来的“真经”付诸实践:他们在柏林创建了直接照搬eBay模式的电子商务网站Alando,而该网站上线后只过了几个月就被eBay以5000万美元收购。尝到了甜头的萨姆沃兄弟从此在“山寨”之路上一发不可收拾,先后投资了一系列“山寨”网站,而其中最出名的要数“德国版的Facebook”——StudiVZ。

  尽管StudiVZ的网站采用了不同于Facebook的红色基调,但是其版式、图形和很多功能都与Facebook极其相似。2008年,Facebook曾分别在德国和美国加州状告StudiVZ故意侵犯其商标权、意图误导用户。Facebook最终在德国败诉,而StudiVZ也掏了一笔钱在美国与Facebook达成和解,不过这两场官司已经和萨姆沃兄弟没什么关系了——他们早就以1.34亿美元的高价卖掉了StudiVZ,并且在2007年成立了Rocket。

  萨姆沃会相中哪些抄袭对象呢?Rocket的董事总经理亚历山大•库利希(Alexander Kudlich)解答了这一疑问:首先,公司规模要大,估值至少要达到10亿美元;然后,其商业模式要适用于其他地区。Rocket看好那些像“汉堡包和啤酒”一样能在全球推广、不受文化或地域差异限制的产品与服务。库利希表示,他们一发现满足条件的商业模式,就会“立即找出在这方面存在‘空白’的国家或地区,然后开展行动”。

  Rocket推出“山寨”产品的效率高得惊人——拍板决定通常只需少则三小时、多则几天的时间,而构建新网站只需四到六周。此外,Rocket的“山寨”网站一经推出遍开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野蛮生长”,有时甚至会反超其原型网站。

  Rocket式“山寨”:创始人持股比例超低

  布瑞吉特•维特金(Brigitte Wittekind)曾在麦肯锡咨询公司担任顾问,去年被Rocket请来负责“克隆”美国纽约初创公司Birchbox——后者为每月付费10美元的订户提供各种化妆品试用装。维特金的新公司Glossybox(连名称都模仿了Birchbox)成立仅一年时间,就成功将网站拓展至20个国家,员工多达400人,付费订户多达20万——业务规模达到了Birchbox的两倍。Glossybox最近打入了美国市场,大有抢Birchbox生意的势头。

  虽然维特金是Glossybox的创建者,但是她持有的公司股份却少得可怜。Rocket对Glossybox的持股比例高达58%,剩余股份大多被来自瑞典和俄罗斯的投资者控制,而维特金等公司联合创始人以及他们手下的员工只能分享不到7%的股份。

  Glossybox代表了Rocket旗下初创公司的典型情况——创始人能拿到10万美元左右的起薪,外加2%到10%的公司股权。与投资银行以及高级管理咨询公司的待遇相比,Rocket给出的待遇还算有竞争力。尽管Rocket的“创业”模式被很多美国企业家所不齿,但董事总经理库利希指出,为Rocket效力无需担忧“资金风险、商业模式风险以及执行风险”,因此对商业人才“颇具吸引力”。

  当然,Rocket聘请的商界精英们或许称不上是真正的“创业者”,但是他们也并非毫无创新。“在我们看来,创新不仅仅是设计和一开始的点子。”库利希说道,“一个是在网上卖鞋的创意,一个是在印度尼西亚建立一整套供应链与仓储体系,这两者究竟哪个更加来之不易?创意固然重要,但其他一些东西更重要。”

  库利希说得或许有一定道理,但很多创业者依然对抄袭行为不屑一顾。“我并不反对萨姆沃兄弟的做法,只是觉得他们这么做太没意思了。”在线音频分享平台SoundCloud的联合创始人亚历山大•永(Alexander Ljung)如是说。亚历山大•永来自瑞典,他在2007年的一次旅行中爱上了柏林,后来把公司搬到了这里。SoundCloud被很多人视为柏林城内最具创新性的初创公司,它目前已有80名员工和1000万用户(其中一小部分高级用户支付高达500美元的年费),并且获得了6300万美元风投资金。

  SoundCloud目前尚未被“山寨”,但是征集编程高手仿造网站的兼职信息已经屡见不鲜,目前的报价通常在500美元左右。“每一家公司都需要提防抄袭者。” 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什卡尔教授说道。不过,要想挫败抄袭者,可行的方法无非只有两种:一是提高产品的技术门槛、让抄袭者难以下手;二是筹集更多资金、加速向海外扩张。

  “山寨”也能做贡献?

  还有一个问题是:萨姆沃的“山寨”行为究竟对那些美国“正牌”公司造成了多大的直接损害呢?

  事实上,Rocket旗下的初创公司通常只是寻找尚未被开发的空白市场,而无意与其原型一决高下。尽管从长期来看,Rocket打造的“印尼版亚马逊”和“比利时版Zynga”有可能威胁其原型公司的业务增长——但这也仅仅是“有可能”而已,更何况Rocket旗下的“山寨”网站被“招安”之后,甚至为其原型公司的发展做出过重大贡献。

  2010年,萨姆沃资助创建了CityDeal,该网站赤裸裸地抄袭了团购网站的鼻祖Groupon,而后在短短5个月的时间里称雄欧洲13个国家的团购市场。“奥利弗和他的两个兄弟在欧洲‘克隆’美国的商业模式并将其发扬光大、提升至商业艺术的高度。”Groupon的CEO安德鲁•梅森(Andrew Mason)在官方博客中这样写道。梅森非常欣赏萨姆沃兄弟的运营实力,以14%的Groupon股份(价值7亿美元)收购了CityDeal(几乎与他自己的持股比例持平),并且把Groupon的国际业务交给萨姆沃打理。

  萨姆沃兄弟似乎又发了一笔“山寨”财,但他们后来也为Groupon立下了汗马功劳。去年Groupon上市时,公司一半以上的收入都来自萨姆沃掌管的海外业务(这一比例如今已增至三分之二,而海外业务增长速度也是美国国内的两倍)。“没有我们就没有Groupon的今天。”萨姆沃自豪地说道——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李逵”和“李鬼”竟成一家人

  接下来,话题又要回到文章开头Wimdu抄袭Airbnb这件事。Airbnb发邮件怒斥德国“山寨佬”之后,又做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2011年10月,它宣布与德国柏林的创业孵化器Springstar缔结合作伙伴关系。

  Airbnb号称与Springstar开展“战略合作”并由后者为Airbnb的海外业务拓展出谋划策,但是别忘了Springstar和Rocket一样,最擅长“山寨”美国的初创公司,其“山寨”成果中包括俄罗斯、巴西、印度、土耳其等地的“Groupon”和“Zappos”。Airbnb究竟想做什么?难道“李逵”和“李鬼”变成了一家人?原来,Airbnb将自己的国际运营交给了Springstar的“山寨大师”们打理,同时出让了一部分股权作为交换——Airbnb没有向Groupon一样买下“山寨”自己的网站,而是索性出资请人帮自己“山寨”。

  自从与Springstar合作以来,Airbnb已经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法国、巴西和俄罗斯等地设立了办公室。笔者走访了位于柏林的Springstar总部——在那里,Airbnb和另外一家公司共用一大间办公室。

  Airbnb的这位“邻居”名叫Juvalia & You,是一家饰品直销网站,在柏林约有15名员工,其Springstar管理合伙人是年仅27岁的马格努斯•雷什(Magnus Resch)。雷什毫不避讳地笑道:“我们就是一家‘山寨’公司。” Juvalia & You两周前刚刚上线,其模式效仿了美国旧金山的饰品直销网站Stella & Dot,而后者已有8年历史。

  今年1月,雷什读到一篇报道Stella & Dot以近4亿美元估值获得红杉资本3700万风投资金的文章,于是萌生了这一创业灵感。Juvalia & You网站目前还有50名员工在俄罗斯、印度和巴西办公,其网站也已经在这些国家上线。

  “德国人特别害怕风险。我们不敢尝试全新的事物,所以才如此擅长‘山寨’嘛。” 雷什不无幽默地说道。

关键字:揭秘  德国  山寨佬  互联网帝国

编辑:马悦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wltx/2012/0606/article_8835.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揭秘
德国
山寨佬
互联网帝国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