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专稿 11年白忙一场 台湾DRAM启示录

2012-03-14 19:15:06来源: 商業周刊

    这一次,台湾该跟DRAM说Bye Bye了吗?

  这个问题,将反复出现在这篇文章里,无论是投资者、政府官员,还是社会大众,都该想想,台湾从2001年世界先进退场,不再研发自有技术后,这过去11年的DRAM发展历程,究竟为台湾留下了什么?

  2012年2月27日,全球第四大DRAM制造厂,日本尔必达(Elpida)公司无预警向东京地区法院声请破产保护。这,意味着日本经济产业省不再支持背负4480亿日元巨债的尔必达。

  第二天,台湾相关半导体厂股价全数重挫。2月29日,经济部长施颜祥火速宣布,将透过三大策略协助DRAM产业,包括研发经费补助,提供金融支持,并协助上、中、下游整合。政府将再一次对DRAM业提供融资协助。

  关键数字一:投资9000亿,报酬率却是-25%

  故事的情节和2008年时,政府计划成立台湾创新存储器公司(TIMC),打算投资一千亿元金援存储器产业的故事几乎一模一样。但数字显示,台湾大方投资DRAM产业,投资报酬率却低得吓人。

  从2001年到2010年,力晶、茂德、华邦、华亚科、南亚科等五家DRAM厂,共投资9048亿元。这五家公司目前帐上的长期债务相加,金额高达1544亿元。

  只要能赚进更多现金,负债不是问题,但分析台湾五大DRAM厂财务状况发现,2001年到2010年以来的净利总合,是亏损2245亿元,等于10年来,平均一年亏掉200多亿元,投资报酬率是负-25%。

  关键数字二:每年补贴全球300亿,享受便宜货

  现金流量表显示,从最近10年以来,台厂赚进的现金,减掉投资流出的现金,这五大厂全都是负值,总共流出3161亿元的现金,等于每年流出300多亿元现金。现金流出的意思,是指DRAM厂赚进来的现金,还不够填补买设备投资流出的现金支出,等同左手赚来的钱,右手又因为投资花完了,股东根本享受不到利益。

  以茂德为例,不计募资找进来的资金,茂德共流出374亿元的现金,是茂德目前资本额的近1.5倍。现金不断流失,逼使DRAM厂必须不断向台湾资本市场募资才能维持生存,台湾人等于每年花316亿元补贴全世界,使用便宜的台湾DRAM。

  关键数字三:市占大减逾七成,仅剩6%多

    根据研究机构顾能统计,DRAM龙头三星(Samsung)的势力却仍不断扩大,顾能分析师王哲宏分析,2011年第三季,三星市占率已达44%,“这是英特尔退出DRAM产业以来,单一厂商在DRAM产业市占率的最高纪录。”

  但,台湾自有DRAM品牌全球市占率,在2008年第四季达到23.2%的高峰,但到2011年第四季,全球市占率只剩6.3%。

  9000亿元的投资,超过10年的努力,却换来白辛苦一场。

  摊开历史,台湾政府一次次投资DRAM产业,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台湾投资DRAM的初衷,是为了要稳住台湾PC产业的地位,但是却犯了错用SWOT分析的谬误,低估了产业风险。

  此外,台湾其实是有机会自己深耕技术的,但为赚短钱,也让台湾一直依赖大厂的技术授权。

  1990年代,DRAM产业大好,1995年,茂矽被投资人戏称为“卯死”(台语谐音),因为只要买到茂矽股票,就有机会大赚,1995年,茂矽每股盈余(EPS)冲上12元,让台商捧着权利金,找国外大厂合作。自力研发的路难度高,赔钱机会大,走国外技术授权,获利更快。  于是,当2001年台湾唯一坚持自我研发DRAM的世界先进正式退出市场后,台湾DRAM变成了无根的豆芽菜。

  “现在的结果,其实当年就可以预见。”一位半导体厂高阶主管观察。

  荒谬的剧码自此展开。

  2001年之后,台湾没有自有技术,一旦景气坏到谷底,技术母厂倒闭,台湾DRAM厂就得再找新的合作伙伴,再花一大笔钱更新工艺。

  举茂德的例子来说,就一路从德国英飞凌(Infineon)、韩国海力士(Hynix)、日本尔必达都合作过。一有大厂破产,台湾厂商就要再付一次代价,现金不断流出。在两兆双星的目标下,政府只得一次次协助DRAM业找资金过关。

  “别人是做Value add(加值),成本1000元收1100元,我们是做cost reduction(打折),别人卖2000元的东西,我们卖1700,还觉得自己很赚钱。”一位半导体业总经理观察,没有从基础建立根基,台湾政府却想把豆芽菜变成大树,衍生出一堆怪现象。

  怪象一:变DRAM次殖民地 出钱盖厂,产能却是美、日享用

  现在台湾五家DRAM厂中,仍由台湾厂商占大股,握有主导权的,只剩下南亚科一家。台湾厂商每天喊着要政府纾困,但结果是让美国和日本便宜取得DRAM制造基地。

  台湾最有成本竞争力的华亚科和瑞晶,最大股东分别是美光(Micron)和尔必达,他们分别把自己手上的标准型DRAM制造抛到台湾来,政府花台湾纳税人的钱打造DRAM产业,受益的却是美、日厂商,形成台湾人出钱盖厂,产能却是美、日厂商享用的怪现象。

  一位半导体业者形容,“台湾是次殖民地,殖民地还要出钱保护,次殖民地连钱都不用出。”

    怪象二:变国际大厂提款机 不只提供工厂,还提供资金升级

  2011年尔必达急缺资金时,全世界只有台湾还能让尔必达挂牌募资,尔必达不但以21元的高价挂牌,挂牌价几乎就是最高价,而且挂牌一年后就破产,等于是让台湾7500名投资人替尔必达奉上42亿元经营资金,平均一个股民损失接近56万元。

  尔必达因为接受日本政府援助,条件之一,就是不能把资金搬出日本,因此尔必达虽然把DRAM制造中心搬到台湾,却无法投资金升级设备,还得靠瑞晶的台湾员工自己赚来的钱,自己升级设备。

  怪象三:救命伙伴竟阵亡 比台厂短命,技术也不够完整

  从2008年以来,所有人争论的焦点在于,“台湾如果取得尔必达的自有技术,就一切有解。”

  但事实是,台湾原本计划投入千亿元合并的尔必达,虽然拥有自有技术,却比南亚科、华亚科还要短命,破产时的负债,也不比台湾厂商少,这是因为DRAM竞争,已经走向多种技术布局竞赛。

  王哲宏观察,现在全世界前三名的厂商,都早已跨入其它存储器技术。美光和尔必达市占率相差不到一个百分点,但美光就有尔必达没有的NAND FLASH产品,这是手机上常用的存储器主流,尔必达却只有PC用存储器。

  过去五季,美光只有两季小赔,尔必达却严重失血,2011年第二季甚至单季净损489亿日元。

  尔必达的败因之一,就是因为技术布局不够完整,没有搭上NAND FLASH起飞的风潮,“尔必达NAND生产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东腾创投董事长王安亚观察。

  如果,当时台湾政府真的买下了尔必达,并且让台厂倚靠尔必达做技术转型,恐怕更是越帮越忙。 “持续把钱投在这个领域,台湾只是自己消耗自己。”一位半导体业者直言,政府应该拒绝再救DRAM产业,让厂商把资金和人力投到其它更有价值的应用领域。

  当年DRAM是PC关键零组件,值得台湾大力投资,如今连PC市场都开始萎缩,从尔必达声请破产保护就看得出,这次连日本政府都不一定要留尔必达。

  这是花掉逾10年时间,9000亿元学费,学到的一堂课。

  不管最后台湾产业是否决定要向DRAM业告别,想清楚自己的策略,才是关键。摇摆不定,伤的不仅是厂商,付出代价的,还是所有纳税人。

关键字:台湾  专稿

编辑:鲁迪 引用地址:http://www.eeworld.com.cn/szds/2012/0314/article_3761.html
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联系确认版权者。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公开自由传播,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通过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论坛活动 E手掌握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芯片资讯 锐利解读
推荐阅读
全部
台湾
专稿

小广播

独家专题更多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TTI携TE传感器样片与你相见,一起传感未来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富士通铁电随机存储器FRAM主题展馆
馆内包含了 纵览FRAM、独立FRAM存储器专区、FRAM内置LSI专区三大部分内容。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走,跟Molex一起去看《中国电子消费品趋势》!
 

About Us 关于我们 客户服务 联系方式 器件索引 网站地图 最新更新 手机版

站点相关: 电视相关 白色家电 数字家庭 PC互联网 数码影像 维修拆解 综合资讯 其他技术 技术产品 应用设计 论坛

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23号集成电路设计园量子银座1305 电话:(010)82350740 邮编:100191

电子工程世界版权所有 京ICP证060456号 京ICP备10001474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6]字第258号函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534 Copyright © 2005-2016 EEWORLD.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